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

這些都是精英團的領頭玩家的談論,漸漸地,玩家的氣氛緩和了下來。

然而,貴為盟主的何南海,卻沒有大家這般樂觀。 厚寵邀 他需要考慮最惡劣的情況。

「八個戰場,每一個雖然看起來平凡無奇,如同普通玩家搏鬥那般,可其中的兇險,卻令人驚駭。這些武將的實力,肯定不如表面這樣,我們聯盟,是不是真的能渾水摸魚呢?」何南海心中暗暗斟酌著。

他這個盟主的決定,可是關係到在場十多萬玩家的身家性命,不是兒戲,需再三思量,琢磨。

玩家死一次,掉落10級,物品也掉落,損失巨大無比,這可不是如同以前的虛擬遊戲那樣,玩家的每一次陣亡都廉價無比。

巨大的死亡懲罰,猶如一把利劍懸在玩家的頭頂上,這也是神話世界玩家暫時沒有發生大規模衝突的原因之一!

「盟主,精英團的五位團長,十位副團長商討了一番,認為對面的武將是那個視頻中的武將的概率為百分之十,一成幾率!」一個謀士類打扮的玩家走上前來,向何南海稟報道。

遇到重大事情,眾精英都會民主地開個討論會,效率非常高。

不過,最終的決定,還是需要他這個盟主來決策!

「其他信息如何?」何南海眉頭微微一挑,沉聲問道。

眾人的討論結果,讓他有些難以下決定。

這麼多玩家聚集在這裡,可不是來逛街的,而是有利益吸引,若是平白無故看到敵人的戰鬥就退縮,浪費人力物力,他這個盟主如何能服眾!

「對面的勢力,兵力非常少,只有區區三千人左右,分佈在黑枯山的半山腰。而那八個武將看起來非常厲害,按照預計,可能達到玄階武將以上的實力。不過,目前他們不是被牽制住了嗎?大家認為我們傾力而上,搶奪那座黑禿禿山峰裡面的寶藏的幾率非常高!」謀士玩家幽幽道。

「幾率非常高?」何南海輕輕搖搖頭,這個數據只是表面數據而已,參考價值非常小。

「那三千士兵的等級信息有探查出來嗎?」何南海眉頭微微一蹙問道。

「沒有,潛伏過去的擁有探查類技能的兄弟,都探查不出來他們的信息,非常奇怪,要知道,就算是早前遇到的那個80級許府護衛統領,其信息雖然大部分是問號,但卻有信息反饋過來,而這些士兵,使用技能,丁點信息都沒有反饋回來。十分詭異。」謀士玩家說到此處,眉頭也是輕輕蹙著。

他可不相信所有的士兵都是80級以上。

「那些八位武將和其敵人,也是如此,這個情況真是詭異無比。」

他們不是蠢笨之人,都會審時度勢,根據信息作出決定!

而對面之人的信息,明顯超出眾人的理解範圍。

這也是眾人沒有即刻一涌而上的原因之一。

「轟轟!~~」在眾位玩家思量問題之時,遠處又傳來兩道轟鳴聲,而他們站立的山峰,也傳來陣陣輕顫。

這兩道轟鳴之聲,彷彿擊在眾人的心坎上,讓眾人不由緊張了一分,仿若他們不採取行動,這次興師動眾來此將空手而歸。

「盟主,洪參謀,那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是不是真如參謀部所推測那樣,那個神秘勢力開啟了一個遠古大墓?」一個精英團團長感受到山峰大地輕顫后,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預感。

「應該是開啟了大墓,不過這個勢力很強啊!我們究竟參不參與進去,仍然值得商榷。」洪參謀帶著一抹不確定道。

「盟主大人,區區三千人和八個玄階武將而已,我們十多萬人,平均等級達到40級,武力平均為53點,另有三位黃階武將,二十位高級武將,一百三十七位中級武將,三百七十三位初級武將,還怕他們!照我說,直接硬剛上去,堆都能堆死他們!」

