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

「對!」

「……」

一時間,北堂雪的姐妹們對林牧的怨念大了起來。就連與林牧有過幾面之緣的傾城紫荊此時也是黛眉緊蹙。

傾國傾城會長,也就是北堂雪,此時坐在民居內,兩側都是公會的姐妹。

北堂雪絕美英氣的臉龐上,也是瀰漫著一抹疲憊之色。

身穿滿是傷痕的鎧甲的她,背靠著椅子,輕輕地用一條綢布抹著一桿精緻長槍。

除了應對突兀反叛的玩家外,她們還抵抗了一番龍且,沒有全軍覆滅已是幸運,狼狽一點沒什麼。

聽到麾下姐妹的話語,北堂雪纖細的柳眉輕輕一挑,沉聲道:

「好了,大家就不要抱怨了。我們需要的汲取經驗,而不是抱怨。」

「戰場之中風雲變幻,我們要時刻留心。司馬鎮的反叛,出乎大家的預料。畢竟,大家的主要目標是守方陣營。」

「早先林牧雖然會有猜測,可畢竟沒有證據,又能如何?況且,西2要塞的核心獎勵我們公會拿了,那我們被分配到側面城牆也是情理之中。」

「另外一面側面城牆也不是安全之地,危機重重。只有軍方所屬的領地方能召集那麼多紀律嚴明的隊伍去圍剿那些有八成幾率反叛的玩家。」

說到這裡,北堂雪挺挺纖細的腰肢,輕輕擺了擺劉海,頓了頓,旋即繼續道:

「兵者,乃大凶。」

「以前的虛擬遊戲中,我們傾國傾城順風順水,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如今在這個與眾不同的虛擬遊戲《神話世界》中,得要轉變以前的風格。」

「這一次,算是一次教訓吧。」

眾位姐妹聞言,也是輕輕點點頭,若有所思。

若說處於華夏區,甚至全球範圍上都是超級公會的她們沒有傲氣,那是不可能的。

在以往的虛擬遊戲中,擁有超級公會頭銜,擁有超級美女公會稱號的她們,根本就沒有經歷過如此之背叛!

這一次,算是給了她們當頭一棒。這也是眾人面露疲色的主要原因。

北堂雪環顧一圈,發現眾位姐妹都陷入若有所思的模樣,不著痕迹地點點頭。她們不是沒有天賦,也不是沒有能力,只是需要磨練,真正的殘酷的磨練!

「另外,對於林牧……」北堂雪說到這裡,又頓了頓。

「諸多領主都低估了他!」

「原以為擁有區區千人士兵的他不會有大作為,只能淪落陪襯,甚至是炮灰。」

「然而,血色戰役開始到現在,所謂的炮灰之說乃無稽之談。」

「只有區區一千兵力的他,彷彿才是血色戰役的主人!!」

「強悍的掌控能力,精密的布局能力,神秘的信息收集能力等等,通過這此戰役,都表現出來,讓世人驚愕。神輔之稱雖有捧殺的嫌疑,可他卻勝之而無不及。」北堂雪話語中,滿是一種成熟之味。

「老實說,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北堂雪低以一種低沉的聲音緩緩道來。

絕美的臉龐上,流露出一抹驚恐和一絲無奈。

眾人聞言心頭都是猛地一緊。

她們可謂是非常熟悉,諸如內衣的size等,都一清二楚,都北堂雪流露出如此神色,聲音如此奇異,接下來,可能公會的大轉變!

「北堂姐,你思考的是什麼問題?不會是想要加入林牧的領地吧?」傾城紫荊彷彿想到什麼,驚駭道。

「什麼?!!」其他姐妹聞言,心臟彷彿被人用手狠狠攥著,一時間呼吸急促。

「不會吧,北堂姐,傾國傾城,可是眾位姐妹的心血,若是交出去,還是傾國傾城嗎?」

「沒有,紫荊你想什麼呢?我們傾國傾城,只會是傾國傾城,也只能是傾國傾城!」北堂雪聞言,輕輕一瞪,嬌嗔一聲道,說出了她們早前的一個誓言。

她怎麼可能做出摧毀公會的事情!

