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吧!所有人都回去療傷,尤其是你回去面壁思過半個月再出來吧!」這時候,妍羽正從買面緩緩走進秦毅的院子。

聲音中的清冷在她目光接觸到清月的那一刻,便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冷漠。

她也沒想到這清月竟然會這麼的愚蠢,她無非就是讓她帶秦毅等人過來休息,竟然就能給她惹出這麼大的禍端來。還好秦毅等人不願意將這件事情糾纏下去,否則的話她還真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呢!

「可是……」清月還想說什麼,可是她的話剛到嘴邊,就立刻被妍羽一道元氣打在身上。

「怎麼?你難道是當這毒宗的大師姐時間太長了,已經忘記了這毒宗究竟是誰說了算了嗎?」妍羽語氣之中的強勢,是不容許任何人反駁的。

「是!宗主!」清月在妍羽強勢的壓迫之下,並沒有再繼續說什麼。而是憤憤的看了秦毅所在的方向一眼之後,帶著眾人離開了。

「我來這裡是有件事情要和你們商量的,還希望你們能給我行個方便!」不等秦毅等人開口,妍羽就已經開始說明自己的來意了。

「我不管你有什麼事,但是得先等我解決好這傢伙的事情,才能到你的!」毒精靈臉色不太好的看了妍羽一眼之後,便一臉嚴肅的看向秦毅,隨後將手中黑色的煙霧打入了秦毅的身體。

「你做什麼?」秦毅被毒精靈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了一跳,急忙運起身上的元氣就要抵抗毒精靈打入他體內的東西。可是,他卻驚訝的發展,這傢伙竟然給他下毒?

「她的這個毒對於現在的你來說,確實是你不可比的。但是如果你按照我給你的毒經修鍊的話,我相信不出一段時間,你一定能夠自己解決了她的這個毒的。」毒精靈嫌棄的看了看剛剛握著黑氣的手掌,隨後不在意的甩了甩手掌。

秦毅忽然明白過來毒精靈的想法,也就放棄了要將這些毒逼出身體或者是借用巫巴的解藥來緩解的念頭。一雙眼睛裡面滿滿的都是希望:「你放心吧,我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修鍊好毒經的。」

對於他來說,這也是非常迫切的!

「在這附近,不僅僅有我們毒宗一個勢力。還有一個隱藏在這裡年代比我們久遠的實力叫做陣源宗,因為我們兩個勢力所處的地界都比較接近。所以,這些年來我們一直存在著糾紛。可是,又因為他們有陣法,而我們有毒所以一直以來也都算得上是相安無事了。」

停頓了一下之後,妍羽繼續說道:「可是近百年來,陣源宗出現了一個天才。他的陣法非常厲害,我們毒宗的弟子每次出去找藥材,只要是遇上他的,都沒有回來過。而這段時間,他更是瘋狂的霸佔了我們毒宗的許多地方和資源,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幫助我一同去陣源宗討回個公道來。」

這件事情,妍羽回去以後也是考慮了許久要不要讓秦毅等人幫忙。雖然她的毒是非常厲害,可是那個陣法就更加厲害了。她們還來不及靠近,就已經在別人的陣法之中了。這所有的打鬥,也都變得毫無意義了。

而秦毅等人作為大帝,就一定會有方法來對付的這群宵小之人的。

「他的陣法很強大嗎?」秦毅眉頭微微皺了下。

這段時間各種事情都太忙了,他修鍊的時間都被縮減了許多。對於陣法,他這段時間裡面就更是修鍊得少之又少。而前段時間他遇上的那些毒都是他的陣法不能輕易抵抗的,如今這個陣源宗的人卻能夠依靠陣法來對抗毒宗。

那就只能說明,這陣源宗的陣法確實是非常厲害的。

「我毒宗用毒厲害的,其實也就只有我一個而已。你也看到了,我的這些弟子實力不行。毒術修鍊越往後,就越是需要實力。這些弟子的實力不行,而陣源宗裡面的老怪物又不止一個兩個,我一個人不可能對付得過來的。」

