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是進入白虎的地盤了,普通野獸,可不敢隨意冒犯這叢林之王。」

心中估測一番,顧寒沒敢繼續深入,找了顆粗壯的大樹,收起鋼刀,手一搭腳一扣,迅捷無聲的攀上了樹榦,停在了一個視野開闊的位置,用獵刀砍下一根胳膊粗的樹枝,一邊一點點削著,一邊小心觀察著四周的異動。

不一會功夫,他就削出了十五根尖尖的木矛。這是用來布置陷阱的工具,作為一個專業的遊戲玩家,顧寒深知人力有限而智慧無窮的道理,而《飄渺之旅》的仙俠背景,決定了普通野獸再怎麼厲害,不帶上妖字,都是能夠輕易殺死的,強如白虎也不例外。

削完木矛,顧寒從樹上跳下,掏出一把鐵鏟插入鬆軟的泥地中,腳面用力踩下,嫻熟的挖起土來。

他沒敢挖得太深,大概一米五左右,主要是怕白虎突然出現將自己堵在坑裡,那就真悲催了。不過長度與寬度上,他有略微加長,約能達到兩米。

將十二根木矛矛尖朝上安置在坑裡,剩餘三根備用,鋪好枝條樹葉掩住,做好標記,一個粗糙的陷阱就算完成了。

「萬事俱備,只差引怪了。」

收拾好東西,顧寒繼續朝山頂深處摸進,順便一路做好標記,免得待會慌不擇路,跑錯了方向。

走了大約十來分鐘,顧寒突然心中一緊,下意識停住腳步。

「喀嚓!」

一聲樹枝斷裂的脆響,讓精神高度集中的顧寒豁然轉頭,視線盡頭處,一道白黑相間的身影在低矮的灌木叢中顯露出來,緊接著是一雙銅鈴大小的虎目,寒光迫人,竟是第一時間就鎖定住了隱藏在繁茂樹叢中的顧寒。

「吼!」

白虎反應極快,發現顧寒的同時,巨大的身軀已然躍過灌木叢,於叢林中左騰右挪,閃電般奔來。 這座城堡與藥金有關係,與籙夢升更有關係,而且遠在二戰這座城堡就存在了,那個德國情報局的首席醫學士還住在這座城堡之中多年,這纔是事實,但是眼下這個洞穴,這些石棺,石棺中的人又是怎麼回事? 超級護花天王 還有怪物呢?怪物是怎麼出來的?

“那種植物人妖怪是溼婆族的寵物,也許可以這麼形容,至少從萊因哈特希的錄音之中是這麼提到的,溼婆族的人用藥物製作各種東西,而所有藥物的引子都是天陰花,經過萊因哈特希對天陰花的實驗,他發現那東西是……活的。”顧懷翼說完又用手指比劃了一下道,“這裏所說的活的,是指天陰花的機能和人差不多,存在着大腦,經脈等等一系列該有的東西……”

“噗——”顧懷翼話還沒說完,阿米設置的閃光彈詭雷突然爆開,刺眼的光芒瞬間覆蓋了整個洞穴,衆人知道變異巴裕追來了,立即各自找掩護躲了進去。

顧懷翼把找到的膠片塞進口袋中,現在沒有條件洗出來,只有離開蠱獵場再說了,總之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中,隨後顧懷翼又摸出手槍,朝着錄音機開火,打破了在上面的磁帶卷之後,朝着阿米喊道:“阿米,你和抹茶去找出路,我們先扛着!”

“先不要開火!”唐術刑從石棺後面微微探頭,看着巴裕並未出現在洞口,但能清楚看到在上方晃動的巴裕觸手——那是與他身體連成一體的蔓藤。

賀晨雪探出頭看了一眼,又縮回去問:“那怪物爲什麼不下來?”

“鬼知道!”緊靠石棺一側的姬軻峯的槍口一直對準了洞口,“我們必須得馬上走,爆炸物都用光了,先前我怕炸不塌地板,把榴彈都塞進去了!”