虛擬遊戲的蓬勃發展,引來無數資本覬覦,她們傾國傾城,也不是沒有危機,可卻都安然度過了。在眾人心中,傾國傾城,是屬於她們的唯一!

「我思考的問題,是……」

「我們傾國傾城,是否把重心搬離揚州?」 王者榮耀之絕世戰魂 北堂雪眯著眼眸,輕輕道。

「搬離揚州?!!」彷彿經歷剛才的大起伏,這個的震撼人心的決定並沒有太大的衝擊。眾位姐妹只是沉默起來,一副思忖的樣子。

相比於加入林牧的領地,搬離揚州,好像並不那麼可怕!

「在神州上,我都有點懼怕林牧的布局。畢竟林牧的領地一直都處於黑暗之中。人員不明、領地不明,力量不明等等。」

「單純從排行榜上的數據來評估林牧的領地,並不准確。因為這是看得到的數據,隱藏在背後的東西,還有很多!」

豪門蜜戰,妻限99天 「神州大地遼闊無垠,除了繁榮無比的十三州,還有很多域外之地,區區一個揚州,放棄又如何?」彷彿是心有靈犀,眾位姐妹聽到北堂雪對林牧的評價后,都一致贊同把傾國傾城的重心搬離揚州。

其實,傾國傾城的核心領地,也就是玄階建村令建立的而已,即便摧毀了,也沒什麼。

公會目前的章程中,最高目標,是坐擁一個使用天階建村令建立的核心領地!

「這一次我們以殘部之軍為林牧做事,也算是給了他一個人情。作為回報,他說要給我一個驚喜。而既然我們都搬出揚州,到時候和他一說,想必他可能會給我一個地階建村令!若是我們再付出一點代價,說不定,天階建村令都會有!」北堂雪沉吟半響后,再次爆料道。

「天階建村令?林牧會有?」眾位姐妹心頭又是一驚。今天這次簡單會議上受到的震驚,竟然比她們早前一年中受到的震驚還多。

「應該會有!之前他安排我們來這邊圍剿守軍之時,就問了我們核心領地的建村令等級,想必是有所指。」

「另外,根據參謀部的謀士分析(這裡的謀士,指的是現實的精英),林牧的核心領地的建村令等階,百分之九十就是天階建村令!」

「在開局之始就擁有如此底蘊,這可不是幸運所能解釋的了的。」傾城紫荊聞言,嘀咕一聲,而眾位姐妹也都能聽到。

眾人雖然表面上贊同遷移之事,可心裡總是有點不爽,而當這種不爽升騰起來的時候,總是想到一個身影。而心中不爽,都轉移到這個身影上。

「北堂姐,北堂姐,有動靜!」這個時候,一道尖細的驚呼聲突兀傳來,聲音充滿了驚訝。

有動靜?想必是發現了守軍士兵。

玩家的大後方還真有守軍!

那位發出驚呼的女玩家,是趴在一處民居的屋檐上隱藏著的。

「在西面的街道上,出現了一百……一群守軍。」這位女玩家看著街道上出現的守軍,低聲道。

「額,具體數量是多少?一百?」觀察的女玩家稟報數據有些模糊啊。

「具體數量不清楚,這些傢伙彷彿一簇簇出現的,剛開始是有近百人,後來又出現了一大群。」 穿越:暴君的小妾 觀察玩家抹了抹額頭,無奈道。

「目前,約莫有近千人……他們都潛伏進街口的那棟房子內了。」。

「奇怪,領頭的三個傢伙,怎麼捧著幾根粗大的香燭啊?難道是什麼隱藏超級道具?」觀察女玩家性格頗為細膩,一絲異常都留意到,輕聲向眾人說道。

幾根粗大的香燭?

眾人若有所思,而北堂雪聞言,黛眉又是一挑,心中暗嘆一聲:「地階血魂香!還真如林牧所說那樣啊!林牧,你這算是算無遺策嗎?」

「好了,今天的總結會議就到這裡。 都市大地主 既然真的有守軍偷偷摸摸潛伏過來,那就把他們全部留下來!」北堂雪眼眸精光一閃,帶著一抹殺氣道。

她準備搞定這些守軍后,再以此和林牧談談她們公會撤離揚州之事,若是林牧真的有布局,應該會有所表示。畢竟,揚州就只是傾國傾城和他兩個超然領地。

能隨手把一個大麻煩處理掉,應該算是一件好事。

一時間,埋伏在附近的傾國傾城精英玩家和附屬玩家,都開始涌動起來,而躲在街口的守軍,絲毫不知道,原來他們早已落入了敵人早已準備好的瓮中!