「沒錯,一個古墓,埋藏的寶藏可是非常吸引人的,之前我們開啟的那個古墓,不就是收穫甚豐嘛,盟主,幹了!」兩位主戰派的精英團團長高聲勸道。

重生汽車王國 精英團長,在未加入江東聯盟前,都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小領主,而加入聯盟后,為了不成為邊緣人物,就成為聯盟精英團的團長,掌控軍權。

聯盟之中魚龍混雜,若是失去核心力量,會非常容易成為一個專職的管理人員,從此,很多際遇都與他們擦肩而過。

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爭奪的憑證!

所以加入聯盟的領主,都會要求帶軍隊。

「我們的軍隊人數雖多,武力也不弱,中堅力量也不少,但,我總是感覺對面的那些人非常詭異,就如同蟄伏在黑暗中的洪荒巨獸一般,讓人感到驚悚而神秘,猜之不透!」何南海凝聲道。

「沒錯!那些人,其歸屬是我們玩家亦或者是NPC,我們都無從而知;另外,其實力信息,也非常詭異,若是其還有其他隱藏手段,我們若是中途打擾,說不定就是我們覆滅的開始。」南江東聯盟盟主旁邊的洪參謀插口道。

「而且,對方知道我們會來,說不定真的留有後手對付我們,我們現在一涌而上,說不定就是以卵擊石。」

「並且,你看戰場中央那個拿著大刀的武將,其實力,可能達到了地階武將,武力突破80點的超級存在,若是……」

「轟!~~」在洪參謀想要繼續說的時候,一陣雷鳴傳來,原來朝陽高升的山脈,陡然飄起了雷陣雨。

眾人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讓那詭異的勢力顯得更神秘。

「總之,對面這群人,有點難以讓人琢磨,需謹慎待之。」洪參謀望著突然出現的雷陣雨,臉色微微一變,無奈建議道。

「詭異又如何,只要我們力量能形成壓倒性趨勢,,就算是地階武將都擊斃他!我們現在都還未擊殺一個地階武將呢,若是能成功攻略,錄製一段視頻,相信我們江東聯盟肯定名聲大噪!」

「對!名聲,加上大墓的寶藏,值得一拼!」

「是啊,盟主,之前我們搶奪的那個大墓,可是讓眾位兄弟狠狠發了一筆,那些財團勢力,可是財大氣粗,若是這次又有收穫,那我們南聯盟可就壓過北聯盟了!盟主,你的地位,也許在下一次選舉,可晉陞真正的盟主!」一位精英團團長,能說會道,其話語對何南海衝擊非常大。

何南海是江東聯盟的副盟主,南江東聯盟的盟主。若是真如其所說,誘惑真可謂非常大。

感受著拍打在臉頰上頗為冰冷的雨滴,何南海眼眸閃過一抹堅定的光芒。

「轟轟~~」又兩道轟鳴聲在雨晨中響起,這兩道轟鳴,直接讓何南海下決定了!

密密麻麻的玩家士兵,擎著武器,開始在數位軍團長的統御之下,往目的地趕去。

他們要趁人之危!偷襲!

……

「文則,有異人要坐收漁翁之利了!我為你牽制銀甲屍,你率軍去抵禦他們,不要讓其破壞我們的布局。」與那唯一一位金甲屍戰鬥的黃忠,稍稍感應,就知道將要發生之事,故而說道。

「好!」于禁聞言,眉頭微微一挑,沒有猶豫,直接把銀甲屍拉到黃忠的戰場中,繼而就抽身離開了。

黃忠一人,面對一金甲屍和一銀甲屍。

然而,把大刀耍得刀罡霍霍的黃忠,應付起來仍然遊刃有餘。

于禁化作一道黑線,冒著雷雨,奔下山坡,準備統領四千精銳抵禦將要出現的異人具軍團。

相比於對抗活死人,于禁更喜歡對付這些異人。 在江東聯盟準備偷襲林牧安置在黑枯山士兵的時候,林牧也開始帶著楊土等人,微微繞了小半路程,趕去中央墓宮,準備破壞核心陣眼。

