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人,無需客氣!」

冷眉受寵若驚!

不過,心中卻更加對天闕,對眼前之人死心塌地了。

不得不說,鳳蘭夏央這招兒打了巴掌,給個甜棗吃,確實用的到位。

曲音流轉,酒水入喉,眾人吃的好不暢快。

這時,接近於三樓走廊盡頭的「塵」字廂房內,正酒過三巡。

「哈哈……雪姐,你是不知道,當年我有多勇猛,赤手空拳就能打死一頭斑斕大虎!」此時,蘇蘇已喝的有些神志不清,眼前出現了重影。

「雪姐信你! 爹地錯愛,萌寶貪歡 今日不說別的,喝!咱們先喝!」蕭雪打了個飽嗝,率先端起酒碗,一飲而盡。

「好!今兒我蘇蘇,捨命陪君子,不醉不歸!」她捧了酒碗,同樣的一干而盡。 「干!今日不醉不歸!」臨窗而坐的李愧,也端起了酒碗,加入了戰場。

房中正彈曲兒的伎倌兒,容顏姣好,他修長的手指在七根琴弦上,不停的來回穿梭著,很快,房內的氣氛便被他帶到了高潮。

一曲《醉紅塵》,似畫卷般緩緩鋪開,時而舒緩,時而緊湊。有春風微醺、少年人的浪漫不羈,也有醉卧溫柔鄉時的沉溺遣倦。

約摸半個時辰后,鳳蘭夏央姍姍來遲。

「咦?怎麼有兩個王爺?」蘇蘇暈暈乎乎的半卧在桌上,虛眯著眸子,晃了晃手中空空如也的酒壺。

「大雪子、蘇蘇、李愧,很抱歉了!」

她一面解釋著,一面給自己斟了三杯酒水:「方才有事,實在脫不開身,現在我自罰三杯!」話落,她端起了眼前的酒樽,挨個兒一一飲盡。

「嗯~這怎麼行!王爺沒看我們姐兒仨都是用碗……用碗的嗎!」蘇蘇手中捏了個空碗,搖搖晃晃的站將起來,步到了鳳蘭夏央的面前。

「王爺,用碗喝才夠勁!」蘇蘇將手中的酒碗重重一擱,接著又重開了一壇月下春,為她滿上。

見狀,鳳蘭夏央毫不做作。她爽朗一笑:「好!今日咱們四個不醉不歸!」她撩了衣裙,撐足了架勢,將面前擺著的酒碗端起,一飲而盡。

「好!王爺爽快!這姐妹兒,我蘇蘇交定了!」酒憨膽壯,蘇蘇的言辭與動作也比平日里放開了許多。

「蘇蘇,你幹什麼,還不快把手放下!」在場三人中唯一從始至終都保持清醒的李愧出了聲。

只見蘇蘇的手臂已攀上了鳳蘭夏央的脖頸,半個身子已掛在了她的身上。牛牛中文網www.nnzw.net

「無妨無妨!」鳳蘭夏央像沒事兒人般,抬袖擦了擦嘴角的酒漬,緊接著伸出了手臂,反搭了蘇蘇的肩頭。

「今兒個,我鳳蘭夏央也不矯情,自然是有什麼說什麼!若有做的不好之處,還請各位姐們兒多擔待!」幾碗酒水下肚,她的話也比平日里多了起來。

總裁的誘人交易 「王爺說笑了!都說是姐妹了,還擔什麼不擔待的……」蘇蘇打了個酒嗝兒,從鳳蘭夏央的脖頸處抬起頭來,像個慵懶的貓兒般,虛眯著眼帘。

然而,並沒有完……

「雪姐,你說呢?」她回過頭來望向此時正扶著額頭休憩,喝的有些不大清明的蕭雪問道。

「她可是我表妹,我不護著誰護著!」蕭雪晃了晃腦袋,接了話茬兒。

「別看我!咱們三個自然是一體的!」見蘇蘇的目光落及自個兒的身上,李愧忙擺了擺手。

「嘿嘿~」蘇蘇仰著頭,傻傻一樂。此時的她就像個樹袋熊一般,掛在了鳳蘭夏央的胸前。

她口齒不清,含糊的說著:「歡迎王爺……嗝~」她又打了個酒嗝兒:

「歡迎王爺,加入……蕭家三人幫!」她臉頰酡紅,一身酒氣,此時的思維也已混沌不堪。

「嗯?好香啊!」她拽了鳳蘭夏央的一縷青絲,在手中把玩著,突然,一股香味竄入她的鼻尖,令她著迷不已。

「蘇蘇,不可!」 在場的幾人具是一驚。

呼吸之間,只見那隻萬惡的手掌,已不滿足於現狀,更是得寸進尺的伸進了……

呃……

鳳蘭夏央胸前的衣襟里!

