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如果有人因為這件事而說你們,你們就告訴他,有什麼意見讓他來找我。」西爾維婭滿不在乎的開口「所以你們就直接喊我西爾維就行。」

「是!我是小隊隊員,艾莉西亞。西爾維,能夠和您見面是我的榮幸。」這是一個金色短髮,綠色眼瞳的少女。

「我是安娜。」說話的是一個有著銀色短髮和銀色眼瞳的面無表情的少女。

「我是雪莉,你好。西爾維。」最後一個說話的少女是一個有著淡紅色雙馬尾的黑瞳少女,一副活潑的樣子。

在西爾維婭的要求下,其他的少女們紛紛改變了自己的稱呼,改為直呼西爾維婭的愛稱『西爾維』了。

西爾維婭在認識了這些優秀的騎兵少女后,便問向了幾人「好,既然這樣,那問一下大家,你們接受到的任務是什麼?」

「我們的任務是在保證您安全的情況之下,盡量的幫助救援夏洛特公主殿下的任務,如果救援計劃真的無法成功,那我們就必須不惜一切代價將您帶回來,有一些暴力手段也是可以的。」

「這就是隊長和副隊長大人交給我們的任務。」作為隊長的吉安娜毫不猶豫的就將瑪麗和艾希對自己4人下達的命令告訴了西爾維婭。

西爾維婭的臉上露出了苦笑「果然是這樣啊。安娜阿姨和艾希阿姨還是吧我當成小孩子了。」在感慨之後,西爾維婭便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吉安娜「吉安娜,既然你是小隊的隊長,那你就是這個小隊中最強的吧?」

「是的。」提起自己的實力,吉安娜的臉上浮現出了自信的笑容。

「那我們就比試一下吧。」西爾維婭的臉上充滿了戰意「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沒有保護我的實力吧,如果有,那我就乖乖的聽從瑪麗阿姨和艾希阿姨的安排,若果沒有,那這支小隊的隊長就是我了。」

「沒問題,我也想見識一下西爾維你的實力呢。」吉安娜的臉上露出了躍躍欲試的表情。

就這樣,一群少女來到了騎兵隊的練習場,西爾維婭和吉安娜穿著訓練服走上了一個搏擊場地。營地中的其他人在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也紛紛來到了練習場中,圍著搏擊場地看著場地中蓄勢待發的兩人。

「看來西爾維這是不滿我們的安排了。」從其他隊員那裡得知西爾維婭和吉安娜比試的前因後果的瑪麗看著站在場地中的兩個少女,臉上露出了苦笑。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西爾維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需要我們保護的小孩子了,你就是不聽。要知道,我可是從文森特那裡知道西爾維她一直都沒有劍術的練習,說不定吉安娜真的會輸。」艾希看著自己身邊的瑪麗。

「艾希阿姨,瑪麗阿姨!」一直無法透過人群看見自己的姐姐的瑪利亞走到了兩人的面前。

「瑪利亞,怎麼了?」兩個御姐紛紛一臉寵溺的看著自己身後的瑪利亞。

「我想看姐姐那個藍色頭髮姐姐的比試,但是我根本就看不到啊。」瑪利亞一臉沮喪的樣子。

「來,艾希阿姨抱著你,讓瑪利亞能夠看到姐姐們的比試。」說著艾希就將瑪利亞抱了起來。

站在艾希身邊的瑪麗問向了在艾希的懷抱中終於能夠看見比試的瑪利亞「瑪利亞,長大了之後,想不想成為姐姐那樣的人啊?」

「想,我當然想成為像姐姐那樣既強大又美麗的人。」瑪利亞聽見了瑪麗的話,看著瑪麗不斷的點頭。

「真不愧是范·霍森家的人,只要瑪利亞努力,瑪利亞一定能夠成為,不,是能夠成為實力超越自己姐姐的人的。」抱著瑪利亞的艾希在瑪利亞的臉上親了一下。

「嗯,瑪利亞一定會努力的。」瑪利亞的小臉上一臉堅定,還握著自己的小拳頭氣勢滿滿的揮舞了一下。

「好,我相信我們的瑪利亞以後一定會是最厲害的。」看著萌態十足的瑪利亞,瑪麗伸出了自己的手撫摸著瑪利亞的小腦袋。

享受這摸頭的瑪利亞舒服的閉上了眼睛,但是在發現場地中的戰鬥即將開始的時候卻又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緊緊的盯著場地中的兩個姐姐「要開始了!」