這修鍊陣法和毒術,都是一條很強大的路。只要堅持走下去,並且有一定的天賦,那都是可以強橫起來的存在。

只是,這毒太過陰險,所以一直以來都不被世人所接受。所以,她憑藉著自己的愛好,才會不顧一切的來到這個地方開闢一塊真正屬於自己的地方,安安靜靜的修鍊毒術。

卻沒想到來到這裡之後,還是會遇上一些自稱是什麼名門正派的人,說什麼行事光明正大。可是,卻是對她們毒宗各種打壓和迫害。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去會一會他們的。」秦毅如今也算得上是這毒宗裡面的人了,毒宗的事情,自然也是他的事情。

「宗、宗主不好了!」就在這時候,院子外面忽然跑進來一個人,口中正在大口大口的喘氣,而她的身上,竟然帶著血跡。

「怎麼回事?」妍羽目光一凝,快步走到來人身邊,一道元氣注入到那人體內。

元氣入體,剛剛所有難受的感覺似乎一下子都煙消雲散了一樣。那人急忙將事情說了出來:「我們在送清月師姐回去的時候,師姐非要出去說是要入尋找藥材,煉製強大的毒藥,讓天下所有人都沒法解開她的毒藥……」

「說重點!」前因後果的,妍羽覺得自己聽著挺累。

「陣源宗的人攻來我們這兒了,而且已經抓走了清月師姐!」

「你說什麼?」妍羽一雙眼睛頓時瞪大,可是卻很快就恢復了冷靜:「他們如今人在哪兒?」

「現在他們就堵在我們毒宗的門口,說是要等著你出去給他們一個交代!」來人畏畏縮縮的一邊說話,一邊觀察著妍羽的表情。生怕下一刻,就會被妍羽給生吞了一樣。

來不及思考太多問題,妍羽直接沖著門口的方向而去。

而秦毅緩緩站直了身體,目光冷淡的看著前方,只是他的唇角卻是掛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

沒想到這機會竟然來得這麼快!

秦毅一行人也跟隨在妍羽的身後朝著門口的方向走去,剛剛到地點的時候,就發現了周圍的不對勁。

「這裡已經是別人的陣法中了!」秦毅眉頭一皺,這方圓的範圍很是廣闊。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布置好這地方的陣法,他不得不承認這布陣的人確實是有點兒實力的。

「呦!我還以為你們毒宗裡面的人都是女的呢,沒想到今天你們也開葷了?」對面陣營中的人見到走出來的秦毅和獸王兩個男的時,都不禁放肆的笑了起來。

「這也需要理解一下她們,畢竟這萬年的寂寞可不是好忍受的。不過今天我們既然來這兒了,也就不介意做一做好人,一會兒會滿足你們的需求的!」

「哈哈哈!沒錯、沒錯!」

一群人的哄堂大笑,卻讓妍羽的臉色青一陣紅一陣的變化著:「一群庸俗的登徒浪子,還好意思自稱是什麼名門正派?」

「切!你們如今都是在我們的陣法之中。還有什麼好神氣的?今天我們就要將你們毒宗的實力,劃為我們陣源宗的!」這時候,陣源宗陣營中走出來一個刀疤臉,語氣是那樣的自信。

「快點兒的,把你們毒宗所有的資源先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就殺了你們這所謂的大師姐!」刀疤臉忽然掏出一把刀來直直的抵在清月的脖子上。

「師父你們別管我,這群宵小之人盡會使用卑劣的手段來對付人。就算你們給了他們所有的東西,他們都是不可能放過我的。」清月掙扎著想要掙脫禁錮,可是卻發現這一切都是沒有用的。

