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捨得出來了啊。」

小智似笑非笑地看著乘龍,這副表情看得柳伯格外不安,一股不妙的感覺湧上這位老人的心頭。

「噴火龍,用火之牙來招呼它。」

同其訓練家一樣,噴火龍也是毫無手下留情之意,尖銳的牙齒上閃爍著一絲絲紅光,狠狠地咬住了乘龍那細長的脖子。

「嗚!」

乘龍當即發出一聲凄慘的嚎叫聲,它的身子在水池中拚命扭動著,帶起大量的水花淋在噴火龍的身上。

平時極度討厭水的噴火龍,此時卻是完全無視了這些,只是一心一意地對付著眼前的獵物,就算死都不肯鬆口。

「乘龍,忍耐住!」柳伯也是有些急了,「快點使出奇異光線!」

聞聽此言,小智立刻喊道:「噴火龍!用手抓住它的腦袋!別讓它的眼睛照到你!」

噴火龍立刻照做,兩隻爪子往上一抓,死死地頂住乘龍的下巴,不讓它往下看。

此時,雙方進行的已經是純粹的肉搏,而既有尖齒又有利爪的噴火龍自然是佔據了很大上風,乘龍完全是在被動挨打。

「幹得好!就這樣把它從水裡拖出來!」似乎是被這原始的暴力所感染,小智也是漸漸變得激動起來。

「吼!」

噴火龍的翅膀快速扇動起來,接著全身的肌肉猛然發力,一下子將乘龍帶離水面,朝空中飛去。

不過,此時噴火龍的體力已然不足,沒法再做到之前解決白海獅時的地步,只能將乘龍帶出水池后,便趕忙往旁邊一扔。

「咚!」

乘龍那沉重的身軀重重地摔在冰面上,爆發出一陣悶響,而它也是被摔得七葷八素,趴在冰面上一時間根本就直不起身子。

柳伯的眼中閃過一抹焦急,但很快就掩蓋了下去,他神情冰冷地道:「乘龍,站起來!忘了平時的訓練了嗎!給我堅持下去!比賽還沒有結束!」

聞言,場外觀戰的幾人齊齊一驚,別說是西瑪和莉拉,就連瑟蕾娜也看出來這場戰鬥已經沒法再打了。

「這也太亂來了吧!柳伯先生!請你棄權吧!」瑟蕾娜朝著場內大聲喊道。

「乘龍!給我站起來!」可柳伯的語氣卻是沒有絲毫鬆動,只是反覆要求乘龍堅持下去。

「結束吧。」

望著已是強弩之未的乘龍,小智不想再多浪費時間,淡淡地道:「噴火龍,最後一擊,噴射火焰。」

「吼!」

噴火龍仰天怒吼,尾部那原本稍微暗淡下去的火焰再次熊熊燃燒起來,一團烈焰在其口中形成,隨即噴射而出。

「……」

眼見此景,柳伯那原本銳利的眼神卻是漸漸獃滯了起來,他彷彿回到了幾十年前,他和夏伯交手的那一天。

長毛豬和乘龍,鴨嘴火龍和噴火龍,雙方的身影反覆交疊在了一起……

「不要傷害它!」

柳伯猛然發出一聲暴喝,雙丨腿不受控制,瘋狂地衝到場地上,張開手臂義無反顧地擋在乘龍身前。

「阿柳!」

西瑪大驚失色,以她的身手本可以及時衝上去救人,可她卻是被柳伯這突然的舉動搞得大腦一片空白,只是獃獃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旁邊的瑟蕾娜和莉拉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誰能想到這冷酷的老頭居然會捨身去救自己的小精靈。

噴火龍見狀連忙收招,可已經噴出去的火焰是怎麼也收不回來了,急得它只能幹瞪眼。

「切,麻煩的老頭。」

在場的眾人中還是小智反應最快,他輕聲啐了一口,接著雙眼猛然爆發出一陣刺眼的藍光,釋放出海之王的力量。

「咚!」

眼看著火柱就要轟到柳伯的身上,卻只聽一聲悶響,他腳底下的冰面猛地震動了一下,綻開數條裂縫,隨即冰冷的水流從縫隙中冒出,形成了一個水之防護罩。.. 千鈞一髮之際,小智用海之王的力量救下了柳伯,這也使得眾人總算鬆了一口氣。