其他人也開始專心的看著即將開始戰鬥的兩個少女,瑪麗也收回了自己放在瑪利亞頭上不斷撫摸的手。 「現在比試開始!」作為裁判的是這止精英小隊中作為活躍的雪莉。自告奮勇的雪莉在確定兩人都準備好了之後,便一聲令下,開始了這場比試。

手中都拿著西洋劍的兩個少女都拿著自己的西洋劍沖向自己的對手。伴隨著劍和劍碰撞產生的「鐺鐺」聲,兩個少女顫抖在了一起。

西爾維婭用自己手中的西洋劍向自己的敵人發出了如同潮水一般綿延不絕的攻擊,一波的攻勢更勝過一波。和西爾維婭戰鬥的吉安娜果然也不愧是精英小隊中最強大的,面對著西爾維婭潮水般攻勢,竟然將西爾維婭的攻擊盡數抵擋住。

「看來你說的對,西爾維真的是長大了啊。」看著場地中一攻一守的兩個少女,瑪麗對站在自己身邊艾希發出感慨。

「那是當然,要知道西爾維現在可是一個頗為強大的劍士了呢。」艾希點頭「只不過她的表現的確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場地中的兩個少女依舊在不斷戰鬥,隨著進攻時間的變長,進攻方消耗的體力遠比防守方高的劣勢暴露了出來,西爾維婭的攻勢也漸漸的變緩。

「機會!」看到西爾維婭的攻勢逐漸變弱的吉安娜自然是不會放過這難得的機會,趕緊利用這個機會轉手為攻,向西爾維婭發動了兇悍的軍人式進攻。

這是就體現出了西爾維婭和吉安娜戰鬥風格的不同。西爾維婭的戰鬥風格更偏向與比賽,目的是在讓敵人一擊致命同時還要盡最大的可能減少自己的傷害。

吉安娜的攻擊方式卻完全與之不同。她的攻擊方式更偏向實戰,在現在的戰鬥中,要是真的變成了冷兵器的對戰,難免極大的可能性就是要背水一戰了,所以她的打發是以傷換命的打發。

這讓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打發的西爾維婭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面對敵人的西爾維婭不禁有些有些棘手的感覺,只能一邊狼狽的躲避著吉安娜的攻擊,一邊逐漸適應著這種戰鬥方式。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之後,西爾維婭也逐漸的適應了這種更加接近於實戰的戰鬥方式,防守起來不在那麼費勁了。

「西爾維現在已經逐漸適應了珍重更為接近實戰的戰鬥方式想,相比等一下會輸的就是吉安娜了。」看著還在不斷戰鬥的兩人,艾希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沒錯,這次要輸的真的是吉安娜。」瑪麗也很是贊同艾希的想法。

就在艾希和瑪麗正在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場地中的戰鬥再次發生了變化,原本一直處於防守狀態的西爾維婭利用吉安娜的一個進攻失誤,得到了主動權,開始利用這個機會開始反擊。

現學現賣的西爾維婭便學著剛才吉安娜的進攻方式開始向吉安娜攻擊。在又結合了自己那潮水般的攻擊方式之後,開始向吉安娜反動了攻擊。

西爾維婭在不斷的進攻中再次利用吉安娜的一個失誤,將自己的西洋劍比在了吉安娜的脖子上「你輸了。」

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西洋劍,吉安娜一臉無奈的將自己手中的西洋劍放下「沒錯,所以以後你就是我們的隊長了。」

隨著比試結束,騎兵營的大部分人便離開了練習場,練習場中就只剩下了艾希、瑪麗、瑪利亞和那些精英小隊的成員了。

「好了,既然已經分出了勝負,那我們就去吃飯吧,時間也差不多到中午了,我們去吃飯吧。」依舊抱著瑪利亞的艾希對大家開口。

「好,吃飯,我要吃豬排!」聽到艾希的話,瑪利亞立即高高的舉起了自己的手。

「瑪利亞,不許胡鬧!」西爾維婭從艾希的懷中結果了自己的妹妹后,用右手在·瑪利亞的腦門上輕輕敲了一下。

在自己姐姐嚴厲的目光下,瑪利亞乖乖的放下了自己的手,一臉訕笑「我知道了,姐姐。」

吃過午飯後,西爾維婭對瑪麗說「明天就讓吉安娜他們一起到莊園吧。想必明天就應該為此做計劃了。」

「好的,明天我會帶他們前往莊園的。」艾希點頭,隨後艾希又指向了穿著騎兵制服的西爾維婭「你就打算這麼回去了?」

「怎麼了,難道很難看嗎?」西爾維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反正我平時穿的衣服也是這樣,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我之前的衣服上沒有護肩和其他的放的鎧甲而已。」

