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的來說就是我有什麼技術了可以無償提供給你們,你們有什麼的明了也要無償提供給我,大家一起研究展,就這麼簡單……咳咳咳……咳咳」

「這……,抱歉,這太忽然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您了,讓我想一想」

「請便」

李潔繼續看著白雲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金克這才猶猶豫豫的說著:「這個問題似乎不是我可以單獨決定的,我必須請示我的上級,甚至是金幣先生,可能需要些時間,不過我還是先問您一個問題,您不是代表黑暗王國,只是您個人勢力的技術和整個地精族的技術進行無償的交換,似乎是不對等的」

「我對魔法力量一竅不通,但對於一些自然現象的道理和一些資源如何應用方面還是有些心得的,也有很多你不能想象的到的創意,這些東西都在這些紙上了,包括火藥的配方和火炮的一些設想,我想這些東西配合你們地精族的科技和研究設施及工程人員,一定可以讓地精族的科技展走在所有種族的最前面,簽署一張協議你就可以拿走這些紙張了」

李潔說著從包里緩慢的、有些艱難的拿出一疊厚厚的紙張來,放在了自己的枕邊,自己拿出炸彈使用時,李潔就預見到了這一天,因此做了些準備,地精族是最具創性的種族,勇於嘗試一切想法和可能,這個世界的科技說白了就是和魔法力量和科學的結合體,自己又對魔法的力量一無所知,所以和地精族簽署一張技術交流協議也是李潔早就想好了的,這比得到一些金幣可是強的多了,好處在以後可能會出自己的想象

「這……」金克不用看李潔就知道他的眼中全是掙扎和看著那堆紙張的貪婪目光,為了表示誠意,李潔略略看了下翻找了下后抽出了三張遞給了金克,金克立刻雙手很是驚喜和恭敬的接了過來

李潔輕聲說:「你雖然字都不認識,但應該能看的懂圖形,其中一張是蒸汽機的圖紙,那是一種動力裝置,可以應用到無數領域,這一張很有可能實現,另一張是燃油機的圖紙,它比蒸汽機高級也有效率,不過並不見得就能實現,第三張是坦克的圖紙,如果動力能夠實現,那麼坦克就能實現,試想把火炮裝進一個鐵質或者其他什麼質地的匣子里,除了可以在野戰中撞擊敵軍外和開炮射擊敵軍外,坦克本身還不怕羽箭落石甚至是魔法的攻擊,那豈不是很完美的武器了,你看到的是三樣東西的預覽圖和大概的結構功能圖紙,詳細的製作和燃料的提煉工藝還都在這堆紙張里,不知道你是否能明白這些東西的含義,你回去和戴克城主甚至是金幣先生商量時可以找你們的地精工程師看看」

金克的語氣都激動和略微顫抖了起來:「真沒想到,大領主大人居然對科技也有著如此高的興趣和成就,既然大領主大人都表示出了誠意了,那我也稍微違背下戴克城主原先的意思,給您送上一份禮物」

金克說完就掏出了一根金屬管子和一些零件,幾下就組裝出了一門完整的矮人迫擊炮,順帶的還有幾炮彈和幾張圖紙,李潔沒看矮人迫擊炮,微微艱難的抬起了些頭掃了幾眼圖紙就看清楚了那是矮人迫擊炮和炮彈的所有材料構成和製作圖紙

李潔對金克拿出的這些東西一點都不驚訝,光明教會的洛塞斯樞機大主教正在和地精族們做著生意,矮人迫擊炮以前都被聯盟聯軍藏著掖著,光明教會不知道也不清楚這些東西的威力也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地精族還想要,於是幾袋寶石,成堆的金幣砸過去,以光明教會在聯盟聯軍中高人一等的地位,這些東西十分完整的連樣品帶圖紙都到了地精族的手中沒任何可以讓人感到驚奇的地方

至於金克為什麼這麼豪爽的拿了出來,李潔微微一想也就明白了,不過原因倒是不用解釋了,金克自己就不好意思的說了出來

「這些垃圾東西自然是不能和您給我的三張圖紙比的,您的炸彈比矮人們的威力大的多了,您自然不稀罕的,炮管的材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沒什麼技術含量,青銅配了些精鐵和秘銀罷了,並且我們的工程師實驗了,這種炮管不能做大,否則很容易炸裂甚至炸死炮手,矮人們射的炮彈做大了以後威力還是不行,反而安全性大減成了雞肋,有了這些實驗數據,矮人迫擊炮就什麼都不是了,除非這種小炮管配上您的炸彈縮小版似乎才有點看頭,本來這些東西是要作為交換您**配方的添頭的,不過戴克城主也交代了,要是您執意不同意交換,那麼這些東西也可以單獨出售給您,畢竟對您多少還是有些幫助的,而您能守住火山城也符合我們的利益,但現在那個技術交流協議暫且不說,就憑您的這三個想法,交換這些東西就綽綽有餘了,您交給我的圖紙即使是我這樣不懂科技的地精,也是有了眼前忽然有了一片天地的感覺,相信戴克城主看了后也會滿意並且不會責怪我的,我們地精族雖然在乎利益,但同樣的我們也在乎信義,您表現出了您的誠意,那麼我們就會回報您,相信在您的誠意下,您說的技術交流協議還是有機會簽署的,當然,身為您的朋友,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幫助您最終與我們地精族達成這項協議的」

李潔也努力微笑了一下對金克表示了感謝,並答應支付一筆金幣作為金克的活動經費,這筆金幣還是不能省的,儘管金克推辭了幾次,但還是最終收了下來,拖人家辦事,總不能還讓金克自己花錢跑關係

