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也是個好手,還有那麼多英勇善戰的部下,不如你隨了我,如今這天可是要換了,想必你也清楚我們黃巾勢力已經將戰火蔓延到整個大漢了!大漢大勢已去也!兄弟你覺得如何?」

「哈哈!」

聞言,賀翎乾笑兩聲,若是不知道歷史,說不定還真要被這張曼成給騙了,大勢已去?人家只是還沒有動作,後來的皇甫嵩,盧植幾人率領大軍輕輕鬆鬆的就鎮壓了你這全國的戰火,簡直不要太輕鬆,一切都是埋下群雄並起的種子而已

賀翎腦子轉的極快,試探地說了句:

「大漢畢竟是根基深厚,百年基業,萬里世家,一旦你們觸怒於世家,牽扯到他們的利益,還是會被狠狠鎮壓,不如你率這幫兄弟從了我,到時跟隨一眾世家分杯羹,爭奪天下才是正理,你覺得僅僅憑一個黃巾,就能翻動整個朝廷?現如今朝廷發布檄文,也同意我們收納你們,而且你們入我大唐鎮,人人有地種,睡得踏實,難道不比這天天戰亂,整日屠殺睡不安穩要來的好嗎?」

話不投機半句多

張曼成聞言臉色就不太好了,看看這周圍的士兵們有不少人都開始了思索,畢竟大家都是吃不飽,穿不暖,沒辦法之下才奮起反抗的,不然誰不想安安穩穩的度過一生?

現如今黃巾起義剛起步,賀翎就給出這麼好的條件,難免會有兄弟動心思遷~

自己好歹也是領軍一方的指揮,哪能容忍賀翎這般惑眾?

當下大吼一聲:

「蒼天已死,黃巾當立!」

大刀揮舞著朝著賀翎繼續砍去!

「呵呵,兄弟說錯了,是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才對,這立足的可不是黃巾!」

賀翎見狀,連忙呵呵一笑,說道,感覺張曼成似乎心裡有些觸動,當下特意咬住天這個字,用意不明,再次挺身提槍,與之相迎! 整個下午包括晚上,楊嘯都在擺弄各種原料,製作雪糕和冰淇淋,看著冰兒興奮的樣子,他覺得很有成就感。

就連詹老頭嘗過楊嘯做的冰淇淋之後,也是讚不絕口。

在巫星,還沒有人嘗試做過冰淇淋。

楊嘯將各種果汁果肉混入冰淇淋,製作出了各種水果口味的冰淇淋,讓冰兒開心不已。

「父親,冰兒,你們倆覺得這個雪糕冰淇淋可以賣得出去嗎?」

楊嘯問道。

「當然可以,我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冰淇淋,我可以連續吃幾杯呢。」

冰兒興奮帝叫道,楊嘯的到來,尤其是楊嘯的各種溫馨舉動,讓小女孩感受到了暖暖的父愛,雖然嘴中喊的是叔叔,可是她更希望是父親。

詹老頭也點點頭,說道:

「龍城這地方一年之中有半年時間氣溫偏高,這個冰淇淋和雪糕味道不錯,冰涼解渴,不僅小孩喜歡,我看大人也會喜歡的,就算大人捨不得買,總是熬不住孩子的哀求,多少也是要買以一些的。」

「嗯,既然這樣,我們在貧民窟的商業街上找個小商鋪,那裡的人流量集中,比較適合賣冰淇淋,而且,有個固定的商鋪,就不同擔心颳風下雨,最好找個兩層小樓的,樓下開商鋪,樓上住人,你們也不用來回跑了。」