「好吧,你自己喜歡就好。一路小心,西爾維。」艾希和瑪麗向著帶著自己妹妹騎馬的西爾維婭擺手。

「瑪麗阿姨、艾希阿姨再見。」西爾維婭和瑪利亞在向瑪麗和艾希揮手后便騎著馬,向莊園的方向前進……

————————————————–(分割線喵)——————————————————

吃飯午飯的宋傑看著庭院中的迷宮園藝很是好奇,不禁圍著這個巨大的園藝仔細的觀察著,臉上還露出了羨慕表情「真希望我也能有一個有著這樣園藝的莊園。」

騎馬回答了莊園的西爾維婭隔著老遠就看到了一直在看著迷宮園藝的宋傑「小傑,你在幹嘛呢?」

「西爾維?」聽見西爾維婭聲音的宋傑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看見了騎著白馬的西爾維婭和瑪利亞「你這是去幹嗎了啊,怎麼還穿著一身鎧甲?」

宋傑看著穿著藍色上衣,棕色馬褲,身上還有著肩鎧、印有范·霍森家徽的胸鎧,手上還有著手甲,腳上還穿著戰靴的西爾維婭,不禁有些目瞪口呆「西爾維,要是在加上覆面式頭盔和一柄騎士長槍,你就成了騎士了。」

「這是范·霍森家族的騎兵軍服。」文森特在向宋傑解釋了西爾維婭身上的這一套裝備的來源后,問向了西爾維婭「西爾維,你從騎兵營回來了,事情辦的怎麼樣?」 「父親,事情已經辦好了,瑪麗阿姨和艾希阿姨在騎兵隊中挑選了4個精銳配合我們行動。」西爾維婭點頭「而且我還是這個小隊中的隊長。」

「隊長?」宋傑一臉驚訝的看著西爾維婭。

「姐姐可是很厲害的,在和原來的隊長的比試當中三兩下就將那個藍色頭髮的姐姐打敗了。」在西爾維婭的幫助下從朵兒身上下來的瑪利亞將在練習場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宋傑和自己的父親。

「原來是這樣,西爾維果然厲害。」宋傑不禁向西爾維婭豎了一個大拇指。

西爾維婭臉上泛紅「沒有啦,我和小傑的差距可是非常大的呢。」

「今天晚上可是有著作為祝福活動和歡迎儀式的派對的,今晚大家一定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明天就要好好的制定計劃,以應對即將到來的拯救夏洛特公主的行動吧。」看著還要在這裡繼續交談的宋傑和西爾維婭,文森特趕緊阻止兩人。

「你們都回去換衣服,準備參見派對,你們那個時候在聊天,要是還能讓我抱上外孫,我就真的心滿意足了啊。」文森特的話一開始的確是在勸宋傑和西爾維婭回去,尅是不知不覺間他說的話就完全轉向了另一個方向。

「父親!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們現在還小!」西爾維婭聽著自己父親越說越歪樓的話,趕緊制止他。

宋傑走到了西爾維婭的身邊,在西爾維婭的耳邊咬著耳朵「西爾維,你說你父親怎麼了,自從來到了菲爾密士他的話題就總是離不開結婚和生孩子什麼的。」

「我也不知道,算了,還是先不要管他了,我們還是趕緊吧夏露救出來在再說吧。」在宋傑的動作下,西爾維婭的臉上湧現出了一絲絲紅暈。

「算了,隨你們便了,這些事情以後都要由你們年輕人做主了。」看著說著悄悄話的宋傑和西爾維婭,文森特搖著頭走進了建築中。其他人自然也是跟著文森特回到了建築中,開始為晚上的宴會做準備。

文森特很快就找到有馬一心、藤倉優還有莉莉絲「今天晚上的宴會,希望大家都能來參加,自然是要包括兩位女僕的。」說著就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莉莉絲和藤倉優。

