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可以嗎?」羅亦可興奮道,她旁邊的崔楓同樣一臉激動。

「想要在星際長時間逗留,修為至少也要達到魂實後期,這還是要在藉助星羅盤代步的情況下,否則,用不了多久就會被無休止的罡風撕得粉碎。」韓冰說道,他的目中透出追憶之色,曾經,他在比星際空間更加恐怖的地方待了很久很久。那裡,是與生者格格不入的寂滅界,連噬魂杖這樣的神階法器都能侵蝕的寂滅界。 一萬年的時間,對於修士來說,漫長中透著一絲短暫。化元期修士都極少可以活到萬年,而魂實後期大圓滿的修士,壽命上限才只有1000年。

韓冰臉上露出悲哀,如果韓家的小輩們沒有在自己失蹤的這段時間成功化聖,那麼,估計都已經不在了,如此的話,即便是他現在回家,也只能面對一張張陌生的面孔。他自己之所以能夠活下來,是因為多數的時間他都是以靈魂狀態被噬魂杖所封印。

許久之後,韓冰終於調整好了心情,開始繼續查探妮珊納戒中的物品。將一些靈石收了起來,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引起他的興趣,不過,一枚記載著制毒方法的玉簡卻是被羅亦可視若珍寶。

「這一定是毒宗的至寶。」羅亦可抑制不住心中的興奮。

「你對制毒也有興趣?」韓冰疑惑道。

「是的。師叔。」羅亦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靦腆一笑,接著說道:「煉毒和煉藥雖然是不同的兩個分支,但是在許多方面,還是相通的,所謂毒藥不分家,就是這個道理。師叔,這個可以送給我嗎?」

「當然可以,加上這些全部的瓶瓶罐罐的藥粉,都給你。」韓冰無所謂地說道。

「謝謝師叔。」羅亦可歡喜地接過。

從教二十年 處理完納戒,韓冰開始閉目打坐,羅亦可和崔楓則在一旁研究著自己的東西。日子在平靜中一天天過去。

一個多月的時間悄然而過。

「你醒了。」韓冰望著蘇桐紅潤的臉色,鬆了口氣。

「謝謝,因為我的原因,耽誤大家的時間了。。」蘇桐有些愧疚地說道。

「師父,您能完全恢復真是太好了。」羅亦可嬌笑道。

「對,都是你的功勞。」蘇桐拍了拍羅亦可的頭,笑道。

崔楓將一張地圖鋪在地上,這地圖,是臨時草繪的,上面較為清楚地描繪了皇城範圍的地形。

「畫得不錯。」韓冰讚許道。

崔楓嘿嘿一笑,看大家都湊了過來,說道:「韓大哥,我都是按你提供的情報來畫的,你就別誇我了。你來說吧,怎麼干?」

「這裡,是聯盟大軍的駐紮地,根據我的探查,大概有三百人,其中,光是魂虛以上的修士,佔了一半,魂實以上的有30多人……」

聽著韓冰的描述,眾人面色都有些難看,這是一股非常恐怖的勢力,強攻看來是行不通了。

「大家想的不錯,我們不能強攻。」韓冰似是看出了大傢伙的心思,微笑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蘇桐擔心道。

「崔楓,洛櫻姿的那些開啟地宮機關的方法,你都記住了嗎?」韓冰望向崔楓,問道。

妙影別動隊 「韓大哥,我記是記住了,只是,我不敢保證一定能成功,畢竟,這樣的機關我也是第一次接觸,而且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的機會不是太多。」

「我明白,崔楓,我會盡量拖住他們的部隊,給你爭取時間。」韓冰說道。

「我陪你一起去。」蘇桐明白了韓冰的意思,連忙說道。

「還是我一個人去吧,你們三人一起,聯盟人太多,師姐你去了也是於事無補,反而還有可能一個疏忽之下被他們抓住,只要你們這頭一打開地宮的大門,立刻發信號,我會立刻趕過來。」韓冰說道,論速度,在施展冰遁術的情況下,他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時值正午時分,慕青鶯正在專註地研究一塊破損的機關殘片,忽然她身形一頓,隨即猛地轉身,望向前方。

