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為什麼罵我!我要你們給我個解釋,否則跟你們沒完!」

洛公子手中按著劍柄,雙眼變得通紅,惡狠狠地盯著陸韻鍾說道。

「呵呵!請問這位洛公子,你是貓嗎?」

花不修笑著問道。

洛公子下意識地搖了搖頭。

「那麼你是狗嗎?」

洛公子當然更不能承認自己是狗了,於是又搖了搖頭。

「那麼我們罵貓和狗,你激動什麼勁呢?」

洛公子想想也有道理,人家罵的是貓和狗,好像真的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於是氣勢立時降下去不少,不過他還是覺得哪裡有點不對勁,只是一時之間沒有想明白。

洛公子成天都被別人寵著,根本不會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所以說論嘴皮子的功夫哪裡是花不修的對手。

「天宇學院很了不起是嗎?為什麼要一再挑釁?」

許菲瓊見洛公子被人稀里糊塗就給繞了進去,心中暗自著惱,於是冷臉問道;她的話里雖然聽不出什麼火氣,但是眼神凌厲地看著陸韻鍾,很顯然也動了真怒。

他們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高,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兩大學院劍拔弩張的勢態,立時讓其他學院的學員心裡暗自高興,巴不得他們現在就動手打起來,於是紛紛圍攏上來。

岳問天根本就不介意陸韻鍾等人的行為,他也早就看著洛公子不爽,不過要是雙方在看台上動了手,那性質就不同了,說不定雙方不管有理沒理都會受到處罰,到時候要是取消比賽資格可就麻煩了。

「花不修!你們再別說話了!都坐下!」

他回過頭對許菲瓊道:「許小姐,剛才他們有言語冒犯的地方請多擔待,在這裡起了衝突對雙方都不好,要不你看這樣吧!反正咱們都能進決賽,到時候咱們決賽里一分高下你看怎麼樣?」

岳問天一番話說得聽起來挺和順,實際上根本就不是道歉,反倒是向對方下了戰書!

「好!決賽見!」

許小姐的言語之中依然沒有火氣,不過當她轉回頭時,卻是牙關緊咬,嘴唇發青。

見雙方沒有進一步的激烈行為,圍觀的人漸漸也就散了,他們又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賽場上,此時「細柳學院」和「振興學院」各自派出了最後一人,其中一個明眸善睞;白衣如雪的少女,手挽著一隻長鞭,款款地站在競技場的中央,她的氣質非常優雅,但是眼神中卻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憂鬱——不是璇夜公主又是誰? 陸韻鍾見到璇夜公主如此憂鬱的模樣,心中沒來由的感到一陣疼痛,在他的心目中,這位可愛的公主從來都是快快樂樂的,好像根本就不知道憂愁,可是此時的她卻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振興學院」派上來一名身材粗壯,手持長棍的學員,他手中的長棍一擺,頓時一團橙色的氣團將他縈繞,「大乘初期!」看台上不少人在心中暗自喊道。

他略弓了一下粗壯的身體,對著璇夜公主行了個禮道:「我叫車磊鑫,請問姑娘貴姓?」

「林璇夜。」

車磊鑫打量了璇夜公主一番說道:「林姑娘文文靜靜的,不像是好狠斗勇之人,難道你們『細柳學院』沒有人了嗎?」

這番話非常明顯的帶有諷刺的味道,陸韻鍾心中暗道:「他這是想激怒夜兒,唉!以夜兒的性格一定會非常生氣的!」

想到這裡,他不由地暗自擔心。

沒想到璇夜公主微微一笑,脆聲說道:「這位車師兄說的很有道理,根據我們『細柳學院』的規定,遇到什麼樣實力的對手就要派出什麼樣的人來迎戰;而我是學院里最沒用的學員,所以就被派到這裡來了!」

這番話說的不溫不火,一本正經,卻針鋒相對,經過她如出谷黃鶯般的嗓子說出來,格外好聽,不禁引得在場的觀眾發出陣陣喝彩聲,不由得對這個可愛的小姑娘讚嘆不已,下意識地都希望她能夠取得勝利。

