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票不要了?」周彥君嘲諷的看著玄仙後期修士。

玄仙後期修士連忙搖頭,「我剛剛是開玩笑的,你們大人有大量,不要放在心上。」他現在哪裡還敢要船票,除非是不要命了。

周彥君冷哼一聲,不再理會玄仙後期修士,繼續和莫一仁,秦岩在前面幫眾人開路,不過經過了剛剛的事後,根本不用他們開口,前面的人就會自動自發的讓出路來。

眾人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最前面,只見等待仙船的區域也到處都是人。別說坐了,就是站也只能勉強。

不過有一個地方例外,那裡只有三名修士,從其中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就可以知道他們是上仙期修士。

「那裡好空啊,我們去那裡吧。」藍蝶兒指著那三名修士所在的地方。

荒島種田記 「那三人的修為很高。」凌絕棋伸手拉住藍蝶兒。雖然他們有著蘇寒在,但是能少惹一些麻煩,還是少惹一些的好。

秦岩目光冷然的看著那三名修士中的一人,那人就是之前他遇到的田不濟,沒想到又和他遇見了。他可真是厲害,竟然還勾搭上了兩名上仙期修士。

田不濟注意到秦岩的視線,轉過頭看了過來,看到是秦岩后,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弧度,對著身邊的那兩名修士說了一句,那兩名修士點了點頭,和田不濟向著秦岩幾人走來。

秦岩知道對方過來肯定不安好心,只是現在周圍都是人,他想擠也擠不出去,一臉歉意的看向蘇瑾月幾人,「那人我認識,他應該是來找茬的。」

眾人也看到了走過來的田不濟三人。

「他叫田不濟,很早以前他和我是最好的朋友,有一次我們一起去歷練發現了一棵七級仙靈草,他為了那棵七級仙靈草對我動了手,那一次我差一點就死了。」秦岩回憶著當時的情景,眼中的恨意漸漸加深。只是他知道自己再恨也沒有用,因為他還不夠強,還沒有恨的資格。

「那種人真是太可惡了!」藍蝶兒氣憤道。還好她沒有遇到過那種人。

「秦岩,你怎麼老是交到這種朋友?」莫一仁無語的看著秦岩,他真的很同情秦岩的遭遇,之前是馬艷菲,現在又來了個田不濟。

秦岩不由的苦笑,「你們先去一旁吧,他找的人是我。」他不想連累了大家,和田不濟在一起的那兩名修士是上仙修士,田不濟帶他們過來肯定不安好心。

「我們是朋友。」

「朋友之間就應該相互幫助。」

「好了,你別說了我們是不會丟下你的。」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為了明哲保身丟棄朋友的事,他們是絕對不會做的。

秦岩感激的看著眾人,「謝謝你們!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們不要插手,那兩名和田不濟在一起的修士是上仙期修士,我們就算加起來也不會是他們的對手。田不濟不會殺我的,他最多侮辱我幾句。」要是田不濟想殺他,之前遇到的時候他就動手了。

眾人沒有再說什麼,不過心裡已經暗暗下決定,只要田不濟敢動手,他們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的。哪怕對方是上仙期修士,他們也會與對方抗爭到底。

「哎呦!這是誰啊?沒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傳來。

秦岩上前一步,與田不濟對視,「你來幹什麼?」由於田不濟三人的到來,他們周圍現在也空出了一大片。

「遇到老朋友了,難道不該過來看看嗎?雖然你當年對我不仁,不過在我心裡還是一直將你當成朋友的。」田不濟笑著看著秦岩。

「你放P!我什麼時候對你不仁過?」秦岩憤怒道。他這是倒打一耙。

田不濟不在意的聳了聳肩,「你不承認也沒有關係,我過來只是要你一個解釋而已。」

「你真不要臉!我當年真是瞎了眼才會將你當成朋友。」秦岩氣得渾身發抖。他都沒有找他要解釋,他竟然找他要解釋,真是天大的笑話。

「田兄弟,這種人一掌拍死就好了,別跟他廢什麼話。」站在田不濟右側的修士冷冷開口道。 賣心遊戲:傀儡新娘 他這個人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無情無義之人。

「需要,我可以代勞。」左側的修士道。之前田不濟將他和秦岩之間的恩怨跟他們說了一遍,秦岩竟然不顧十年的朋友之誼,搶走了田不濟的七級仙靈草,不僅如此還要加害於田不濟,這樣的人留著做什麼。