楊嘯掃了一眼詹老頭爺孫兩的小房子,這裡很簡陋,只是一個簡單遮風避雨的窩棚而已。

他的打算自然是幫助冰兒爺孫建立一個穩定的收入來源,有個而穩定的住所,這樣有一天自己離開之後也不用牽挂了。

人總是這麼奇怪,路上看到一條流浪狗,流浪貓,如果你不去關注它,你便不會在意它的生死,

可以,你一旦注意它,可憐它,偶爾給它們喂點吃的,甚至帶回家收養了,你便會牽挂它的生死。

更何況,楊嘯現在幫助的是兩個人,尤其是冰兒這樣7歲的女孩,真是天真浪漫猶如小天使一般,帶著一股淡淡的哀愁,讓楊嘯動了惻隱之心。

好人做到底,他也不缺這幾個錢,順便還能在這貧民窟躲藏幾天,估計龍傲天想死了也想不到楊嘯會躲藏在貧民窟開雪糕店。

詹老頭聽楊嘯這麼說,自然是很驚喜,同時又覺得無緣無故得到楊嘯這麼大的恩惠,自己無以為報,內心有些慚愧和不安。

冰兒卻沒有想那麼多,只是興奮撲到楊嘯懷裡,撒嬌讓楊嘯抱著,摟著楊嘯的脖子。

「叔叔真好,冰兒再也不用挨餓害怕了。」

冰兒說著,粉嫩的小嘴親了楊嘯的臉頰一下。

小小的破房子裡面洋溢著溫馨,就連一向愁眉苦臉的詹老頭也都露出了笑容,他看到了一絲生活的希望,對他來說這是天降運氣,他和冰兒都成為了幸運兒。

吃過晚飯,休息了一會兒,詹老頭帶著楊嘯和冰兒一起出去逛貧民窟的夜市。

「我們這兒的人大都清早起來要趕去龍城幹活,所以白天並不是很熱鬧,只有到了晚上下班的時候,大家都從龍城裡面回來后,這裡才真正熱鬧起來,

現在的人還少,再等幾個小時之後,才是真正熱鬧的時候。」

三人隨意在貧民窟的商業街行走著,冰兒一路都牽著楊嘯的手,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楊嘯偶爾停下來要給她買零食,她卻很懂事地搖搖頭,

「叔叔,我不餓,剛吃飯呢,留著錢我們還要開冰淇淋鋪子呢。」

楊嘯一笑,憐愛地摸摸冰兒的頭。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知道生活不易,這種體會楊嘯自己就有。

楊嘯小時候家境一般,所以不能想要什麼就買什麼,很多時候看到喜歡的玩具都需要忍耐,或者等考試考得好的時候,趁機向父母提出要求。

路過一個兒童服裝店,楊嘯拉著冰兒走入服裝店,給冰兒挑選了幾套漂亮的衣服,這一次,冰兒拒絕的語氣沒有那麼堅決,即便嘴上拒絕,但是眼神卻死死地盯著那些漂亮的衣服。

7歲的小女孩,正是愛漂亮的時候,可是她身上還穿著一件明顯是男孩子的衣服,估計是周圍的鄰居送給她的,尺寸顯得有些大。

買一套衣服才幾十個晶幣,好一點的才一百多晶幣,這點錢對楊嘯來說真是如九牛一毛。

儘管楊嘯說要賣五六套衣服給她,隨便她挑選,可是冰兒最後還是只挑了兩套衣服,然後怯怯地看著楊嘯,

「叔叔,我就買著兩套好了,這樣每天有個換洗,以後我在店鋪裡面賣冰淇淋,穿得乾淨漂亮點,生意也會好些。」

楊嘯看著冰兒明亮的雙眸,稚嫩天真的神情,想笑,卻又笑不出來,內心覺得有些酸酸的。

摸摸冰兒的頭,

「好,就依冰兒的,等以後爺爺賺錢了,再給冰兒買更多的漂亮衣服。」

詹老頭賣掉楊嘯兵器的錢,除了購買一點原材料的錢之後,都還給了楊嘯,楊嘯說讓他留著,可是詹老頭倔強說,這錢是賣掉楊嘯兵器的錢,應該楊嘯拿著。

一吻情深:錯愛景先生 楊嘯拿出晶幣買下衣服,冰兒欣喜地雙手緊緊抱著新衣服,生怕會消失一般。

從服裝店出來,三人沿著整條商業街來回走了一圈。

這條商業街是貧民窟的人自發修建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隨著貧民窟的人越來越多,大家便產生了一些商品買賣和服務的需求,從最初的擺地攤,慢慢發展到有人修建房子,開設專門的店鋪。

