「見過。」她的確見過,但不是楚雲笙給她看的畫像。

「我們真的很像嗎?」赫連容問。

「嗯,簡直一模一樣。」

赫連容吃驚:「不知楚夫人可有容妃娘娘的畫像,可否給容兒看看。」

「沒有,我也起無意間在別處看到。」

聽此,赫連容有些惋惜,原本她還想看看那個跟自己相像的容妃娘娘,現在看來是沒辦法看到了,不過她相信以後一定能夠看到。

劉小禾把她領到梨園,快到梨園的時候,聽到女人的尖叫聲,她嚇得臉色泛白,立即躲到劉小禾的身後。

「不用怕,那是這個院子里的女人日常發瘋,不用擔心她會出來傷人。」劉小禾安撫赫連容后往前走,走到梨園門口便停下來,「這裡便是梨園了,剩下的事情讓管家跟公主說,有什麼需要就跟管家說,能滿足的盡量滿足。」

「好,謝謝楚夫人。」

「那我便回去了,不打擾公主休息。」劉小禾說完,轉身帶著楚一離開了這裡。

夫人一走,管家便對赫連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公主請。」

赫連容看了一眼梨園,雙眸看著隔壁院子,眉頭一皺露出擔憂的表情。

「管家,隔壁的那位當真不會出來傷人?」

「不會,鎖著嘞。」

一聽鎖著,赫連容便放心了,然後跟著管家進了梨園。

前廳,整個大廳里就兩個人。

赫連逸笑看著楚雲笙,道:「本宮是該稱呼你為張雲笙還是楚雲笙?」

「太子隨意。」

赫連逸見他無所謂的樣子,也就不糾結這個問題。

「本宮與你做個交易如何?」

楚雲笙雙眸盯著赫連逸,手捏著茶杯把玩著,並未有回應的意思。

赫連逸見他不說話,眉頭一皺,正要開口楚雲笙卻開口了。

「什麼交易?」

「還沒想好,等本宮想好了再跟楚將軍細說。」

「既然沒想好,那就罷了。」說完話楚雲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著,「本將軍還有事情,就不陪太子閑談了。」