「謝謝龔兄好意,他以前畢竟是我的朋友,他不願解釋就算了,我們過去吧。」田不濟說完,一臉難過的向著不遠處走去。

兩名上仙修士狠狠地瞪了秦岩一眼,「你給我等著!」雖然他們現在就想滅了秦岩,不過他們不想看到田不濟難過,這一次他們就放過他一回。不過若是秦岩敢上仙船,那他就是自尋死路了。

看著兩名上仙期修士離開,眾人都是一臉無語。

「那田不濟真是個戲精。」

「他這是利用秦岩,來提升自己在那兩名修士面前的好感,真是太可怕了。」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人,我們上了仙船后,很可能還會遇見他們,秦岩你得小心才行。」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一開始他們還不怎麼明白田不濟過來的意思,直到那兩名修士為他打抱不平,他們才明了田不濟演這場戲的原因。

秦岩深吸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情緒看向眾人,「你們難道沒有懷疑過,田不濟說的話是真的嗎?」他和眾人畢竟相處的時間還短,他們懷疑他也是正常的。 「當然不懷疑,我們會用心去看。」

「如果懷疑你,我們就不和你成為朋友了,朋友之間應該相互信任的不是嗎?」

「那田不濟賊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好人,我們怎麼可能會相信他的話,我們又不是傻子。」

「你的意思是那兩個上仙修士是傻子了,哈哈哈…」

眾人聞言都大笑了起來。

「謝謝你們的信任!」秦岩感動的看著眾人。這一次他真的沒有交錯朋友。

田不濟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正說笑的秦岩一行人,不解的皺了皺眉。他剛剛的一番話,除了想要獲得龔毅和徐新覺的好感外,也是想要破壞秦岩和那些人的關係。可是為什麼那些人還是和秦岩說說笑笑,完全沒有隔閡的樣子?難道他們和秦岩的關係,已經到了可以無條件信任對方的程度?

「別生氣了,如果他敢上仙船,我一定讓他吃盡苦頭。」龔毅伸手拍了拍田不濟的肩膀。他現在發現田不濟真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這樣的人絕對值得深交。

「跟那種人生氣不值得,直接滅了就好。」徐新覺沉聲道。

「謝謝你們!能和你們成為朋友真好,不過他畢竟和我相處了十年,雖然他背叛了我,但是我…」田不濟嘆了一口氣,做出一副十分難過的樣子。

「你啊就是太重情義。」徐新覺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對田不濟的好感倍增。

「放心!以後有我們呢。」龔毅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田不濟眼中閃過一絲得逞的光芒,做出一副真誠的表情看著徐新覺和龔毅,「雖然我的修為不如你們,但是只要你們需要我,哪怕我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好兄弟!」龔毅和徐新覺笑著拍了拍田不濟的肩膀。同時在心裡做出決定,他們一定不會放過欺負他們兄弟的人。

蘇瑾月和戰亦寒收回神識,相視一笑。他們還真是見識了。

時間快速的過著,很快就到了仙船將至的日子。

仙船站內所有人都昂著頭看著天空,期待著仙船的到來。雖然仙船站內也有仙船,但是那和跨越界面的仙船不一樣,它可是十年才會來一次恆天界。

一陣隆隆之聲從遠處傳來,眾人齊齊的看去,只見一隻巨大無比,奢華無比,讓人嘆為觀止的仙船正向著這邊駛來。

「是仙船!它來了!」

「好大的船,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巨大的船。」

「這船真是漂亮!好想上去坐一回呀,可惜我沒有船票。」

「要是我這輩子能坐一次這仙船,我真的是死而無憾了。」

天煞帝女 驚嘆聲此起彼伏的響起,眾人的心中充滿了震撼。這艘仙船遠比他們想象中的還要龐大,還要讓他們震驚。

飛船緩緩的從空中落下,待到仙船落定,仙船的艙門也隨即打開,一名白髮老者從飛船中走了出來,他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淡淡的開口道:「請有船票的修士拿出船票,按照順序上船,上船時間為一炷香,過時不候。」 蘇瑾月一行人來到地下艙,只見這是一個大廳,修士都是席地而坐,並沒有特定的地方,此時這個大廳里已經坐了四五十人。

「我們坐那裡吧。」蘇瑾月指了一下不遠處的空地。她也沒有坐仙船的經驗,以為所有的船票都是有房間的。不知道加仙靈石能不能換到房間,畢竟從這裡到風天界需要兩年的時間,她可不想將這兩年的時間白白的浪費。

「要是讓我再見到那個賣票的修士,我非將他生吞活剝了不可。」周彥君氣憤道。以後他還會再回到恆天界的,他答應過蘇寒和戰月要幫他們找金靈珠,而且他的家族在這裡。到時等他強大了,必定會去找那名賣給他們船票的修士報仇。