“顧瘋子!我問你,萊因哈特希有沒有說過,如何對付蠕蟲和植物人妖怪,咱們就算要離開這裏,也得避開那些噁心的蟲子吧?”唐術刑側頭問顧懷翼。

“那些個蠕蟲單獨打死也沒什麼,但如果與血液混在一起那就完了,會產生強烈的腐蝕效果,作用不亞於天陰花中分泌出來的那種東西。”顧懷翼掩護着在四下找着出口的阿米和抹茶,“另外,有個最有趣,最可怕的事情,蠕蟲和那種植物人妖怪是天敵!”

天敵!?唐術刑看着顧懷翼,猛然間明白爲什麼他們在進入那座城堡時,巨型蠕蟲並不攻擊他們,因爲蠕蟲們的地盤侷限於城堡之外的空地和城堡下方,而那古怪的植物人的居所則在城堡之中,而巴裕趕追進這個洞穴之中,僅僅只是因爲他屍化之後,個人意識控制了那植物的本體,所以並未意識到這個問題?

“植物和蠕蟲到底哪個厲害點?”唐術刑又問。

顧懷翼依然跟在阿米的身後,按下通話器回答:“按照錄音中的說法,溼婆族創造這兩件東西的目的有二,其一都是製作蠱毒的重要原材料,其二能夠互相制約,不至於一方獨大,將溼婆族部落給毀滅了,同時還能作爲地下原始試驗場的守護者。”

唐術刑聽完按下通話器,看着在遠處尋找出口的顧懷翼和阿米,又道:“這就對了,這就證明着八方和藥金當初是合作過的,而且還與溼婆族有着協定,和這個有着祕異術的種族一起研究過如何順利進行屍化,之前你不是也說過嗎?關於人如何屍化,他們研究出來也不過幾十年的時間,並不長,說不準最早就是在這個地方開始的。”

“也許。”顧懷翼只是說了這麼兩個字,但唐術刑看着他的眼神,知道這小子又有什麼事情隱瞞着。

“有蟲子下來了!”姬軻峯突然喊道,衆人朝着洞口看去,發現果然有很多小蠕蟲從邊緣爬了下來,隨後還看到一朵天陰花被蠕蟲們拖了下來。

哪兒來的天陰花?衆人互相對視一眼,爲什麼巴裕沒有出現?相反出現的是蠕蟲還有天陰花?

“準備!”姬軻峯喊道,“也許是巴裕的陰謀!”

“等等!”遠處的顧懷翼喊道,“不要開槍!看着,看着它們要做什麼,萊因哈特希說過,地下的試驗場雖然很原始,但流程卻接近自動化,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自動化……”

衆人按照顧懷翼的要求沒有開槍,只是定睛看着,看到那些蠕蟲費力地將天陰花拖到了石棺旁邊,一個接一個貼在石棺邊緣,從下到上將天陰花傳遞過去,等天陰花傳遞到棺材邊緣的時候,那些蟲停了下來,似乎都盯着石棺之中,再也沒有動。

“不動了?”唐術刑探頭看着,“爲什麼呢?”

遠處的顧懷翼目光四下掃着,忽然間起身,朝着那口石棺走去,接着將一具解剖後的屍體費力擡回石棺之中,緊接着站在石棺邊緣看着那些蟲的反應。果然,當屍體回到了那具石棺中之後,蠕蟲們將天陰花頂了進去,接着紛紛跳進石棺之中,鋪滿了那具屍體的表面,接着有好幾條朝着屍體的口腔之中爬去,緊接着蟲子在那具腐爛的屍體之中帶出了些許的血液。

血液被帶出來之後,蠕蟲羣顯得異常興奮,不少的蠕蟲爬到石棺邊緣,用鋒利的邊緣將自己的身體割開,將體內的液體滴出來,與那鮮血混在一起,隨後石棺中騰出一陣陣白煙——蠕蟲液體與鮮血混在一起之後,產生出強烈的腐液。