她的動作驚動了身邊的長老和侍衛們,立刻,大家都望向同一個方向,並且都非常默契地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慕青鶯凝視前方,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就知道是你來了。」慕青鶯的聲音清晰悅耳,落在旁邊眾人的耳中,這語氣就像是見到了久別的親密友人一般。

在她的話音落下后,眼前的景象並沒有發生改變,然而慕青鶯卻並沒有表現出絲毫的不耐煩,只是靜靜地等待。

正當眾人懷疑是不是慕統領出現幻覺之時,十丈開外,空氣中突然傳出一聲冷笑,隨即在一陣波紋回蕩中,從其內走出一名黑衣男子,此人面色冷漠,一頭白髮無風自動。隨著他的出現,四周空氣溫度陡降,在場所有人都感受到刺骨的寒冷。

「別來無恙啊,慕會長。」韓冰淡淡地說道。

慕青鶯眸中露出一絲精芒,她獃獃地望著韓冰,眼神中露出一絲複雜。

「韓宗主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前兩天你不是來過了嗎?」慕青鶯輕笑道。

韓冰不置可否,不過內心卻是驚訝,自己的冰遁術在這個女人面前,好像並不是太管用,他知道慕青鶯所指的前兩天來過,就是說他前來探查地形之事。

而此時慕青鶯卻更是堅定了心中的判斷,原本她還只是猜測,現在看到韓冰並沒有反駁,她敢肯定,前幾天自己的感應並不是幻覺。

「韓宗主,你今天過來找我,是為何事?」慕青鶯微笑著問道。

「當然是要報當年的毒丹之仇了。」韓冰面色陰沉。

「哈哈。」慕青鶯大笑,「韓宗主說這話,可能是自信過頭了吧,不過,如果你決定簽署契約,歸順我聯盟,我可以做保證,聯盟一定會誠意地接納你。要麼當聯盟的朋友,要麼就當聯盟的敵人,你自己選吧。」

慕青鶯語氣堅決,在她說話間,其身後的聯盟幫眾已經快速地組成戰鬥陣型,陣陣靈力波動,氣氛瞬間緊張起來。

「那就是沒得談了。」韓冰說著,左手掌中,銀月弓出現,右手拉弦,幾乎是瞬間便射出一箭,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慕青鶯神色鎮定,嘴角掛出冷笑。在箭矢距離她的身前一丈之遙時,一道防光幕適時的出現,叮的一聲脆響,箭身折斷,化為點點光芒消散。

韓冰所用的,並非追風毒箭,他心裡清楚得很,即便是使用追風箭,他也很難短時間內破開對方陣法的防禦之力。

「你已經做出了選擇,我給過你機會。」慕青鶯站在光幕之內,神色輕鬆。身邊三百將士,她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韓冰的第一次攻擊被成功抵擋過後,從聯盟陣營中,立刻便有數百道箭矢和法術攻擊射出,以雷霆之勢直奔韓冰而去。

這一隻聯盟軍隊訓練有術,大部分都是聯盟嫡系,歷經戰火的淬鍊,早已配合默契。其反應速度之快,連韓冰都不得不驚嘆。

韓冰腳步虛空一踏,身形快速升高,同時身體四周快速地凝結出防護冰罩,那些普通的攻擊,對他沒有太大的威脅,但是其中有一道粗大的風火箭是由陣法發出,他能夠感受到其內蘊藏的龐大力量。



雖然韓冰已經移開身形,不過依然有一小半的法術追隨而來,盡數轟擊在冰罩之上,包括那道風火箭。

韓冰沒有去管那破損的防護罩,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十丈外,一道印訣打出,地刺。

聯盟大軍內部立刻傳出一陣慘叫聲,大量冰刺從他們的腳下冒出,一些反應不及的修士甚至被長長的冰刺貫穿,韓冰畢竟是化元期的修為,他的攻擊力在這些小輩面前還是相當恐怖。

在冰刺的攻擊之下,人群中,大量修士飛身而起,主力部隊在空中依然保持著攻擊的陣形。

慕青鶯陰沉著臉,望了一眼下方倒地的幾名下屬,輕哼一聲。這點損失,不算什麼。

「攻擊!」慕青鶯大呵一聲,同時,一道光點從她右手一件銅鏡中激射而出,這光點有些特別,不似普通的法術攻擊,速度極快,幾乎眨眼間便來到韓冰頭頂上空,光點輕顫之下,突然幻化為一張火焰巨網。