楚雲笙說完就走向廳門。

赫連逸看著他離開,並未生氣,反而笑了起來。

「有點意思。」

楚雲笙出大廳后就去找劉小禾,劉小禾也在往大廳這邊走,半道上與楚雲笙遇到。

「你不是跟赫連逸在一起嗎?怎麼跑這裡來了?」

「想你。」楚雲笙說話的同時伸手幫她把額前的碎發整理好。

劉小禾笑著抓住他的手,然後挽著他的胳膊往花園去。

「你跟赫連逸說什麼了?」

「他說要跟我做交易。」

「交易?」劉小禾停下腳步,側頭看著楚雲笙,「什麼交易?」

「他還沒想好。」楚雲笙如實的回答。

「……」劉小禾挑眉,隨後抬起腳步,邊走邊道:「看來他是在試探你。」

「嗯。」前面就是台階了,楚雲笙提醒她,「小心台階。」

劉小禾淺笑:「府里我閉著眼睛都能走。」

「那你真是無聊得很。」楚雲笙回了一句。

「可不是無聊嘛,澋煜在的時候,我還能跟他一起研究毒啊,暗器什麼的東西。」

楚雲笙臉一沉,不說話了。

瞧著突然吃醋的男人,劉小禾淺笑,抓住他的手,五指相扣。

「大醋罈子。」

楚雲笙傲嬌的不理會她,一直往前走,劉小禾被他拖著。

「你慢點,你這樣我要是摔了怎麼辦?」她故意走慢。

楚雲笙不說破她的意圖,放慢了腳步。

見此,劉小禾貼上去。

「雲笙,我想回咱們的小竹林了。」

「快了。」楚雲笙道。

「快了是什麼時候?要我說你就直接去問楚王,那傢伙知道的肯定比皇上多。」

「何以認為?」楚雲笙回頭問媳婦。

「你沒發現他最近對你的態度變了嗎?似乎對我也變了?而且咱兒子把他的寶貝拿了,他雖然病了一場,但是似乎沒啥事了?」

楚雲笙覺得她分析得不錯,想了想提議道:「不如一起去楚王府?」

一聽他要去楚王府,劉小禾來了勁,連連點頭。

「好呀,那我們走吧。」說完便拉著他走。

看著毛毛躁躁的劉小禾,楚雲笙擰眉,注意著她的腳下。

「二位這是要去何處?」突然碰到赫連逸,赫連逸見他們向大門那個方向走,便詢問。

「我們夫妻去玩,莫非太子想跟著?」劉小禾心想這傢伙應該會識相的走開吧。

「正好,本宮對國都不熟,不如兩位帶本宮出去轉轉,熟悉熟悉一下環境也好。」赫連逸知道她不想自己跟著,因此故意這樣說。

劉小禾聽完,很想給他一腳,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識相的人。

人家夫妻出去玩,你說他跟著去做什麼?

做電燈泡很光榮嗎?

楚雲笙知道自家媳婦很想動手打人,便開口。

「太子若想了解國都環境,本將軍可以讓楚一帶太子去熟悉,本將軍跟小禾不方便帶上太子。」

剛說完楚一便出現,赫連逸看了一眼楚一,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本宮稍後自己出去逛逛。」

赫連逸說完便轉身走了。

「盯著他。」楚雲笙吩咐。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是。」楚一點頭轉身去了。

礙眼的人走了,他們出府,直奔楚王府。

楚王府,楚王正在釣魚,自從他那些蠱蟲沒了后,他就對生活沒有什麼憧憬了,現在每天養養花草,釣釣魚打發時間。

管家看著這樣的王爺甚是擔憂。

「王爺,您天天這樣釣了放,放了釣,圖啥?」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楚王回頭瞥了管家一眼,什麼都沒有說,又把頭轉了回去。

守門的護衛過來。

「王爺,世子爺跟世子妃來了。」

一聽楚雲笙跟劉小禾來了,楚王放下釣竿。

「他們來做什麼?」

「奴才不知。」

「人現在在哪裡?」楚王站起來問。

「前廳。」

「把他們帶到本王的書房去。」

「是。」

護衛走後,楚王也走了,管家連忙把釣魚竿收起來,然後把桶里的魚放了。

劉小禾跟楚雲笙被帶到楚王的書房前,兩人剛到書房裡就傳來楚王的聲音。

「進來。」

兩人進去,劉小禾看楚王正坐在那,似乎在等她跟楚雲笙,便笑著打了一個招呼。

「楚王好。」

「嗯。」對於這個稱呼楚王不喜歡,但是沒有計較,而是看向楚雲笙,問:「今兒來本王這裡有何事?」

楚雲笙拉了一把椅子放在劉小禾身後。

一昏再婚 「坐。」

「好。」

劉小禾坐下后對臉色不太好的楚王笑了笑,她扯了一下楚雲笙的袖子,示意他趕緊回答楚王的問題。

楚雲笙瞥了楚王一看,然後給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后才開口回答問題。

「今天來就是想問楚王一些問題。」

「問本王什麼問題?」楚王擰眉,來回的看著他們兩人。

「關於我的身世。」楚雲笙很直接。

楚王聽完臉色變了,問:「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正常人都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楚雲笙這樣說。

「那你之前為何不問,為何今天突然來問?」楚王覺得只要他說出來,楚雲笙肯定要做什麼。

想到這裡,楚王道:「本王並不知道你的身世,你們回去吧。」

劉小禾擰眉,她肯定楚王知道,只是楚王不願意說而已。

「楚王是真不知道還是不想說?」她開口詢問,臉上還帶著笑意,說完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我們也就是想弄清楚事情真相,其實基本目標已經鎖定,雲笙親爹不是您就是皇上,不管是誰,我們都不會參與您跟皇上的鬥爭中。」

