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初兄的意思是,要跟賀翎爭一爭寶物?」

慕容辰一怔,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袁紹是強大,這不假,可賀翎是遇強則強的怪物啊,自己的家族和自己跟賀翎打了這麼久的交道,怎麼會不明白賀翎是什麼實力,他可是底牌層出不窮,就算是系統要滅殺人家,甚至發了公告,人家都是平安無事,又怎麼能是你袁紹輕易對付的存在?

怕不是找死

武將武將比不過,兵種兵種不強大,自己實在是看不到袁紹的勝率~

「怎麼,聽慕容兄弟的意思,覺著本初對付不了這個賀翎!?」

袁紹眼睛微眯,問道。

「怎麼會,本初兄如今虎將雲集,勢力瘋狂增長中,隱隱間有著雄踞天下的意思,對付一個賀翎自然不是什麼問題,只是….」

袁紹是個愛面子的人,慕容深知這一點,所以即便是陳述事實,也要誇一誇他,免得人家一個不爽,就把自己宰了

「只是什麼!?」

袁紹剛笑眯眯的摸摸下巴,又疑惑的問道。

「只是這個賀翎從來都是不打沒有準備的仗,此番既然前來一定是做足了準備,所以本初兄想要對付這個狡猾的狐狸,可是不好對付啊!」

慕容辰連忙說道,只能這麼告誡袁紹

「哈哈哈,我可不傻,現在還不是對付他賀翎的時候,董卓雖說是敗了,可他主力還仍舊存在,這天下若是沒了賀翎,荊州就算是沒了強敵,他董卓的對手,就只剩下我一人了,到時候我可不一定能夠對付的了那個胖子!」

袁紹卻是搖搖頭,笑道。

慕容辰深深的吸了口氣,看來是自己想的簡單了,袁紹就算再沒什麼能耐,畢竟也是河北的一個霸主,官渡之戰的強者方,看這局勢還是比較透徹的,不會亂來

「賀翎這次既然都來了,那麼說明這次的活動夠吸引他,本初也想去看看,到底是有什麼寶物,能夠讓賀翎連年關都不顧了」

袁紹笑眯眯的說道,眼中泛著精芒,似乎有所韜略

……

「主公!自從董卓火燒洛陽之後,袁紹一來就霸佔了整個洛陽城,將曹操劉備一眾趕了出去,那些諸侯有的直接投靠了袁紹,有的還未反應過來,便被袁紹控制了軍隊,如今河北一帶的地區,已經全部淪為他袁紹的地盤,現今坐擁精兵百萬,猛將如雲,還有那慕容辰也投靠了袁紹!」

正坐在酒樓中吃酒,賀翎面前坐著的是洛陽城中的千騎軍探子,自己讓清風組織的千騎軍探子如今遍布在全國各地,為大唐掌握一手的情報,大多都是用酒樓,麵館,妓院等作掩飾,不斷收集著資料,基本上每個郡至少都有一個探子

這些探子平時也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只要好好經營自己的生意,時不時的掌握一些關鍵的消息便可,除非是清風或賀翎親自下達什麼危險的任務,讓他們去執行、

如今的清風拜師張讓,學的一手陰柔武功,走路無聲,聽張讓說,對付幾個紅品武將清風都是可以的,本來還想讓陳昱州前去跟著張讓進修一下,可誰知張讓和陳昱州兩個人互不順眼,一個不收徒,一個不拜師,陳昱州有自己的陳家槍,張讓有自己的陰柔功,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陳昱州說是要進修武功,自己便准了他,他要遊歷一番,精進陳家槍

「對了,我讓你留意的趙雲,你留意了么?」

賀翎像是想起了什麼,連忙問道。袁紹的情況,即便探子不說,自己心裡也有底,如果袁紹不強大起來,怎麼會有官渡之戰~

「聽從主公的吩咐,在下特意去打聽了一番,趙雲在董卓敗退之後,便告別了公孫瓚,婉拒了劉備的盛邀,回常山去了!」

「回常山了?回常山幹啥?」

「不清楚,聽說好像是跟公孫瓚的意見不合,而且公孫瓚也不想重用趙雲,兩人算是和氣分開了!」

「唔~這樣嗎,剛離開公孫瓚,就去找劉備的話,的確有些不合適,不過這都多少天了,我這個時候去拉攏趙雲,應該可以吧?」

賀翎突然一笑,自喃道。 尤里懵逼地看著段錦江。

段錦江一臉的苦惱樣子,看著尤里,

「尤大人,我們每年交那麼多的保護費給你們城主大人,關鍵的時刻,難道你們不應該出面來保護我們,維護正義,主持公道,保衛中洲大陸的和諧安寧嗎?

