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不錯。」

「先抑后揚,算得上相當不錯了。」

「是的,我也是這麼認為,另外,油渣還是挺帥氣的。」

……

眾人討論個不停。

至於劇情則是在繼續著。

在漫展上2.5次元的視頻也是被很多的人所轉發,在C站引起了轟動。

不僅僅如此,很多學生們也都是紛紛的開始學起了揚琴。

算是在漫展上初見成效了。

接下來,油渣算是變帥了。

眼鏡摘了。

牙套也渣了。

但是陳驚卻是依舊沒有死心,她還是想向師哥表白。

最重要的是陳驚竟然詢問了兩個傻白,塔塔和貝貝。

這明顯是非常之不靠譜了。

可是油渣最終什麼也沒有說。

他明顯是喜歡陳驚,但是卻也只能默默的陪伴。

於是,《閃光少女》里的第二個小高潮也是來臨了。

表白戲。 表白戲。

老子說過,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

但凡女的追男的,大部分都能成功。

但是也有意外。

比如《閃光少女》里的這一段情節。

神經終於鼓起勇氣進行了告白。

「師哥,我真的很喜歡你。」

陳驚的大廳廣眾之下的這翻告白也是讓圍觀者興奮不已。

畢竟大家都喜歡吃瓜呢。

尤其是這麼有勇氣的事情很多人其實是做不出來的。

於是起鬨的不少。

吹口哨的。

鼓掌的。

還有喊著『加油』的。

大家都喜歡看好的結果。

但是不知為何,觀影廳里的眾人卻覺得事情恐怕不會如神經所料。

余林生也是看到這裡心中暗嘆:「這麼尷尬的表白要是不失敗就見鬼了。」

劇情繼續。

神經依舊自我感覺良好。

「上次你問我的問題我已經向你證明了,你,還有沒有要問的?」

陳驚這個時候略帶羞澀的說道:「沒有的話,能不能就……」

「我有。」

突然王文打斷了陳驚的YY,他慢慢的走下來說道:「我有問題,問題就是,我不喜歡你。」

一句話現場變得安靜了下來。

「你想早戀,我想出國,咱倆無怨無仇的,不要害我好嗎?」

王文大聲的說道:「這都是些什麼啊,就算是你學民樂的也不能這麼土吧。」

此時鏡頭依次給到了其它人。

也有人不服:「去你媽的,學民樂的怎麼了?」

「趕緊走,別逼我說更難聽的話。」

王文卻是依舊居高臨下的說道:「我不像你們,這麼沒有底線?」

「嘿嘿嘿,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有人不服的說道。

「學民樂的怎麼了?我師妹敢愛敢恨。你自己窩囊怕耽誤前程,還挺自豪是吧。」

「天天說自己高雅,就他媽的這麼欺負一個小姑娘?」

「師妹別怕,師姐挺你。」

……

各個宿舍樓里,學民樂的師姐們仗義發言。

另一邊,塔塔和貝貝幾人也都是趕了過來。

鏡頭持續對準了陳驚,不得不說她的樣子看起來那麼的讓人心疼。

「喂,別太過分了。」

「是你們學民樂的太差勁了吧,不去練琴,就知道弄這些歪門邪道的。」

……

爭吵間,突然樓上有人喊道:「都閉嘴吧,動手,吵傢伙,保護師妹。」

至於眼鏡男這時也大聲喊道:「怕你們不成,死撐師哥。」

突然之間這是要干架的節奏啊。

「現在你開心了吧。」

王文這時突然拿過來旁邊人的杯子這麼一撒。

圍著陳驚的蠟燭突然火勢大了起來。

事情再次起了變故。

至於王文卻是已經嚇傻了彷彿。

「這裡邊裝的什麼?」

王文這時想起來朝著旁邊的人問道。

「松,松,松節油,擦琴用的。」

一句話讓其它人也是臉色大變。

關鍵時刻油渣閃亮登場,他拿著滅火器把火給滅掉了。

滅掉之後的油渣突然爆發了起來:「王文你知道什麼是揚琴嗎?揚琴,明朝從波斯傳入華夏,與鋼琴同宗,第一架鋼琴發明於1709年,德國,可揚琴到今天已經在華夏存在400多年了。」

「400多年,你憑什麼瞧不起她?」

「民樂的聲音你們聽過嗎?歷史你們了解嗎?