當棺材中所有蟲子和鮮血變成了腐液的同時,也在腐蝕着那朵天陰花,天陰花在腐液之中逐漸消失,滲入那具屍體之內,緊接着腐屍開始抖動起來,但很快抖動結束了,最早鑽進去的那幾條蟲子也從剖開的腹腔出現,身體纏繞在一起,最後縮成一團,應該是死去了。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自動化!”顧懷翼微微點頭,“要不是先前把屍體的內臟給挖出來,恐怕現在這些新鮮的屍體已經變成了行屍,這就是屍化的祕密。”

“明白了,這就是屍化的祕密——”一個聲音出現在上方洞口,是巴裕!

顧懷翼扭頭看向洞口,巴裕的腦袋從洞口歪歪扭扭地探了出來,接着又馬上縮了回去,避開了兩顆姬軻峯射出的子彈,隨後巴裕又大聲道:“這就是天意吧!你們想逃誤打誤撞掉進來,而我追下來的時候,身體卻不由自主卡住窟窿兩側,似乎這些植物的意識在提醒我,掉下去就死定了!”

“巴裕,多少我們也相識一場,不如收手吧,讓我們走,反正以你這模樣就算殺了其他隊,也不可能成爲冠軍,蠱獵場不會把獎金給一個怪物的,連人樣都沒有的怪物。”顧懷翼站在下方揹着手說道,背在後面的手卻揮舞着,示意其他人繼續找出口,爭取在巴裕發起攻擊之前跑掉。

巴裕並不回答顧懷翼的問題,只是在上面自說自話:“天陰花就是吞下我這種植物所開放的花朵,天陰花的本體就像是一顆蒼天大樹一樣,枝幹遍佈整個城堡之中,只有部分的枝節可以像蛇一樣四下游走,尋找獵物,有機物就是它的獵物……我被那東西抓住拖回本體的時候,我發現了周圍的天陰花,若不是我在緊急關頭吞藥,也不會發現這個祕密。”

因爲屍化變成變異植物人的巴裕,同時也聽到了唐術刑等人在一樓大廳所說的那些關於天陰花的話,逐漸明白了些什麼,但一直沒有搞清楚天陰花與蠕蟲之間的關係,也不知道與屍化有什麼聯繫,直到植物本身意識阻止他跳進蟲巢的時候,發生了一件事,這才導致他意識到植物與那蠕蟲之間有一種特殊的聯繫。

原本巴裕也沒有想到要扔天陰花下去實驗,完全是因爲先前他從廚房中拿出東西去試探外面有沒有詭雷的時候,一隻蔓藤出手打翻了一個保鮮盒,將其中的天陰花抓了出來,等地板炸開,窟窿出現,他也跟着下滑,但被植物本體控制在窟窿之中,無論他怎麼掙扎都無法離開,在那僵持了許久,等着下方唐術刑等人離開,前往眼下的洞穴之後,他才準備朝上面爬,重新找出入口。

就在這個時候,受傷的巴裕面部的一塊爛肉掉落了下去,落在蟲堆之中,其中一根觸手抓着的天陰花花瓣也因爲在窟窿壁上摩擦,導致一塊花瓣掉落下去,隨後下面的蟲子興奮了起來,拼命往那塊腐肉之上擠着,最後活生生擠爆了身體,體內液體流出來與腐肉中少許的鮮血混在一起,立即產生了那種比強酸還可怕的腐液,同時也熔化了那片花瓣。

