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麼辦法呢?不過做這些也有資源拿,指不定一些師兄還羨慕我們呢。」

一些人往崑崙大殿山峰而去。

大婚地點就是這裏,他們需要花不少時間佈置。

畢竟不能讓龍族看扁了。

這種事不能簡辦。

「聽說請了不少人來見證,都是各個地方的大人物,或許我們都能看到。」

「我們這些入門不久的,大概率是無法靠太近了。」

「那也不錯,神女大婚就一次,可是崑崙每過一段時間都會招收弟子。

以後我們就是見證神女大婚的一批人。」

「也是啊,以後就沒有人可以再見這種盛典了。」

幾人心情大好。

行動都快了許多。

八太子看着這些人上崑崙大殿,他覺得他們說的不錯。

能見證姐夫跟姐的婚禮,着實是運氣。

還好他被軟禁在這裏。

不過也挺自由,比在龍宮有意思多了。

沒人管,還舒服。

打打獵,看看店。

「不過要來很多大人物啊,也不知道會不會出事。」

八太子心裏想着,隨後往第九峰走去。

今天烤了兔子,給姐夫他們試試。

順便再說說他回龍族的事。

「回龍族?崑崙不好嗎?」

第九峰江瀾院子中,小雨吃着烤兔子好奇的問。

「倒是挺好的,但是母后讓我回去。

說過幾十年就能回去一趟。」八太子也在吃烤兔子。

他覺得自己手藝非常好。

江瀾跟小雨是坐在一邊的。

對於兔子,他不怎麼想吃。

容易髒了手,他在給木劍加持斬龍真意。

八太子時常會看着木劍,好像有些不太適應。

「只是回去一趟?」江瀾開口詢問。

八太子是被崑崙軟禁的,理論上回去就是回去。

回去一趟是不是意味着,還得再來崑崙?

大概率會如此。

八太子的價格太貴的。

身上有五縷機緣,沒有人又他這般特殊。

龍族要回八太子,是為了得到臨時的好處?

而不能留下八太子,或許是出不起價格。

龍族急着大婚,應該跟這件事有關。

「難道是打算讓師姐回龍族?帶着八太子?」江瀾突然想到了這種可能。

他覺得可能性很高。

不然龍族不至於急着嫁公主。

「所以,我也會去嗎?」

小雨嫁給他后,帶着他回龍族一趟,合情合理。

而且他還無法拒絕。

至於具體,只能等婚後再說。

師父還未通知,那便不急。

「應該只是回去一趟,到時候還得來崑崙,具體母后沒說。」八太子說道。

「這樣啊,那…」小雨指了指江瀾手中的木劍道:

「姐把這把劍借你,要是龍族有人欺負你,用這個很有效果。」

八太子臉色一下子就不好了:

「姐,還是算了吧。」

他怕自己被劍誤傷。

江瀾:「……」

果然,哪怕在龍的眼中,一條龍拿着斬龍劍也是不正常的。

要是一不小心掉地上砸到腳,也不知道龍的腳還能不能再長出來。

7017k人境,暗流洶湧!

周鴻宇,多神文系,養性戰騰空巔峰···

這幾個詞,迅速在高層中流傳。

此時周鴻宇的表現,比昔年的柳文彥還強,甚至在同年齡階段,此時的周鴻宇比葉霸天,甚至是無敵強者表現的都要出色。

葉霸天第二,如果一路培養下來,會是會有希望證道無敵文明師。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五十九章謀划(為書友山城浪子和月票加更) 「怎麼聽起來,我小時候兒的環境就和仙境一樣…..」十四皇子聽着青木若何大吐苦水兒,又想起林高歌之前說的話,感覺著自己現在的處境,貌似…..,還很不錯?

「你現在吃苦也還來得及….」十四皇子這話一說出口,便是引來了林高歌和青木若何的注視,兩人齊齊的盯着十四皇子,不懷好意的說着。

「呃….」十四皇子突然覺著自己之前是不是有些嘴賤,把自己給坑了。

「等著給你弄出去之後,有必要好兒好兒的帶着你修行一番了。本來體質就不行,再加上修行又晚,不努力和鹹魚有什麼區別?藍前輩的孫子藍月,二十五歲便已經是法相境的修士了,你現在都快二十了,還是個凡人呢。」青木若何看着十四皇子,嘴角兒上翹,一看就不懷好意。

「二十五歲才法相境,雖然比一般人強了不少,但還是一般了點兒吧?若非是離家出走,我現在怎麼也是仙根境,快到化靈境的人了。」林高歌對於青木若何所說的那個藍月,倒是不怎麼感冒。只是覺著,二十五歲才法相境着實是有些慢了。