【無彈窗.】李潔豈能不知道這明擺著的道理?可是除了在兩封信件中看出來了現在牡丹和九天雄鷹怕是已經有了一腿外,李潔卻想不出來該怎麼幫助九天雄鷹

島國大和公會聯盟一直都在向望山城堡附近調兵,至今彙集的士兵大概有多少不知道,但人數肯定遠遠的出了在半山城和望山城堡目前本方彙集的士兵數目,為此會內會員們第一次面臨大戰之下都有些心裡沒底,嘴巴里吆喝著島國人要是來了一定把他們打的屁滾尿流的,私底下卻紛紛要求李潔想得到支援,李潔沒辦法,一點都沒有,只能是把後方谷地的會員往望山城堡和半山城調集,李潔很清楚的知道,大和公會是在等西部牛仔公會幹掉了九天雄鷹后從北面突進自己的領地后他們再動手,火山城自己和聯盟聯軍的戰鬥還遠未結束,自己鐵定抽不出手來,他們還有時間,等金毛來了南北夾擊自己加的穩妥和安全,洞悉了對手的意圖,李潔曾要求會員率軍出望山城堡和半山城與大和公會聯盟率先決戰,力求先解決一邊的問題,為此李潔下撥了大批的弩車和投石機,幾乎把自己的戰備存貨除了應對火山城的戰事外剩下的全下撥了下去,李潔不知道會員們是否能打的過大和公會聯盟,但在大批物資的支持下,和大和公會聯盟拼個兩敗俱傷還是有把握的,這樣一來大和工會聯盟最起碼失去了進攻的能力,在金毛的西部牛仔公會殺過來時大和公會聯盟就無力配合他們給自己添亂了,自己也有了些迴旋的餘地,可是這個目前唯一能想出來的辦法儘管小小兔、風中飄絮、空谷幽蘭和東北老大哥都支持,不過其他人全部反對,認為在敵人優勢兵力之下出城野戰不是什麼好辦法,不如守住望山城堡和半山城坐等敵人來進攻,對此李潔有些無言,這等於是把主動權都送到了敵人的手中,大和工會要是一直不打呢,拖到金毛到了怎麼辦?兵力全調集到瞭望山城堡和半山城,就剩下苜蓿花城堡還有一萬多守軍,等金毛拿下了苜蓿花城堡,在南下時所有的領地谷地幾乎沒有任何的抵抗力量,到時候老窩被抄,你們還能在望山城堡和半山城安坐?

李潔拖著日益沉重的病體和會員們開了數次會議,自己的想法和計劃以及局勢都闡述分析了數次,與其坐等敵人越來越多,不如現在就冒險拼一下,失敗了也不是就沒防守的力量了,勝利了什麼都好說,兩敗俱傷了也能多些迴旋的餘地,解釋的很清楚了,可是會員們依舊不同意出城決戰,李潔不由有些心灰意懶,加上對未來遊戲道路的迷茫,對黑暗王國出路的困惑,李潔於是不在說什麼了,相守就守著,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

李潔如此的消極不是沒原因的,因為火山城鐵定守不住了一戰就沒了近八萬士兵,如果不是有洛蘭騎士和炸彈的幫忙,當天火山城就要失守聯盟聯軍就算李潔一向很重視敵人也沒想到他們居然如此的強悍,下次攻城時想來他們已經吸取了教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自己算上第十三軍團和再次徵召的兵,兵力已經不足七萬了,除了第十三軍團作為預備隊外,剩下的六萬多士兵防守龐大的火山城已經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了,炸彈就算又從小玉那裡高價收來了一些硫磺礦全做出來也不到萬枚了,這樣的力量是否能守住下一次聯盟聯軍的進攻李潔很不確定,並且雖然聯盟聯軍幾天來沒有大的動作,但消耗還是一直在持續,交戰的地點位於火羽山半山腰的兩條小道上,聯盟聯軍派出還能參戰的一千多獅鷲騎士輕而易舉的就打下來了並摧毀了兩條小道上李潔布下的營寨,配合衝上來的士兵試圖在火羽山半山腰站住腳跟,匯聚起足夠的士兵后在往山下沖,李潔自然決不允許聯盟聯軍達成他們的目的,為此預備隊第十三軍團被調了上去,在兩條小道和火羽山半山腰和聯盟聯軍激戰,為了對付獅鷲騎士,大領主衛隊士兵都調集出去了一些配合阿納森作戰,到目前為止打了快兩天,戰果是打掉了一百多名獅鷲騎士和殺死了大約近千聯盟聯軍士兵,損失了卻差不多有近三千的士兵,其中包括數百名大領主衛隊衛兵

對此李潔是無奈,失去了幾乎所有的飛行部隊后,聯盟聯軍的獅鷲騎士幾乎沒了約束,如果不是精銳的大領主衛隊衛兵拚死抵抗,第十三軍團這個建立的軍團就可以宣布已經徹底的完蛋了現在還能支持一段時間但頂不住聯盟聯軍士兵的進攻那只是時間問題,到時候怎麼辦?從城牆抽調軍隊過去?城牆還要不要了?並且火羽山上的戰鬥地形也不利於大軍展開,只能是小規模的消耗戰,但就這時間長了都能要了李潔的小命因為聯盟聯軍耗的起,李潔卻是說什麼都耗不起的

另外有一點李潔想起來也有些絕望,戰前他還對地精族關於聯盟聯軍軍糧釜底抽薪的計劃抱有很大的希望,可是現在,這一點也沒指望了,誰都沒想到戰事竟然如此的激烈,聯盟聯軍也是傷亡無數,不過這樣一來,聯盟聯軍的軍糧卻也變相的可以支持久的時間由此,火山城李潔也失去了守下去的任何希望了

局面糟糕到了敗壞的地步,現在,李潔手裡拿著九天雄鷹和牡丹的求救信,剩下的只有沉默了

午後,環形山艷陽高照,無風,在徵得李潔的同意后,安娜貝爾指揮著大領主衛隊士兵把李潔抬到了大城樓一側的城牆上,安娜貝爾相信,讓李潔多晒晒陽光對他的病情有好處,李潔被抬走時手中滑落的信件也被安娜貝爾收拾了起來