「算我一份。」凌絕棋沉著臉道。他現在的心情雖然好了一些,不過心裡還是悶悶的,看來他的江湖經驗還是不足,還要多多歷練才行。

「也算我一份。」

「還有我。」對於這次被坑,眾人心裡都是充滿了憤怒和不甘。修鍊需要一個好的環境,可是在這裡連安靜都不可能,他們怎麼可能安下心來修鍊。

眾人憤憤不平的在地上坐了下來,聽到周圍的眾人也在談論著船票的事,就知道他們也和他們一樣。

「你們也是被騙的吧?」坐在不遠處的一名老者開口道。他大半輩子的積蓄都用來買船票了,在恆天界他已經沒有突破的可能了,他想要去中等界面看看,有沒有機會突破。只是沒有想到,自己用了大半輩子的積蓄,買到的船票竟然是一張地下艙的票。

「嗯。」凌絕棋點了點頭。

「我也是,我用大半輩子攢到的仙靈石都用來買船票了。」老者臉上露出苦笑。

「那有多少仙靈石?」藍蝶兒好奇的問道。

「十萬上品仙靈石。」老者搖頭嘆了一口氣。只要一想到那十萬上品仙靈石,他的心就一陣陣的痛。

「你就買一張票嗎?」

眾人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不過隨即想到自己或許還不止花了十萬上品仙靈石,也就沒有那麼驚訝了,那些賣票的修士果然心黑。

老者點了點頭,「你們花了多少?」現在他問下來,他比其他人只是多花了一點,要是去了中等界面,他可以突破倒是也不虧。

「一顆六級上品金髓丹。」凌絕棋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倒不是捨不得,只是以一顆上品金髓丹的價值,他們絕對可以住在一等艙了。

「啊?」

「用一顆六級上品金髓丹換地下艙的船票?」

「你們是不是傻啊?」大廳里的眾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凌絕棋一行人。一顆上品金髓丹若是放到拍賣會拍賣的話,拍上億上品仙靈石都沒有問題。

想到這裡,眾人心中的不快頓時都消失了。他們是虧,可是跟凌絕棋他們比起來,他們那種虧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了。他們最多花幾萬上品仙靈石一張船票,但是凌絕棋他們可是上千萬上品仙靈石一張船票呢,而且和他們一樣,也住在這地下艙里。 等到持有船票的修士都上了船,仙船緩緩的向著天空中飛去,很快就飛上了高空。

工作人員想到之前龔毅交代他做的事,向著地下艙走去。

在地下艙除了那些剛剛上船的修士,還有著幾名從其他界面來的修士,他們因為之前犯了船上的規矩,又沒有仙靈石賠償,所以就被扣在了船上打工,要等到他們還清罰款才能下船。

工作人員走到幾名正在往飛船里添加能源石的修士面前,「你們幾個停一下,我有話跟你們說。」

幾名修士連忙停住了手中的動作。他們因為犯了船上的規矩,在這裡已經打工了幾百年了,眼看就要還清了,他們自然不敢再違背工作人員的話。

「我要你們對付一個人。」工作人員將秦岩的資料跟幾名修士說了一下。他們在這裡打工也不是從來沒有停歇的,他們休息的地方就是地下艙的大廳。

「我們知道了。」幾名修士應道。他們的修為都在上仙期以上,要對付一名玄仙期的修士,還不是小菜一碟。在恆天界上仙修士已經算是修為高的了,可是在中等和高等界面,上仙修士連個渣都不算。

工作人員滿意的點了點頭,轉身向著外面走去。

「也不知道現在外面是天亮著,還是天黑了,我們要不去甲板上看看吧。」莫一仁提議道。在仙船上看外面的世界一定很震撼。

「好啊!」肖晨點了點頭,站起了身。這地下艙有著屏蔽神識的陣法,神識根本就釋放不出去,所以他也很想去外面看一下。

「你們要一起去嗎?」莫一仁看向眾人問道。

「不了,你們去吧。」眾人搖了搖頭。他們現在哪裡也不想去,只想在這裡坐著。

「那我們去了。」肖晨說完,和莫一仁向著通往一層的樓梯走去。

兩人剛剛走上樓梯,就被一名工作人員攔了下來,「這裡不準通行。」

「為什麼?」肖晨不解的問道。

「這是規矩。」工作人員淡淡的說道。

「我們現在可是船上的旅客,難道連上去看一下的資格都沒有嗎?」莫一仁不服氣的說道。

「沒有。」工作人員淡聲道。

「這是什麼道理?」莫一仁和肖晨生氣的看著工作人員。

「這是船上的規矩,誰也不能破壞,當然,如果你們拿的出一萬上品仙靈石作為通行費的話,還是可以上去的。」工作人員不屑的看著莫一仁和肖晨。要是對方真的有那麼多仙靈石,就不會買地下艙的船票了。

