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區分開來!日本人有好的,也有壞的!這個渡邊下偏在崖州辦了幾個工廠,解決了幾千名工人的工作問題,有幾千個家庭受益,我暫時不跟他計較以前的事情,如果他在崖州作惡,當然要將他捉拿法辦!」

「這才差不多!」蔣介石和胡適點點頭。

「我還有一筆巨款,是在下南洋的時候獲得的!」

「哦!我只知道你下南洋是為了解救人質,棉蘭的華僑捐贈了大批甘蔗種苗,運輸船員被海盜綁架、勒索贖金!還得錢了?」蔣介石驚奇道。

「確實是運輸船員被海盜綁架勒索,我一怒之下帶了一支艦隊,帶了特別兵種部隊,親自到馬六甲海峽找海盜算賬!

經過一番偵察,找到了海盜盤踞的洞穴!把海盜一鍋端了!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海盜的頭子竟然是我認識的老熟人!」

說到這裡,韋步平笑起來!

「有什麼值得好笑?」胡適瞪了一眼韋步平。

「海盜頭子是日軍一名軍官,名叫小賀光夫,一二八淞滬抗戰的時候,我方水雷炸毀炸傷近30艘日軍大小艦艇!由於漢奸告密,日軍知道了製造水雷的地點,就在吳淞要塞炮台附近的大張宅村!

小賀光夫帶著一隻突擊隊,連夜摸入大張宅村,被我方反包圍,除了極少數日軍之外,全部被殲滅!」

「這事我知道,我記起來了!」蔣介石點點頭。

「小賀光夫和幾名軍官躲進舊糧倉地下水道,被我們堵在下水道里,我開槍把那幾名日軍軍官擊倒。

然後對小賀光夫說,只要你做我們的卧底,我就把你放回去!小賀光夫答應了,還說了一番表示要脫離日軍,忠於國軍的話,於是我把他帶出下水道……」 「你就不怕他反悔?」胡適說道。

「這小鬼子是將計就計,假裝順從你!」蔣介石搖搖頭,

「我把他帶出下水道之後,對小賀光夫說,剛才被我打倒的幾名日軍軍官,我沒有要他們的命,並沒有全死,至少有兩個沒死!我把這些軍官關押起來。

如果有一天你背叛我,我就把他們放回去,他們肯定會把你表忠心的話,原原本本說給上司聽!到時我又放出謠言,說有幾場勝仗,是由於你的泄密,導致我方得勝,不知道你的上司會怎樣對待你?!以及你的家人?!」

「嗞!」

蔣介石和胡適瞪大了眼睛看著韋步平:萬萬沒有想到,這年輕人竟然智計百出,心沉如海!凡事有預謀!

「小賀光夫不敢反叛他的國家,也不敢面對我,據他自己說,他為了躲開我,申請調離中國作戰區,調得越遠越好!結果被派到南洋勘測當地礦產資源!收集南洋人文資源情報!

他來到南洋之後,以順利工作為名,調來日軍強大的特遣隊,制服了一群海盜,當上了海盜頭子,在收集南洋礦產、地方情報的同時,用綁架、勒索、搶劫的手段,大肆斂財!沒想到世界竟然這麼小,遇上了我!」

「然後他的財產全歸了你?」胡適心裡直嘆這年輕人運氣真好!

「如你所言!情況就是這樣!這是一筆非常龐大的財富,原諒我沒有交給國家,我把錢財全投到崖州,大力開荒墾田!大辦工廠!大力修路造橋!

同時成立科研基地,研製、生產汽車、飛機、大炮、槍械等等軍用民用物資!所有這一切,全部為中日最終一戰做準備!」

蔣介石和胡適頻頻點頭。

「那你有沒有想過,有朝一日由你來領導這個國家,把這個國家帶上富強民主之路?」

胡適這一句肆無忌憚的話,把韋步平驚呆了:他NN滴!老蔣是當今中國第一人,他就在旁邊坐著,你這是公開煽動我去奪老蔣的權!這個書獃子!

「我可以明確的回答你,我的使命是抗日,抗戰結束之後,我要為我中華開疆拓土!例如從日本手裡搶奪幾個島嶼為我所有!

例如馬里亞納群島的帞勞群島、羅塔島、天寧島、塞班島!抗日戰爭打完之後,我將攜帶我的親人、朋友移居海島!那裡四季如春、風景優美、特產豐富……」

「放屁!」胡適怒喝一聲打斷了韋步平的話說道:「你這是逃避自己的責任!自己的祖國不建設了?跑到海島那邊逍遙自在!你還是不是中國人?」

「咳咳!我說移居海島,但我沒有說我不建設自己的祖國啊?!這建設祖國的方法多種多樣!我的特長是科學研究,我會在海島上建立世界最大的實驗室,科研成果當然要給祖國!」

胡適用手指指著韋步平:「你這個人聰明絕頂,難道聽不出我的意思?」

韋步平說道:「我當然明白你的意思,我是鐵道部交通大學上海本部的學生,我學的是理科!對政治不感興趣!你叫我上台說幾句話,我也說不出來!」

胡適怒道:「你在瓊崖不是幹得好好的?開荒墾田,大力置辦工廠!政通人和,現在很多人都往瓊崖跑,瓊崖的發展勢頭比任何一個地方都好!是你把瓊崖經營起來,你跑到外面幹嘛?!」