李潔被抬到陽光下后眼睛被刺的眯了好一會才適應陽光,和防守此段城牆的第八軍團軍團長阿德拉聊了會後,第十三軍團軍團長阿納森的求援信就送抵在了李潔的手中,李潔看了下沉默了好久,命令第十二軍團的殘軍和墨菲斯一起去支援阿納森后就躺在小床上看著天上緩緩飄動的白雲呆,直到艾麗來通報,加基森城的金克主管求見李潔這才回過神來叫進

金克不用開口李潔就知道他來幹什麼的,聯盟聯軍的矮人迫擊炮和自己的大威力炸彈都讓地精們感到了羞恥感和危機感一向自喻為科技最高的種族猛然間現自己其實是落後的,地精族們怎麼可能不著急,現在才來那肯定是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一定要從自己的手中拿走火藥的配方,炸彈怎麼製作的倒是難不住地精們,只要見過了他們就能做出來一模一樣的

金克走來時李潔聽到腳步聲就虛弱的先開了口:「抱歉,金克,只能是躺著見你了」

「沒事,都知道大領主身體不好,這是應該的,也沒什麼,倒是大領主病著還願意見我,我感到很榮幸,同時也對您守住了城市表示祝賀,聯盟聯軍果然都是紙老虎」

很難得,金克刻意壓低了自己那破鑼般的嗓音,李潔注意到這一點,扭頭看著金克強笑了下,至於金克說的聯盟聯軍都是紙老虎,李潔不想對此評論爭執什麼,金克本就不是軍事將領,當時也不在戰場,他自然不清楚自己守住城市是怎麼守住的和付出了什麼代價金克只是看結果李潔扭頭的動作很緩慢,不過就這個輕微的動作就讓李潔一陣頭暈目眩的

金克依然帶了一大包的藥劑什麼的當禮物,藥物包遞給了一邊的艾麗后,艾麗接了包裹就退開了,衛兵們也刻意離李潔遠了一些,不打擾他們之間的談話

李潔身體很不舒服,甚至說話都費勁,於是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金克:「金克,你是我的朋友,你來看望我我很高興,沒什麼見或者不見的問題存在,你次來是為了炸彈的事情?」

「也不全是,當然,炸彈的事情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不知道大領主大人想以什麼價格出售火藥配方?」

「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賣的?」

「世間所有的東西都有一個價格,包括人,等號的對面就是或多或少的金幣,是否能夠交易成功只看等號後面金幣的數目或者其他什麼等值的東西是否合適,是否能讓您滿意,就這麼簡單」

「……這次你或許錯了,金克,火藥配方可以讓你帶走,但是我需要的不是金幣,儘管我的金幣沒多少了」

「那是什麼?」金克略微有些驚奇,在他看來,世界上沒有比金幣可愛的東西了

「我要的是技術交流的一紙協議」

「技術交流?」金克對這個名詞有些陌生

「簡單的來說就是我有什麼技術了可以無償提供給你們,你們有什麼的明了也要無償提供給我,大家一起研究展,就這麼簡單……咳咳咳……咳咳」

「這……,抱歉,這太忽然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您了,讓我想一想」

「請便」

李潔繼續看著白雲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金克這才猶猶豫豫的說著:「這個問題似乎不是我可以單獨決定的,我必須請示我的上級,甚至是金幣先生,可能需要些時間,不過我還是先問您一個問題,您不是代表黑暗王國,只是您個人勢力的技術和整個地精族的技術進行無償的交換,似乎是不對等的」

「我對魔法力量一竅不通,但對於一些自然現象的道理和一些資源如何應用方面還是有些心得的,也有很多你不能想象的到的創意,這些東西都在這些紙上了,包括火藥的配方和火炮的一些設想,我想這些東西配合你們地精族的科技和研究設施及工程人員,一定可以讓地精族的科技展走在所有種族的最前面,簽署一張協議你就可以拿走這些紙張了」

李潔說著從包里緩慢的、有些艱難的拿出一疊厚厚的紙張來,放在了自己的枕邊,自己拿出炸彈使用時,李潔就預見到了這一天,因此做了些準備,地精族是最具創性的種族,勇於嘗試一切想法和可能,這個世界的科技說白了就是和魔法力量和科學的結合體,自己又對魔法的力量一無所知,所以和地精族簽署一張技術交流協議也是李潔早就想好了的,這比得到一些金幣可是強的多了,好處在以後可能會出自己的想象

「這……」金克不用看李潔就知道他的眼中全是掙扎和看著那堆紙張的貪婪目光,為了表示誠意,李潔略略看了下翻找了下后抽出了三張遞給了金克,金克立刻雙手很是驚喜和恭敬的接了過來

李潔輕聲說:「你雖然字都不認識,但應該能看的懂圖形,其中一張是蒸汽機的圖紙,那是一種動力裝置,可以應用到無數領域,這一張很有可能實現,另一張是燃油機的圖紙,它比蒸汽機高級也有效率,不過並不見得就能實現,第三張是坦克的圖紙,如果動力能夠實現,那麼坦克就能實現,試想把火炮裝進一個鐵質或者其他什麼質地的匣子里,除了可以在野戰中撞擊敵軍外和開炮射擊敵軍外,坦克本身還不怕羽箭落石甚至是魔法的攻擊,那豈不是很完美的武器了,你看到的是三樣東西的預覽圖和大概的結構功能圖紙,詳細的製作和燃料的提煉工藝還都在這堆紙張里,不知道你是否能明白這些東西的含義,你回去和戴克城主甚至是金幣先生商量時可以找你們的地精工程師看看」