別人不了解璇夜公主,但是陸韻鍾對她卻知之甚詳,這番話說的太有水平了,印象中根本就不是她能說出來的,這不由地讓他的心裡感到非常詫異。

璇夜公主能有如此精彩的回答當然是歸功於浣晚菱了。

她自從陸韻鍾走了之後,就變得沉默寡言,一天到晚躲在皇宮後院,不知疲倦地練習「盪雲鞭法」,很快就完全掌握了「盪雲鞭法」的前六式,隨著她刻苦練習,元力也有了質的飛躍。

璇夜公主如此玩命地訓練,時間久了林長越反而有些擔心起來,他知道自己的女兒這是思念陸韻鍾所致,可是相思病他真的沒有辦法醫治。

就在幾個月前,璇夜公主無意中得知了學院大賽的事情,學會了鞭法這麼久,她本身就希望能有人切磋一下,知道了這個消息,就向林長越提出要求代表「樞孟城」的「細柳學院」參加。

林長越聽了一口答應,他也希望璇夜公主出來散散心,免得憋出病來,至於「細柳學院」的成績如何,反倒放在其次了。

「細柳學院」接到帝王的命令雖然很不高興,也只有無奈地接受下來;但是學院方面也多了個心眼,這次參加比賽隨行的多帶了一個學員,以備緊急的時候作為替補之用。

在來之前,浣晚菱擔心這位小公主說話、行事天馬行空的,再鬧出點洋相,於是就提前設想了很多情況,該怎麼回答,都寫在一張紙上,然後讓璇夜公主在路上背下來,擂台上的對話當然是重點之一了,所以璇夜公主才能如此侃侃而談。


「你……」

這位車師兄被璇夜公主說的面紅耳赤,他一揮手中的長棍說道:「我也是最沒用的!咱倆乾脆就在手上見個真章吧,看看到底誰是最沒用的!」

看台上的眾人聽得心中暗自好笑,這兩個學院現在變成「廢物」大戰了!

璇夜公主展顏一笑,脆生生地說道:「還望車師兄手下留情!」

說完將手中的長鞭舉起,擺出了盪雲鞭法的起手式「雲開霧斂」,立時一團淡橙色的氣團圍繞在她那窈窕動人的身側。

「哇!……」


「十幾歲的大乘初期,不會是真的吧!」

看台上驚呼聲一片,眾人見她長著一張稚氣未脫的俏臉,身體柔柔弱弱的我見猶憐,估計最多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大多數人心裡都產生了一種非常愛憐的感覺,沒有人會覺得她的實力會高到哪裡,可是現在她一亮相,頓時驚得很多人差點將眼珠子掉出眼眶。

要知道十六七歲就達到的「大乘初期」這樣的變態人物,所有的學院里恐怕都沒有,唯一能跟她相媲美的也只有許菲瓊了。

當然了,這中間最高興的還要數「細柳學院」的這些人了,他們這些人中除了林璇夜之外,只有一個人達到了「大乘初期」的水平,而他剛才已經出過場了,其他的是三個達到了「入化巔峰」一個是「入化中期」。

剛才「細柳學院」帶隊的教員原本是想讓另一個替補的學員上場參加最後一場決鬥,但是林璇夜忽然主動請纓,這位教員當然也知道她的身份,見林璇夜主動提出的要求,當然是一口答應,他的心中暗道:「你自己要求上場是最好不過的了,有這麼多人作證,反正輸了也怪不得我!」

林璇夜還沒有上場,他就在心裡為失敗找借口了,但是璇夜公主一顯露元力,「細柳學院」的眾學員高興之餘,大多心裡暗自感到慚愧:「本以為她是靠著關係混進來的花瓶,沒想到人家的實力竟然達到了如此高的境界……」 「車師兄,我師傅曾經教導過我,遇到年齡大的一定要尊重長輩,所以還是你先請吧!」

