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別說了。」

霍城早就聽出來她什麼意思。

丫的小財迷,見錢眼開罷了。

這麼一點兒錢,對於霍城來說,九牛一毛都說多了,他自然是不會在意。

只是他想到,沈懷琳會不舍的這些錢,可見她平日的生活過得並不寬敞。

看來季家對她好,但是也有限。

想到這裡,霍城不免有些心疼她。

好歹也是沈家的大小姐,怎麼過得如此的拮据。

「你拿著吧。」

「真的嗎?」

聞言沈懷琳眼睛亮了起來,笑眯眯的看著他,眼睛里彷彿有星星在閃耀,「你真是個好人。」

霍城:「……」

這話聽著怎麼感覺怪怪的。

自己是被發好人卡了嗎?

沒等他想明白,沈懷琳已經蹦蹦跳跳的去了客房。

就……拿錢就走唄?

真是個人了。

輕嗤一聲,霍城收起滿心的旖旎,覺得自己像是個白痴,面無表情的回了房間。

大概之前是失了智了。

……

回到房間,沈懷琳關上門,急忙拿出手機,將方才的靈感都記錄下來——

「攻喜歡打麻將,但是技術差,受看不下去,手把手的教,贏得滿盆歸,隨後受趁機提要求,想要在上面,結果……反被壓。」

寫到這裡,沈懷琳皺了皺眉,腦海中浮現的畫面,其中驚現自己的臉。

當時她嚇得渾身一激靈,瘋狂的晃腦袋,想要將畫面甩出去。

「嚇死我了,這什麼鬼?難不成是因為這是我的經歷的改編,所以帶入進去了嗎?」

想來大概是這個原因,沈懷琳拍著胸口,長舒了口氣。

受不起這個刺激。

抓緊時間記錄下來,隨後沈懷琳便將手機丟到了一旁,去到衛生間洗漱。

雖然是客房,但是也有獨衛,護膚用品一應俱全。

都是她平時用的牌子。

一看便知道是特意準備的。

沈懷琳覺得心裡暖暖的,這種被人重視的感覺,真的很好。

或許,在沈家得不到的溫暖,在這裡可以實現。

突然之間,沈懷琳有些期待即將到來的共處的生活。

即便她和霍城之間沒有感情,結婚只是合作,但是她可以充當一個好的兒媳婦,半個女兒。

「總會越來越好的!」

。 羅天也早已料到庄華國會問起,於是開口說道:「已經重新製成了一些,不過,我看庄老你這身體狀態,應該已經用不到了吧?」

「我這身體的確是用不到了,不過,我卻是非常好奇你口中所說祖傳中藥。」

問到這個問題,庄華國的表情很是認真。

他作為服用那祖傳中藥的人,自然是非常清楚其神奇的藥效,只是短短几天的時間,他的病不僅徹底康復,舊毛病也都在可觀察的速度中好轉著。

更者,這幾天以來,庄華國驚喜無比的發現,他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完全不像他這個年紀應該擁有的。

就好像,回到了幾年前,甚至是十幾年前一樣。

如此神奇的情況,讓庄華國在大喜過望的同時,也是感到無比震驚。

庄華國也是預感到,如若羅天口中的那祖傳中藥流傳於世,將會有著多麼巨大的利益價值,就算不談及利益價值,其對廣大人民而言,也將會起著超乎想象的益處。

「不瞞你說,我庄氏集團的產業里,也包括醫藥行業,而且還佔據了不小的比例,最近些年,咱們國家在醫學領域的成就處於停滯狀態,我們公司多年來也在進行著醫學研究,欲打破這種困境,可一直沒有什麼成果。」

說到這裡,庄華國也是輕嘆了一聲,滿是唏噓之色,繼而說道:「可直到小天你那祖傳中藥的出現,其神奇的效用讓我非常震驚,也非常驚喜,因為我意識到,這很有可能是我國醫學領域突破屏障的關鍵點。」

「要是小天你願意的話,我……想與你達成一個合作關係!」

聽庄華國說完,看到他那炙熱,同時也無比希冀的眼神注視,羅天卻是陷入了沉思。

祖傳中藥?

這都是他隨口瞎編的,哪是什麼祖傳中藥,這就只是玉兔精每天早晨,在月宮之上採集的雨露而已。

神奇的治癒效果的確是讓羅天都是感到驚嘆,可問題是,庄華國這話的意思,明顯是想讓他拿出這所謂的祖傳中藥,給他們用作醫學研究,好以此來打破目前國內醫學領域的瓶頸。

羅天也相信,以這月宮晨露的神奇功效,是有極大可能,但他要這麼做嗎?

月宮晨露,畢竟是來自一個妖精之手,要是因此而被人發現了這個秘密,他羅天可就是第一個要受到牽扯的。

「這……庄老你也知道,這是我家祖傳下來的,一代傳一代,家裡也有祖訓,不能透露給外人知曉。」看著庄華國,羅天小心的說道。

羅天來這裡的目的,第一,是想親眼看看月宮晨露到底有多神奇,庄華國的身體情況又好到什麼程度。

在和庄華國相處的這十幾分鐘里,他也是基本知道的差不多了。

可他沒想到,庄華國邀請他來此地的目的,竟然是這個。

其實,再給庄華國幾滴月宮晨露也沒問題,可萬一他們拿去做醫學實驗,去研究那月宮晨露,在萬一,他們發現了這東西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咋辦?