金克的語氣都激動和略微顫抖了起來:「真沒想到,大領主大人居然對科技也有著如此高的興趣和成就,既然大領主大人都表示出了誠意了,那我也稍微違背下戴克城主原先的意思,給您送上一份禮物」

金克說完就掏出了一根金屬管子和一些零件,幾下就組裝出了一門完整的矮人迫擊炮,順帶的還有幾炮彈和幾張圖紙,李潔沒看矮人迫擊炮,微微艱難的抬起了些頭掃了幾眼圖紙就看清楚了那是矮人迫擊炮和炮彈的所有材料構成和製作圖紙

李潔對金克拿出的這些東西一點都不驚訝,光明教會的洛塞斯樞機大主教正在和地精族們做著生意,矮人迫擊炮以前都被聯盟聯軍藏著掖著,光明教會不知道也不清楚這些東西的威力也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地精族還想要,於是幾袋寶石,成堆的金幣砸過去,以光明教會在聯盟聯軍中高人一等的地位,這些東西十分完整的連樣品帶圖紙都到了地精族的手中沒任何可以讓人感到驚奇的地方

至於金克為什麼這麼豪爽的拿了出來,李潔微微一想也就明白了,不過原因倒是不用解釋了,金克自己就不好意思的說了出來

「這些垃圾東西自然是不能和您給我的三張圖紙比的,您的炸彈比矮人們的威力大的多了,您自然不稀罕的,炮管的材料也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沒什麼技術含量,青銅配了些精鐵和秘銀罷了,並且我們的工程師實驗了,這種炮管不能做大,否則很容易炸裂甚至炸死炮手,矮人們射的炮彈做大了以後威力還是不行,反而安全性大減成了雞肋,有了這些實驗數據,矮人迫擊炮就什麼都不是了,除非這種小炮管配上您的炸彈縮小版似乎才有點看頭,本來這些東西是要作為交換您**配方的添頭的,不過戴克城主也交代了,要是您執意不同意交換,那麼這些東西也可以單獨出售給您,畢竟對您多少還是有些幫助的,而您能守住火山城也符合我們的利益,但現在那個技術交流協議暫且不說,就憑您的這三個想法,交換這些東西就綽綽有餘了,您交給我的圖紙即使是我這樣不懂科技的地精,也是有了眼前忽然有了一片天地的感覺,相信戴克城主看了后也會滿意並且不會責怪我的,我們地精族雖然在乎利益,但同樣的我們也在乎信義,您表現出了您的誠意,那麼我們就會回報您,相信在您的誠意下,您說的技術交流協議還是有機會簽署的,當然,身為您的朋友,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幫助您最終與我們地精族達成這項協議的」

李潔也努力微笑了一下對金克表示了感謝,並答應支付一筆金幣作為金克的活動經費,這筆金幣還是不能省的,儘管金克推辭了幾次,但還是最終收了下來,拖人家辦事,總不能還讓金克自己花錢跑關係 ?【全文字閱讀.】金克想要繼續說什麼時突然就閉嘴了,有些疑惑的看著側面,李潔扭頭忍著眩暈看去時就感覺有些頭疼了,倒不是因為病痛,來的是一直就沒走的林秀秀、鄭夕顏和王珊珊三人,李潔之所以接受採訪不是沒有緣故的,原因有一些,但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借林秀秀的這次採訪把自己的理念說出去,看能否引起地下世界的玩家們共鳴,就算自己說的不對也是不可能實現的,能有多地下世界的玩家領主們在自己帶頭下一起探討地下世界的出路和未來的話,那也總比自己閉門造車強

不過計劃是實現了,林秀秀卻不走了,三天多來幾乎轉遍了火山城由珍妮絲陪著亂採訪,包括拍攝火羽山半山腰和兩條小道上的戰鬥,甚至死纏爛打的去火山大城堡轉了一圈,到現在李潔只是知道林秀秀和自己的老婆辛德瑞拉說過話了,辛德瑞拉只不過是想多拉個人詢問求證下自己的身體怎麼樣了,她至今還沒出過火山大城堡,火羽山半山腰上的戰鬥離火山城大城堡可是沒多遠了,獅鷲騎士們也沒少去火山城大城堡轉過圈,辛德瑞拉自然說什麼都不能出來的,雖然有人給辛德瑞拉通報消息,但辛德瑞拉總覺的不安心,所以得知林秀秀見過自己的丈夫后就接見了林秀秀,甚至到現在李潔都不知道辛德瑞拉和林秀秀都談了什麼,對此李潔有些頭疼,林秀秀除了軍營和秘密工廠沒去過外其他地方都去過了,她不是不想去軍營,是李潔不允許她去,李潔大為頭疼的緣故就在這裡,現在的女孩子們哎你說你採訪完了走不就完事了,還留在火山城內幹什麼?添亂嗎?自己已經夠容忍她的了,難道自己所有的秘密不挖出來林秀秀就不走嗎?怎麼能如此的得寸進公里的?自己還不好意思趕人走,現在居然還非要去軍營里看看,這怎麼能行?