她這種行為頓時引得眾人不住點頭稱讚有禮貌!陸韻鍾心中暗道:「我什麼時候這麼教過你了?這不是瞎掰嗎……」

那位車師兄心裡更是鬱悶:「我也不過是二十二三歲,怎麼就成了長輩了?難道我有那麼老嗎?……」

雖然璇夜公主的元力跟他相同,但是車磊鑫還是沒有將她放在心上,他二話不說,雙手高舉長棍,從上而下直劈下來

「破天訣!」

一片橙色的棍影,帶著尖銳的呼嘯聲從上而下地劈了下來!

好凌厲的棍法!看台上很多人都暗自為這個嬌嫩的小姑娘擔心起來,當然陸韻鍾比其他的人更為擔心。

林璇夜微微一笑,她的身子往後略微撤了兩步,同時使出了一記「雲開霧斂」,頓時一個淡橙色的光球將她包裹在其中。

車磊鑫這一往無回的一棍,氣勢驚人,但是在接觸到橙色光球的一瞬間,長棍像打在泄了氣的皮球上似的,忽然往旁邊一歪,帶著他的身體也跟著踉蹌了兩步。

再看璇夜公主還是那麼俏生生地站在那裡,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似的,這個回合林璇夜輕描淡寫地化解了對方的雷霆一擊雙方各無損傷,不過車磊鑫看起來還是狼狽了些。

「好!……」

看台上看明白的,沒看明白的都跟著叫好喝彩。

這些人中沒有誰比陸韻鍾更緊張,璇夜公主剛才這一招「雲開霧斂」可以說深得其中的精髓,就是陸韻鍾自己來使恐怕也不能比她更好了!

「夜兒!你真的成熟了!」

他激動異常,心中連連誇獎璇夜公主,在他的心中這位可愛的小公主有點像自己的妹妹,又有點像他的親人,總之陸韻鍾這個時候對她的感覺格外不同。

車磊鑫愣了一下,立時收起了輕視之心,他可知道剛才自己使用了八成的元力,卻根本奈何不得這個小姑娘,對方的實力應該也很厲害!

「車師兄該我了!」

璇夜公主甩了個漂亮的鞭花,一記「雲飛天外」向對方的頭頂罩去。

看台上眾人只見一片橙色的鞭影,將對方包圍,一時之間竟然看不清她的身影;外人看著很熱鬧,身在其中的車磊鑫感覺最難受,他的心中大吃一驚,只覺得對方鞭子的速度好像並不快,但是就是不知道這一招攻向何方,他連忙將手中的長棍橫著掃了出去,同時身子往後連連退去。

「雲破月來!」

璇夜公主不等他脫離戰圈,身子如影隨形地就跟了上去,又是一招連綿攻到;車磊鑫還是看不清對方是如何出手的,這一招當然也就無從防起,手中的長棍一頓亂擋,身子還是不住地往後退去。

「雲散雨收!」

長鞭不知何時又攻向了他的下盤。

車磊鑫驚得出了一身冷汗,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且她的鞭法非常綿密,幾乎不給自己留一點喘息的機會!眼前這個小丫頭簡直就是一個小魔女!

他將手中的長棍往地上用力一戳,同時身子騰空而起,向後連續翻了幾個空翻。

「好厲害的鞭法!看不出來「細柳學院」竟然還有這種逆天的武技!」


洛公子一貫目中無人的表情此刻竟然變得非常凝重,他剛才也是由衷地讚歎。

許菲瓊瞟了他一眼說道:「洛公子你剛才不是說『細柳學院』這樣的垃圾沒有資格進入種子隊的行列嗎?現在怎麼又改口了?」

他一向驕傲慣了,天賦高不說,在家裡又是獨子,可以說整個洛氏宗門都把他當成寶貝捧著,沒有誰敢跟他這麼說話,但是他卻早就被對方的美貌所俘虜,也非常聽許菲瓊的話,哪怕對方話里含有嘲諷的意思也不已為意。