「既然三足黑溟騰龍鼎在這人的棺材中,那麼暫時無需擔憂了!至於中央墓宮的陣眼之物是何東西呢?」

林牧邊趕路邊望著沒有棺材板的古樸青銅棺,心中暗忖著。

「希望別是那樣物品,不然,就會損失一件重寶了!」林牧想到一個可能,心中微微猜測道。

場中央的戰鬥,如火如荼進行著。

然而,在如常的對轟下,兩位謀士開始鬥智斗勇!

在林牧動身去破壞陣眼時,場中與戲志才對轟的古代神謀,仍有些慘白的臉色微微一變,眼眸閃過一抹焦急。

繼而,他與戲志才的對轟,出現了一絲空隙。趁著這個空隙,戲志才沒有矯情,直接狠狠一捏古樸甲殼,一道蒼莽而又煞氣騰騰的黑光從其爆射而出,霎那間就衝撞在古代神謀身前。

本來有數道裂紋的甲殼,又添了一道新的裂痕,甲殼顯得更殘破了。

然而,就在戲志才以為這傾力一擊會奏效時,古代神謀嘴角微微翹起,泛著一抹奇異的笑容。

繼而,他整個人陡然一動,化作一道流光,在戲志才的黑光剛從甲殼爆射出來時,就已經離開了原地。

他在算計戲志才!

他的那抹焦急彷彿是假裝出來的。

戲志才這傾力一擊,只是轟擊在冰冷的黑岩上。

「轟!」一陣劇烈的震蕩傳播開來。

他以林牧等人行動而帶來的後果,引起心理變化,讓其以為會有破綻,從而傾盡全力攻擊。

若是他閃過此擊,再全力在戲志才沒有反應過來前,也傾盡全力一擊,也許就能擊敗戲志才了!

高手過招,一招半式也可分出勝負!