雖然李潔看見林秀秀就頭疼,但就像李潔說的,他自己對女孩子沒一點的辦法,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女孩子的要求,只能是守著底線不放了,此刻看到林秀秀來了,衛兵阻攔了她,林秀秀毫不畏懼的和大塊頭的野蠻人衛兵爭吵起來,李潔頭疼了一些,但還是無力的揮揮手,示意衛兵放林秀秀進來,珍妮絲沒陪著林秀秀,想來也是被林秀秀的活力四射搞的疲憊不堪的抓緊時間去休息了

林秀秀一來就意味著拍攝採訪的開始,李潔繼續看天上變幻莫測、多姿多彩的白雲,已經打定了主意,軍營絕不能讓林秀秀去,那裡太多自己的秘密了

「大領主好呀,病好些了沒?」

「謝謝關心,一直不好也不壞的湊合」

「我看你還是早點去看醫生你老婆沒看出來呀長的很不錯呀真的是黑暗王國賞賜給你的?對了,這位是?」

「秀秀大姐,說話注意下,你可也是女孩子,什麼賞賜不賞賜的,只不過是黑暗王國的里奧王看我做的不錯,給我指了門親事罷了,只是這樣,辛德瑞拉我的妻子什麼態度你也應該是知道的,我們還算是情投意合的,這位是加基森城的科技部門主管金克先生,地精族剛換了名字,你叫他煉金部主管金克先生也可以,對了,金克,這位是秀秀小姐」

「見到您很榮幸秀秀小姐」金克立刻站了起來,八十度彎腰左手向身側往後揚開做出請的動作,左手撫胸的見禮,金克雖然連字都不認識,祖上也是悍匪出身,不過現在也是文化人了,還是科技部主管,科技部在地精族各大城市中是除了生意部門外最重要的一個部門,金克由此已經算是走到了地精族的中層以上了,要的第一點就是學習高貴的禮儀,識字不識字什麼的沒關係,禮儀到位了繼續往上爬的障礙也就沒有了

金克優雅但看起來有些可笑的禮儀讓林秀秀大為尷尬,不得不有些局促不安的、有些四不像的雙手提起自己的長裙行了個很不規範的屈膝禮

李潔在一邊看的有些想笑,林秀秀在火山城並不受歡迎,因為她聯盟的身份,沒人對林秀秀施禮,林秀秀也就從沒練習過禮儀,不過隨即李潔就是一連串的咳聲

見過禮節后,衛兵拿了些椅子過來,不過只有林秀秀坐了,鄭夕顏和王珊珊離的遠了些抓鏡頭

林秀秀剛坐下立刻就詢問金克為什麼這個時間會在這個地點?李潔聽了很欣慰,最起碼金克引開了林秀秀的注意力,否則自己真沒想好怎麼拒絕林秀秀要去軍營里轉轉的要求

「哦秀秀小姐說的是現在正是戰爭時期的意思,似乎中立一族的代表地精族不該有人此時在此地出現,秀秀小姐雖然美麗,但我還是不得不痛心的指出秀秀小姐的錯誤看法來,地精族雖然中立,但追求利益,也就是可愛的金幣那裡有比戰爭賺錢的生意和時機了,所以說我此刻在這裡出現沒什麼讓秀秀小姐可驚訝的,甚至可以說,我要是沒出現在這裡的話,那就是我的嚴重失職了,地精族高層得知這件事的話,不但會指責我對金幣的嗅覺不靈敏,甚至會把我撤職,我的前途也就完了」

「金克先生的話讓人茅塞頓開……可是……可是怎麼說呢?希望金克先生不對我的問題感到冒犯,讓無數生命消逝的戰爭似乎不應該是地精族賺取金幣的地方」

「啊看的出來,秀秀小姐很善良為此我原諒您對我、對地精族隱隱的指責可是即使我們不來賺取金幣,儘管那根本不可能生,只是如果的話,就算我們不來,戰爭就不會生了嗎?就不會有人死去了嗎?」

「這……,不說這個了,我很想知道金克先生在這次戰爭中賺取了很多的金幣嗎?都是什麼生意?……那是矮人迫擊炮嗎它怎麼會完整的在這裡出現的?甚至還有炮彈?據我所知,大領主閣下並沒有去打掃戰場,他也沒機會」

「啊秀秀小姐,那確實是矮人迫擊炮,它不但完好無損並配備的有炮彈,甚至矮人迫擊炮的整個製作工藝和流程都在邊上的那幾張紙上,全是我們地精族搞到的」

金克一臉的得意,他必須讓所有他所接觸的人知道地精族的神通廣大,這會讓人信任地精族並爭取到潛在的客戶和生意這方面金克被專門培訓過一段時間

「這……這怎麼可能這可是聯盟聯軍的秘密武器,威力雖然沒有大領主閣下的炸彈厲害但可以遠射,這些武器至今還在火羽山半山腰有力的支援著聯盟聯軍的戰鬥,聯盟聯軍不可能不重視這些武器的,這不可能?……我能看看這些東西嗎?」

「秀秀小姐,這些東西已經作為交換給了大領主閣下了,不再屬於地精族了,秀秀小姐想看看的話可以去問問大領主閣下」

金克立刻滑頭的把問題拋給了李潔,李潔並不怎麼重視這些東西,擺了擺手示意林秀秀可以隨便,林秀秀立刻沖了上去翻看桌子上的矮人迫擊炮和圖紙,鄭夕顏也走了過來就近拍攝,李潔則在林秀秀查看物品時給金克介紹了下鄭夕顏和王珊珊,金克也趁機拿出了些最研製的女士香水兜售推銷給女孩子們

香水這種東西女孩子們似乎也很難免疫掉,除了緊張查看資料的林秀秀外,就連拍攝的鄭夕顏也一邊拍攝一邊抽空緊急買了兩瓶子,王珊珊幾乎每種都要了一瓶子,讓金克笑的都露出了后糟牙,當然,金克給了女孩子們優惠的價格,也是有想讓女孩子們替地精族宣傳下型香水打打廣告的意思在內

李潔看著那一瓶瓶包裝的都很精緻的香水,想起的卻是另外一個人,或者說一個女人自己敗亡在即,怕是永遠不會有什麼希望了,想起這個,李潔是寂寥

林秀秀看完了圖紙,也確定了矮人迫擊炮的真實性,裝上炮彈立刻就可以射后呆了好一會,這才慢慢走回座位,坐下時理著自己的絲,明顯在整理情緒和思緒

一小會之後,林秀秀已經平靜了下來:「金克先生,能告訴我你們地精族是怎麼得到這些東西的嗎?」

「當然,秀秀小姐,否則您怎麼能知道我們地精族是多麼的能幹和可以信賴可以這麼說,您需要什麼我們就能給您弄到什麼,哪怕是教皇的聖冠都沒什麼問題,只要您付得起價錢至於這些東西就有些不值一提了,一名精靈美女,兩袋寶石,三箱金幣也就拿到了啊秀秀小姐,這些香水您不看下嗎?您的同伴美麗的小姐們買了不少了,我可以給您打折扣」