而龍且的又一布局,又落入下風了。 「轟隆隆……」

撼天動地的轟隆之聲不斷回蕩在城主府附近。

軒轅長纓督領的聯軍,重新戮力而戰,為的是爭奪全球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萬城爭霸賽勝利的榮譽!

一些還倖存到現在而實力又比較靠後的領地,在多方面壓力下,也匯聚於聯軍中。

能進入華夏一萬名的領主,可都不是善茬。現在的局勢,可不是擊殺林牧獲大獎的內鬥時刻。

國家的、民族的核心利益,才是現在的追求!

上籤引,風華如你 戰爭機器,此時在這種壓力下,又轟隆隆轉動起來,並且比早前林牧所督領的聯軍爆發出來的力量更強更凝聚!

軒轅長纓騎在一匹雪白而神俊戰馬上,擎著長槍,槍鋒直指前方的城主府。

「遠程攻城器械,開始攻擊!」

「遠程弓箭手,也開始無差別攻擊!」

「剩餘的綠火神弓手,等城主府的結界破除后,再開始拋射!」

「……」

軒轅長纓長喝道,一連串命令發布下去。精密的戰爭機器,啟動了。

漫天的箭矢,如同無數蜜蜂飛舞一般嗡嗡直響,泛著冷冽光澤的箭矢,在血色的天空中,煞氣衝天。

而那些剛來的攻城器械,也開始發力,把僅剩的攻城物資拋射而出。

轟轟~~~~~~!

一時間,龐大無比的結界,在密集的攻擊下,閃耀其強烈的光芒,如同點亮無數盞白熾燈一般。

然而,強光來的快,消失的也快。白光驟然消失后,露出的是凹凸不平的結界。

在兇猛無比的衝擊下,那平靜的結界泛著陣陣流光漣漪,彷彿隨時能被壓破一般。

可即便如此,它還是堅韌無比,一點破碎的痕迹都沒有出現。

它還堅挺著,沒有破!

被投石壓得變形,沒事,等其攻勢力量被卸去后,變形的的結界又輕易恢復原樣,彷彿永遠打不破一樣。

被鋒利的箭矢衝擊,沒事,結界可以輕易卸其力量。

第一波攻勢沒有任何建功。

而在玩家開始密集攻擊后,守軍也不甘示弱,密密麻麻的箭矢,如同毫無阻礙一般,穿透結界,轟擊向玩家陣營。

不少倒霉的士兵,在這波箭雨之下,化作了白光。

看到洶湧攻勢沒有絲毫作用的軒轅長纓,感受大地之下不斷傳來的顫動感,心中突兀升騰起一絲急切。

全球,除了華夏區,這一次萬城爭霸賽,都是以守方獲勝。這個情況,很容易就能猜出,區區數十萬兵力的守方陣營肯定都不是孱弱的羊羔,而是披著羊皮的狼!

守軍陣營,應該還有後手底牌!

若是其真的發動什麼大規模的襲擊,將城內的聯軍給一舉擊潰,那最後的勝利,也許就錯過了!

軒轅長纓緊緊盯著城主府上的守軍,眉頭微微一蹙。

「軒轅領主,大地上不斷地顫動,是不是會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衝出來啊?會不會是地火熔漿?會不會是敵人的底牌?」軒轅長纓旁邊一位謀士打扮的玩家,皺著眉頭疑惑道。

地火熔漿?也不是不可能,龍且若是到了末路,可能會傾盡全力,不擇手段去消滅聯軍主力,只要他通過隱藏的手段存活過去,戰役的勝利肯定是他的。

因為,他是守方!