這些店鋪都是私人修建的房子,也不知道買來買去,經過多少次交易。

楊嘯看到商業街上有一個臨街的旺鋪,兩層樓,但是關著門,門上貼著一個出租的字條。

「咦,這個店鋪出租嗎?」

詹老頭說道:

「這家原本是個賣燒餅的,前段時間賣燒餅的阿旺去龍城辦事,在大街上遇到了大王子的府內的一眾侍衛,閃避不急,撞到了對方,爭吵幾句之後,就被對方的人殺死了,

唉,阿旺一死,留下一個年輕的老婆,無法經營燒餅店,便只能出租了。」

「哦,那正好,我們去問問,看看什麼情況。」

詹老頭敲了敲門,喊道:

「阿旺媳婦,阿旺媳婦!」

片刻之後,二樓上的窗戶「吱呀」一聲打開,傳來一個嬌俏略顯慵懶的聲音。

「唉,誰呀!」

楊嘯退後兩步,抬頭一看,一個面容還算俊俏的年輕小媳婦,雙眼正盯著自己看。

詹老頭連忙說道:

「阿旺媳婦,我想租你的鋪子,你下來談談唄。」

「你?沒搞錯吧,就你賣那幾碗糖水,還要租鋪子?你不怕把冰兒給貼本給賣掉了?」

蜜愛成婚 「這是說的啥話呢?我怎麼賣糖水就會連孫女也給賠掉了?」

詹老頭表示不服氣。

楊嘯憋著笑,心想這阿旺媳婦說話一針見血,估計是個毒舌小媳婦。

冰兒自然是幫助爺爺了,昂頭叫道:

「彩霞阿姨,我爺爺的糖水生意可好了,不比你們家的燒餅生意差,你看,你們燒餅店都關門了。」

「叫彩霞姐姐,說了多少次了,你這孩子怎麼總是記不住呢?什麼叫著我們燒餅店關門了,你們還活著?小屁孩懂啥?」

楊嘯這才知道阿旺媳婦名叫彩霞。

彩霞趴在二樓窗邊,探著頭,一直看著楊嘯,還不經意地伸手捋了一下披散的頭髮,露出有些雪白的臉。

「阿旺媳婦,你到底租不租,不租我就走了。」

「租,租,租,只要你出得起價,我自然租了。」

「那你快下來啊。」

「啊,就下來,等等。」

彩霞離開窗戶,返回二樓房間。

詹老頭對楊嘯說道:

「這女人被阿旺寵壞了,以前阿旺開燒餅店的時候,生意好,他媳婦也就坐在店鋪裡面收收錢,一切活都是阿旺和兩個小夥計做的,

別看這女人生的白白凈凈,模樣嬌俏的樣子,可是個懶蟲了…..」

「啊,你個死詹老頭,你怎麼背後說我壞話呢?我怎麼就懶了,我讓你養活我了嗎?我男人養活我那不是應該的嗎?」

彩霞從二樓窗口探出頭來,一臉怒容。

修神外傳仙界篇 老詹頭沒曾想到著小媳婦還在二樓沒有離開,一臉尷尬。

(感謝雨墨亂殤打賞1100,星雲飄雪,我就是小柚子,無堅不摧唯快不破,低調的讀書,裁決仙尊,笨煩,長門店長,風氣雲遊四海,難以想象的苦澀,多謝大家支持。) 「你個死老頭!」