這個現象讓巴裕明白,帶血的肉會讓蟲子擠爆自己的身體,化成腐液熔化天陰花,如果把天陰花扔下去,那麼這些蟲子逐漸都會化開,也就可以給自己開一條追殺唐術刑等人的大道。

隨後,巴裕開始慢慢撕扯着天陰花的花瓣,後來扔光之後,乾脆返回從冰箱之中翻找着其他的天陰花,一片片扯着花瓣,後來發現蟲子死亡的速度太慢,乾脆扔了一整朵下去,這一扔下去不要緊,蟲子相反不死了,而是成羣結隊開始朝着唐術刑等人離開的方向走去。

下方的路也打開了,巴裕立即縮成一團滾了下去,跟在蟲子身後,在顧懷翼發現屍化祕密的同時,在洞口等待的他也發現了,還聽到了先前顧懷翼對萊因哈特希錄音的解說。

“巴裕,你只要下來也死定了,這裏是蟲巢!”唐術刑在下方喊道,“你周圍都是蠕蟲,那是你的天敵,你死定了!”

“是嗎?”巴裕的觸手抓着一朵天陰花,高舉着四下慢慢擺動,而下方那些蟲子則追着天陰花左右蠕動追隨,並不接近巴裕的主體,像是池塘中渴望遊人餵食的錦鯉,“我只要有天陰花,它們便不會那麼快攻擊我,而你們周圍那麼多屍體,我這裏的天陰花應有盡有,如果我把花全部扔下去,所有的蟲子都會瘋狂衝下去,到時候它們的體液與屍體產生出的腐液,足以熔化你們所有人了!”(未完待續。 顧寒目光一凝,急忙掏出一根木矛,死死盯著急速奔來的白虎,忽而一聲低喝,腰借腿力,手借腰力,右臂后突,猛的朝前一擲,木矛劃破空氣,如一根離弦的巨大箭矢呼嘯而出。

「要中!」

看著木矛的去勢,顧寒臉色一喜,他剛才出手的感覺非常好,木矛幾乎是正迎著老虎而去。

然而,矛還未至,他瞳孔忽而猛縮。

眼見木矛飛速刺來,白虎巨大的身軀一滯,前肢方才落地,虎腰猛挺,後肢一蹬,電光火石之間,憑藉其強大得駭人的力量,竟是硬生生側躍出去,躲過了顧寒這幾乎必中的一矛。

「草!」

顧寒暗罵一聲,不做任何停留,毫不猶豫的轉身朝來處奔去。

見獵物要逃,身為叢林之王的白虎哪能心甘,後肢穩穩紮入地面,原地一個漂移般的轉向,速度幾乎沒有受到任何滯礙,身子已經朝顧寒的方向掠去。

顧寒才跑沒多遠,就發現情況有點不對!

他目前的身法高達36,速度遠超常人,然而白虎卻更快,幾個呼吸過後,顧寒就聽到了身後「達拉達拉」的腳步聲,哪怕他不停的在跑Z字型路線,一人一獸之間的距離也在以驚人的速度縮短,他已經能聽聞到白虎嘴中傳出的腥臭味和濃重的呼吸聲。

最糟糕的是的是,他的體魄只有區區6點,根本經不起長時間的折騰。

斗羅之國術 「我干!預估錯誤了。」

低低啐罵一聲,一直不捨得用掉的唯一一點自由屬性點被顧寒毫不猶豫加在了體魄上,頓時,他感覺到體力恢復了一些,憑藉幾個凌厲的變向加速,終於與白虎成功拉開了一點距離,甚至還在這其中躲開了白虎猝然發動的奮力一撲。

接下來,顧寒倒是有了幾分周旋的餘地,卻還遠遠沒到松上一口氣的地步,面對白虎的緊追不捨,他必須將速度始終保持在一定的基準之上,偶爾還得突然爆發全力衝刺,這可都不是什麼節省體力的活。

