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嘯,別灰心,你一定可能找到礦脈的。」

「探礦沒有那麼容易,有時候是講究一點運氣的,

我在這裡挖了幾個月礦,就這個礦場的四個礦井我都下去過,後來發現,這四個礦井其實是一個礦脈延伸出來的,

而且,每個礦脈的深度都不一致,這個礦井的深度是一百二十米,另外三口礦井分別是一百米和九十米,還有一個是八十五米左右。」

馬九不愧是專業人員,一開口就是專業的數據。

「馬九,你跟我去現場看看,看能否找到礦脈的線索,現在壓力太大,一天一千萬晶幣,已經八天了,預先支付的一億晶幣很快就要花光了,一點線索都沒有。」

「好,我馬上跟你去。」

楊嘯帶著馬九和羅猛一起,乘坐飛船回到了基地。

此刻已經到了傍晚時分,基地的人都在休息,阿豹帶著野人準備篝火,烤肉。

最近前來襲擊的怪獸不少,都被阿豹帶著人給殺死了。

楊嘯還乘機收了三頭帝級的怪獸進入黑色神秘小瓶中煉化成液體。

看到楊嘯帶著羅猛和馬九回來,探礦隊長郭朗說道:

「羅隊長,我們又見面了。」

兩人以前在基地探礦的時候就見過,算是熟人了。

看到羅猛,郭朗便毫無顧忌地說道:

「羅隊長,這片平原地帶估計是沒有礦脈了,你還是勸勸你的朋友,不要再搞了,這樣的案例我一年不知道見多少,虧幾十億的都大有人才呢。」

羅猛:「……」

郭朗繼續吹噓自己的經驗,給這片平原地帶下了判決書。

對於郭朗等人來說,他們更希望能夠探測到礦脈,探測成功,一條礦脈可以額外收取一億晶幣的費用。

如果一片地帶連續幾天都探測不到的話,他們自己也就沒有太高的興趣了,希望可以轉移到概率更到的地方去探測。

楊嘯心煩,沒心情聽郭朗吹牛,帶著馬九去附近的一條小溪散步。

馬九知道楊嘯壓力大,默默跟著。

兩人來到小溪邊,溪水清澈透明,可以看到1米深的水底。

楊嘯有些失望地坐在溪水旁。

「馬九,你說,難道這兒真的沒有礦脈?」

馬九挨著楊嘯坐下,嘆了一口氣,

「楊嘯,我知道你有雄心壯志,我也相信你一定能夠實現,不過探礦這種事情,真的急不來,你壓力如此大,肯定不行,

探礦除了技術之外,還需要運氣的,我以前讀大學的時候,看過很多案列,也親自去地質隊實習過半年,很多礦藏明明就在地下,但是你就是找不到,

我們地質隊有個比如,就叫著大海撈針。」

楊嘯苦笑道: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們現在的處境如此危險,這是唯一一條可以救我們的可行出路,聽說,再過幾個月,地球上還會派遣第二批礦工過來,如果這個機會抓不住的話,我們真的要一輩子成為礦工,最後累死在礦井裡面了。」

楊嘯說完,恨恨地抓起身邊一把石頭扔到了身前的溪水裡面。

「撲通!」

溪水濺起一片小小的浪花,在數十塊碎石中,一塊晶瑩剔透的紫色石頭夾雜其中,在夕陽的照射下,在透明的水中泛著淡淡的紫色光芒,慢慢沉落,

楊嘯看著溪水地下的那個晶瑩剔透的紫色小石塊,整個人就僵住了,撲通一聲,直接跳入了溪水中。

「我擦,楊嘯,不至於投水自殺吧?你心理才脆弱了吧?」

(晚上還有2更,也許三更。 默默承婚 感謝書友2016**4159打賞500起點幣,星雲飄雪打賞500起點幣,2017**5768打賞100起點幣,低調的讀書打賞100起點幣,多謝大家支持!)內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頁面,才能獲取最新更新!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小溪的水並不深,只有一米多,是從遠處的山峰之上留下來的,延綿數十公里之源。[隨_夢]ā