「大地之下的顫感,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軒轅長纓劍眉微蹙問道。

「這個,具體是什麼時候,我們也沒怎麼注意,我們追逐敵軍,頗為急促,都是轟亂無比,千軍萬馬之下,大地也是轟鳴無比。卻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大地的顫感變成了如今這般。」謀士玩家低聲回應道。

「這股顫感,明顯是有什麼東西在大地下奔騰,說不定,是第三方陣營——血獸群!」突然,一個念頭陡然在軒轅長纓腦海中閃現。

而這個念頭出現后,卻一直牢固在腦海中,揮之不散。

並且,與這個念頭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個人影,那個消失不見的神輔,林牧!

軒轅長纓手掌輕輕摸了摸戰馬的鬢毛,臉上浮現一抹豫色,他想要聯繫林牧。

軒轅長纓是一個果敢堅毅之人,不會因為什麼面子問題耽誤大事。

通過玩家通訊系統,軒轅長纓聯繫到了林牧。

旁邊的謀士玩家,看到軒轅長纓沉默著,就知道他在和某個人聊天。

而這個人,很可能就是林牧,那個一直掌控局勢的玩家!

半響后,軒轅長纓從林牧口中得到了令其滿意的答案,緊皺的劍眉如同花朵盛開一般,徹底舒緩了。

林牧,果然不是服輸之人,即便被無數玩家覬覦,他仍然巍然不動,甚至,還早已布置了後手!

掛斷與林牧的通訊后,軒轅長纓沉吟著,他在消化信息。

「情況如何?」謀士玩家凝聲問道,語氣中帶著一抹緊張。

「是血獸群,而且是十分強大的血獸群!」軒轅長纓輕嘆一聲道。

「果然,消失的林牧可不會消停,還是那般掌控全局!」謀士玩家聞言,輕輕吸了一口氣。

無需言明,這些血獸群就是林牧引出來的。對付龍且,也對付玩家!

坐收漁翁之力!

思量了一番,軒轅長纓沉聲道:「不管如何,我們也開始使用我們的底牌!」

謀士聞言,點點頭,卻沒有再繼續詢問關於這些血獸群的問題。

也許,這群血獸,林牧早已想好對付的辦法了。

輕輕揚起頭顱的軒轅長纓,剛好看到城主府城牆上跳下一個人。這個人。

眼眸微微一凝,細細一看,此人赫然就是龍且。

龍且踏著不慢不快的步伐,往戰場中央地帶走去。

龍且想要幹什麼?難道想要談判,和之前林牧那般?

而這個時候,那股一直繚繞在心頭的顫感,突然在這個時候變得更強,彷彿有大兇險要從大地中迸發出來一般。

血獸群,要爆發了!

「兄弟們,先龜縮起來,不要攻擊了,攻城器械馬上後退!」軒轅長纓果斷下命令。

血獸群是有,可兵力雄厚的聯軍,可不是軟柿子隨便捏!

…………

在前線爆發危機之時,埋頭前進的林牧又收到了一個通訊請求。

通訊者,赫然就是傾國傾城的會長,北堂雪。

「林牧,我們公會的姐妹兄弟們,把潛伏過來的一千三百名守軍都殲滅了!」北堂雪道。

林牧聞言,微微一怔。

一千三百名守軍?龍且竟然安排如此多士兵來這邊?除了點燃血魂香把血獸群引到聯軍陣營外,他應該還抱著給聯軍菊花來一擊的念頭啊!

「幹得不錯!想來為了剿滅這一千三百人,你們付出的傷亡也不小吧。」林牧輕聲稱讚道。

「這沒什麼,相比前方戰場的兇險,我們這算是撿漏了吧。」

「哦,對了,目前聯軍在軒轅長纓的督領下,重新匯聚在一起,繼續對抗龍且了!」

「你的懸賞令,目前來說,應該沒啥大問題。你應該不需要躲著了。」北堂雪和其他玩家一樣,對於消失的林牧,都覺得他是躲起來了。

林牧聞言,眉頭一挑,輕聲道:「這個情況,我已經從軒轅長纓領主那裡得知了!不過,還是謝謝你的告之。」

林牧早前通過軒轅長纓的通訊得知了具體情況。

軒轅長纓此刻,代表的可不是個人。

萬城爭霸賽的玩家陣營,除了參賽的玩家外,其他人也是一直在關注著,其他國家的人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