火網囊括範圍極大,韓冰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法寶,就在他愣神的一瞬間,火網已經將他籠罩其中,並且極快的收縮。與此同時,聯盟陣營中,數十名身穿鎧甲的戰士已經發起了衝鋒。

韓冰手中幻化出冰刃,向著快速收攏的火網一連劈出十刀,火網在砍擊之下出現的裂口,又快速的癒合。

「這種級別的法寶,還困不住韓某。」韓冰冷笑,在火網臨身的瞬間,其身體四周早已凝結的冰晶層瞬間生長出密密麻麻一尺余長的冰刃,在他的身體快速旋轉中,整個火網立刻便被攪得支離破碎。

冰刃切碎了火網之後,立刻脫離韓冰的身體,四散射出,那些已經向他衝鋒而來的鎧甲衛士被打了個正著,慘叫聲四起。韓冰在震退衛士衝鋒之後,一道黑光瞬間擊中他的後背。

韓冰身體一顫,悶哼一聲,身形向前踉蹌幾步,臨了還吐出一大口鮮血。

穩住身形后,韓冰回過頭,狠狠地瞪了慕青鶯一眼,隨後大步逃離。

「給我追,千萬不要讓他跑了!」慕青鶯大喝一聲,率先衝出,在她的身後,眾人紛紛跟隨。

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 韓冰神識散開,當他發現人群追擊過來之後,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依然速度不減,不緊不慢地逃跑。聯盟陣法的攻擊力雖強,但卻還不足以重創韓冰,他的吐血當然也只是裝出來的罷了。

韓冰一直逃到千丈之外,這才停下身形,轉身鎮定地望著追來的人群。

「怎麼,不跑了?」慕青鶯清脆的笑聲傳來。

「就憑你們這麼蝦兵蟹將,還不足以讓韓某落荒而逃。」韓冰淡然道。說著,他全身靈力運轉,氣勢陡增。

「冰霜領域!」韓冰雙手平舉快速上托,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周圍溫度陡降。一層冰霜以韓冰腳下的地面為起點,向著前方極速蔓延,所過之處,草木碎石都因極寒而發出咔咔之聲。

「小心。」慕青鶯提醒道,她臉色凝重,他們與韓冰的距離只有不到百丈,此刻已經完全被冰霜領域覆蓋。

「這居然是領域技能!布陣!」慕青鶯感受到,自己的修為居然都已經受到了壓制,靈力運轉也遲滯了許多。

「哈哈,晚了。」韓冰的聲音清晰地傳入每個人的心神,此刻,他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沖入人群之中,有冰霜領域的加持,韓冰不管是速度還是攻擊力之上,都加強了許多。





轉眼間,已經有數名修為略低的修士被冰刃刺穿,人群立刻便炸開了鍋,狼入羊群,韓冰的動作快而准,每一次出手,都能了結一人的性命。

皇城廢墟。

崔楓三人已經一路查探了十幾處機關,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在他們身後,還有一個身形虛幻的影子,正是洛櫻姿,開啟地宮的機關,並不是容易辦到的事,最終,洛櫻姿還是選擇了跟隨他們。

「快點,我怕韓冰堅持不了太長時間。」蘇桐有些急促地說道。

「我知道的,我們大家分頭找吧。」崔楓同樣焦急萬分。

幾人迅速分開,韓著不同的方向分頭尋找。

在聯盟的發掘之下,這段時間皇城廢墟已經被挖開大半。

「這裡,快過來。」洛櫻姿喊道,聽到她的叫喊,崔楓幾人興奮地跑過來。

「怎麼樣?」崔楓驚喜地望著眼前的一處機關,目光透出精芒。

「就從這裡打開,快,按我說的方法。」洛櫻姿催促道。

「好!」崔楓興奮點頭,手指一劃,一滴滴的鮮血流出,落入玉瓶之中,轉眼之間,便積累了一小瓶。

「夠了嗎?」崔楓臉色略有蒼白,望著洛櫻姿。

「差不多了。」洛櫻姿點頭道,說完,她虛空閉目盤膝,雙手掐訣之下,大量印訣打出,落入玉瓶之內,隨著她印訣打出,玉瓶之內的血液立刻開始沸騰起來,看起來似乎在發生某種奇異的變化。