古代神謀在戲志才的攻擊還未轟擊在黑岩前,就已經移動到了新位置,全身氣息驀然鼓盪起來,一道如同紫色太陽發出的奪目紫芒從其體內迸射而出,轟向氣息有些紊亂的戲志才。

「呵呵,我也早有預料!」戲志才臉色不變,淡然道,信心也十足。

陡然間,戲志才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那抹奪目紫芒也沒有建功。

同樣轟擊在黑岩上。

「試試我這一招。」

「鬼虎噬神!」轉換新位置的戲志才臉色陡然凶厲起來,嘶啞吼了一聲。

伴隨戲志才的怒吼,古代神謀腳下略微有些破碎的黑岩石陡然冒起一股駭人的氣息,繼而一頭縈繞著詭異黑芒的巨虎頭從中爆裂出來,虎口狠狠咬向古代神謀。

而在這巨虎出現瞬間,古代神謀全身紫芒一閃,一道細小卻頗為凝實的長影陡然出現,射向那黑虎。

「不錯,竟然能在之前的對轟中悄然埋伏下手段,讓我有些意外。」古代神謀嘴角的笑意沒有消散,反而濃郁起來,看起來一切仍然胸有成竹一般。

原來,在戲志才與其對轟的時候,戲志才就悄然在地下布局,等古代神謀站於其中后,馬上發動潛藏手段,給予其打擊。

古代神謀的跳躍位置,戲志才竟然也算到了。

「轟!!」那道長影,在與黑虎碰撞的瞬間,陡然化作一條奇異的紫龍,繼而把黑虎以壓倒性優勢擊潰,戲志才早前的暗手被他輕易化解了。

「龍氣凝形?!」戲志才看到布置的暗招黑虎被龍影擊潰后,臉色微微一變,略微皺眉道。

「想不到如今有幸可以見到這失傳已久的能臣借力之法!」戲志才輕飄飄說道,看不出其是喜是憂。

「呵呵,不錯的見識!此法,就是在我們那個時代,也算是極為罕見的秘法,知道的人甚少。瞬息之間,藉助龍主之力,庇護己身!」古代神謀微微一笑道。

「前輩也不錯。」飛速思忖了一番后,戲志才幽幽開口道,不過,他臉上之色變為淡然,對於古代神謀的表現,已經泰然處之了。

雖然有驚異,但也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

古代神謀的龍氣凝形確實讓他大吃一驚,但仍可以對付。不過,戲志才陡然想到一個可能,臉上喜意一閃而過。

「前輩不擔憂修龍主之道人進入中央墓宮破壞,把你所借之力吸納了嗎?」戲志才突兀說了這麼一句話,其語氣充滿了調侃。

「原來你看出來了,中央墓宮內藏有龍運!」古代神謀沒有露出一絲意外之色道。

「不過,就算我沒有了龍之力量借取,我也能有信心擊敗你。」古代神謀沉聲道。

「而且,就算那人吸納了裡面的龍運,等之後搞定你們后,那些龍運仍然會回來的!」古代神謀朗聲大笑道,無絲毫擔憂。

「那前輩不擔憂我們這方人進去裡面破壞陣眼,破壞外面八位活死人的氣機,天降雷罰嗎?」戲志才是在用語言去打擊對方,讓其心境凌亂。

對面的古代神謀聞言,果然臉色驟變,這次臉色之變,不是做作,而是真的。天降雷罰,可是天劫!

「唉……我們走上這條路,就註定會經歷三劫難:人劫、地劫和天劫!」古代神謀沉吟數息后,凝聲開口道,彷彿把那抹擔憂壓制下去。

「地劫之難算是已經經歷過了,完成了。現在你們出現在這裡,算是人劫之難,而外部雷霆天罡,算是天劫之難,若是安全度過這三難,那才算是真正復活!」古代神謀一臉神秘地說道,彷彿他說的事情非常重要一般。

「不過,你可能不知道,修龍道的人,來盜墓,其懲罰可是非常重的,他身上的龍運,也許會削減一半哦!你不去提醒他一番?」古代神謀爆料道。

他也想要以語言去打擊戲志才。

「削減一半龍運?」戲志才聞言,也是微微一怔。

這個信息,戲志才真的不知道。

戲志才知道對面的神謀沒有說謊,也不屑說謊。

早前,在眾人商討對策之時,也考慮過這個削減聲望等問題,但卻沒有想到盜個墓會削減這麼多,直接影響道龍運!

若是林牧知道這個消息,肯定會更謹慎對待盜墓這個問題。

林牧身上的六龍龍運,可是他的命根子。

緊接著,戲志才微微仰頭大笑起來:「哈哈哈…………」

一連串的暢笑之聲,從戲志才口中傳出,讓古代神謀捉摸不透。「若是沒有摸金校尉輔佐,可能真的如你所說那般。」戲志才稍稍回過神,凝聲道。「摸金校尉?什麼?怎麼會還有這個職業?」「這個職業不是被天地規則給限制了嗎?怎麼在你們這個時代還存在?」古代神謀臉上之色驀然一變,凝聲道。摸金校尉,這個職業不是被天地規則剝離了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在他們那個年代,摸金校尉就已經開始被天地規則剝離了,故而一直都沒有大規模的盜墓狀況出現。

那六龍氣運的龍主身後跟著的那位,就是摸金校尉?

他之前一直沒有留意其他小人物,故而沒有特意去使用探查術探查林牧的士兵。想不到這來盜墓的賊子,竟然準備地如此完善,如此針對!