「阿柳!你這死老頭子也太亂來了!」西瑪雙手叉腰,毫不客氣地斥責道,「嘴上說的好聽,訓練家要與小精靈保持一定距離,可你看自己現在又幹了些什麼!」

柳伯老臉一紅,惱羞成怒地沖著西瑪吼道:「你少啰嗦!別忘了你是裁判!還不快點宣布結果!」

訓練家都衝到場上去了,這結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大概是難得見到柳伯露出這種表情,西瑪頓時哈哈大笑,甚至還樂到在台上直打滾。

這一幕看得瑟蕾娜和莉拉苦笑不止,這位大媽還真是個活寶啊,和冷冰冰的柳伯簡直是絕配。

眼見著柳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西瑪這才止住笑聲,她輕咳一聲,大聲宣佈道:「由於道館訓練家柳伯放棄比賽,因此最後的勝利者是小智選手!」

「小子,剛剛是你救了我吧,看來你不是個普通人呢。」即使在那樣緊急的情況下,敏銳的柳伯依然注意到了小智的異樣。

不過他活到這麼大的歲數,自然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因此沒有多問,而西瑪也是同樣如此。

正當小智剛想回一句「不客氣」時,誰料這老頭竟是說道:「你這小子還真是喜歡多管閑事,我用得著你救嗎。」

「……」

小智的臉頓時僵住了,不過他很快就恢復過來,皮笑肉不笑地回敬道:「我只是怕你這老不死的要是出了什麼意外,還得連累我去警察局錄口供,那多麻煩啊。」

聞言,眾人皆是無奈地搖了搖頭,這一老一小都是外冷內熱、口不對心的類型,說句實話難道會死啊。

「拿去,這場比賽是你贏了。」

柳伯從口袋中摸出一枚徽章扔給了小智,這正是卡吉道館的冰之徽章,樣式是六邊形,上面有著雪花圖案。

小智隨手接過後,便招呼著瑟蕾娜和莉拉準備離開,可他剛剛轉身,卻聽到身後的柳伯輕聲說道:「小子,謝了。」

聞言,小智腳下一頓,但卻是沒有回頭,只是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這兒附近的懸崖底下,有一個冰窟,有空的話去那兒看看吧。」

「啊?這是為什麼?」西瑪不解地問道。

「總之相信我。」小智不願明說,「去了的話,尤其是老頭子,你不會後悔的。」

說完這一句,小智再次邁開腳步,帶頭離開了卡吉道館,而柳伯和西瑪面面相覷,始終搞不懂這話的含義。

柳伯將這番話暗暗記在了心底,他有一種感覺,這個少年不會無緣無故地這樣說,肯定是有什麼原因在裡面。

後來,「嚴冬的柳伯」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親切的老者,卡吉道館逐漸有人慕名前來拜師,連帶著卡吉鎮也興旺起來。

不過這一切都是后話了。

……

在卡吉鎮休息了一晚后,小智三人再次踏上旅程,此時他已經獲得七枚徽章,只剩最後一枚了。

而他把目標放在了煙墨道館,那兒是御龍渡的老家,主持道館的是御龍渡的表妹小椿。

不過,和她的表哥比起來,小椿差的可不止一點半點,甚至連那個御龍燦都比不上。

三人走在一片山谷中,小智神情有些凝重地打量著四周的環境,他總覺得這裡似乎越來越熱。

「這裡好熱啊。」瑟蕾娜同樣感覺到不對勁,不停地用手絹擦著額頭上的汗。

「這兒是火山地帶,溫度升高也屬正常,忍一忍就過去了。」莉拉笑著安慰道。

不過走著走著,他們就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因為這溫度已經熱到離譜,甚至就連空氣都被這熱浪搞到扭曲了。

幸虧他們身上帶著的水源充足,外加上有小智這位大海的王者在,倒是不用擔心脫水的問題。

「曼茲~」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鳴叫從眾人前方響起,小智抬頭一看,只見一隻火紅色的蝸牛狀小精靈慢吞吞地爬過,身上背著的巨大硬殼上有一個小洞,不時從中噴出一絲火焰來。