「如果他不牛,我們學這麼多年有病啊?」

「等你們出國了,難道不想告訴外國人,我們自己的音樂也超厲害的。」

「來你們這,學你們的音樂只是因為喜歡。」

「這樣告訴他們不是更酷嗎?」

……

油渣完美的展示了存在感,也秀了一把男閨力。

……

哪怕油渣再幫神經,哪怕神經再嘴硬。

但是,失戀就是失戀了。

也不能這麼說,她根本連戀都沒有過。

一昭升仙 當然,這一次表白也不能說毫無意義。

最起碼他們收穫了認可。

可是卻也是讓2.5次元樂隊給解散了。

正如神經所說。

她弄樂隊就是為了師哥。

現在師哥沒有了。

還練什麼呢?

但其它人卻並不這麼想。

接下來則是千指大人、塔塔、貝貝、櫻櫻幾人的生活畫面。

「是不是孤單過才學會長大。」

「是不是分開過才懂得牽挂。」

「如果說朋友不怕散落天涯。」

……

「但此刻我卻想在你身旁啊。」

「如果這世界複雜,虛假,喧嘩。」

「我用盡我的一切,奔向你啊。」

「就算很遙遠啊,我一定會到達啊。」

……

在唱歌間,塔塔、貝貝、櫻櫻、千指大人都是面對著身邊家人也罷,朋友也好的各種不理解。

格格不入。

在這裡林塵稍改了一下。

畢竟他沒有見過哪個二次元小姐姐和朋友一塊吃飯還穿著這樣的衣服。

那咋可能呢?

其實二次元也都是正常人。

所以他只是讓這一段劇情不那麼遊離在二次元之外,同時也不顯得那麼尷尬。

於此同時,這一段劇情很顯然引得大家的共鳴。

「很多時候想要獲得認可太難了。」

「有時候獲得了認可就代表著平庸了。」

「沒錯,是這麼一個理。」

……

大家討論了起來,在這其中美玲或許感觸最深了。

如果她聽父母的早早的去結了婚,那麼現在她恐怕也和隔壁的傻妮一樣生了二三個孩子,吃的像豬一樣,為了幾十塊錢都能罵街。

萬幸,她自己堅持了下來。

重新回到《閃光少女》電影上。

這時畫面也回到了教室里。

「如何才能順利通過考試?」

「兩眼一睜,開始競爭,辛苦一年,幸福一生。」

……

這個畫面也是勾起了很多人的感觸。

「想當初俺老師告訴我,考上大學那就是可以一步登天,考不上的話那就是墜入萬丈深淵,結果呢?放他媽的狗屁。」

「哈哈,我老師也是這麼說的,結果真的是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就是,現在這社會主要還是看的關係,看的爹,看的娘,看的關係。」

……

眾人是聊的不亦樂乎,而另外一方面呢,不少的人也是繼續看起了電影。

余林生看了一眼時間。

他覺得接下來恐怕又要來第二個高潮了。

沒錯。

《閃光少女》接下來第二個高潮也即將來了。

在家裡,陳驚向自己的媽媽表示不想學揚琴了,同時這也算是一個搞笑點。

陳媽回憶起生孩子的一幕幕,然後向陳驚表示:「你不想學揚琴了,你說了不算,因為是她陪伴你來世上的,陪了你11年。這是你跟它前世今生的緣份的。」

最終陳驚決定了。

而開學了,系主任卻是在禮堂決定明年暫停民樂的招生工作。

一下子讓千指大人怒了。

她站在桌子上大聲說道:「沒人學就不招了?學校不招不就更沒人學了嗎?這不是死循環嘛。」

「這位同學,你先坐下。」

系主任這時說道。

但是千指大人繼續說道:「可能三五年後,就一個學民樂的都沒有了。」

「民樂的普及度低,沒有宣傳能力,這是靠學校能解決的問題嗎?這位同學你先坐下好不好?」

「好,那我來報名這次的少兒普及音樂會,沒有人宣傳,我來宣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