「這真的可以嗎,文森特先生?」藤倉優問向了文森特。

看著有些拘謹的藤倉優,文森特一臉微笑的做出了回答「沒關係的,今晚舉辦的是沒有身份尊卑區別的宴會,所有人都可以參加。」

「可是……」

「優,既然文森特先生都這麼說了,那你就不要有什麼擔憂了,還有莉莉絲,你們都一起參加。」走到幾人身邊的宋傑替莉莉絲和藤倉優做出了決定……

————————————————–(分割線喵)——————————————————-

時間很快就來到了晚上,富麗堂皇的莊園大廳中,充滿了各色各樣的人,有穿著西服前來赴約的貴族;也有穿著廚師服聚在一起聊天的范·霍森家的大廚們,他們一邊品嘗著取餐桌上面的食物一邊討論著料理的製作和好壞。

當然還有穿著女僕服的藤倉優和莉莉絲,她們兩個人被瑪利亞帶到了宴會中的角落中,瑪利亞對兩個穿著女僕服的姐姐說「等一下,我們就去餐桌那裡拿些食物吃。」

「這,會不會不太好啊?」藤倉優問向了瑪利亞,她還是覺得這樣做不太好。

「沒事的,優姐姐,你看。」瑪利亞用手指著正在和阿爾弗雷德聊天的自己的父親「所以說,在這個聚會中,你就不要在意自己的身份了,只要開心就好。」

「真的可以嗎?」藤倉優還是有些猶豫不決。

「沒關係的,我們走吧。」在瑪利亞和莉莉絲幫助下,藤倉優走到了取餐桌的面前。

「先拿這個,再拿點兒這個。」瑪利亞幫助兩人在她們的盤子中放了一些具有西式特色的食物「這些可是大廚們擅長的糕點和甜品,雖然都是西式的,但是我相信兩位姐姐一定會喜歡的。」

「謝謝你啦,瑪利亞。」聽著瑪利亞的介紹,莉莉絲和藤倉優紛紛摸了摸瑪利亞的腦袋。

宋傑看著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兩大一小3個女生,放棄了走過去的想法,環顧四周發現了孤零零站在外面靠著欄杆看著夜景的西爾維婭,於是走了過去,一臉擔心的問向西爾維婭。「西爾維,你怎麼了?」

「沒事,只是好久都沒有回來了,我想在這裡安靜的看一會兒夜景。」回過頭的西爾維婭向宋傑解釋了自己待在這裡的原因。

「沒想到,岳父大人還是一個意外的樂天派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也有開派對的心情。」 董鏘鏘留德記 宋傑走到了西爾維婭的身邊,陪著她一起看著夜色中的河水。

「父親從以前開始就這樣,在局勢危急的時候舉辦派對。不論身份和出身將大家都聚集在一起。」西爾維婭開始回憶著以前發生的事情「從母親去世之後。」

看著情緒頗為低落的西爾維婭,宋傑走了過去,將西爾維婭抱住「過去的事情就已經是歷史了,我們只要活在現在,籌備未來就好了。岳母的在天之靈也一定是這麼想的吧。」

「小傑,你突然間幹什麼啊!」被宋傑突然抱住自己的行為弄了個大紅臉的西爾維婭趕緊離開了宋傑的懷抱。隨後取出了一個項鏈,打開項鏈上的小照片框「這就是我的母親。我一直都很思念她。」

藉助皎潔的月光,宋傑看清楚了照片上的人。除了西爾維婭所沒有的長發,剩下的一切,西爾維婭幾乎是和照片中的那個一臉微笑的女人一模一樣。 「西爾維,你確定她是你的母親嗎?」宋傑的聲音中充滿了震驚「這這簡直就是姐妹嘛!西爾維真的好像你的媽媽呢。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美人。」

「客套的話就不用說了。」聽著宋傑的讚美,西爾維婭原本在擺脫宋傑懷抱后不在泛紅的臉龐再次變紅,看起來要滴出血來一樣。

「這才不是什麼客套話呢!西爾維真的很像岳母大人。」宋傑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又回憶起第一次和西爾維婭見面的時候「說起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在聚會呢。」