「…..」聽着兩人的話語,十四皇子是一萬個聽不懂,也不知什麼是化靈境什麼是法相境,只是覺著很厲害的樣子。不過,雖然聽不懂,卻是並不耽誤十四皇子為自己地獄般的前景感到害怕,畢竟人類的情感和大致想法兒,通過眼神和表情便可以傳遞了,不需要身過多的知識。

至少,看着兩人的表情和眼神,十四皇子現在是知道,這兩人以後是打算對自己幹什麼的。

「那你幹啥還要離家出走?」青木若何對於林高歌的說法兒有些不太在意,當即就是懟着他問到。

「還不是為了在仙根境時烙印一條非凡的劍道!」林高歌也不慣着他,當即就是懟了回去。

「那你領悟到了自己的劍道了沒有?」青木若何見林高歌懟自己,便是接着問到。

「那是自然,還有小洛和才胖子,我們三個都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一條路子。」林高歌聽着青木若何這麼問,很是得意的說到。

「夏音嵐沒找到?」青木若何聽着不光是林高歌,連才如毅和小洛都找了自己的路子,便是問起了夏音嵐。

「你知道她的身份么?」林高歌聽着青木若何這麼一問,神色詭異了起來,一看就是有些奇怪並且不懷好意。

「她怎麼了?」青木若何一凜,試探性的問向林高歌。

「夏音嵐是色慾宗的聖女,她要是想要找到自己滿意的路子,不知道要禍害多少人。」林高歌清了清嗓子,神色有些很不自然的說着。

「呃….,看來還是天道有眼吶。」青木若何一聽林高歌的解釋,就明白了什麼叫做『夏音嵐滿意的路子』,頓了半天,才從喉嚨里擠出了這麼一句話。

「當然,讓夏音嵐滿意的缺德事兒我們也沒少做。若是碰到其中意的男子,我們四個就會上去把人綁了。然後,過個幾天,再把人放了….」林高歌說到這裏,便是有不太好意思了,說起話來也是極為的隱晦。

青木若何聽着林高歌的說辭,臉色古怪,沒想到幾個人以前還走這種路子。不過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畢竟自己跟四人的第一次碰面,好像就是從四人想把平樂綁走的時候兒開始的。

然後,李平樂便是給四人結結實實的上了一課,在四人的圍攻下,直接一串四打的四人狼狽逃竄。

「我就說夏音嵐怎麼一開始就想把平樂綁走,我本來以為只是李平樂長得太英俊了,結果夏音嵐原來是色慾宗的人。」青木若何臉色古怪,然後便是想到了夏音嵐當初想把李平樂綁走的理由了。

「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樣兒!」林高歌聞言,趕緊使勁搖頭,連着擺手,示意青木若何想錯了方向。當然,最根本的,還是怕青木若何揍他。

「不就是採補么,反正又不是採補我,修鍊這事兒不丟人!」然而青木若何對於平樂的清白卻是不怎麼在乎,對着林高歌就和點評誰家的小狗兒長得好看一樣的說到。

「呃,其實夏音嵐只是搬血境,還修鍊不了色慾宗的魔決。」林高歌有些尷尬,說起話來都沒有什麼底氣了。

「這,這….」青木若何聞言,臉色有些泛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那,那你們這幾年,禍害了多少人…..」青木若何對於純粹的男女之事,便是有些不敢直視了。萬般尷尬之下,不由是想將話題岔開,結果確實挑了個不怎麼好的問題。

「一…,一百多個?」林高歌此時看着青木若何的樣子,心裏也是怕得不行,生怕自己一個說錯話,便是迎來一頓的拳頭。

「那…,那還好啊….」青木若何聽得林高歌真的回答了,便是向一頭攢進土裏,把自己給埋上。此時,青木若何如坐針氈,又是不好意思又是尷尬。

「呵呵,還好,還好。你看,今天的太陽可真圓啊!」林高歌呵呵的笑着,不知道該怎麼往下說,只得是獃滯的指著天上的彎月,蹩腳的笑着說到。

「要不我還是偷偷的溜掉好了…..」十四皇子坐在林高歌身旁,聽着兩人的對話,這瓜也是越吃越大。趁著兩人已經把自己給忘了,十四皇子的直覺告訴自己,還是先跑為上。

於是乎,十四皇子便想偷摸的站起身來,摸著自己的寶劍悄悄的走出院子。然而天不遂人願,連着站了三個多時辰練劍,這麼一坐下,自然是渾身的勞累,十四皇子一使勁卻是發現自己有些站不起來了。