「呵呵!許姑娘說的對,我剛才是有點把話說滿了!看樣子本人不知道的事情還有很多!」

許菲瓊沒想到他這麼痛快就承認錯誤,她也就不再往下深究下去,而是將目光轉向場中說道:「一個並不出名的『細柳學院』都藏著這樣的高手,其他的大學院還不知道實力到底有多厲害呢!」

說完,她的眼睛有意無意地看向了天宇學院的眾人,最後目光落在了岳問天的身上,那天他跟洛公子暗自較量的畫面再一次映入她的腦海,無疑,這個人才是她最為關注的對手! 車磊鑫的身體在空中連續翻滾了幾圈后,輕飄飄地落在地上,他以為自己就此擺脫了對方的攻擊,臉上露出了非常得意的表情,就在此時,忽然傳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車師兄,你輸了!」

隨即,場外爆發出一陣震天的喝彩聲!

他被這個變化給弄懵了,看了看對方還在一丈之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是怎麼輸的,但是再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胸口,只見一隻黝黑的長鞭,此時已經化為了一柄「長槍」,那槍尖正頂在自己的咽喉處。

一丈外,璇夜公主手持長鞭,白衣飄飄,表情恬淡,恍如仙子,她的這個形象在這一瞬間定格在了所有的觀眾心中,這一刻不知道打動了多少,少年英傑的心。

車磊鑫面如死灰,他到現在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輸的,對方的長鞭是怎麼變成長槍的?但是他知道如果對方再用力向前頂一下的話,自己必定受傷無疑。

「我……輸……了!」

他艱難地吐出了這三個字!

「林姑娘好樣的!」

「太精彩了!」

「好棒啊!……」

觀眾席上喝彩聲不斷,「細柳學院」的眾人更是激動地狂呼不已紛紛擁抱在一起!

「洛公子,你好像對這個小姑娘挺感興趣啊!」

許菲瓊笑吟吟地看著洛東城,若有所指地說道。

洛公子聞言連忙收回他那貪婪的目光,期期艾艾地說道:「呵呵!我只是覺得她的武技實在詭異,所以一時之間有些走神,許姑娘別誤會了!」

許菲瓊搖了搖頭道:「你想什麼我管不著,不過通過這個小姑娘的事,我們應該注意了,別的學院還不知道藏著多少高手呢!」

「是!許姑娘說的對!以後可不能掉以輕心!」

林璇夜此時已經回到了「細柳學院」的眾人當中,正在接受大家的祝賀!

陸韻鍾望著她的背影,心中卻是無比的吃驚:「剛才要是自己對陣那個車磊鑫,在相同元力下,絕不會像夜兒那樣攻擊對手;

自己一定先使用第一式「雲開霧斂」進行嚴密的防守,先摸清了對方的路數才會制定具體的作戰方案;而『盪雲鞭法』在夜兒的手中卻用出了另外的味道,她的招法好像更連貫,也更加凌厲,把自己認為是寓功於守的鞭法,變成了寒氣逼人的殺招!看樣子以後還需要重新審視一下這『盪雲鞭法』了。」

正當他的腦海里起伏不定的時候,忽然傳來了花不修的聲音:「哈哈!克利威爾兄弟,那位蘭姑娘我就不跟你爭了!眼下這位漂亮的小妹妹就是我未來的追求目標,等一下問問她住在『環沙帝國』的哪個城市,以後我去追她!憑我花某人的一表人才,……」

他正說的高興,忽然覺得後腦勺傳來一陣劇痛,他捂著頭轉回身去,見周圍所有的人,沒有誰在看他,也沒有人注意他,大夥有的正在說話,有的正在忙活別的事情;而他也沒有發現形跡可疑的人,不由地心中一陣生氣,大聲說道:「哪個龜孫子敢偷襲老子!」

此時周圍所有的眼光都落到了他的身上,卻沒有一個人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