「謝謝您的好意,金克先生,但是我想知道您是從誰手裡拿到這些東西的?嗯交換到的?」

「告訴秀秀小姐也沒什麼,一些朋友手中,光明教會的朋友們手中,至於是誰我們必須為客戶保密,秀秀小姐知道個大概意思就可以了,您真的不看看這些可愛的香水瓶子嗎?」

「真的不了,再次對您的好意表示感謝,另外,我不得不佩服地精族交遊的廣泛性」

「這沒什麼,真的沒什麼,不值一提,地精族和所有的種族交易任何可以交易的物品,自然包括聯盟各族以及光明教會,也包括地下世界的領主們以及部落各種族,甚至是惡魔族我們都有聯繫,當然,惡魔族喜歡不付錢,已經被我們地精族劃到不能信任的客戶群中了,另外,讓人遺憾的是,暗夜精靈族和高等精靈族似乎依然對我們地精族抱有不應該有的偏見,這真是令人遺憾,相信我,那是她們的損失,不是我們的,這兩族還冒充什麼優雅文明,卻干出了驅逐善良的、智慧的、熱愛和平的地精族成員的野蠻行徑來真是不可理喻她們甚至不如獸人族,獸人族我們甚至在接觸了以後,偉大而睿智的薩爾大酋長都親自接見了我們地精族的使者,並表示歡迎地精族和部落做生意,多好的獸人呀」

李潔聽的悄悄扭了下頭,以免看見林秀秀出醜讓她不好意思起來,不過就算李潔不看也知道林秀秀此刻的容顏表情一定很精彩和地精族打交道思維神經必須夠強大

「這……這……我們還是暫時不討論這件事情金克先生,您直言是從光明教會手中拿到的這些東西,難道不害怕我說出去嗎?」

「秀秀小姐抱歉,您的意思我有些不明白」

「我是說,這件交易是地下的、不光彩的和違背了信仰和道德的傳了出去對光明教會的聲譽可是不好,也可能讓光明教會和您交易的人……」

「秀秀小姐,您不用說下去了,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見到您這樣可愛善良的女孩子我很欣慰,聯盟還是有希望的,儘管我底下要說的事情可能對秀秀小姐您這樣善良和純潔的人來說可能有些殘酷了,但為了讓您能夠明白一些事情,從而避開這些重重黑幕而不被污染到,我還是決定要告訴您一些事實真相,秀秀小姐聽了可能會心裡不好受,甚至是難過,我在問下,您確定要聽嗎?」

「我確定並且對此很有興趣」

「恐怕秀秀小姐聽了就不會這麼有興趣了,不過美麗的小姐要求了,金克還是很願意效勞的,並深感榮幸事實的真相就是這件交易即使是洛丹倫王國的泰瑞納斯國王知道了,他也只能當做什麼都沒聽見,他還等著教皇格里高利給他加冕稱帝呢,這時候那裡敢得罪光明教會?至於道德和信仰的問題是可笑,這麼說,光明教會其實和我們地精族是一樣的,都對金幣無比的熱愛,為了追求金幣什麼都乾的出來並且無所顧忌,我們地精族就是在和光明教會的數十年交易中展壯大起來的,這才有了現在規模龐大到您想象不到的熱砂財團這麼多年的交易都無比的安全,因為秀秀小姐說的私下的甚至是黑暗的交易我們雖然也承認,但光明教會做的卻是光明無比的並且沒人敢指責光明教會誰敢?誰敢指責光明教會立刻就是一群宗教裁判所的瘋子和精神病到了你的面前,然後你就消失掉了現在的光明教會根本也就不在乎什麼指責,沒什麼道德和信仰可言,自然也絕不會影響到我們和光明教會之間的生意這就是真相這就是事實也只有像秀秀小姐這樣善良純潔的美麗女孩子才會相信什麼光明教會是正義光明的,我們只當他們是什麼都能交易的合伙人,因為他們自己都承認並且不在乎什麼那麼,秀秀小姐,說了這麼多,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嗎?另外作為您真誠的朋友我還是要良言相勸一句:像秀秀小姐這樣的人最好離光明教會遠點,越遠越好」

「……這不是真的絕不是」

「啊就知道秀秀小姐會這麼說,說到這裡了,正好接上秀秀小姐來之前我本來準備要和大領主閣下說的事情」

「什麼事情?我能知道嗎?」

「救人就要救到底為了拯救像秀秀小姐這樣美麗善良的人,避免您誤入歧途,這件事您自然可以知道,說的就是實例了,在此次戰爭之前,甚至在聯盟聯軍剛剛準備在美麗的洛丹倫集結大軍時,無數的熱砂財團的僱員們就聞到了強烈的金幣的氣息在拿著一些金幣打開了一些渠道和關節后,怎麼說呢,聯盟聯軍的軍備物資倉庫從那時候起就成了地精族的後院了,大批的軍事物資包括軍糧流水般就從聯盟聯軍的物資倉庫里流到了我們的倉庫內,並且為了讓我們多買一些,某些人多得到一些金幣,給我們地精族的價格相當的優惠,這種生意到了聯盟聯軍出海遠征時也達到了最**,無數物資被我們的朋友以遭遇風暴戰船沉沒了的緣故報失了,然後這些物資就到了我們的手中,甚至為了臉上好看一些,我們的朋友在航行時故意弄沉了幾條船,讓船上的士兵和物資全都沉到無盡之海的海底餵了鯊魚,這真是浪費,其實以光明教會的權勢,一艘船都沒沉的睜著眼睛說瞎話說損失了多少多少,難道還有人敢指責拆穿他們的謊言嗎?不過這也算是幫了大領主閣下一把,最少數千聯盟聯軍的精銳士兵和水兵就這樣沒了,具體的數目是多少我們也不確定,可能多」