瞬間,她的臉色爆紅,似能滴出血來。

而席間的二人,也在看清了蘇蘇的動作后,具是一凜,酒也醒了大半。

她們見過耍流氓的,但沒見過這麼膽兒肥的。

直接上手伸人家衣裳里的,她們還真是生平第一次見啊……

而此時的蘇蘇毫無意識,全憑著本能在做事。

她肉嘟嘟的手掌,先是在鳳蘭夏央的的胸前輾轉了一番,接著似乎有所不滿?突然,她的雙手改變了路線,摸上了鳳蘭夏央的腰際。

「哈哈,找到了!」

忽而,她狂笑一聲,扯上了鳳蘭夏央垂落一側的腰間絲帶。

蕭雪二人見狀,忙上前拉了蘇蘇:「蘇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快放手!」

「香……香!」此刻,蘇蘇充耳不聞,一個勁兒的瞧著手中緊抓著不放的絲質腰帶。

這酒品簡直沒誰了!

二人扶額……

她們二人一個拉、一個掰,忙活了一陣子,好不容易將她的手指從鳳蘭夏央的腰帶上給一根根的掰開了,然而,這貨還不安分,直接扯上了人家的衣衫。

「哎,別……」

只聽「刺啦」一聲,鳳蘭夏央價值百金的華貴衣衫……

就這樣……

呃……整個前襟被扯了下來!酷愛電子書

「蘇蘇!」

她煩躁的撓了撓髮絲,神情吐露著委屈。接著,口中突然蹦出一句話來,令屋內的幾人,頗有些風中凌亂的味道:

「就算蘇蘇你想讓我從了你,也用不著這麼開放啊!你看你把我的衣衫都扯爛了,你可得對我負責……」

她這話說的頗有些受氣小郎君的即視感。

「嘔——」

就在這時,屋內又突生變故——

只聽「哇」的一聲,蘇蘇剛吃下去的酒水與飯菜,全都倒了出來……

至此,鳳蘭夏央這件剛穿上,還不到一天的新衣裳,宣告徹底報廢!

……

日落時分,天邊染上了醉人的紅霞。

而這時,遠在千里之外的山道上正飛馳著一匹棗紅色的駿馬。馬蹄所過之處,具是塵土飛揚。

而馬背之上,是一位身著官家統一服飾的女子。而此刻,她正一手緊握著韁繩,一手執著馬鞭,快速的抽打著身下的馬兒。

若是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她的臉上已布滿了汗水與疲憊。

突然,不遠處的山林之中,傳來一陣刺耳的哨聲。片刻之後,山林中的鳥雀,紛紛被驚的起飛。

「咻!」

耳畔一陣破風聲傳來,那馬背上的女子已被射了個透心涼……

約莫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從林子里走出一位渾身裹在黑袍子里的佝僂男子。

「你這又是何苦呢?我親愛的耶洵殿下!」黑袍男子搖了搖頭,嘆息一聲,緊接著拄了花拐,不急不徐的步到了,路邊躺展了的一人一馬的身旁。

他蹲下身,伸了一根手指,去探了探耶洵的鼻息。

原來影帝他也暗戀我 待他確認了此人已毫無氣息,才放了心。 「耶洵殿下!您一路走好……要怪就怪你不該生在這帝王之家……」男子瞧著眼前滿是風霜與羸弱的稚嫩身軀,突然心生憐憫。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接下來的動作。

只見他大手一揮,山道上躺著的一人一馬皆是震落山澗。

「這天……終是要變了……」

滾滾江河拍岸而去,頃刻間吞沒了掉下山澗的一人一馬。

黑袍男子站在崖邊,仰望著這潔凈澄澈的高闊蒼穹,心生感慨……

……

是夜,廊下都結了冰花,氣溫是一降再降。

這時,一名裹了灰皮大衣的女子,從後門悄悄入了賢安王府。

「宮主,屬下來遲,請您責罰!」跪在地上的灰衣女子,畢恭畢敬。

「起來吧!」

鳳蘭夏央披了件外袍,從榻前豎著的屏風後走出,在批閱文案的檀木書桌旁坐了下來。

她為自己續了一杯茶,端在了手中:「勾曳國內,眼下形勢如何了?」

她輕啜了一口茶水,提聲問道。

「回稟宮主,據勾曳國內紅樓探子來報,禮燁皇長君耶齊爾,於日前成功謀位,始號「元」!