借著一顆大樹的掩護,顧寒又一次躲開白虎的撲擊,趁著這個空檔,他從包里掏出一個饅頭塞進嘴裡,囫圇吞下,也不管體力是否能夠回復,邁開雙腿繼續狂奔。

「近了近了,就在前面。」

遠遠瞧見自己提前做好的陷阱標記,顧寒精神一振,擰轉身子,直接躥到旁邊一顆大樹上,取出鐵胎弓與箭矢,回身之際,韌而不硬的大弓瞬間擴至滿月,弓弦聲驟起。

「噗!」

箭矢入肉的響聲之後,是白虎怒不可遏的吼叫。

一箭正中白虎前胸,顧寒幾乎不用看就知道必然入肉不深,這頭白虎體重起碼超過五百公斤,這樣的一箭,對它來說遠不至於造成致命傷害,最多能夠激怒它。

而顧寒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失去理智的畜生,才更容易墜入陷阱。

白虎怒吼撓抓著樹榦時,顧寒借著枝椏躍到臨近的一顆樹上,站定后立即朝地面飛撲,再就地一滾爬將起來,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快跑兩步,已是到了陷阱前方。

他轉身急停,收起鐵胎弓,鋼刀入手,屏氣凝神,緊緊盯著瘋狂奔近的白虎。

進入攻擊範圍后,不出顧寒所料,白虎果真急停揮爪。

眼見巨大的身軀覆蓋了眼前天空,爪子鋒利,獠牙外凸,顧寒絲毫不覺慌亂,果斷朝側方一個翻滾,險之又險的避過這記撲擊,同時鋼刀反轉,狠狠劈在白虎後腿與腹部的連接處。

「噗!」

乾脆利落的破體而入之聲,鋼刀毫無阻礙的切入白虎身軀,鮮血飛濺,割裂出一道巨大傷口。

白虎吃痛,瞬間失去平衡,顧寒抓住機會,猛的一腳踢在其腹部,竟是借著白虎急停的滑動之力,將其一腳送進了陷阱中。

「嚎!」

一聲痛吼傳來,顧寒急忙湊近一看,只見白虎碩大的身軀已被數根木矛穿透,其中一根插在其脆弱的脖頸處,使得血液激射,四肢抽搐不止,眼見是活不成了。

顧寒沒有猶豫,掏出鐵胎弓補上幾箭,結束了這叢林之王的性命。

叮!恭喜您,因獨立殺死為禍一方的白額猛虎,達成青銅成就「打虎英雄」,根骨加1,體魄加1,身法加1。

顧寒跳入陷進,掏出一把剖骨刀,熟練地分割著白虎的巨大屍體。

片刻后,出自白虎的各種材料裝滿了他的包裹。

虎肉:食材,可烹製成特殊食材「冬蟲夏草燴虎羹」,食用后增加角色體魄2點,每個角色限食三次。

虎骨:食材,可釀造成特殊食材「虎骨酒」,食用后增加角色根骨2點,每個角色限食三次。

另還有虎鞭、虎皮、虎牙、虎爪等。

顧寒瞧著這一堆收穫,樂得裂開了嘴,正在這時,耳邊忽然又是一聲叮響:

系統提示:因有玩家成功擊殺為禍一方的白額猛虎,本鎮主線任務開啟,完成主線任務后,即可進入「真實世界」。

顧寒一怔!

擊殺白虎是開啟主線任務的條件!

「靠,這算是被自己坑了嗎?」

「老子硬功、耳功、眼功都還沒練呢,現在就進城豈不虧大!」

而正在他內心暗暗懊悔的時候,信息晶盤中,他所在出生小鎮的交流頻道,有人藉助主播發出了一條語音消息:

「哪位大俠殺的白虎?小妹是生活玩家,廚師職業,求虎骨虎肉各二十斤,價錢絕對讓你滿意,看到后請帶圖私密我,謝謝。」

這玩家在交流頻道的昵稱名為「淺笑」,顧寒心中一動,向「淺笑」發送了一個好友申請,通過後,直接打字問了一句:「銀兩還是現金?」

對方回話很快,是一道輕靈悅耳的女聲:「都可以,不過最好是現金,銀兩不多呢。」

顧寒略作思量,又問道:「你會做『冬蟲夏草燴虎羹』與『虎骨酒』對吧?」

「對對對,白虎真是你打的?圖都不帶,我還以為是騙子呢!怎麼樣大俠,賣不賣?我出一千華夏幣。」對方連珠炮彈般說了一大堆。

「我不要現金。」

顧寒做這個決定時並沒有猶豫,雖說現在他一窮二白,正是需要錢的時候,但遊戲初始階段,銀兩是最為缺乏的重要物資,他必須儲蓄起來以備真實世界的各種開銷。

「啊?可是我只有十幾兩銀子,要不銀兩現金都給你點?總之大俠你一定要賣些給我,那兩種材料對我很重要,而且咱們以後還可以繼續合作不是,你放心,我做生意很……就是很那個的,對對,誠信,絕不會坑你!」對方顯得很健談。

顧寒沒有理她那麼多,挑重點問道:「八寶魚湯做過沒?」

「做過做過,大俠你連神魚都有嗎?果然是高手啊!」對方拍著痕迹明顯的馬屁。

「熟練度多少了?」顧寒不太放心的試探了一句,生活職業在製作特殊食材時,成功率視單種菜肴的熟練度而定,自然是做得越多,成功幾率就越高。

「放心啦,我是有公會支持的,熟練度已經四十七了,成功率最少六成。」說著,對方發了一個生活技能的截圖過來,順便補充道:「你看是四十七沒錯吧,而且我馬上就要從廚師學徒晉陞為初級廚師了,到時候還會有百分之十的成功機率加成……」

顧寒猜測對方的晉陞任務應該是與虎骨虎肉相關的菜肴,否則不至於表現得這麼急切。

「這樣吧,我提供材料,你幫我做成成品,失敗了也不用你賠,咱們各取所需,怎麼樣?」顧寒提議,雖然按理來說,他應該找天香酒樓李大廚那種高級廚師,成功率將達到百分之百,材料就不會浪費。

不過請高級NPC廚師,三十兩一道菜的掌勺費顧寒可負擔不起,畢竟這種略顯低級的特殊菜肴,市面上能不能賣個三十兩還是兩說。

「哈,可以的,不過做成之後,能不能每樣菜肴都賣我一份?我給你現金,唔……銀子也可以,雖然我身上的肯定不夠,但我會盡量按市價去湊的。」

「好。」

顧寒一口答應,約定在天香酒樓見面后,便下山趕了過去。

…………

淺笑是個看上去婉約純凈的秀美女子,這略微出乎了顧寒的意料,他本以為那麼「健談」的女人就算不是個女漢子,也該是小辣椒類型的,不過想到遊戲中隨意調整容貌的功能,他又釋然了。

簡單的客套之後,在淺笑漸漸瞪圓的美目中,顧寒將包裹中的材料一樣一樣掏了出來。

「這……這起碼得有兩百公斤虎肉吧。」

「虎頭骨、虎脊椎、虎脛骨,天啦,一整頭白虎的骨頭都在這裡了……」

「一、二、三……一共十一條神魚,大俠,這是把你們公會的所有存貨都拿來了吧?你就不怕累死我啊?」

「不過只要能練技能,再累我也喜歡……」

顧寒沒有解釋什麼,開口催促道:「趕緊開始吧,我還有任務要做。」

對於顧寒冷淡的語氣,淺笑倒並沒有在意,從包裹里將爐子、廚具以及各種配料拿出,生好火,一邊開始製作「冬蟲夏草燴虎羹」,一邊隨口問道:「大俠,你平常也這麼酷么?」

「沒有吧,我還算平易近人。」顧寒自己也不太確定。

淺笑呵呵一聲:「你這笑話是真冷,對了大俠,你是哪個公會的?你們公會實力很強嘛,能弄到這麼多材料,還殺了白虎。」

「我們公會人不多,鎮子里加我就四個人。」顧寒如實回答,他們公會裡的所有職業玩家,早在付巧仙的組織下拉到了一個群里,共一百九十六人,只是因為遊戲開啟時所湧入的玩家太多,聽說光是星城區域,就有上百個出生小鎮,所以像他們這種四人同鎮的情況已經算幸運了,其餘同事大多孤身一人。