「這是?」

瑟蕾娜連忙拿出圖鑑對準它,幾秒鐘過後圖鑑開始進行解說:「嗶!熔岩蝸牛,熔岩小精靈,身體總是在不斷起伏著,像熔岩般灼熱。有的時候會從殼中漏出火星。」

「我說瑟蕾娜。」小智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奈,「現在可不是讓你學習的時候,你還是先看看周圍吧。」

「啊?」

聞言,瑟蕾娜愣了一下,隨即左右轉頭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山谷的斷層上,底下的洞穴里,一隻又一隻的熔岩蝸牛正瞪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他們。

「呃?我們這是被包圍了?」瑟蕾娜遲疑著問道。

「別擔心,這些熔岩蝸牛看上去不像很有攻擊性的樣子,我來試著和它們交流一下。」

莉拉這話倒是謙虛了,連大針蜂、暴鯉龍這種兇惡的小精靈她都能對話自如,更別提這些看起來就傻乎乎的蝸牛了。

「等一下,不準搶我的獵物!」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山谷上方傳來,眾人抬頭一看,卻原來是一名少年,看樣子應該也是一名訓練家。

這名少年訓練家所穿的服裝是很常見的短袖配短褲,正適合在這種炎熱的地方行動,染成深紅色的頭髮可能是為了配合他喜歡火系小精靈的特性,只是這髮型稍稍有點詭異。

怎麼說呢……就像一個雞窩頭?.. 先不提那奇葩的髮型,小智瞄了一眼那名年輕訓練家,問道:「你說的獵物是這些熔岩蝸牛?放心,沒人和你搶。」

「我要的熔岩蝸牛才不是這種雜兵!」這少年一臉不屑地雙手抱胸,說出了一番很沒禮貌的話。

然而,熔岩蝸牛真的是脾氣很好的小精靈,即使被他這樣說也沒什麼反應,看夠熱鬧后就三三兩兩地鑽回洞里去了。

不是吧,這些蝸牛未免也太沒種了。

小智本來還以為熔岩蝸牛們會和這小子來一場大戰,可誰知居然就這麼回去了,還真是名副其實的雜兵。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在這片火山區域,除了熔岩蝸牛和熔岩蟲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小精靈。

既然生存沒有壓力,又怎麼會有鬥爭心?

不過無論如何,小智是絕對不會考慮這種性格的小精靈,就算是他隊伍中最溫和的乘龍,被惹急了還會咬人呢。

就在三人打算繼續前進的時候,那名來歷不明的少年突然從山谷上方高高躍了下來。

「砰!」

只可惜他裝逼不太成功,居然是臉著地的,光看著就感覺好疼,更別提當事人了。

「……你沒事吧?」小智彎下腰看了看他。

「完、完全沒問題!」紅髮少年忍著痛重新爬起來,嘴硬道,「這只是為了讓對手麻痹大意的戰術而已,你們可別把我當成傻瓜!」

可惜,小智非常不給面子,一下子就揭穿了他:「胡說什麼呢,這兒哪有你的對手。」

「當然有啦!」

紅髮少年立刻變得氣急敗壞,右手指向道路的前方,大聲喊道:「你看不到的嗎!那個就是了!」

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眾人原來那兒有一隻熔岩蝸牛橫卧在那兒,正旁若無人地呼呼大睡著。

「什麼啊。」小智頓時大失所望,「這不還是熔岩蝸牛么?你所謂的對手就是那個?」

感受到小智語氣中的鄙視之意,紅髮少年簡直快抓狂了:「你是眼睛有問題嗎!那是熔岩蝸牛的體型可要比普通的大上五倍!是熔岩蝸牛之王!」

對於他的話,小智是嗤之以鼻:「體型大又怎麼了?像這種小精靈,體型越大越不好,對方隨便來一招水槍或者挖地洞,它根本連躲都躲不掉。」

熔岩蝸牛是火系加岩石系的小精靈,水系和地面系絕招對它皆是四倍傷害,很容易就能秒掉。

「啊啊啊!你這傢伙!真是太可惡了!」

諸天大造化 紅髮少年被氣得抱頭大叫,他被小智說得啞口無言,完全找不到話來反駁,都快要鬱悶到瘋掉了。

「那個,說了半天,你到底是誰啊?」莉拉有些看不下去,好心地幫他找了個台階下。

「哼哼,那你們可得聽好了啊,我的名字是亞克西,目標是火系小精靈大師!人稱火焰之王!」

亞克西明顯是個容易得瑟的小鬼,居然大言不慚地自稱什麼火焰之王,不過小智沒理他便是了。

此時的小智,把注意力放在了那隻巨大熔岩蝸牛,當然,並不是說他想收服,而是他突然想到一件事。

這麼大的一隻熔岩蝸牛,究竟是吃什麼長大的?