韋步平說道:「提出思路,還得手下人執行,瓊崖有現在的局面,得益於伍朝樞、唐紹儀兩位長官事無巨細,一一躬行親辦!跟我沒有多大關係!」

「你……你……你……」

胡適用手指指著韋步平,氣得手指擅抖說不出話來!他本來是想說爛泥扶不上壁,但終歸是說不出來!

韋步平說道:「胡先生不必多說了,其實我跟你是同一類人,我們有三個共同點!」

「什麼三個共同點?」胡適沒好氣地說。

「第一、我們都是做學問的!你是文學家、思想家、哲學家!而我是理工搞科學研究的!」

「這句還是人話!」胡適點點頭。

「第二個共同點是我們都是在祖國受到外敵欺凌、侵略的時候,義無反顧、挺身而出!為抵抗外侮盡自己的一份力量!

「是啊,為了國家,把學問的時間耽誤了,唉!」胡適嘆了一口氣!

「第三個共同點是,把侵略者趕出中國,我們是要回去繼續做學問的!」

「你……你……唉!」

胡適這一次不氣憤了!韋步平的話說到他心坎里去了,他骨子裡就是個文人,汪精衛、蔣介石多次邀請他出任民國政府要職,均被他拒絕了!

直到1937年抗戰全面暴發,蔣介石要求有留學美國經歷的胡適前往美國,以爭取美方對中國的支持,胡適這才就任民國駐美大使。

旁邊的蔣介石看著韋步平,心裡很不是滋味!

蔣介石自認對人性看得很透徹,但是對於眼前這位年輕人,只覺此人莫測高深,看不透這年輕人:這人打仗有一套,搞經濟也有一套!

最重要的是這小子運氣不是一般的好!

他下南洋遇到法國佬的戰艦,不知道為了什麼,竟然跟法國佬和荷蘭佬合作,搞了一個馬六甲海峽護航隊,幾艘戰艦每月共獲得5萬美元收入!

他們天天在馬六甲海峽至蜆港執勤!既有收入,又是訓練!一舉兩得!

而且好處還沒完!

由於跟法國人、荷蘭人簽訂合約時說明:凡註冊於瓊崖特別區的艦艇,將得到免費護航!

就這條規定,搞得粵東、福閩,還有南洋諸國的船隻紛紛跑到瓊崖註冊,入籍瓊崖特別區!

船隻入籍瓊崖特別區只有一條規定:給瓊崖特別區運貨運費最少要低於5%!

娘希匹的!這個新規定簡直是造福了海邊的船家佬!

老蔣是浙江奉化人,自然知道船運的利潤,這些船隻入籍瓊崖特別區,既能免費獲得護航,又能承接到瓊崖島上的貨運!

最重要的是——他們有了戰艦護航,可以把生意做到南洋去,優惠5%算個屁…… 他們現在把生意做到南洋諸國,還和秘魯華僑一起聯合把生意做到了南美洲諸國!

特別扯的是把汽車賣到了全國,還把50架客機賣到了美國!現在美國航空公司使用的客機,全是由崖州所生產!

也就是說,有了這麼多生意做後盾,才有充足的人力財力生產武器,這才與日軍打一、二場完勝的仗!

蔣介石心想中央軍跟他們相比,武器比不上!兵員精銳程度比不上!這到底是哪裡出問題呢?!聽說東北人民義勇軍也是他們訓練出來的!

也就是培訓幾個月,卻能與日軍較量幾下!

蔣介石開始懷疑黃埔陸軍軍官學校的教材,是不是哪裡有問題?

蔣介石眉頭緊皺、低頭沉思!

……

胡適卻不贊成韋步平的話。

「帞勞群島、羅塔島、天寧島、塞班島這些島嶼全在日本人手裡,你去搶奪他們的島嶼,與現在日軍侵佔我國有何分別?都是侵略者!強盜!」

韋步平呵呵冷笑道:「小鬼子來搶我們就可以?我們去搶小鬼子就不行?帞勞群島、羅塔島、天寧島、塞班島這些島嶼,被西班牙人航海發現之後,被西班牙人所佔領!

德國人把這些島嶼從西班牙人手裡搶了過來!小鬼子又從德國人手裡搶過來!這個道理又怎樣說?」

「這……」

饒是胡適學貫中西,一時也是難以辯駁!

「國與國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弱肉強食,與動物世界無異!我說一句大不敬的話,你我皆是漢人,我漢人誕生於黃河中下游一帶地區!而今卻遍布東亞!你說是不是侵略……」

「這……」

胡適一時怔住了!