她的臉色還留著明顯的紅色手印,如今說出這句話之後,就更是被人不客氣的打了一個耳光。

胖妞的豪門之旅 「你要真有本事的話,就殺了我啊!」清月仰起頭來,不怕死的骨氣是她最後的驕傲。

「別以為老子不敢殺你!」刀疤臉一抬手,手中的小刀就朝著清月的臉上劃去。

一瞬間,清月那張清秀的臉上,就出現了一道血痕。

「啊……」清月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疼惜自己的臉,竟然被這一刀給划哭出聲來。

「住手!」就在刀疤臉抬起收來,還準備對清月繼續下手的時候,秦毅忽然開口阻攔。

「小子!你這是想要來給這個女人陪葬嗎? 天降巨富 想你這種實力的人,應該是這群女人飢不擇食在大街上隨手抓來的吧?現在,你居然還想著強出頭,哈哈!真是太搞笑了!」刀疤臉循聲看去,正好看見秦毅,他便開始各種無情的嘲諷。 「秦毅!」妍羽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毅,如今的他們都處於陣中。雖然秦毅等人是大帝的實力,可是在這裡她能夠感覺到呼吸困難。就算秦毅等人受到的影響沒有她眼中,可是終究也是受到影響的啊!這樣隨隨便便的和對方對抗上了,可不是個好的解決方式。

「你放心吧!」秦毅給了妍羽一個放心的眼神之後,緩緩走上前來,一手背在背上,臉上卻都是自信的神色。

迎著陽光的方向,此刻的秦毅是那樣的耀眼,如同光源一般的存在。

「哈哈!這小子不會是個傻子吧?」

「是啊!既然敢主動招惹我們陣源宗,這還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想要找人替他修理一下他自己吧?」

眾人都眉飛色舞的討論著秦毅這瘋狂的舉動,只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更加瘋狂的事情還在後頭。

紅塵和清水都走上前來。站在秦毅的身邊異口同聲的支持著秦毅的決定:「給你們一次機會,現在就放了清月,然後對毒宗道歉離開這個地方。並且保證從此以後,不再騷擾毒宗,那麼我們可以考慮今天就饒你們一命!」

紅塵和清水渾身強大的氣場忽然展開,一身冷厲的氣質渾然天成。

「呦!這兩個女的,應該不是你們毒宗的人吧?」刀疤臉一眼就看出了紅塵和清水的不同一般,臉上那貪婪的表情就更加明顯了。

「在我陣源宗的面前,你們這種十幾個還真算不上什麼!這樣吧,我會好好疼愛你們的。」刀疤臉一臉猥瑣的表情,只差沒有流下口水來。

忽然,刀疤臉渾身氣場震開,籠罩在周圍的陣法也都跟著被他調動起來了。他臉上任然是奸險的笑容,強大的力量對紅塵和清水所在的方向形成巨大的威壓。

「防禦陣!」秦毅立刻站在紅塵清水身後,手指變化的瞬間,他也扔出陣法,將紅塵和清水保護起來。

與此同時,紅塵和清水的力量沒有任何阻礙的打了出去。而刀疤臉的傷害,卻是被秦毅硬生生的阻擋在紅塵和清水身後很遠的地方。

「怎麼回事?」刀疤臉猛然受到這種攻擊,心裏面震驚不已。轉而快速檢查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立刻驚訝的看著秦毅。

「沒想到你這麼小的年紀,居然也懂得陣法?老實交代,我們陣源宗最近丟失的陣心決是不是被你這臭小子給偷走了?」刀疤臉後知後覺的才終於發現了秦毅的不對勁。

這小子竟然這麼小的年紀就會陣法,而且並不是他們陣源宗的人。那就有可能是偷學來的,可是不管怎樣今天他都不會讓任何一個懂得陣法的人和他們陣源宗作對。

「所以在你們陣源宗的人看來,是不是所有會陣法的人,都必須得和你們陣源宗的扯上關係不?」對於這種無知小人的不要臉,秦毅就只是淡然的笑了笑。但是,對於說他偷的這回事,他卻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忍受的。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叫做陣源宗嗎?那當然是因為所有的陣法都是源自於我們這個地方了,你如今得罪了我們,那麼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處了!」刀疤臉眼睛一瞪,強大的元氣在他的身上不斷的轉動著,隨後眉毛一橫,就朝著紅塵和清水發動攻擊。

「井底之蛙!」秦毅對於刀疤臉的這句話,心裏面非常不舒服。什麼叫做陣法就是起源於他們這兒?