楊嘯彎腰將水底下的那塊紫色透明的石頭撿起來,立即興奮地叫道:

「有了,有了,有了!」

馬九愕然地看著楊嘯,懷疑楊嘯是不是急瘋了。

「楊嘯,你怎麼了?你別急啊,就算暫時找不到礦脈,我們一定會找到的。」

然後,馬九的張大嘴巴,眼神直直地看著楊嘯將手舉到了他的眼前。

楊嘯的手指上,夾這一塊拇指大小的紫色晶石。

這簡直太熟悉了,整天在礦坑裡面挖的就這這種紫源晶石。

「楊嘯,你?」

楊嘯站在溪水中,興奮帝說道:

「馬九,我剛才從溪水邊的碎石中隨便抓了一把石頭撒入水中,其中就有這塊紫源晶石,這些裸露的碎石中都有晶石,說明這個地方一定有這個礦脈,對不對?」

楊嘯急切地看著馬九,他太需要得到一個肯定的回答。

馬九拿過紫晶石,堅定地點點頭,說道:

「沒錯,根據我們地質學的常識,如果能夠在地面找到礦石,說明這個礦脈帶已經延伸到了地表。」

馬九拿著那塊晶石看了一眼,有環視了一下四周,說道:

「我們沿著小溪岸邊在找找,看看能否找更多的晶石。」

「好!」

楊嘯現在信心滿懷。

兩人沿著小溪邊的碎石地帶低頭走著,仔細查看腳下的紫色碎石,普通的紫色岩石不透明,沒有光澤,而晶石則是透明的,光澤感非常強,很容易區別。

過來片刻,馬九興奮伸手從地面碎石中撿起一塊晶石,興奮地說道:

「楊嘯,我也撿到一塊。」

「太好了,這足以證明這兒一定有晶石礦脈。」

「是的,而且,這晶石礦脈已經露出了地表,很可能是平時雨季的時候,山洪暴發,將這些碎晶石沖了出來。」

「可是,我們怎麼去尋找這個礦脈帶呢?」

正在此時,秦陸跑過來,喊兩人過去吃晚飯。

楊嘯將兩塊小晶石遞給秦陸看。

秦陸一愣,

「紫源晶石,哪兒來的?」

「地上撿到的。」

「我擦,不會吧?」

秦陸原本鬱悶的心也是突然興奮起來。

「如果沒錯的話,這塊地帶一定有晶石的礦脈,而且還比較淺。」

「那我們怎麼辦?」

「我剛才想了一下,有一個最簡單的辦法,那就是明天讓我們所有的人連成一排,拉網式檢查地表,不過,因為礦脈埋在地下,即便露出來地方也可能被泥頭碎石掩埋了,不容易找到。」

一旁的馬九想了想,說道,

「也許我有辦法了。」..

馬九隨著楊嘯走到了基地,大家都圍著篝火堆在燒烤。

勘探隊的郭朗看到楊嘯回來,笑道:

「楊公子,我們明天是不是就回去了?還有好幾個礦場排隊等著我們呢,你看,你這兒勘探了八天,找不到一點礦脈的線索,我們也儘力了。」

楊嘯望了一眼馬九,馬九笑道:

「這位兄弟,我想請教您一個問題。」

郭朗瞥了一眼馬九,淡淡地說道:

「什麼問題?」

「您在使用探測設備的時候,是不是設定了探測的深度?」

「當然了,怎麼,你也懂?」

「啊,我不懂,只是想詢問一下,你們設定的探測深度是多少?」

郭朗咬了一塊肉,有些不情願地說道:

「我們設定的深度是地下80米到20米左右,怎麼,有問題嗎?」

「也就是說,對於80米以上的岩層,其實是沒有探測的,對吧?」

郭朗聽了,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廢話,晶石礦八成以上都是埋藏在一百米左右的範圍,八十米以上的礦脈非常少見,我們當然是探測八十米以下了。」

馬九也不生氣,說道:

「這麼說來,您的設備可以探測四十米的垂直區間,對吧。」

「你到底想說什麼?」

「啊,這樣,我想明天讓你們把探測距離調整到地表到地下40米的區間進行探測,好嗎?」

「胡鬧,哪裡有探測40米以上岩層的,你們這不是瞎搞嗎?」

郭朗感覺馬九在質疑他的專業素養,這讓他很不爽,他好歹探礦十年,經驗豐富啊。

馬九沒有再說話,而是望向了楊嘯。

楊嘯淡淡一笑,說道:

「郭隊長,這樣吧,反正我們交給了您一億晶幣,現在才八天,不是還有兩天嗎?就麻煩您按照我這兄弟剛才說的,調整一下探測參數,在繼續探測兩天,如果再找不到礦脈的話,我們認賠了。」

「你,你們這是瞎搞,我探礦十年,從來沒有探測過岩層四十米以上的,

明天我直接回去,不會給你們探測了,這要是傳出去,同行不是要笑掉大牙?

別人是要嚴重懷疑我的專業精神的,我以後還要不要在這行混了?」

郭朗很生氣,他的幾個屬下也是同樣附和。

「就是,如果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們故意忽悠客戶,騙客人的錢呢。」

「我們可是專業探礦隊伍,十年專業,懂嗎?」

「你們都不懂探礦,瞎指揮啥呢?」

媽媽,我會帶你回家! 「這次如果不是秦老闆求我們,我們才不會如此快跑過來給你們探礦了,那都是看在老客戶秦老闆的面子才過來的。」

……

楊嘯和馬九,秦陸彼此望了一眼。

「郭隊長,我給個折中的辦法,您看看是否可行,您明天按照我們的建議,調整探測參數,再探測兩天,就算瞎搞了,如果探測不到,我給您加一倍的錢,一天一千萬晶幣,如何?」

「你?」

郭朗愣了一下,看著楊嘯。

「楊公子,你是認真的?」

「當然,你看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我們投資幾十億,怎麼可能半途而廢呢,自然是認真的。」

郭朗猶豫了一下,大聲說道:

「好,既然你非要如此瞎搞,那我也把話放在這裡,按照你們的方法調整探測參數,兩天時間一到,我們立馬走人,以後你們也別找我們了,去找別的探測隊,

還有,如果能夠找到礦脈,我不收取額外的礦脈探測費。」

按照規則,如果探測到礦脈,一條礦脈收取一億晶幣。

(還有一更) (貓撲中文)

「一言為定!」楊嘯伸出手掌。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啪!」郭朗伸手拍了一下楊嘯的手掌,冷冷地說道:「一言為定!」第二天一早,陽光躍上遠處的山峰時候,楊嘯等人已經吃過早餐,準備探測了。