「那你們有打算?」楚王好奇。

「我們打算回到我們的出生地,過著平民般的生活。」劉小禾如實的道。

反正有她的果園,她不愁沒錢。

楚王擰眉,沉默了。

劉小禾看著沉默不說話的楚王,也不著急,因為她知道楚王在思考。

楚雲笙也沒吭聲,並且接下來他也不想說話,覺得有媳婦說就行了。

許久,楚王抬眸看著他們。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你娘是不是叫楊汐?」楚王問楚雲笙。

劉小禾看著楚雲笙,而楚王則是點了一下頭。

「那你就是本王的兒子。」楚王說完嘆了一口氣。

劉小禾擰眉,覺得這話聽起來很奇怪。

楚王見劉小禾看著自己,悲涼的一笑。

「本王知道你們心裡一定會覺得奇怪。」

劉小禾點頭,確實覺得怪。

「汐兒有個孿生妹妹,她喜歡皇兄,可皇兄喜歡的是汐兒,而汐兒跟本王是兩情相悅,成親那晚,我本很開心,揭開蓋頭那一刻我便知道她不是汐兒……」 聽完楚王的故事,劉小禾覺得這劇情太他媽狗血了。

天國皇上換了弟弟的女人,可是沒想到雲笙娘那時候已經懷了身孕。然後楚王又想方設法把自己的女人調包換了回來。

可換回來的楊汐已經被皇上玷污,是孩子支撐著楊汐沒有自殺。

但是她無法讓不幹凈的自己留在楚王身邊,因此帶著腹中胎兒走了。至於怎麼走的,楚王至今都不知道,甚至一點線索都沒有。

劉小禾聽到這裡,又有了疑惑。

「王爺,既然雲笙的娘走了,那麼你府里的楚王妃跟楚世子又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楚雲笙的臉色不太好,陰沉沉的,他沒想到娘經歷了這些,更加沒想到那個高高在上的皇上居然是那種禽獸之人。

劉小禾握緊他的手,想消減他身上的戾氣。

面對她的問題,楚王拒絕回答。

「該說的本王都說了,現在你們可以走了。」

楚王現在身上的戾氣也很重,又回到了昔日的模樣,本來他的恨被澋煜撫平,現在回想起當初的事情,又生了起來。

劉小禾不畏懼,反而笑了起來。

「王爺,您要是不解釋楚夫人跟楚世子,我們無法相信你。」

「沒錯。」一直沉默的楚雲笙突然吐出這兩個字。

自己的親生兒子居然不信自己,楚王一口氣堵在胸口。看著劉小禾跟楚雲笙都盯著他。

他眉頭緊鎖,擰得很緊,然後還是開口告訴他們。

「汐兒的妹妹告訴皇兄其實汐兒懷上了皇兄的孩子,說汐兒沒臉面呆在本王的身邊才會離開,皇兄很憤怒,那晚容妃宮殿走水,容妃死在火兄,次日管家告訴本王說本王的王妃回來了。」

說到這裡,楚王不想再說了,劉小禾跟楚雲笙也終於明白了楚王妃楚世子是誰。

劉小禾非常同情楚王,轉頭看著身邊的男人。

「雖然我也很生氣,但我依舊不會支持你造反。」

「為什麼?」楚王不明的看著楚雲笙。

「母親臨終就說如果有一天我知道了自己身世,不要恨。」

劉小禾擰眉:「你怎麼沒有跟我說過你娘還跟你說了這話?」

楚雲笙轉頭看著自家媳婦,淺笑:「你沒問。」

劉小禾愣住,她的確沒問。

不過誰沒事問「你娘臨死跟你說了什麼」的問題,怕是腦子進水了才問這種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