要知道,尋常小精靈的體型若是比普通的大上一兩倍就很了不得了,這隻熔岩蝸牛顯然大得異常。

這可不是光靠吃得多就行,而且年紀看上去也不是很老邁,能成長這樣,肯定是有什麼奇遇。

念及至此,小智調出系統查看資料,這一看頓時讓他大吃一驚。

這隻熔岩蝸牛居然是吃火焰寶石長大的。

所謂火焰寶石,是一種特殊的礦物,能提升火系小精靈的火焰威力,市面上賣的那些頂級火系能量方塊都夾雜有這種寶石的粉末。

可目前為止,只有伊修地區發現了此類礦物,因此這玩意可謂是價值連城。

「你怎麼了?」瑟蕾娜注意到他的異樣,「你怎麼看起來……好像有點不開心啊?」

聞言,小智指著自己的臉,非常認真地糾正道:「這不叫不開心,這叫糾結。」

他當然要糾結,雖說這一發現就相當於找到一座金礦,可找到了又能怎麼樣呢?他根本就沒那個能力去開發。

一旦消息泄露出去,那聯盟必定會過來接手,到時候別說是吃肉了,恐怕連吃剩的骨頭都輪不到他。

算了,先不管那麼多。

小智決定暫且把這個發現爛在肚子里,反正這裡這麼偏僻,平時根本就沒人會來,只要他不說,根本不可能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唯一麻煩的是那隻巨大熔岩蝸牛,或許對它來說,火焰寶石只不過是普通的食物,可在小智看來,那都是錢啊!

而且還是他的錢!

「小鬼。」小智看向亞克西,「你不是要收服那隻熔岩蝸牛么,快點去啊。」

「你們不會和我搶吧?」亞克西一臉懷疑的樣子。

「少自作多情,沒人和你搶!」小智不耐煩地催促道。

這下,亞克西才猶豫著走上前去,只是還不時回頭看一眼,見這三人真的沒有動作,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小智他們差點被這貨給氣笑了,真要想搶的話,哪還有閑工夫會說那麼多,早就掏出精靈球衝上去了。

「來吧!熔岩蝸牛!今天我一定要收服你!」

聽亞克西的話,看來他已經嘗試過不止一次,但皆是以失敗告終,小智真有些擔心他到底能不能成功。

要是再不成功,那就只有小智親自出馬了,這傢伙已經把那些火焰寶石當成自己的東西了。

「昂!」

亞克西的嗓門很大,這頭巨大的熔岩蝸牛立刻就被吵醒了,它睜開眼睛,一臉不爽地瞪著眼前的人類。

怎麼又是這個傢伙!

「出來吧,火精靈!」

見熔岩蝸牛蘇醒,亞克西也不敢大意,連忙將自己的小精靈放出來,是一隻渾身赤紅色的火精靈。

「是火精靈啊,看來他這次成功的概率很大。」莉拉分析道。

可小智卻是不同意:「不一定,真要能夠成功,他早就成功了。」

一般來說,火精靈的特性是引火,能吸收火系絕招的攻擊,而野生小精靈不像人類,打架一般不會動腦子,只憑本能行事。

可眼下的問題是,亞克西的火精靈擁有的是超稀有的特性——毅力,這樣一來,在面對熔岩蝸牛的戰鬥,反而沒有了優勢。.. 事實證明,小智的擔心並不是多餘的,亞克西這傢伙雖然自稱火之王,但充其量也就是個火之雜兵。

明明對手是抗火性極強的熔岩蝸牛,可亞克西偏偏就只讓火精靈使出噴射火焰進行攻擊。

難道它不會挖地洞的嗎!

接下來的發展毫無意外,火精靈被熔岩蝸牛的岩崩砸的頭暈眼花,最後更是被一發噴射火焰直接干翻。

「厲害厲害,火精靈居然被噴射火焰幹掉,這次倒是長見識了。」小智開始說起風涼話,絲毫沒有給人留面子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