「……后……後來呢?難道任由光明教會這麼做真的沒人敢管嗎?軍糧什麼的都賣沒了,士兵們怎麼作戰?阿爾薩斯王子和烏瑟爾將軍就這樣看著?難道他們不知道光明教會在幹些什麼?這樣做後果的嚴重性他們不清楚嗎?」

「後來?啊,後來確實如秀秀小姐說的,阿爾薩斯王子暗中不知道想了什麼辦法,但還是阻止了軍事物資的繼續大規模外流,想來阿爾薩斯王子也是急了,在任由我們的合作夥伴這麼幹下去,也不用遠征什麼了,聯盟聯軍只能趁著沒被餓死而灰溜溜的逃走了」

「……還好一看就知道阿爾薩斯王子是個有正義感和榮譽感的人,他一定會阻止光明教會胡來的他也有力量這麼做」

「阿爾薩斯王子呀,怎麼說呢他就是個可憐蟲膽小鬼罷了在事實面前他也只能當個懦夫了」

金克毫不在意的評論著阿爾薩斯王子,李潔一聽就知道怎麼回事了,阿爾薩斯王子侮辱了戴克城主,戴克城主就因為這個而想方設法的想找回場子來,金克身為戴克城主的鐵杆兼親密的下屬,自然同仇敵愾的很否則金克也沒可能爬的那麼快不過,滿頭金,一臉陽光的阿爾薩斯王子可是無數聯盟少女們的偶像,林秀秀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其中的一員,但聽她剛才說的話,應該最少對阿爾薩斯王子有好感的,這下金克可以算的上是惡毒的評價要惹急了林秀秀了

【全文字閱讀.】金克想要繼續說什麼時突然就閉嘴了,有些疑惑的看著側面,李潔扭頭忍著眩暈看去時就感覺有些頭疼了,倒不是因為病痛,來的是一直就沒走的林秀秀、鄭夕顏和王珊珊三人,李潔之所以接受採訪不是沒有緣故的,原因有一些,但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借林秀秀的這次採訪把自己的理念說出去,看能否引起地下世界的玩家們共鳴,就算自己說的不對也是不可能實現的,能有多地下世界的玩家領主們在自己帶頭下一起探討地下世界的出路和未來的話,那也總比自己閉門造車強

不過計劃是實現了,林秀秀卻不走了,三天多來幾乎轉遍了火山城由珍妮絲陪著亂採訪,包括拍攝火羽山半山腰和兩條小道上的戰鬥,甚至死纏爛打的去火山大城堡轉了一圈,到現在李潔只是知道林秀秀和自己的老婆辛德瑞拉說過話了,辛德瑞拉只不過是想多拉個人詢問求證下自己的身體怎麼樣了,她至今還沒出過火山大城堡,火羽山半山腰上的戰鬥離火山城大城堡可是沒多遠了,獅鷲騎士們也沒少去火山城大城堡轉過圈,辛德瑞拉自然說什麼都不能出來的,雖然有人給辛德瑞拉通報消息,但辛德瑞拉總覺的不安心,所以得知林秀秀見過自己的丈夫后就接見了林秀秀,甚至到現在李潔都不知道辛德瑞拉和林秀秀都談了什麼,對此李潔有些頭疼,林秀秀除了軍營和秘密工廠沒去過外其他地方都去過了,她不是不想去軍營,是李潔不允許她去,李潔大為頭疼的緣故就在這裡,現在的女孩子們哎你說你採訪完了走不就完事了,還留在火山城內幹什麼?添亂嗎?自己已經夠容忍她的了,難道自己所有的秘密不挖出來林秀秀就不走嗎?怎麼能如此的得寸進公里的?自己還不好意思趕人走,現在居然還非要去軍營里看看,這怎麼能行?

雖然李潔看見林秀秀就頭疼,但就像李潔說的,他自己對女孩子沒一點的辦法,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女孩子的要求,只能是守著底線不放了,此刻看到林秀秀來了,衛兵阻攔了她,林秀秀毫不畏懼的和大塊頭的野蠻人衛兵爭吵起來,李潔頭疼了一些,但還是無力的揮揮手,示意衛兵放林秀秀進來,珍妮絲沒陪著林秀秀,想來也是被林秀秀的活力四射搞的疲憊不堪的抓緊時間去休息了

林秀秀一來就意味著拍攝採訪的開始,李潔繼續看天上變幻莫測、多姿多彩的白雲,已經打定了主意,軍營絕不能讓林秀秀去,那裡太多自己的秘密了

「大領主好呀,病好些了沒?」

「謝謝關心,一直不好也不壞的湊合」

「我看你還是早點去看醫生你老婆沒看出來呀長的很不錯呀真的是黑暗王國賞賜給你的?對了,這位是?」

「秀秀大姐,說話注意下,你可也是女孩子,什麼賞賜不賞賜的,只不過是黑暗王國的里奧王看我做的不錯,給我指了門親事罷了,只是這樣,辛德瑞拉我的妻子什麼態度你也應該是知道的,我們還算是情投意合的,這位是加基森城的科技部門主管金克先生,地精族剛換了名字,你叫他煉金部主管金克先生也可以,對了,金克,這位是秀秀小姐」