難道你們就這樣任由楊嘯攪亂中洲大陸勛存在了數千年了的商業制度和安寧的生活環境?」

尤里看著段錦江,內心卻感嘆道,

算你狠,這種理由都被你找到了。

尤里微微一笑,說道:

「段會長,您別急,具體的事情我們還需要了解一下,我們也不知道情況啊,這樣吧,我去通報一下城主大人,等他老人家來決斷好了。」

「好,那就有勞尤大人了。」

段錦江說著,從空間戒指中取出兩袋晶圓遞給他,

「這是一千萬晶圓,還請尤大人不要笑納。」

尤里趕緊收了晶圓,放入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呵呵一笑:

「段會長,您先坐會,喝口茶歇歇,我立即去通報城主大人。」

「有勞您了。」

「客氣!」

尤里說完,突然喊了一聲,

「來人,上茶,給段會長上茶,

你們這幫木頭人,段會長是貴客,連茶都不上,還有么有點規矩?」

大廳內的幾個侍衛和傭人聽了,內心一愣。

明明是尤里事先吩咐不要給段錦江等人上茶,要冷落一下段錦江等人的,現在倒責怪起傭人了。

兩個侍女趕緊跑過來,一邊低頭向尤里認錯,一邊給段錦江和馬曉天等人倒茶。

影帝每天都想公開 尤里呵呵一笑,

「段會長,喝茶,我去稟報城主老人家了。」

說完,轉身向屋外走去。

霸天虎自然沒有在修鍊什麼功法,對於他來說,他的基因進化早就達到了無法突破的瓶頸,他自己也認命了。

幾十年來,除了保持正常的修鍊,他已經不再指望提升基因進化等級了。

皇級中級境界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

霸天虎是故意避而不見的。

聽到侍衛通報段錦江求見,他立即就和軍師尤里商量,他躲避到後院,尤里先接待一下段錦江,聽聽段錦江說什麼。

霸天虎正在後院的花園涼棚下和副城主下棋,看到尤里過來了,立即笑道:

「軍師,段錦江說什麼了?」

尤里笑道:

「老大,這個段錦江好狡猾,居然說每年給我們繳納了保護費,現在他遇到了困難,被楊嘯欺辱,攪黃了他的生意,我們有責任和義務出面保護他,幫助他除掉楊嘯。」

「啥?」

霸天虎聽了,長長的白須直接就翹了起來,氣憤地一拍石桌,那石桌嘩啦一聲變成了碎片。

「簡直是豈有此理,倒打一耙,明明是他段錦江參與了圍剿希望之城,惹怒了楊嘯,遭到了楊嘯的保護,

他又去請暗網幫忙刺殺楊嘯,結果暗網刺殺失敗,他自己一籌莫展,

現在倒好了,居然把責任算到了我的頭上,走,我要倒是要當面問問段錦江,看看他什麼意思?」

霸天虎拔腿就走。

軍師尤里立即拉住霸天虎,說道:

「老大,別急,別急,按照情理來說,我們每年收了禿鷹商會2億晶圓,在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出手幫助一下,也是應該的。」

「哼,應該的?老總就不出手,我倒要看看段錦江能夠把我怎樣?」

……

大廳內,段錦江和二長老馬曉天彼此看了一眼,悄聲說道:

「會長,您說,霸天虎會出來見我們吧?」

段錦江狡黠一笑,

「放心吧,霸天虎立即就會出來見我們的,等著瞧,我剛才說這是他們的責任,就是為了激怒他的,你等著瞧好了,他馬上就會出來。」

正說著,遠處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霸天虎怒氣沖沖地從外面走入了大廳,雙眼冒出犀利的目光,瞪著段錦江。

段錦江見了,立即起身,鞠躬,讓后「撲通」一聲跪下,嚎啕哭泣道:

「老大,救我啊,救救我們禿鷹商會啊!」

霸天虎原本是怒氣沖沖跑過來要質問段錦江的。

對於他來說,向來是吃軟不吃硬,怎麼能夠容忍段錦江來質疑他,挑釁他?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段錦江一看到他來了,撲通一聲就跪下來了,還嚎啕大哭起來。

妮瑪的,這是幾個意思?

霸天虎懵逼了。

身後的軍師尤里和副城主蚩青兩人也是一臉的懵逼。

這是鬧哪一出?

伸手不打笑臉人,段錦江都跪下來了,還嚎啕大哭,霸天虎總不能伸手給他一巴掌吧?

「咳,段,段會長,你這是幹什麼嘛?哭什麼,有事好好說,好好說。」

霸天虎頓時滋生了一股憐憫之心,有一種要保護他的衝動。

畢竟段錦江也算是他的半個小弟,小弟委屈受傷了,這個做大哥的自然有責任來保護小弟了。

二長老馬曉天看著段錦江,內心佩服得五體投地,

厲害,老子誰都不服,就服你!

段錦江自然不會立即起來,反而向前爬行了幾步,一把抱著霸天虎的大腿,把滿身淚水的臉在他的褲子上蹭了幾下,一邊哭泣一邊說道:

「老大,你要救救我們禿鷹商會啊,否則,我們就完蛋了,以後再也不能孝敬老大您了啊。」

「段錦江,你先起來說法,這樣子成何體統? 愛上風流妖孽少爺 你好歹也是一會之長,讓下面的小弟笑話不是,有什麼問題,說出來,我一定給你解決。」

「老大,我不怕什麼人笑話我,我段錦江本來就是您的小弟,沒有您罩著我,這幾十年我們禿鷹商會怎麼能夠順利發展呢?

