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那讓我永生吧。啊?這也不行嗎,那活五百歲?四百?靠,我才能活九十三歲!」

按照超能力的說法,羅達的身體,目前可以支撐到的最大年齡是九十三歲,概率不足百分之一。

emmm,算了,羅達現在也才二十多歲,也不在乎以後能活多久,以後再說吧。

現在羅達想要做的事情,是看看自己的超能力到底能做到什麼地步。

開始測試,靈氣復甦,概率為零,全球異能覺醒,哦,看來不只是自己一個人不可能覺醒,全世界都一樣啊。

小說里的那些都實驗完了,那試試科幻?發現外星人,嗯,概率為零,那被外星人發現呢?卧槽!居然有概率!溜了溜了,自家科技不能發現他們,他們卻能發現我們,惹不起惹不起。

在進行了各種奇奇怪怪的實驗之後,羅達也終於摸清楚了這超能力的老底,挺好玩的,但沒多少戰鬥能力,也增強不了多少實力。

但是這對於一個技術宅來說已經足夠了,至少玩模型的時候不會遇到少零件的情況,打遊戲的時候也可以假裝一下歐皇了。

想明白的羅達興沖沖的來到隔壁,想要和自己的死黨分享一下自己的快樂。

「蘇千,我跟你講。。。。」

當羅達推開門的時候,就看見皮膚嬌嫩的少女(?)背對著自己,嚇的羅達急忙把門關掉。孩子長大了,學會帶女朋友回家了,哎罪過,罪過。

「你在搞什麼?」

緊閉的房門突然打開,羅達看到了蘇千的面孔,正準備調侃兩句,卻發現蘇千沒有穿上衣,而且原來的腹肌也消失不見了,皮膚也變得白皙。

「卧槽!你這是咋回事?」

「我也不大清楚,鍛煉的時候突然就變成這樣。」

「突然。。你是不是也覺醒超能力了?」

「啊?你也覺醒了?」

「嘿嘿嘿,當然!不過先不說這個,當初咱們可是說誰要是變成女生就讓嘿嘿嘿的,」羅達一臉壞笑,「現在快讓爸爸爽一下。」

「靠!你眼瞎啊!」蘇千一拳砸到羅達的臉上,「沒看出來我還是。。。卧槽!你咋暈了!我沒用多少力啊!」

蘇千看著倒地的羅達,一臉懵逼,往常自己下手比這還重都沒什麼事,今天這是咋回事?做多了傳統手藝,虛了?

「沒想到你變成女的之後力氣更大了。」好不容易才把昏迷的羅達弄醒,蘇千馬上就被羅達氣的想要再打一拳。

但最後還是忍住了,把話題引到自己的超能力上。

「你還記得你當時你在幹什麼嗎?」

「看JOJO,之前你推薦給我,我還沒有看。」

「那看的是哪集?」

「就是迪奧變成吸血鬼那集。」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羅達推了推不存在的眼鏡,肯定的說道「你的超能力就是變成吸血鬼!」

「可是現在還有太陽啊。」

「不怕太陽的吸血鬼,jo級生物!」

「可是我也不想吸血啊!」

「不想吸血的。。。」

「夠了!我不是吸血鬼!」蘇千看著羅達,平靜的心情也無法保持下去了。

「你有再次使用過你的超能力嗎?」

「沒了,我試了一次我的腹肌就沒有了,不敢再試了。」

「等我一下,我用我的超能力先試一下。」羅達也不敢讓自己的好友冒險,準備先用自己的超能力看看。

蘇千使用超能力后暴斃的概率,零!那使用超能力重傷的概率,零!使用超能力受傷的概率,零!

「沒有危險,你再用一下你的超能力試試。」

蘇千使用超能力后,會怎樣?進化成功,概率百分之百!

卧槽!進化?!羅達注意到了關鍵,連忙去洗手間里端了一盆水過來,讓蘇千試試,蘇千好像也明白了自己的超能力,直接把頭塞到了水裡。

羅達連忙使用了超能力,然後一道信息又湧入到他的腦海。

進化水中呼吸,概率百分之三十,進化降低耗氧量,概率百分之四十,進化肺吸收氧氣利用率,概率百分之三十。

羅達選擇了水中呼吸,然後又是一道信息,進化臉部皮膚提取水中氧氣,概率百分之十,進化長鰓,概率百分之五十,進化特殊器官伸出水面吸取氧氣,概率百分之三十,進化腔內薄膜,隔絕水吸取氧氣,概率百分之十。

奇奇怪怪的器官?有點意思,這樣蘇千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有點期待啊。

於是羅達選擇了,進化腔內薄膜。

廢話,真要是變成異形了,蘇千肯定要找自己算賬,自己這小身板也打不過他。 「茅十八?」

「難道你還沒有看清楚嗎?」

「他們根本不是在壯臉,這是故意騙你!」

「三千億?哪個豪門千金這麼值錢?」

「若她姬無夜真的對你有情,還需要什麼錢?」

見茅十八,真的聽信姬無夜等人慫恿向雷凌開口,花雲毅卻第一個開口,咬著牙提醒茅十八看清楚現實。

若姬雄父女誠心,怎麼可能獅子大開口?