彩霞「砰」地一聲關上窗。?隨?夢?.lā

然後,楊嘯就聽到樓板上傳來「噠噠」的腳步聲。

楊嘯實在憋不住了,呵呵笑了起來。

詹老頭尷尬地笑道:

「這小媳婦,潑辣滴狠啊。」

冰兒則說道:

「彩霞阿姨怎麼還不下來啊。」

「咯吱」一聲,店門打開了。

彩霞走了出來,雙眼憤怒地瞪了一眼詹老頭,然後把目光落到了楊嘯身上。

客觀來說,楊嘯和貧民窟的人氣質上是完全不同的。

貧民窟的人大多生活條件艱辛,穿著樸素,甚至說有點臟,哪裡像楊嘯這樣英俊瀟洒,器宇軒昂,穿著乾淨,衣服講究。

氣質是一個人生活閱歷的體現,尤其像楊嘯這種人,在地球上從一個文弱書生,成長為一方霸主,

來到紫源星之後,也是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最後統一了野人部落,獲得了和巫星人對抗的資格。

楊嘯的胸懷格局眼光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這種歷練不是誰都有的。

和楊嘯一起過來的夥伴顧北風和杜天行,夏洛等人,在氣質上也是越來越輸給了楊嘯。

氣質這東西是潛移默化產生的。

楊嘯站在這貧民窟的商業街上,氣場自然散發,猶如一顆發光的寶石掉落卵石之中,與眾不同。

楊嘯掃了一眼彩霞,皮膚雪白,穿著也算時尚,一件抹胸裙,顯得更加挺拔,身上還撒了淡淡的香水,全身散發出一股成熟的味道。

彩霞看著楊嘯,臉上的怒容終於是消散了,微微一笑,

「詹老頭,這位公子是?」

「咳,這是我小兒子,詹木。」

「啊?」

彩霞張大嘴,顯得很吃驚的樣子。

看了一眼楊嘯,又看了一眼詹老頭,脫口而出,

「你怎麼會有這樣的兒子?」

詹老頭:「…..」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楊嘯:「……」

冰兒聽了可不高興了,昂著小臉,大聲說道:

「他就是我叔叔!」

彩霞輕笑道:

「想不到詹老頭還有這麼俊俏的兒子,真是走眼了啊。」

詹老頭輕咳一聲,

「我兒子詹木從小在外地生活,最近才回來這兒找我們的,唉,廢話少說,你這鋪子怎麼租?」

彩霞看了一眼楊嘯,說道:

「租鋪子嗎?一月二千晶幣。」

「如果買下來呢?」

楊嘯問道。

彩霞聽了,愣了一下,

「你要買下我這鋪子?」

「是的,開個價吧?」

彩霞猶豫了一下,想了想,說道:

「我這鋪子可是旺鋪,以前的生意可好了,現在要說賣的話,我還真是捨不得呢。」

詹老頭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阿旺媳婦,你就開個價再說嗎?太貴了我們也不一定買呢。」

彩霞瞪了詹老頭一眼,很不高興地說道:

「詹叔,別老是一口一個阿旺媳婦,阿旺媳婦,叫我彩霞姑娘吧,我,我男人早就死了啊。」

說完,扭動了一下腰肢,身前兩團肉顫抖了一下,看著楊嘯微微一笑:

「詹公子,肯定是你想買下這個鋪子,你是要做什麼生意呀?」

「我買下來給我父親開個糖水店,你就說個價吧,合適我就買,不合適我就去買別的鋪子。」

彩霞自己不能開店,一個人住在這裡也是浪費,內心也想賣掉,只不過在這貧民窟,一般的人那裡有錢買鋪子?

一般的人寧願在外面支個流動的地攤,也不會花這個冤枉錢,就好似詹老頭賣糖水那樣。

彩霞猶豫了一下,說道:

「如果您真想買的話,給我0萬晶幣吧。」

「0萬?你怎麼不去搶呢?」

詹老頭立即跳著驚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