「你!」莫一仁氣的滿臉通紅。

「你們再不下去,我就要按照規矩來處理了。」工作人員絲毫不在意莫一仁的怒火,這種事他見得多了。之前壞了規矩的那些修士,現在還在船上打工呢。

肖晨拉了拉莫一仁,「我們回去吧。」他也生氣,可是現在是在別人的地盤上,最後吃虧的還是他們。

「哼!」莫一仁狠狠地瞪了工作人員一眼,轉身向著地下艙走去。

看著莫一仁和肖晨離開的背影,工作人員鄙夷的撇了撇嘴。

「你們怎麼又回來了?」看到肖晨和莫一仁回來,眾人都有些詫異。

「這裡不讓出去,要上去需要付通行費。」莫一仁氣哼哼的說道。

「還有這種事?」

「需要付多少仙靈石才能上去?」

「一萬上品仙靈石。」肖晨說道。

「什麼?!」

「這也太坑了吧。」這次不僅周彥君一行人被驚到了,地下艙里的其他人也都被驚到了。他們也以為買了船票可以在船上隨便走動,沒想到他們竟然只能在這地下艙行動,這跟禁錮他們有什麼區別。

「你們就別瞎嚷嚷了,沒用的。」一道懶懶的聲音響起。

眾人齊齊的轉頭望去,只見說話的是一名骨瘦嶙峋的修士。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那名修士苦澀一笑,「你們知道我在這船上待了多少年了嗎?」

眾人搖了搖頭。他們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這名修士,顯然他剛剛進來不久。

他伸出一根手指,「一百年,我在這船上已經有一百年了,當初我也和你們一樣覺得這船上的規矩不公,去和對方抗爭,結果就落到了現在的這個下場。我在船上打了一百年的工,用來償還當初的罰款。」

眾人聞言,紛紛沉默。他們真的很難想象,在這裡一百年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

「你們知道這艘船上有多少強者嗎?你們知道船上工作人員的修為都在上仙期以上嗎?你們還想去抗爭嗎?」骨瘦嶙峋的修士長長的嘆了氣。如果時間能夠倒回的話,他不會再那麼衝動了。待在這地下艙幾年,總比留在這裡一兩百年要強。

莫一仁和肖晨對視一眼,此時他們的心中都有些后怕。還好他們沒有得罪那名工作人員,不然說不定他們也會和那名骨瘦嶙峋的修士一樣的下場。

不再多言,沉默的坐了下來。沒有實力,能做的就只有忍。

戰亦寒看向蘇瑾月,蘇瑾月揚唇一笑,「我們就先待在這裡吧。」她不是害怕,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嗯。」戰亦寒點了一下頭。他是九級仙陣宗師,在這裡布置一個陣法,別人也無法破開,到時他還是可以和瑾月去混沌世界修鍊。至於其他人,如果他們想要的話,他也會給他們布置一個陣法讓他們修鍊。

蘇瑾月看向藍蝶兒一行人,「你們需要布置一個陣法嗎?」她和亦寒肯定是不會在這裡白白浪費時間的,本來她和亦寒是不打算讓大廳里的其他人知道亦寒是陣法宗師的,現在他們也只能這麼做了,這船上的規矩這麼嚴,換房間是肯定不可能了。

「好啊!」眾人點了點頭。有了陣法,他們至少能有一個安靜的修鍊環境。

戰亦寒拿出一枚陣旗交給周彥君,有了這枚陣旗他們可以隨時從陣法中出來,然後他抬手幫眾人布置了一個防禦陣,只要有人攻擊陣法,陣法就會自動反擊。 等到持有船票的修士都上了船,仙船緩緩的向著天空中飛去,很快就飛上了高空。

工作人員想到之前龔毅交代他做的事,向著地下艙走去。

在地下艙除了那些剛剛上船的修士,還有著幾名從其他界面來的修士,他們因為之前犯了船上的規矩,又沒有仙靈石賠償,所以就被扣在了船上打工,要等到他們還清罰款才能下船。

工作人員走到幾名正在往飛船里添加能源石的修士面前,「你們幾個停一下,我有話跟你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