崔楓三人站立一旁,耐心地等待洛櫻姿施法。蘇桐還時不時的看向南方,那裡,依稀傳來陣陣法力波動。

「好了,我已經將自己的一部分元神精華滲入血液之中,接下來,你來開啟機關吧。」一柱香之後,洛櫻姿輕舒口氣,身體更加虛幻了幾分。

崔楓點點頭,不敢怠慢,右手指尖伸入血液之中,隨後屏氣凝神,飛快地在腳下石板上繪製出一個複雜的符號,口中默念咒語。

隨著他動作的進行,腳下原本一動不動的石板忽然間一陣輕顫,有了鬆動的跡像。

石板的顫動越來越大,漸漸演變劇烈,隨之從地底傳出轟轟之聲。蘇桐緊張地盯著石板,扭頭望向洛櫻姿,只見洛櫻姿向她點了點頭。

蘇桐會意,右手之中,一枚早已經準備好的傳音玉簡被捏碎,這是在向韓冰發送信號。 韓冰正與聯盟軍隊戰得火熱,在他的凌厲攻擊之下,地上已經躺了近百屍體,而他自己體內靈力的消耗也是相當巨大,正當他感覺難以繼續堅持的時候,蘇桐的傳訊玉簡適時地出現。

「慕會長,我們後會有期。」韓冰大笑一聲,身形立刻消失,施展冰遁術向著皇城的方向急速奔去。在他身體消失的地方,大量的冰針四散而出。

慕青鶯憤怒地格擋住向她射來的冰針,腳踏虛空,喘著粗氣。雖然她的神識一直鎖定在韓冰身上,但此時在這冰霜領域之內氣息太過雜亂,她一時還找不到韓冰的行蹤,況且,她自己也已經受了傷。

「來了,來了。」蘇桐一直關注著戰鬥的方向,看到韓冰的身影出現,立刻欣喜地叫道,此刻,地宮之門已經開啟了一個半丈見方的空洞。

「進去。」韓冰也不拖沓,幾個閃爍間便來到洞口,率先一步跳入洞中,在他身後,幾人也相繼進入。

韓冰一進入地宮,便感受到一股腐朽的氣息。這第一層的地宮非常寬廣,但是整個空間卻幾乎是空無一物,顯得凄涼。

「這裡——我記得這裡,這裡到底經歷了什麼?」洛櫻姿獃獃地望著眼前空蕩蕩的地宮,喃喃道。

韓冰關切地看了一眼洛櫻姿,神識散開,仔細地搜索四周。

崔楓從後面趕過來,同樣獃獃地望著眼前的景象。

「韓大哥,地宮的入口已經關閉了,修真聯盟的人不可能找到我們的。」崔楓說道。

「這裡,在很久以前,是很華麗的。」洛櫻姿輕嘆道。

「難道這地宮便只有這一層嗎?」韓冰已經搜索完一圈,疑惑地問道。

「當然不是,只不過我洛幽皇城的地宮的機關,何等玄妙,如果不是內部人員帶領,外人絕對無法找到任何一個入口。」洛櫻姿說道,說話的時候,她的目中透出悲傷。說完,她向著東北角一處平台走去。那裡,咋看起來,只是一處最普通的石台。

洛櫻姿在石台前站定,右手手指隔空畫出一道符文,指尖輕彈,符文落入石台中央,隨著符文落下,原本平靜的石台突然從中間一分為二,少傾化作一道丈許寬大的洞口。

「這便是通往二層的入口,請進吧。」洛櫻姿說道,隨後身形一晃,飄入洞口之中。在韓冰等人進入之後,石台便自動合攏,回復了先前的模樣,即便有人前來,也難以發現什麼異樣。