「就算你懂得陣法,在我們陣源宗面前,也不過就是一個不起眼的傢伙而已。今天你竟然敢在我們陣源宗面前玩弄陣法,那我就一定要將你玩弄死!」刀疤臉咬牙切齒的看著秦毅,雙手已經在他的體側緊緊的握成拳頭了。

秦毅快速變換手中的陣法,隨後快速變化自己的身法,來到陣源宗的眾人身邊,快速將那群人打得落花流水。

刀疤臉一轉身元氣再次凝聚,隨後跑到紅塵和清水的身邊,一道強大的光忽然圍繞在他的身邊。緊接著在紅塵和清水不注意的瞬間,刀疤臉一個陣法就坐落在紅塵和清水的身邊。

「你覺得這陣法怎麼樣呢?」刀疤臉一陣攻擊強烈的攻擊在紅塵和清水的身上,隨後利用陣法的力量將紅塵和清水控制住。

而紅塵和清水自身的實力是不容置疑的,這樣的攻擊對於她們來說,完全就如同在撓痒痒一般。只不過,她們突然受到這陣法的壓制,整個人的實力都有些發揮不出來。

「沒想到你們兩個的實力確實還不錯嘛!」 花開半夏 刀疤臉跳出對於紅塵兩人的攻擊后,回到自己原來站著的地方。見到那些已經被秦毅放倒在地上的弟子,眼睛忽然一陣血紅。

「你們這些沒用的傢伙,都給我起來,別給我陣源宗的人丟人現眼!」刀疤臉一腳一腳的踢在那些弟子的身上,一瞬間所有人都歪歪扭扭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既然是我陣源宗的弟子,就都給我使出陣法來啊!遇上別人的攻擊,你們竟然就這麼任由別人欺負!」刀疤臉憤恨的看著眾人,隨後調整自己的狀態,一個陣法在眾人面前呈現出來。

「這是我陣源宗抵抗外敵的陣法,任何一個人在這裡面,都要承受鞭打和雷擊,你們就等著受死吧!」刀疤臉咬牙切齒的看了一眼秦毅,隨後運轉手中的元氣,讓整個陣法坐落於毒宗的人群中。

頃刻間,毒宗所有人都是一片哀嚎聲。

「小子!這才是真正的陣法,你見識到了嗎?」刀疤臉一臉傲嬌的看著秦毅。

「二師兄的陣法在我們陣源宗那可是出了名的厲害,今天這幾個人惹上了二師兄,那可就註定了沒什麼好下場啊!」陣源宗的弟子見到如今的這種情況,臉上的表情除了興奮之外,就是驕傲了。

「還有那個小子,剛剛竟然敢對我們動手,大家準備一下,利用我們的陣法,無論如何今天都一定要自己動手報仇,將這個臭小子碎屍萬段!」人群中此刻都咬牙切齒的看著秦毅,所有的仇恨似乎都將要在下一刻找到出口一樣。

「就是啊!如果就連這個一無是處的臭小子我們都解決不了的話,以後還有什麼臉面繼續在這陣源宗呆下去?」

「對!對付這種一無是處的人,根本就不需要我們使用全部的力氣,輕輕鬆鬆就能夠解決了。」

陣源宗所有的人都興高采烈的看著秦毅的方向,就如同秦毅下一刻就會在他們的手中變成一個死人一樣。

「既然你們都這麼自信,那就都一起上好了!」秦毅目光一凝,手中強大的元氣運轉著。隨後,一個個陣法在不斷的擴散著。

「臭小子!你這麼喜歡說大話,那麼我們今天就一定要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死亡!」眾人也立刻開始了布陣,在他們的眼中,秦毅終究是一個入不了他們眼的弱小之人。