一活死人龍主,一活死人神謀,七活死人虎將,想不到都被對方一一針對,讓古代神謀心中凜然。

這一戰可謂艱難無比! 「我等花費大代價,布置如此重生掩世之局,本預測過,會遇到有身懷龍運的諸侯來盜墓。」

「但對於身懷龍運的諸侯來說,不管其親自盜墓,亦或者是麾下虎將將士盜墓,都乃是減運之舉,削弱龍主之運。如此一來,利弊相伴,若沒有巨大利益驅使,不會隨便犯險。」

「針對這個問題,我們使用了一枚殘破玉璽鎮壓了一些龍運,隱藏墓宮之利。 錯愛總裁 這樣防備諸侯親身犯險,以防萬一。」

「另外,還有一個最為核心的問題,那就是盜墓者,會失去【運勢】!」

「一個諸侯的運勢,可是非常重要的,它能讓諸侯更容易平步青雲,聚攏虎臣,君臨天下!運勢的勢頭昌盛,必逢凶化吉,福源連連!故而很多諸侯都對自己的運勢非常重視,你為神謀,應該會知道此事。但你卻沒有去阻止那龍主,想必是早有計劃。」

「摸金校尉就是你找來的?」

「你們這次行動,都是你籌謀布局的?」古代神謀幽幽開口說了一大通,如同自言自語。

在最後,還問了當代神謀戲志才兩個問題。

戲志才如同一個旁觀者,沉下心神,聽著古代神謀的自語。

「我若說不是,前輩會相信嗎?」聽到其問話,戲志才客氣回應道。他臉上神色一片平靜,看不出一二波動。

古代神謀輕輕搖搖頭,表示他不相信。

其實,這些布置,還真不是他準備的,說不好聽點,他只是林牧林道九帶過來防備太平道的。

若論真實身份,他也就是林牧的一個師兄而已。比已經成為大荒領地參謀閣首席謀士的郭嘉的身份都不如。

但林牧卻讓他參與到各種大荒領地隱秘布局中,想必是想要招攬他。

心知肚明的他,沒有拒絕,畢竟參與進來,就代表他已經漸漸認可了大荒領地。

他未加入大荒領地,卻有為大荒領地服務的事實。一旦捲入這個旋渦中,登上賊船,他肯定很難脫身,他深知這個道理。

但他卻沒有拒絕,因為林牧的神秘、大荒領地的發展,確實非常吸引他。

在心底之處,他已經是大荒領地的人!

而參與進來的他,知道,林牧對這次活死人之墓宮,最高的戰略目標只有兩個:霍奪鎮運之器和打擊太平道!

然而,一切彷彿都是算計好一般。

一金甲屍七銀甲屍,遇到八位虎將,剛好夠數。

一遠古神謀,遇到當代神謀,剛好可敵。

摸金校尉開墓盜取龍運、破壞陣紋,承擔削運之因果,剛好克敵。

三個剛好因素加起來,就不是巧合了,而是陰謀!

這讓古代神謀心中產生詫異,故而就把這一切的巧合安在場中最厲害的戲志才身上。

「前輩不是能算出我們的情況嗎?怎麼連區區摸金校尉都算不到呢?」戲志才帶著一抹戲虐道。

「我剛恢復神智,腦子還未通明,一切還未清明。」古代神謀輕輕搖搖頭,淡然道。

此刻,古代神謀仍然一副泰山崩塌我自若的神情!

戲志才望著淡然的古代神謀,心中一凜,難道此人還有其他手段,亦或者是他真的不在乎一切得失?

他在拖延時間?戲志才心中思緒一轉,想到這個可能。那個墓宮內還有翻盤的力量?

戲志才心中一凜,林牧林道九,可是大荒領地最最核心之人,若其出事,將是大荒領地的頭等大事。

戲志才眉頭輕輕一蹙。

不過稍稍一想,戲志才就放鬆下來,林牧的隱藏力量不是沒有,其基本安全應該能保證。

然而,對面的古代神謀彷彿沒有注意到戲志才的神情變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