「撕去那些假麵皮,國與國之間只有利益,弱肉強食在今後幾百年都是主旋律!弱國大談文明禮貌守紀律,希望強國遵守規則,那是弱國軟弱無能的表現……」

韋步平一番話說下來,說得胡適頻頻點頭!

胡適心裡暗想,這位韋兄弟年少有為,做事深謀遠慮,比老蔣好多了!稍加培養必定成為一代人傑,不如……

蔣胡二人都在低頭沉思,

韋步平看倆人在沉思,也不說話了,3人坐在亭子里,各有所思!一時之間沉寂下來!

直到侍從室通訊處的勤務員一聲報告,這才驚醒了蔣、胡、韋3人!

「報告委員長,晚飯做好了。」

「哦!那就吃飯吃飯!」蔣介石回復了神態,站起來熱情邀請胡適、韋步平吃飯。

豪門復仇千金 胡適本來想推辭不吃的,看韋步平向餐廳走去,也是也跟了上去!

「坐坐!請隨便坐!」蔣介石坐下來招呼胡適、韋步平。

韋步平也不客氣,坐下來就扒飯,他是餓了:從赤峰飛回密雲恆河西山飛場,再飛到保定,除了喝水,都沒有吃過飯!

桌上菜肴並不豐盛,也就是保定本地的2個名菜鹵煮雞、牛肉罩餅,外加一大盆青菜!

胡適也不說話。

韋步平樂得專心對付桌上的3個菜,菜鹵煮雞、牛肉罩餅前世也吃過,但是現在更加美味、更加好吃!

韋步平吃得不亦樂乎!吃得眉開眼笑!

「年輕真好!」蔣介石嘆道:「我這麼年輕的時候,能夠吃三碗飯!現在只能吃一碗!」

「我這麼年輕的時候,能吃4碗飯!」胡適說道。

蔣介石和韋步平都驚詫的看著胡適:你這麼瘦長的一個人,真能吃!

「報告!前線急報!」

韋步平正想說幾句,就這報告聲打斷了。

電報到了蔣介石手中,蔣介石看了一眼,把電報遞給韋步平。

韋步平看胡適停止吃飯,眼睛望過來,看樣子他想知道前線來的什麼急報!

「古北口前線,第17軍軍長徐庭瑤的來電!說是與友軍匯合,這個友軍就是我們瓊崖保衛隊,前方偵察到日軍第八師團主力已經從熱河趕到了古北口。」韋步平說道。

「日軍第八師團主力有多少人?」

「二個旅團1萬5千多人,準備一舉攻陷古北口!」

「嗞!」胡適倒抽了一口冷氣:「看來日軍第八師團志在必得!」

「日軍急著攻打古北口,完全是想趁中央軍的另外2個師沒到古北口之前,把古北口打下來!」

「沒那麼容易!」韋步平冷笑道:「我們瓊崖保衛隊先把小鬼子的一塊肉撕下來再說!」

「你有這樣的決心,我很欣慰!吃過飯之後,趁天沒黑,你就回去吧!」蔣介石說道。

「是!」

……

晚飯過後,韋步平駕機返回密雲恆河西山機場,胡適也跟了飛機,韋步平勸阻無效,只好由他了!

飛機返回恆河西山機場時天已經黑了,全憑地上燈光導航降落。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一亮,胡適就迫不及待的找到韋步平,請韋步平帶他參觀恆河西山機場,此時恆河西山機場有戰鵬3號、戰鵬4號兩架空中炮艇型飛機,4架單翼金屬戰鬥機!

胡適看得嘖嘖讚歎!雖然他不懂飛機,但是光看外表就知道這些飛機不俗!

「韋兄弟!韋兄弟!我來了!」

突然間有人操著不生不熟的中國話大聲叫著,向韋步平、胡適的方向跑過來。

「他怎麼也來了?」韋步平眉頭緊皺。

「誰?」胡適問道。

歸藏劍仙 「波音公司的試飛員肖特,中國人民的好兄弟,在一二八淞滬抗戰時,跟我一起駕機血拚小鬼子!打下小鬼子10多架飛機!」

「我知道是誰了!他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我對他深表敬佩!」

很快肖特就跑過來,跟韋步平握手、擁抱!

韋步平介紹肖特和胡適。

「你怎麼來了?你這是擅自離開崗位!你走了,崖州的飛行訓練怎麼開展?」韋步平問道。

「放心吧兄弟!你們中國人特別聰明,我已經教出20多名傑出的飛行員,由他們代我教授就好!」

「咳!那好吧!要不你在地面指揮?」

「不不不!我來到這裡,當然要跟你一起駕機上天!」

「你要不要考慮一下留在指揮部?」

韋步平極力阻止肖特上天,旁邊的胡適都看不過眼了……

近段更新有點慢,修改大納后,更新會跟上來,書荒的朋友請看我另外一本完本書《抗戰之烽火》 韋步平沒法,只好同意肖特駕機上天,看著肖特連蹦帶跳去做準備,韋步平暗暗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