儘管這個可能不大,也都只是羅天的猜測,可真的出現了那個萬一呢?

他現在也不好當面直接一口拒絕庄華國,一時間,羅天的確是有些犯難了起來。

而聞聽羅天所說,庄華國倒是沒有出現什麼失望之色,而是點了點頭,繼而說道:「這個我理解,我也不會強求,一切,都看小天你自己的意願。」

「不過,我還是希望小天你能稍微考慮考慮,當然,小天你如果同意合作,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補償。」

「我……考慮考慮吧。」

羅天依然沒有答應,實在是因為這件事存在著太多不確定因素。

這時,忠叔又走過來,給兩人倒了一杯茶,而後又恭敬的站到了一旁。

「這事兒也不是三言兩語,一時半會兒可以定下來的,小天你慢慢考慮,等什麼時候考慮好了,隨時通知我,不管答應與否,你都還是我莊家的座上賓。」

以庄華國的身份,還有輩分,對羅天這麼一個小輩如此說話,也是給足了羅天面子,同時,也足以看出他對羅天的重視。

換做別人,就算是市裡的那些個大佬,恐怕都還沒有資格讓他用這種語氣相談。

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羅天拿起那杯茶,輕抿了一口,而後一飲而盡。

之後,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語的,卻是聊起了家常,但更多的,卻是羅天在聽,庄華國在說,不過,庄華國所說的,多數都是一些散碎往事。

羅天倒是耐著性子與庄華國聊著。

「眼看也快到吃飯的點了,要不,小天你留下與我們一起吧。」這會兒,庄華國也是笑了笑,而後從竹椅上站起,望著羅天說道。

看了看時間,這不知不覺中,都已經快到六點了。

羅天猶豫了一下,站起身來,笑道:「還是不麻煩了……」

「什麼麻煩不麻煩的,不就是多副碗筷的事兒嗎?阿忠,去叫吳媽準備一下,今天多弄幾樣好菜招待。」

沒等羅天拒絕,庄華國就朗聲決定了下來,而後望向了忠叔。

「對了,叫君傑他們兩口子回家吃飯,這工作什麼時候做都可以,飯還是要按時吃的,順便將我那小孫女也從學校接來,有段日子沒見到臨月那小丫頭了,怪想她的。」

「我這吩咐下去。」

羅天沒辦法,只能留下來了。

其實想想,能在如此有格調,尤其還是莊家別墅里吃頓飯,也挺不錯的,這說出去,也倍兒有面子不是?

要知道,可不是誰都有那機會以及資格與庄華國同席用餐的。

過了半個小時,客廳中,羅天和庄華國繼續閑扯著,而這時,別墅門被推開,之後就看到忠叔領著一男兩女走了進來。

男的,自然就是庄華國之子庄君傑了。

而庄君傑這會兒卻是牽著一位穿著素雅,頗有風度的中年美婦。

這中年美婦被庄君傑牽著,臉上滿是幸福之色,儼然一副小女人在享受幸福中的模樣。

她應該就是庄君傑的老婆了。

在兩人身後,卻是跟著一個年紀與羅天相仿的女孩。

這女孩長的極為漂亮,論姿色,足以和楚離妍那等美女相比。

只是,她卻是一頭齊耳短髮,少了一分恬靜優雅,卻是多了幾分青春活潑之感,有著一種別樣的美感。

可羅天卻是看到,這女孩那一雙美眸不時的滴溜溜轉著,透著一股古靈精怪。

。 「楊凡館主!」

在楊凡和姜華陽商量好要走的時候,一直縮在角落的王辰突然擋在了他們面前。

「嗯?這是?」

姜華陽緊皺着眉頭,面色有些不悅的盯着這個面露難色的少年。

作為王家的嫡孫,王辰雖說幫助了他們度過了一些困難,但不代表姜華陽就真的信任他了。

而且特別是關乎她來到王家主要的目的!

所以對王辰不滿,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看來你圖謀不小啊!」

楊凡在一旁微微笑道。

沒想到姜華陽對王辰反應這麼大,別人還什麼都沒說呢?

是不是反應有點太大了點?

「各取所需!」

「不用說得這麼難聽!」

姜華陽瞥了一眼楊凡,嘴裏還是沒有一句好話。

雖然她現在想要達成自己的目的,還必須依靠楊凡的實力,但對於她的性格來說,低聲下氣的求人還不如讓她自己單幹。

「唉,果然大小姐的脾氣真大!」

「你……!」

「好了!王辰你想說什麼?」

楊凡沒有理會一旁快要炸毛的大小姐,朝着一臉緊張的王辰看去。

實際上他對王辰還是很看好的,拋去王家人的身份來看,王辰可以說是個很好的訓練師苗子。

獨有的親近精靈的天賦能力,這一點就足以保證王辰能夠成長到大多數訓練家都需要仰望的天王級,還不需要一些特別的道具。

也幸好他沒有被王家注射那種「天王藥劑」,不然可就真毀了一個天才。

「那個……我想拜託楊凡館主!」

「能不能將我父母的屍骨帶回來……」

王辰眼眶通紅,深呼吸平靜了自己的情緒后,才說了出來。

「你父母的屍骨?」

「對!」

「王辰!!」

楊凡突然大吼一聲,面色異常嚴肅的看着王辰。

「啊?!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