只是陣源宗的人在還來不及布置陣法的時候,就已經落入了秦毅的陣法之中。

強大的陣法將陣源宗所有的人都籠罩在其中,秦毅嘗試著再次利用自己的元氣融入到周圍的空氣之中去,隨後一道強硬的光衝破到陣法之中去。掠過紅塵和清水身邊的時候,一道青光自然而然的注入到他們的身體之中,同時將紅塵和清水周圍的陣法也一併給破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陣源宗的人落在秦毅的陣法之中,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壓迫。隨即他們加快了自己布置陣法的速度,可是無論他們想要如何的提升自己的速度,卻都發現一切都是於事無補的。

「難道這小子真的會陣法?或者說,我們現在就是在他的陣法之中?」終於有人後知后覺的發現了什麼,帶著疑惑的眼神看向四周,希望能夠得到解答。

可是,卻很快就被旁邊的人給否定了:「這怎麼可能呢?這小子就算會點兒陣法,道行也不一定有我們之中最差的人深呢。這陣法一定是二師兄用來對付這毒宗的人的,我們大家一定不要驚慌。」

秦毅卻是微微一笑,隨後將自己的元氣緩緩的注入到陣法之中去。

漸漸的,空氣中慢慢的傳來一陣陣的燥熱。陣源宗的眾人開始不斷的擦拭著自己的身體,眼珠子不斷的在眼眶中旋轉著。

「臭小子,你別嘚瑟,在我們陣源宗的面前,你今天就註定要死!」陣源宗的弟子中忽然走出來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一雙眼睛裡面如同包含著仇恨。手中的元氣快速的凝聚,隨後一道光衝擊向秦毅的身邊而去,緊接著他一手準備著陣法想要對付秦毅。

秦毅任然是一臉的淡然,手中的動作不斷的加深。所有的傷害,都被秦毅阻擋在距離他很遠的地方。而那些攻擊秦毅的人,卻都反而被秦毅的力量給打得渾身是傷。

「這……」對於這怪異的現象,所有人都一臉的不可置信,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狀況。

「不對,這小子太過於詭異了。我們不能和他硬碰硬,這樣或許會吃虧。得好好利用我們的陣法,讓這個小子活躍不起來。」刀疤臉忍著疼痛觀察了好一會兒之後,才終於發現了秦毅確實有些不對勁。而且,他的實力似乎非常的厲害。如果硬碰硬的話,肯定會吃很大的虧的。

「看來你也不算是全都瞎了嘛!」秦毅收回手中的力量,這所謂的陣源宗或許是真的有點兒實力。只不過是這實力可能並不在這群蠢貨的身上,所以在對付完這群人之後,他可能需要去陣源宗走一趟。 「利用你們的陣法,給我把這傢伙殺了!」刀疤臉心裏面對於秦毅的恨意,已經暴漲到了最高的境界。對於他來說,秦毅就是一個完全不該出現在這裡的意外。

「對!我們大家合作,布置出毀神陣!就算是他大羅金仙來了,也要殺得他神棍俱滅,看這小子有點兒詭異要怎麼在我們面前嘚瑟!」一群人的情緒此刻都被刀疤臉給調動起來了,對於秦毅他們有的都只是強大的仇恨。而陣法,是他們手中最有力的殺傷武器。

毀神陣?