「不是吧?你們四個人就殺了白虎?」淺笑驚呼。

「呃……是用了陷進,費了不少功夫。」顧寒說。

「噢,這樣啊……」淺笑敷衍一聲,那神情模樣,似乎還是不太相信。

征服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顧寒摸了摸鼻子,有些無語,想著還好沒告訴她白虎是死於自己一人之手,不然鐵定會被當成吹牛大王。 忙活完畢,已是兩個多小時過去,期間淺笑還去完成了晉陞任務,只是哪怕有初級廚師的廚藝加成,「冬蟲夏草燴虎羹」與「虎骨酒」這兩樣特殊食材的成功率仍是低得可憐,要不是「八寶魚湯」有接近八成,顧寒就該罵娘了。

每樣菜肴各吃了三份后,顧寒也沒有表現得太過摳門,免費贈送了淺笑三種菜肴各一份,最終他收穫虎羹24份、虎酒15份、魚湯18份。

而就在他盤算著是現在賣掉還是到真實世界再賣時,一邊的淺笑竟是將菜肴擺上桌面,掏出一雙筷子,打開虎骨酒抿了一口,隨後絲毫不顧形象的大快朵頤起來。

顧寒愣了好一會,才不敢置信的問道:「淺笑姑娘,你拿這些菜,不會就是為了吃吧?」

每一樣特殊菜肴都只增加固定的屬性,如果是多人同吃,效用就會按人頭均分下去。

「不然呢?你以為我想幹什麼?」淺笑咕嚕喝下一口虎羹,又灌下一口酒,奇怪的斜瞟著顧寒。

「你剛才不是說八寶魚湯你已經喝過三次了嗎?」顧寒大為不解,現階段,這種特殊食材拿到市面上賣,二三十兩銀子肯定值,換算成華夏幣少說也有兩三百塊錢,結果被她就這麼……吃了?

「是啊,就是因為喝過了,覺得好喝才想再喝一次嘛。對了,還得加個菜,光喝湯總感覺差點什麼……」說罷就掏出一塊野豬肉與若干輔料現場烹制起來,隨後還回頭對顧寒努努嘴,示意道:「你要不要吃點?放心,我請客!」

「呃……」

顧寒風中凌亂,暗道現在年輕人的世界真難懂,當吃貨都當到遊戲里來了,她之所以選廚師職業,恐怕就是因為這個吧!

「不了,我還有任務要做,再聯繫。」顧寒撂下這句話,飛也似的離開了天香酒樓。

淺笑看著顧寒離去的方向,搖搖頭感嘆道:「真是無趣的人吶,偶爾停下來好好享受下美食,人生不就該這樣嗎?」

隨即拍拍小手,將一碟紅燒野豬肉放上桌面:「嘿嘿,開吃……」

…………

挖了半天礦,顧寒的體魄上漲了十來點,硬功也提升到了六十多,正靠坐著牆壁休息回復體力,信息晶盤中的交流群突然熱鬧起來:

「看論壇看論壇,有人進了真實世界。」

「不是吧,這麼快就做完了主線任務?」

「草,九陽宗內門弟子!」

「內門弟子是什麼?九陽宗又是什麼?求掃盲!」

顧寒心中一動,點開官方論壇,立即被一篇名為《教你如何成為宗門內門弟子》的熱門帖子所吸引。

此貼講的是一名玩家進入真實世界的廣陵城后,接受了名為九陽宗的宗派發布的入門任務,圓滿完成並獲得A級任務評價,成為了九陽宗第一位玩家之身的內門精英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