登基大典於半月後,在天露台舉行。屬下估計,不出三日,勾曳國發出的帖子,將抵達上京。」

聞言,鳳蘭夏央陷入了沉默了。半晌,她屈了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

「加派人手,隨時注意勾曳朝廷的動向。 盛世嬌寵:不良王妃撩又甜 必要時,直接從紅樓本部調人過去。」

「是,屬下領命!」

「好了,你去吧。」鳳蘭夏央抬起手指在眉間搭了個涼棚,緊接著合了雙眼休憩。世紀小說網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這蒼古終究是要亂了啊……」

次日一早,京中各家有頭有臉的權貴,皆收到了從邊境傳來的勾曳易主的訊息。

這是他們萬萬都沒想到的……

「杜愛卿,你怎麼看?」

朝慶大殿之上,女帝手執燙金請帖,抬眸望向位於隊列之首的杜太師問道。

聞言,著一襲深紫色正一品朝服的杜笙,手中舉了玉牌,向前一步出了隊列。

「回秉陛下,臣認為,我朝此次理應派出使節,攜帶厚禮前往勾曳參加新帝的登基大典!」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

規矩的立於朝慶大殿之上的八成以上的朝臣皆附議了此項提議,而那僅剩的兩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嗯……」女帝沉吟一聲,思量了一番。

「左相,你來說說你的看法?」女帝見文官之首的左相,既不附議也沒有什麼表示,於是提了她的名字。

聞言,左相雲舒上前一步,道:「回陛下,老臣與杜太師的看法一致無二。」她略一思索解釋道:

「今天下三分,諸侯並列,實乃亂世之象。而勾曳則是這片大陸上,僅次于飛鳳的第四大國,況且,勾曳與我國均是臨著洛水而立,實屬鄰國。

雖然勾曳一直以來,對待三國的態度,均是保持中立,既不結盟也不挑事。

但我國眼下卻也不得不早做安排。

地理使然,若有朝一日,天下戰事一起,我國身處中心地帶,必首當其衝。 因此,老臣提議,不管將來如何,我國眼下必先與周圍的鄰國打好關係,才能隨時隨地,以不變應萬變。」

「雲愛卿言之有理!」女帝露了笑容,毫不吝惜的加以讚賞:

「那孤就依兩位愛卿所言!即日起便派出使臣前往勾曳,恭賀新帝登基!」

「陛下英明!」

眾臣附議。

……

「陛下,臣有話要說!」這時,方才一言未發的右相木雲,突然出了聲。

「愛卿,請講!」女帝擺了擺手,示意她說下去。

聞言,木雲朝著大殿之上,端坐在鳳椅上的女帝拱了拱手,道:

「陛下,臣認為,此次我朝不應只單單重視這出使勾曳之事,而更應該好好斟酌,加以重視的是那出使勾曳的使臣人選。

誠如左相所言,今天下局勢,卻實不容樂觀,雖大體呈現太平之象,但也不得不承認位處大陸之南的各諸侯小國之間卻是常有吞併戰事發生。

並且,西部瓊燕之國,一直以來都是狼子野心,對我中原地區更是虎視眈眈。

雖有一條浩浩驪江將之隔絕天外,但我國卻也不得不早做預妨。

所以,拉攏勾曳、乃至飛鳳便是我國眼下必然要做得事。

因此,臣認為,此次出使勾曳的使臣人選,我朝必當加以重視。」

女帝目光深邃,猶如黑潭,她的手掌下意識的摩擦著身下的扶手,儼然是將右相木雲的話聽了進去:

「那愛卿心中可有人選?」

木雲俯身略一思索,舉了玉牌,道:

「臣認為,此次出使勾曳的使臣,由我朝身份尊貴且具有皇室血統的成員來擔任,最合適不過。

一來可以著重體現出我國對勾曳的看重,二來還可以趁此機會,向周圍小國傳遞出我國的強大與友善。」

總裁的致命吸引 「好,愛卿所言極是!」女帝聞言,略一思索,便贊同了她的提議。美妙小說網www.meimi.cc

「賢安親王鳳蘭夏央上前聽封!」

女帝正紅色的描金鳳擺,在玉石造就的光滑地面上,勾勒出了一道艷紅。正如她這眼下宣旨時的霸氣無邊。

「臣,鳳蘭夏央接旨!」

「今順應天時,北有勾曳新王登基,為表我朝敬意,孤特封賢安親王為一品節渡使,於三日後正式出使勾曳。」

「臣鳳蘭夏央叩謝鳳恩!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好了,賢親王平身吧!」

「諾!」鳳蘭夏央應了聲,撩了袍子,邁著碎步,躬身退回了隊列。

……

……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當女宦尖細的嗓音再次響起,便預示著今日的例行早朝也快要結束了。

「臣等無事。」眾臣齊聲道。

立於玉階之上的殿前女宦甩了甩手中的拂塵,道:

「退朝~」

「臣等恭送陛下!」眾臣俯身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