「是啊,那時候我正在外面的廣場上練習劍術,就在這個時候,小傑走了過來。」西爾維婭臉上露出了微笑,也是一副回憶起當時情況的樣子。

「是啊,當時我只是在看著你練習劍術,但是你就把我當成了小偷,不由分說的就揮舞著西洋劍向我發動了攻擊。」宋傑又想起了西爾維婭揮劍向自己砍來時說的話。

「是啊,那個時候小傑你一開始只是在閃避,後來才開始反擊。」西爾維婭看著宋傑從自己的腰間抽出了西洋劍「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久違的比試一下吧。」

「好啊,那我們就久違的比試一下吧。」宋傑也不避著西爾維婭,直接從空間中取出了寒霜和黑鐵「就在這裡嗎?」

「就在這裡,地方也足夠了,這次我一定要打敗你!」想起今天在騎兵營練習的收穫,西爾維婭的臉上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西爾維,看樣子你信心很足啊。」看著西爾維婭充滿信心的樣子,從自己背後抽出雙劍的宋傑饒有興趣的開口「那就讓我看看西爾維你的信心是從何處而來的吧。」

「好。」點頭同意的西爾維婭率先發動了攻擊,右手握著西洋劍直直的刺向了宋傑,一點都沒有準備閃避宋傑攻擊的意思。

「我去!西爾維你玩真的啊?!」被西爾維婭的舉動嚇到的宋傑趕緊側身避開了西爾維婭的攻擊。

「當然不是。小傑,你認為以我們現在的水平做不到點到為止嗎?」西爾維婭眨著自己的眼睛,一副孩子淘氣的樣子。

「這倒也是,不過你這以傷換命的攻擊方式可是很容易受傷的。」宋傑一臉擔心的看著西爾維婭。

「不用擔心,你現在怎麼變得比阿爾弗雷德管家還啰嗦啊!」隨著話音,西爾維婭發動了第二次攻擊,不過這一次攻擊的位置從心臟換成宋傑的脖子。

有了心理準備的宋傑這一次應對起來計劃不像是第一次時那麼棘手,用寒霜擋開了西爾維婭的攻擊后,宋傑便利用這個機會,用黑鐵向西爾維發動了反擊。

輕鬆躲開這次反擊的西爾維婭的臉上絲毫沒有意外「這才對,這才像是小傑的實力嗎!」

隨後兩人就這樣戰做一團,用著以傷換命的攻擊方式向對方發動攻擊。雖說用的是以傷換命的攻擊方式在戰鬥,可是在兩人的高超技術下,雙方的身上除了不斷流淌的汗水外,沒有任何的傷痕。

「好了,你們兩個都住手!比試就到此為止吧,也是時候讓大家看一看真正今晚宴會的主人吧。」和文森特一起走過來的有馬一心一臉無奈的看看一對依舊拿著手中雙劍的宋傑和西爾維婭。

「還是等一下吧,起碼還要分出勝負。」宋傑和西爾維婭異口同聲。

「你們兩個人,唉,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你們了。」看著宋傑和西爾維婭,文森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算了,你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算了,那就讓他們分出勝負吧,作為他們的長輩,我們也應該了解一下孩子們的實力了,以後才能讓你放心的放手,不是嗎,文森特?」有馬一心阻止了文森特。

聽見有馬一心的話,文森特點頭「也好。」隨後就和有馬一心站在一起,靜靜的看著兩人的比試。

西爾維婭一如既往的率先發起進攻,西洋劍緊盯著宋傑的喉頭而去。

宋傑看著直奔自己而來的劍尖,臉上一臉微笑「我們就快帶解決這場戰鬥吧。」隨著話音宋傑一個·閃身,身體出現在了西爾維婭的身側。

眼角餘光發現宋傑的西爾維婭旋轉著自己的身體,將刺變掃,希望能夠利用這招攻擊的宋傑。

但是西爾維婭很快就失算了,因為當她注意力再次回到了剛剛餘光看見宋傑的地方時,卻發現目光所及之處已經完全看不見宋傑的身影了,於是驚呼出聲「咦?人呢!」

「當然是在你身後了,好啦,西爾維,你已經輸了。」宋傑的聲音淡淡的從西爾維婭的身後傳了出來。

西爾維婭無比沮喪的將自己的西洋劍放回了自己身側的劍鞘中「小傑你真的是太強了,什麼時候我才能戰勝你啊?」

「西爾維,你不要沮喪,你肯定能戰勝我的,好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宋傑說著就伸出了一隻手,帶著西爾維婭回到了會場中。