「楊公子,我念你創業艱難,最後給你一次機會,我們現在回去,你也節省幾千萬晶幣,別浪費錢了,這裡沒有礦脈。」

「昨天不是說好了嗎?我不後悔。」

「行,那我們開始,記住了,一天兩千萬晶幣。」郭朗賭氣似的大聲說道。

招呼手下調整探測設備的參數。馬九站在一旁看著,這台大型探測設備帶有八個輪子,打開探測功能之後,可以駕駛這台探測設備在地面緩慢移動,便移動便探測。

「楊公子,我們的參數調整好了,你過來看看,別說我忽悠你,來,你看看,這兒是40米,」郭朗賭氣地指著設備上的幾處參數值,強行地讀給楊嘯等人聽。

楊嘯輕笑一聲,任由郭朗發泄情緒。

「好,探測開始。」 重生八零:佳妻致富忙 郭朗打開設備開關,帶著探測小組的人員,開始操控各種儀器。

探測車在地表緩慢移動著,2個小時之後,並沒有任何發現。楊嘯和馬九、秦陸等人臉色緊張,沉默不語,氣氛壓抑。

郭朗則是得意地大聲說道:「你們都看到了,按照你們的方法,調整了參數探測,卵都沒有看到,我早就說了,你們這是瞎搞,我專業探測十幾年,難道還不如你們?」

「嘟嘟,嘟嘟,,,」郭朗的話未說完,儀器突然發出了報警的響聲。眾人都是一驚。

郭朗掃了一眼設備上的電子顯示屏,張大嘴,立馬就僵直了。 總裁大叔壞壞愛 在屏幕上,非常清晰地顯示出了一條連續的紫色透明晶石礦脈。

「這,這怎麼可能?」郭朗自言自語,說道:「調整方向,沿著圖片顯示的方向延伸探測。」於是,探測車沿著礦脈向上的方位跟蹤探測,一路清晰地現在是,這是一條完整的礦脈帶。

楊嘯、秦陸、馬九還有阿豹等人,此刻非常激動,竟然說不出話來,只是傻傻地跟著探測車行走,眼睛死死地盯著探測車上的一個顯示屏,生怕上面的畫面會突然消失。

最終,探礦車停在了一片亂石堆前面。郭朗有氣無力地說道,

「挖開這堆亂石看看。」楊嘯,秦陸,馬九,阿豹等人親自上前,三下五除二,親自用手將地上的碎石扒開。

「找到了!」秦陸興奮地大叫,他手指扒開的地方,露出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紫色晶石,鑲嵌在一片紫色岩石。

「耶!」 若是愛,請等待 楊嘯一聲怒吼,將馬九抱起來。兩人興奮的大叫。秦陸,阿豹也都興奮地又跳又叫,他們都知道,找到紫晶礦脈意味著什麼。

只有郭朗和他的探測隊隊員一臉懵逼,不可思議的樣子。

「這礦脈怎麼可能如此淺呢?這不科學啊?」楊嘯等人終於從興奮中冷靜下來。

楊嘯看著郭朗,郭朗一臉的尷尬,撓撓頭,說道:「楊公子,你贏了,我輸了。」楊嘯大手一揮,說道:「郭隊長,千萬別說什麼輸贏,我們只不過是運氣好罷了,先前的話就當是個玩笑好了,這樣吧,還是按照老規矩來,發現一條礦脈,我們支付一億晶幣。」

「這?」郭朗驚訝地看著楊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郭朗猶豫了一下,一咬牙,說道:「楊公子,你仗義,我也不是貪便宜的人,這樣,今天和明天,我盡量給你探測,無論探測出多少條礦脈,我就只收你一個億,可好?」楊嘯也不客氣,說道:「行,就按郭隊長的說的。」郭朗立即大聲地說道:「兄弟們,開工了,楊公子沒有虧待我們,咱們也不能讓人家瞧不起不是?」眾人原本以為拿不到這筆錢了,現在楊嘯願意給一億晶幣,他們這一趟探礦工作就算沒有白來,同時,他們對楊嘯的仗義大方也是很欽佩。

「好,楊公子,你們就放心好了,我們一定仔細探測。」郭隊帶著手下繼續探礦,楊嘯幾個人還沉浸在興奮之中。

到了傍晚的時候,郭朗帶著隊伍又探測出了三條礦脈,而且這三條礦脈延伸都在2千米以上,儲量不低。

楊嘯等人更是驚喜不已,按照郭朗的推測,就這四處礦脈價值就超過了十億晶幣。

「郭隊,明天在麻煩您探測一天。」

「放心,沒問題,而且,我估計,你這幾十平方公里的平原地帶,這樣的礦脈至少有幾十處,楊公子,你們這次發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