我這條命都是老大您的,老大您就是要我的命,我隨時都可以給您,為您赴湯蹈火,死而無憾。」

霸天虎突然內心一陣感動。

多好的小弟啊!

在段錦江遇到困難的時候,我怎麼能夠袖手旁觀呢?還怎麼好意思找他要錢呢?

「唉,段錦江,不就是楊嘯那小子的事情嗎?多大一點事情,你放心,我幫你擺平了。」

「老大,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不,比我父母更好啊!」 段錦江跪在地上,抱著霸天虎的大腿,流著眼淚,內心卻笑出了豬叫聲。

等霸天虎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

軍師尤里和副城主蚩青等人一臉懵逼地看著霸天虎,

這什麼情況啊?

不是說好了要狠狠敲詐段錦江一筆的嗎?

怎麼被段錦江這麼一哭慘直接就答應了人家了?

霸天虎乾咳幾聲,我能夠收回我剛才說過的話嗎?

自己作為中洲大陸三大霸主之一,對小弟說的話怎麼能夠不算數呢?

霸天虎內心很是不爽,瞥了一眼跪在身前的段錦江,

「段會長,起來吧,別哭了,我既然答應你了,就一定會幫你做到,

不過,你這小子可不地道啊,」

跪在地上的段錦江聽到這裡,立即站起來,對霸天虎深深鞠躬,謙卑地說道:

「老大,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去找暗網幫忙,我,我糊塗啊!」

說著,段錦江的眼淚又出來,語音哽咽,一副可憐謙卑的模樣。

霸天虎等人一愣,有些驚訝地看著段錦江。

原本以為段錦江還會找一些借口替自己辯解,沒有想到他直接就認錯了。

不管段錦江是真心認錯,還是裝出來的,此時此刻,他的這個姿態讓霸天虎非常滿意,非常享受。

作為老大,在屬下面前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權威和尊嚴。

霸天虎之所以對段錦江生氣,最重要的就是段錦江沒有找自己解決楊嘯,而是去找了暗網,這是不把他放在眼裡,是對他老大權威的挑戰。

霸天虎遲遲不出手幫助段錦江解決楊嘯這個麻煩,除了想要訛他一筆錢之外,更重的是等段錦江走投無路來求自己,這樣才有意義。

現在,段錦江跪在自己面前哭訴求情磕頭鞠躬,這讓他非常滿意。

這不正是他想要的結果嗎?

霸天虎拍拍段錦江的肩膀,淡淡地說道:

「嗯,你知道錯了就好,有這個態度,很好,

你和我合作也不是一年兩年了,這些年我們不是合作很好嘛?中洲大陸之內有誰敢挑戰你,每次不都是我和過江龍,穿山甲幫你解決,哪一次沒有幫你解決麻煩?」

這次你遇到了楊嘯的挑戰,你居然去找暗網,呵呵,說實話,段錦江,你讓我很失望啊!」

段錦江再次低頭,

「對不起,老大,我知道錯了,我原本以為暗網的大先生也算是一個人物,這點小事不敢驚動您老人,所以就找了暗網的大先生,

誰知道,TM的,暗網的大先生就是一坨屎啊!」

說起暗網的大先生,段錦江就一副咬牙徹齒的模樣。

如果不是暗網掉鏈子,他又何至於今天這樣狼狽。

說起暗網,霸天虎冷哼了一聲,淡淡地說道:

「暗網,大先生,他們是有野心,可是,想要在中洲大陸橫行,沒有一定的實力,能行嗎?」

說到這裡,霸天虎突然想起了,自己一時激動答應替段錦江除掉楊嘯,連一個晶圓都沒有收,這不行啊,

老子出手幫你解決麻煩,一點辛苦費都不收,說不過去吧?

「咳,段會長,我聽說你請暗網出手刺殺楊嘯,他收了你一億晶圓,

暗網沒有完成任務,又賠給你一億晶圓,是這樣嗎?」

段錦江一聽,立即說道:

「老大,我正要向您彙報此事呢,我這次帶給您3億晶圓,還請老大看在往日情分上,替我解決楊嘯這個麻煩,挽救我們禿鷹商會,

我們禿鷹商會全體上下一萬多人,對老大感激不盡。」

說完,段錦江對身後的二長老馬曉天一揮手。

重生之我有靈泉 二長老馬曉天立即說道:

「老大,三億晶圓已經準備好了,就在門外的侍衛手中。」

二長老走到門口,對門外的幾個隨從侍衛招手,幾個侍衛跟著他走入大廳內,從各自的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幾十個半米高的晶圓袋子,整齊地放在大廳上,然後躬身退出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