有馬一心和文森特則是站在了外面,沒有回到會場中。

有馬一心轉頭問向了文森特「其他人那裡準備的怎麼樣了?」

「已經準備好了,如果小傑和西爾維他們真的失敗了,我們布置的第二第三道封鎖線就會發揮出應有的作用。」文森特的臉上一臉凝重。

「那就好,希望真的用不上他們吧。對了,記得在所有的車身側面都印上有馬集團的標記。」猶豫良久之後,有馬一心做出了決定。

「一心先生,如果這樣的話,勢必會讓有馬集團在海澤林克甚至歐洲,乃至世界上的形象和名譽瞬間崩塌的!」文森特一臉凝重的看著有馬一心。

「那這麼辦,難道真的要讓海澤林克和菲爾密士打上一場戰爭嗎?所有貴族的子弟可是都要戰場的,這是貴族的責任,難道西爾維就能夠免於此事嗎?」

有馬一心將目光放在了文森特的身上,一臉凝重的看著他「你告訴我,你有辦法解決這件事嗎?!」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我……沒有。」低垂著腦袋的文森特變成了泄了氣的氣球。

有馬一心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其實你有一個方法,但是他們現在都太小了,你還是不要在提起了。」

「可是如果西爾維真的上了戰場的話,她……」文森特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搖著自己的腦袋。

有馬一心拍著文森特的肩膀「所以我才要這麼做,聲譽和形象可以重新建立,但是孩子們的生命可是只有一條的。」

「可是……」

有馬一心阻止了文森特繼續說下去「文森特,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孩子們的生命和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好了,沉重的話題就到此為止了,我們回去。」隨後轉頭準備回到會場。文森特也在搖頭之後,準備跟著有馬一心回到會場。

「兩位等一下。」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兩人不遠處的樹後傳了出來。隨後阿爾弗雷德就從樹後走了出來「非常抱歉偷聽了兩位的對話,但是我可以向兩位保證,我們海瑟林克絕對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對有馬集團和菲爾密士做出不利的行為。」

阿爾弗雷德又深深的向兩人鞠躬「我代表皇帝陛下向兩位幫助海澤林克的行為表示感謝。」

「沒想到啊,讓我和文森特無比頭疼的問題就被阿爾弗一句話就解決了。」雖說有馬一心的臉上一臉苦笑,但是他的心情卻很是開心。

「是啊。一個巨大的危機就這樣被解決了。」文森特的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

「既然這個大麻煩解決了,那我們就回去吧,現在我們可以盡情的享受宴會了。」阿爾弗雷德對兩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沒錯,我一直緊繃的神經終於可以得到放鬆了。真是不容易啊。」文森特再次發出感慨后就和有馬一心和阿爾弗雷德有說有笑的回到了聚會的大廳中……

回到會場的西爾維婭和宋傑自然又免不了被會場中的其他人恭維一番。經過好一陣對話后,宋傑和西爾維婭終於擺脫了這些不斷向自己獻殷勤的人們。

「呼,總算是擺脫這群人了。西爾維,我們去吃點兒東西吧。」宋傑指著距離兩人不遠的取餐桌。

「我還不是很餓,小傑,你自己去就行了。」西爾維婭卻搖頭拒絕了宋傑的提議。

宋傑抓住了西爾維婭的左手「不行,明明從回來之後到現在為止你什麼東西都沒吃,而且剛剛可是消耗了大量的體力的,所以,一起去吃點東西吧。」隨後就不由西爾維婭分說,直接拽著她向取餐桌走去。

西爾維婭被宋傑的動作鬧了個大紅臉「我知道啦,我回去的,你就不用拽著我啦。」

宋傑卻彷彿根本沒有聽到西爾維婭的聲音一樣,直接將她帶到了取餐桌的面前。

「好了,西爾維,你告訴我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取。」宋傑拿著一個取餐用的夾子問向了西爾維婭。

西爾維婭也拿起了一個夾子「不用啦,我自己取就好了。」隨後兩人就開始在取餐桌的面前取了一些食物。

「誒,小傑,你拿的食物和我的都是一樣的啊?仔細觀察的西爾維發現宋傑拿的食物和自己拿的食物是一樣的「哦,我知道了,小傑你是不知道這些食物中該吃那些好,所以你才跟著我挑的,對不對?」

宋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著自己的腦袋「是啊,西爾維,你也知道我以前可是從來沒有吃過西餐的,所以我就只能跟著你選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