秦毅忽然回憶起來當年那個針對他而開啟的毀神大陣。殺傷力確實是非常的驚人,但是卻也沒能拿他怎麼樣。

只是如今地段不一樣,不知道這陣源宗的毀神陣效果怎樣。想到這裡,秦毅忽然停頓了一下手中的動作,故意給出了陣源宗的弟子時間,讓他們去布置出這所謂的毀神陣。

所有人力量融合在一起,毀神陣瞬間形成。強大的陣法力量在幾個人的周圍圍繞開來,秦毅也能感受得到一瞬間的威壓。

秦毅靜氣凝神的閉上雙眼,當初自己的精神力查看了下周圍的情況。便清楚的看見這個陣法裡面的構造,秦毅不免點頭讚歎了下這陣法的精妙。可是他同時也感覺到非常的驚訝,這麼精妙的陣法竟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只是,這陣法雖然精妙,可是在這群草包的手裡面,卻發揮不出一半的威力來。

「你們陣源宗,我還真的有必要去走一趟!」這陣源宗或許是真的存在陣法上修為非常高的人的,所以他或許有必要去看一眼。

刀疤臉重重的朝地上吐了一灘口水,一跺腳就朝秦毅的這邊飛身而來:「我呸!你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竟然還妄想著去我陣源宗走一趟,你以為我陣源宗是你這樣的人想去就能去的嗎?」

強大的陣法再次將秦毅等人籠罩在其中,刀疤臉的元氣也漸漸的注入到陣法中去。

「好熱!」而此刻,陣源宗所有的人都不斷的擦拭著自己身上的汗水。並且不斷的抬頭看天空,這也不應該是這麼熱啊!

「盾!」秦毅忽然運起身上的青光形成護盾,將所有的攻擊都阻擋在距離毒宗很遠的距離處。隨後,他立刻利用自己的陣法,反過來想要困住刀疤臉。

「你們陣源宗既然要如此不要臉,那麼也就不要怪我毒宗的人手下無情了。」妍羽觀察了秦毅等人和陣源宗的爭鬥許久之後,終於站出來一手背在身後,一臉冷漠的看著眾人。

「切!在我們陣源宗的毀神陣面前,我就看看你能弄出什麼幺蛾子來!」陣源宗的人一臉傲嬌的看著妍羽,隨後傳來的就是一群人肆無忌憚的狂笑。

「秦毅,你將湖紅葉和酸衣草融合在一起,在利用這無垢花按照八三五的比例融合,然後利用元氣將它們煉化之後,就會是一大毒藥!」妍羽忽然利用只有她和秦毅才能聽得見的聲音告訴秦毅如何煉製毒藥。

既然這陣源宗為了對付她們,都已經用出了他們的毀神陣。那麼,她的毒宗也就沒有必要再和這群人虛與蛇委了。

「你們不會是腦子進水了吧?在我陣源宗的陣法裡面,還想要現場煉製毒藥?」陣源宗的人如同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玩笑一樣,毫不客氣的對秦毅等人進行了自己的嘲笑。

「是嗎?那就試一試究竟是誰在開玩笑咯!」秦毅帶著一絲玩味的看著陣源宗的所有人,如今的他在這個陣法裡面雖然是會受到一定的阻礙。但是,這種阻礙對於他來說,卻也是沒有多大影響的。

只需要他利用自己的青光稍微調整一下,就能夠解決了。

「神龍鼎起!」秦毅手掌攤開,忽然間出現一個冒著金光的葯鼎在眾人面前。隨後秦毅就地而坐,身體周圍都散發出血紅的火焰。

「不是吧!他的火焰竟然這麼完美?」清月這時候雖然虛弱,但是卻注意到了秦毅這邊的情況。當她見到秦毅身上的火焰時,一雙眼珠子差點兒沒掉下來。

她是個煉製毒藥的人,這些年來為了修鍊出自己的火焰或者說是為了讓這火焰變得更加完美,她吃了多少的苦啊!而且,這都還沒有讓她的火焰到達秦毅這火焰完美程度的三分之一。

「小子!你這火是要燒烤自己呢,還是要煉製毒藥啊?你可千萬別開玩笑啊,我們陣源宗的人可不愛好吃人肉這一套。」人群中有人立刻對秦毅身邊的火焰進行了諷刺。

只是下一刻,秦毅周身的氣場變化,伸手在虛空中一抓,就將種在一旁的湖紅葉和酸衣草給抓了過來。

「接著!」同時,妍羽隨手扔出一朵白凈的花給秦毅。

一切材料到手之後,秦毅快速的將它們全都扔進神龍鼎之中去。隨後,他身上的所有火光都聚攏在神龍鼎周圍去。

感受到秦毅這火焰的溫度時,毒宗所有的人都傻眼了。這火焰確實非常完美,而且用來煉製毒藥的話,那絕對是非常好的火焰。可是,這傢伙現在這究竟是在幹嘛啊?