地宮第二層,與第一層相比,明顯擁擠了許多,這裡,面積與第一層差不多,但是卻擺滿了各式拿著武器的石像。石像雕刻的栩栩如生。

「小心,這些雕像都是地宮守護者,千萬不要觸碰他們。」洛櫻姿大聲提示道,甚至語氣中帶著一絲欣喜,「這些雕像還完好無損,那麼應該可以說明,這裡不曾被外人闖入過。」

「請問,這地宮一共有幾層?」崔楓好奇地問道。

「九層。這是屬於洛櫻家族的秘密。」洛櫻姿說道。

韓冰觀察四周,這裡除了一百多尊雕像外,別無他物,這些雕像身上落滿灰塵,而且並無靈力波動,想必是久未觸發,不過,他能夠感受到,這些看似普通的雕像一旦啟動,那麼將會有多麼恐怖的殺傷力。看來,這地宮絕對不是那麼容易闖的。

在地宮的一個角落,韓冰發現了一尊倒地的雕像,看起來不像是人為破壞,倒像是年久失效的結果。

「怎麼,你對這些守護者感興趣?」洛櫻姿見韓冰目不轉睛地盯著地上的雕像,好奇地問道。

韓冰聽了洛櫻姿的話,微微點頭,目光再次再次放到雕像上,他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想法,如果能夠參透這些守護者的控制方法,那麼就相當於突然多了一百多名忠誠的盟友,能夠用來守衛地宮,這些守護者的戰鬥力絕對不弱。

「這些地宮守護者,單體的攻擊能力已經相當於魂實中期修士,如果是聯合起來組合成陣法攻擊,那麼,即便是修為高深莫測的雙界行者都不敢硬闖。」洛櫻姿的語氣中充滿了自豪。她的話正好證實了韓冰內心的猜測。

「雙界行者?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修為?」韓冰第二次聽洛櫻姿提到這個名詞,忍不住問道。

聽到韓冰的問話,蘇桐等人也同樣一臉期盼地望著洛櫻姿,雙界行者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過於陌生。

「我只知道,他們跟我們普通的人類修士不同,修行好像並不是依靠天地靈力,很古怪,不過戰鬥力極強,就我見過的雙界行者而言,一般的化元期修士基本上都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且,他們似乎不懼一切陣法和結界,我對他們的了解也不多。」洛櫻姿道。

「不依靠靈力修行?那他們靠什麼提升實力?」蘇桐驚訝道。

「這個——」洛櫻姿陷入沉思,「好像,是一種叫奧能精華的神秘能量吧,我也不敢確定。」

「奧能精華?」韓冰也是一愣,他沒有聽說過有這麼一種能量物質。

「我感覺到,我們還會跟他們交手的,雖然幽冥界大毀,原著民不知去向,但是雙界行者卻依然存在於這裡。」洛櫻姿咬牙道。

「你說得有道理,」韓冰點點頭,「這樣吧,我們在這裡休整一段時間,洛櫻姿,你脫離器身這麼久,元神精華消耗較大,我給你一滴碧心髓恢復一下吧,我正好有時間來研究這些地宮守護者,如果真能為我所用,那麼即便以後遇上雙界行者,也能夠有一戰之力。」

大傢伙聽了韓冰的安排,並沒有異議,在角落裡一處相對空曠的地帶,開始調息休整。洛櫻姿欣喜地接過韓冰的碧心髓,開始潛心吸收。整個地宮二層陷入寂靜之中。 韓冰獨自一人盤坐在一尊地宮守衛者面前,在他後方的角落裡,崔楓三人也都各自調息,恢復靈力。

在韓冰的面前,是一尊略微有些破損的守衛者雕像,雕像的腳上還有一些碎片散落,可以看得出,這些碎片是不久之前剛剛從雕像身上掉落。

韓冰雙目微眯,眼中冷靜執著,他剛剛與這尊地宮守衛者進行了短暫的打鬥,他似乎已經摸出了一些門道,但又不是十分肯定。

韓冰右手再次緩緩抬起,他的這一舉動引起角落裡蘇桐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