然後,十四皇子便是偷摸的趴到了地上,向著悄悄的從地上爬出去。但是,很快,一張不怎麼大的手掌,便是拍到了貼在地上正準備逃跑的十四皇子的肩上。

「淳終兄,等你逃出去之後,有沒有想過去哪裏避難啊?」林高歌聽見了十四皇子的劍鞘磕在地上的聲音,當即便是準備拿十四皇子祭旗,將其當做擋箭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這樣我們家,基本上從我太爺爺那一輩子起,就沒富裕過。唉,眼看著一九八七年來到了,這一年過年比較晚,二月末了才過年,三月初了,才過完農曆正月十五。

俺們北方,破天荒的過了個暖年。三月份的一天,我爸爸,興高采烈的回到家,和我奶奶說,娘,俺當官了,是局裡領導說,叫俺當供應股股長,我奶奶說好,比你爹強,管他大小俺兒子,也是個幹部呵呵。

我爹說,沒關係沒後門,能混個股長就不錯了,又說,娘,俺們領導。

給俺長了五塊錢工資呢,這下好了,晚上我爸爸拿上幾瓶罐頭,去領導家,串了個門。

第二天就上任了。從哪以後我們家的生活,就逐漸好了起來。我媽媽在三糧店賣油條,那時候,買油條,用糧票還得排隊哈哈一斤半糧票加一點錢才買一斤油條,我年齡太小記不清要加多少錢了。

反正我每天都可以吃的飽飽的,全是油條的剩邊面,炸的和油條一個味道,就是小了點。

那也能吃的飽飽的,記得我第一次吃油條,撐的走不了路,那滋味估計大夥沒體驗過吧,其實吃到撐的走不了路,那是相當痛苦的一件事。

現在想想看咱這點出息,呵呵那年頭,能吃上油條,那絕對是屬於富二代,我那個時候已經是一名,小學一年級學生了,而且還是光榮的一名,少先隊員。

我曾經在黨旗下國旗下,宣過誓,一,堅決服從中國共產黨黨的領導,服從命令聽指揮。

二,堅決擁護黨的綱領,一切命令聽指揮。三,我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

時刻準備著,不怕犧牲,排除萬難去爭取勝利。為四化建設,努力前進。

唱少先隊隊歌,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繼承革命先輩的光榮傳統,為祖國,為人民,向著勝利前進,勇敢前進,向著勝利勇敢前進前進,向著勝利勇敢前進,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

完事,老師給我們帶上紅旗的一角,紅領巾。現在想想,只剩下幾個大字了,那就是,哈哈哈哈哈哈,當時感覺,那可是相當的牛逼克拉斯,就連走路都雙拐了我們的課堂,那學習條件,那是相當牛,怎麼跟大夥形容呢,板坯房子四處漏風,縮料布窗戶,上邊全是小窟窿,鐵皮瓦蓋,大爐筒子長又長,大油桶改造的爐子,一燒火滿屋子熱乎乎,鵝卵石考的啪啪直響。

再看看咱們各位同學的造型,江海城同學,鼻涕過河了,請擦一下,哦,只聽禿嚕一聲,報告老師,俺一不小心,給吃了。

老師嘆口氣說,唉,請做吧。撲通,啊呀,老師俺的凳子三條腿,褲子摔撤了,開襠了,咋辦老師你給俺補補被,要不俺媽回去非得打俺。

老師,行了行了,先坐下吧,下課再說,齊濤同學,上課的時候,請不要做小動作,別以為老師看不到,我在看到你把自己身上的獅子放在陶鳳玲同學的頭上,小心我告訴你爹揍你。

哦,好的老師俺不敢了,俺錯了。想陶鳳玲同學道歉,是,對不起,俺下次不放虱子了。

老師問,陶鳳玲同學你原諒他了嗎?陶鳳玲同學說道,沒事地老師,俺也有錯,哦,怎麼回事,俺把麂子放在他背心裡了。

對不起齊濤同學。老師長嘆一聲道,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回去把你們的衛生好好弄弄。

知道了老師。楊成芳同學,不許隨地吐痰,還有徐老二同學,立刻上走廊站著去,老師為啥呀,上節課,你以為我們看見,蟑螂就是你放在韓紅同學的鉛筆盒裡的。

哦。不過你的衛生弄得還可以,我宣布,你從現在開始,就是咱們班衛生委員了,我看了看滿是黑泥的十個指甲蓋,傻笑著說道,謝謝老師,我一定把班級的衛生弄好。

不一會,老師拿起打鐵盆弄個棍子敲了幾下,宣布,下課了。唉,我的一年級上半學期,就在這種,今天看來可笑,埋了吧汰,充滿著無奈和童趣中慢慢度過。

看直播去了哈哈 房門被打開,朽月站在門邊看着柳蘭溪,她外披雲裳里着墨色中衣,雙眼有一絲急不可耐。

「說罷,什麼事?」朽月見柳蘭溪來找她有些意外,倚在門邊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柳蘭溪看了眼屋內的燈光,向前走近了一步:「能進去說么?」

「倒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