「見到您很榮幸秀秀小姐」金克立刻站了起來,八十度彎腰左手向身側往後揚開做出請的動作,左手撫胸的見禮,金克雖然連字都不認識,祖上也是悍匪出身,不過現在也是文化人了,還是科技部主管,科技部在地精族各大城市中是除了生意部門外最重要的一個部門,金克由此已經算是走到了地精族的中層以上了,要的第一點就是學習高貴的禮儀,識字不識字什麼的沒關係,禮儀到位了繼續往上爬的障礙也就沒有了

金克優雅但看起來有些可笑的禮儀讓林秀秀大為尷尬,不得不有些局促不安的、有些四不像的雙手提起自己的長裙行了個很不規範的屈膝禮

李潔在一邊看的有些想笑,林秀秀在火山城並不受歡迎,因為她聯盟的身份,沒人對林秀秀施禮,林秀秀也就從沒練習過禮儀,不過隨即李潔就是一連串的咳聲

見過禮節后,衛兵拿了些椅子過來,不過只有林秀秀坐了,鄭夕顏和王珊珊離的遠了些抓鏡頭

林秀秀剛坐下立刻就詢問金克為什麼這個時間會在這個地點?李潔聽了很欣慰,最起碼金克引開了林秀秀的注意力,否則自己真沒想好怎麼拒絕林秀秀要去軍營里轉轉的要求

「哦秀秀小姐說的是現在正是戰爭時期的意思,似乎中立一族的代表地精族不該有人此時在此地出現,秀秀小姐雖然美麗,但我還是不得不痛心的指出秀秀小姐的錯誤看法來,地精族雖然中立,但追求利益,也就是可愛的金幣那裡有比戰爭賺錢的生意和時機了,所以說我此刻在這裡出現沒什麼讓秀秀小姐可驚訝的,甚至可以說,我要是沒出現在這裡的話,那就是我的嚴重失職了,地精族高層得知這件事的話,不但會指責我對金幣的嗅覺不靈敏,甚至會把我撤職,我的前途也就完了」

「金克先生的話讓人茅塞頓開……可是……可是怎麼說呢?希望金克先生不對我的問題感到冒犯,讓無數生命消逝的戰爭似乎不應該是地精族賺取金幣的地方」

「啊看的出來,秀秀小姐很善良為此我原諒您對我、對地精族隱隱的指責可是即使我們不來賺取金幣,儘管那根本不可能生,只是如果的話,就算我們不來,戰爭就不會生了嗎?就不會有人死去了嗎?」

「這……,不說這個了,我很想知道金克先生在這次戰爭中賺取了很多的金幣嗎?都是什麼生意?……那是矮人迫擊炮嗎它怎麼會完整的在這裡出現的?甚至還有炮彈?據我所知,大領主閣下並沒有去打掃戰場,他也沒機會」

「啊秀秀小姐,那確實是矮人迫擊炮,它不但完好無損並配備的有炮彈,甚至矮人迫擊炮的整個製作工藝和流程都在邊上的那幾張紙上,全是我們地精族搞到的」

金克一臉的得意,他必須讓所有他所接觸的人知道地精族的神通廣大,這會讓人信任地精族並爭取到潛在的客戶和生意這方面金克被專門培訓過一段時間

「這……這怎麼可能這可是聯盟聯軍的秘密武器,威力雖然沒有大領主閣下的炸彈厲害但可以遠射,這些武器至今還在火羽山半山腰有力的支援著聯盟聯軍的戰鬥,聯盟聯軍不可能不重視這些武器的,這不可能?……我能看看這些東西嗎?」

「秀秀小姐,這些東西已經作為交換給了大領主閣下了,不再屬於地精族了,秀秀小姐想看看的話可以去問問大領主閣下」

金克立刻滑頭的把問題拋給了李潔,李潔並不怎麼重視這些東西,擺了擺手示意林秀秀可以隨便,林秀秀立刻沖了上去翻看桌子上的矮人迫擊炮和圖紙,鄭夕顏也走了過來就近拍攝,李潔則在林秀秀查看物品時給金克介紹了下鄭夕顏和王珊珊,金克也趁機拿出了些最研製的女士香水兜售推銷給女孩子們

香水這種東西女孩子們似乎也很難免疫掉,除了緊張查看資料的林秀秀外,就連拍攝的鄭夕顏也一邊拍攝一邊抽空緊急買了兩瓶子,王珊珊幾乎每種都要了一瓶子,讓金克笑的都露出了后糟牙,當然,金克給了女孩子們優惠的價格,也是有想讓女孩子們替地精族宣傳下型香水打打廣告的意思在內

李潔看著那一瓶瓶包裝的都很精緻的香水,想起的卻是另外一個人,或者說一個女人自己敗亡在即,怕是永遠不會有什麼希望了,想起這個,李潔是寂寥

林秀秀看完了圖紙,也確定了矮人迫擊炮的真實性,裝上炮彈立刻就可以射后呆了好一會,這才慢慢走回座位,坐下時理著自己的絲,明顯在整理情緒和思緒

一小會之後,林秀秀已經平靜了下來:「金克先生,能告訴我你們地精族是怎麼得到這些東西的嗎?」

「當然,秀秀小姐,否則您怎麼能知道我們地精族是多麼的能幹和可以信賴可以這麼說,您需要什麼我們就能給您弄到什麼,哪怕是教皇的聖冠都沒什麼問題,只要您付得起價錢至於這些東西就有些不值一提了,一名精靈美女,兩袋寶石,三箱金幣也就拿到了啊秀秀小姐,這些香水您不看下嗎?您的同伴美麗的小姐們買了不少了,我可以給您打折扣」

「謝謝您的好意,金克先生,但是我想知道您是從誰手裡拿到這些東西的?嗯交換到的?」

「告訴秀秀小姐也沒什麼,一些朋友手中,光明教會的朋友們手中,至於是誰我們必須為客戶保密,秀秀小姐知道個大概意思就可以了,您真的不看看這些可愛的香水瓶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