這毒藥煉製和丹藥一樣,一定要掌握好火候,才能煉製出品質好點兒的毒藥來。可是,秦毅這小子究竟都做了什麼?竟然用烈火焚燒這些藥材。

「算了,心中白痴還指望他能會點兒別哦什麼?」

「也是!」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個不停。

秦毅忽然回收自己手中的力量,隨後一道青光重重的打向陣源宗眾人。

感受到這力量的強大和不可抗拒時,陣源宗眾人忽然心頭一陣驚慌。而刀疤臉這脾氣再想利用陣法去攻擊秦毅或者是自衛,都已經來不及了。

「臭小子!我警告你,我們陣源宗可不是好惹的。你殷世航要是得罪了我,得會兒可就有你好看的!」刀疤臉瞪大雙眼,在秦毅的攻擊還沒有到達身邊你時候,用盡全身的力氣,對著秦毅各種哀嚎。

可是,這一切對於秦毅來說,所說絲毫用出都沒有的。他如同聽不見一樣,強大你青光任然從他的手中打了出去。與此同時他一揮手,一股力量擴散在他的周圍。陣源宗那所謂的毀神陣也就在一瞬間,被毀在秦毅那手中。

「這……這怎麼可能?」陣源宗那些還沉醉在自己的強勢和刀疤臉的厲害中的弟子,這一刻體會到了秦毅這青光那壓迫之後,都不可置信的退後了一兩步。運起元氣就想要抵抗秦毅那攻擊,可是青光的攻擊快得在所有人元氣才剛剛提起的瞬間,就已經摧毀到他們身邊。

「啊……」

「怎麼會?」

一陣陣尖叫和哀嚎聲此消彼長的傳了過來,秦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繼續將手中的力量打了出去。

「住手!」就在這時候,天空中傳來一道自帶威嚴的聲音。

「你是誰?」秦毅雙眼一眯,死死的盯著來人看。

「我是陣源宗的大弟子,不知道你是什麼原因要將我們陣源宗趕盡殺絕呢?」來人停頓在秦毅的對面,渾身的氣場展開,臉上帶著笑容。只是這笑容之中的虛偽,所讓人難以接受。

「秦毅,他就是陣源宗出的那個天才吳塵,也就是陣源宗傲嬌的資本!」妍羽雙手握成拳頭,眼睛裡面都是恨意。

「原來這毒宗還知道我的存在啊,那既然如此的話,我就不懂了,你們為什麼還非要和我陣源宗作對呢?」吳塵忽然仰天大笑,口氣非常的狂妄。

秦毅忽然收回自己的火焰,而神龍鼎也在這一刻變回了它本就黢黑的原樣。

「哈哈!這就是這小子所煉製的毒藥?」見到這種結果后,陣源宗所有的人再一次忍不住的發出了笑聲。就算他們此刻已經身負重傷,可是也依然沒有忘記對於秦毅的嘲笑。

「你個蠢貨,別在這兒給我們毒宗丟人現眼!」清月咬牙切齒的看著秦毅,眼中的憤恨任然是那樣的濃烈。

「就是啊!這是哪兒來的人啊?怎麼就知道給我們毒宗丟人呢?」周圍的毒宗弟子此刻都覺得臉上蒙羞了,她們去最了解煉製毒藥的人了。這傢伙的煉製是不可能成功的,如今她們毒宗的處境還真是進退兩難呢!

「閉嘴!」妍羽眉頭緊鎖在一起,有些失望的看了秦毅一眼。但是,從她的眼神中也能看得出來,她很快就釋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