他們明知道,三千億不是小數目,就算再的豪門,也未必拿的出來。

錢雖然是身外物,但那也要拿的出才行?

「我?」茅十八老臉通紅,其實他知道三千億是個天文數字。

可,人家姬雄父女就是為了有個過場,給那些外人看看,那樣就沒人瞧不起他這位姬家女婿了。

所以,他想了想,就是向雷凌借用幾天,就完璧歸趙,不至於那麼嚴重才對?

「唉!」

「十八?我看還是算了吧?」

「別到頭來偷雞不成,蝕把米?」

「三千億啊!那可不是開玩笑的事?」

李天龍搖頭嘆息。

到頭來還是空歡喜,姬家壓根就沒按什麼好心。

作為茅十八的朋友,他也是不得不提醒一聲。

看花雲毅、李天龍兩人都在勸自己,茅十八此時頭很亂,自己沒能力,當然做不了主,只能扭頭看向坐在那裡,一直沒有開口的雷凌。

而他雷凌面無表情,看著茅十八沒有開口的意思。

「茅十八?」

「你真讓我失望?」

「這是我僅有的一點尊嚴。」

「我想嫁的體面,免得被那些朋友、同學恥笑而已。」

「你連這點要求都滿足不了我,你讓我怎麼相信你可以給我幸福?!」

姬無夜淚落兩行。

忍著一肚子心酸,看著茅十八咬著嘴唇,向茅十八訴說自己的苦衷。

「茅十八!」

「我妹妹很要面的人。」

「她們為了你,放低自己的門檻,你為什麼不能給她一個體面的嫁出去?」

「我們姬家又不缺你那些錢?」

姬無命咬了咬牙,露出看不慣的樣子,向著自己妹妹數落茅十八的吝嗇。

「我……?」茅十八可是頭大的很,看姬無夜那副對自己失望的樣子,他這才知道有錢的重要性。

咬了咬牙,茅十八走向雷凌。

看到他向雷凌靠近,姬雄、姬無命、姬無夜父子三人可是眼前一亮,心鉉緊繃起來。

「雷凌我……?」

在茅十八,一臉為難的向雷凌開口時,雷凌直接抬手制止。

「不用說了。」

「我有幾句話想要問姬無夜。」

「等我問完,我自會給你滿意的結果。」

雷凌知道,茅十八也挺為難的。

三千億,的確不是小數目,但她雷凌從未把錢放在眼裡。

說完,他起身來到楚楚可憐的姬無夜的面前。

「你想問什麼?」姬無夜內心感到慌張,因為自己可是昧著良心,在與自己父親、哥哥合起伙演這場戲?

可雷凌給她的氣場,讓她心驚膽跳,總覺得心裡有鬼,怕自己露出馬腳來?

「你確定,真心想要嫁給茅十八嗎?」

雷凌微微一笑,兩眼目不轉睛看著姬無夜問道。

「我……沒錯。」

被雷凌這麼嚴肅的問話,姬無夜心裡更加恐慌,但還是咬著牙,違背自己意願點頭。

「很好。」

「那你能把手遞給我嗎?」

雷凌看出姬無夜的不情願,但他沒有戳破,反而提出無理要求。

「雷凌?」

茅十八不淡定了,雷凌居然要姬無夜伸手?

花雲毅、李天龍兩人可是一頭霧水,姬無夜明明就是心口不一,雷凌還這麼淡定?

姬無夜咬著嘴唇,對雷凌的忌憚不是一星半點。

可她想到,面前的雷凌殺了白鳳與紫陌兩人,她必須要演到底,索性抬手就伸出自己胳膊。

雷凌沒有過多解釋,直接伸手抓住姬無夜的手腕。

姬無命神色一怔,看雷凌的舉動,他不解雷凌這是什麼意思?

就連姬雄,都沒看出雷凌想要幹什麼?

但雷凌微微點頭,滿意的笑了。

「恭喜你。」

「你快要當媽媽了!」

就在眾人摸不清雷凌的意思時,雷凌突然開口向面前的姬無夜道喜?

姬無夜當場被嚇愣了,

姬無命也是目瞪口呆,雷凌的話很明確,自己妹妹他懷孕了?

花雲毅、李天龍兩人可是驚訝萬分。

這才幾天時間,雷凌竟然可以看出姬無夜懷孕了?

那這件事,還真的生米煮成熟飯了?

「我要當爹了?」

茅十八身為孩子的父親,聽到雷凌這麼一說。讓他不知道該喜該憂。

他也沒有做好心理準備,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

姬雄聽到這個消息,老臉頓時陰冷無比,暗暗咬了咬牙。

再看姬無夜,整個人如丟了魂了一樣?

自己竟然懷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