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輝小朋友,你就在這兒坐著吧,等你父母和好了之後哥哥會來叫你的。」李雲笑著摸了摸方輝的腦袋,便打算轉身離去,然而就在轉身離去的時候,被方輝拉住了衣角。

方輝的動作十分的怯懦,拉住了李雲的衣角已經是鼓起了勇氣。

李雲轉身溫和的說道:「方輝小朋友,有什麼事情嗎?」

「我…媽媽說來這裡求神拜佛可以實現願望,這真的嗎,求神仙真的有用嗎?」方輝有些怯怯的看著李雲。

李雲思考了一下,溫言笑道:「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貧道不敢說一定有用,不過小朋友你大可以試試吧,說不定就成了呢,不管成不成,多少信一點兒。」

方輝似懂非懂的看著李雲,只聽懂了大可試試,說不定就成了這一句話,一陣猶豫過後,從小口袋裡,掏出了一塊錢的硬幣,放到了王靈官的面前。

對此,李雲很想吐槽,拜神不好,去拜王靈官,這可不是能夠實現願望的那種神職,要是讓他鏟奸除惡可能會有點用處。

顯然方輝小朋友的願望不可能是鏟奸除惡,讓世界和平,這一點以王靈官也做不到這樣的程度。

方輝只是笨拙的把硬幣放下之後,用拜佛寺的姿勢雙手合十,一臉虔誠的說道。

「偉大的象頭山山神,能不能幫我實現願望,我要…」 方輝小朋友一臉虔誠的看著王靈官,嘴上念叨著卻是和王靈官風馬牛不相及的象頭山山神。

李雲一臉愕然的嘀咕道。

「直覺在告訴我這象頭山山神指的就是貧道?」

然而就在小朋友話音剛落的時候,肉眼不可見,李雲卻能看到的點點煙塵似的氣息從他的身體里飄散而出,徑直的飛向了身後的三目法相處。

身後的三目法相吸取到了來自方輝的願力,一種只有李雲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聽到了他的話。

這是祈願的聲音——

「我想要爸爸媽媽和好,爸爸媽媽和好,帶著小輝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

這發自內心的祈願被法相傳遞到了李雲本體的心靈內。

李雲自己也陷入了聽取祈願的奇妙感受中,這種感覺是說不出的奇妙,傾聽的感覺,和聽人說話的時候完全不同,那種說不出的奇妙觸感…

「明白了嗎,這就是神道在聽取人們祈願時候的場景。」這時候系統說道:「這說明你的法相已有了一定的雛形,能夠直接結印願力,聽到祈願者的心靈之音…這種情況下,無論是用什麼辦法,只要實現了這願望,你就能夠得到最純粹的願力,由祈願而生的願力,是仙神強大和不朽的源泉之一,恭喜宿主,你也能像仙神一樣汲取願力了。」

對此李雲也沒啥特殊的感覺…難道我是神?

實現了這孩子的願望就能得到願力么,李雲想了一下說道:「話說既然要實現了願望才能得到願力的話,為什麼那些神仙牌位們能肆無忌憚的吸取願力呢,明明這些人們只是單純的燒香祈願而已,至於成不成得了願望那還說不定呢。」

「這就是有職之仙和無職之仙的區別了,即使他們什麼都不做,只有著自己代表的概念,只要接受了朝拜就有著願力,和你這種連神職都是臆想出來的貨完全不同,當然他們一開始,也是通過回應祈願來獲得願力的。」系統頓了頓,補充道:「你們不一樣,不一樣,不一樣…」

李雲嘴角抽搐,合著那些神仙就可以為所欲為無所忌憚的吃白食,自己就得辛辛苦苦達成香客的願望才能吸取到願力吧。

不過李雲也很新鮮,之前也體驗過吸取願力的感覺,不過也僅僅是來自象頭山村村民還有那些消防官兵們的,理論上來說自己也是阻止了大雨才能吸取到願力,現如今願力的來源渠道十分有限,即使看起來人還不少,實則還是杯水車薪。

至少李雲看著眼前這方輝的願力,就十分的純粹美麗,比起那些蘊含著雜念的願力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就是這個願力好像隔絕了開來,就這個留存在法相之內,沒有被吸收,只有完成了祈願之後,這願力才能被吸收。

打定了心思之後,李雲笑著對方輝說道。

「小朋友,這位老爺爺是王靈官哦,不是象頭山山神…」

方輝抬起頭來,一臉純潔的看著李雲說道:「這不是象頭山山神嗎?可小輝聽在當消防員的叔叔說,象頭山山神十分的靈驗的,而且長相是一個大叔叔的樣子…我還以為眼前的叔叔就是呢。」

李雲一臉無語,在心裡默默的補充道,自己可比王靈官帥到不知道哪裡去了,這小傢伙是怎麼把這紅臉凶神認成是自己的啊。

笑摸了方輝的小腦袋之後,問道。

「好啦小朋友,你只需要知道真正的象頭山山神帥到讓人窒息,才不是這醜醜看起來會嚇壞小朋友的石像呢,如果願意的話,能不能告訴一下哥哥,你父母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呢,為什麼老是吵架。」

在李雲一陣安撫之後,方輝的小臉也逐漸的平靜了下來,十分乖巧。

李雲算是看出來了,這孩子真不是一般的省心懂事,這看起來挺熊的父母教教出了一個乖孩子來,而對於自己,有限的記憶告訴李雲,在這個年紀的自己就是一個超級熊孩子,還不是皮一兩下就能快樂的那種熊孩子,那可是相當的皮,曾經被玄道子老頭把屁股都打爛了還不屈服的那種小傻逼,和這乖巧的孩子一比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我爸爸…老是工作,每天都到半夜十一點才回家,身上還有臭臭的酒味,我媽媽很討厭,經常因為這件事跟爸爸吵架。」方輝有些小失落的說道:「爸爸又老是說要養家糊口不能早回家,媽媽又說爸爸老是不回家,是不是在外邊又有了老婆…爸爸也覺得,媽媽在家打理家事十分輕鬆,根本不了解他的事情,兩人經常都吵架,今天好不容易勸爸爸媽媽出來玩,可一到山上來兩人又開始吵架了。」

方輝的神色十分的失落,李雲也知道,就算再成熟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在吵架,甚至還大打出手,這種感覺肯定十分的難受。

摸了摸方輝的小腦袋之後,李雲說道:「那麼孩子,你想不想你的爸爸媽媽和好呢?」

「想啊,當然想啦,爸爸晚回家也沒關係,只要爸爸回來了就好,媽媽經常在電腦前不管我也沒有所謂,只要大家不吵架和和睦睦的就好…希望爸爸媽媽能夠互相理解對方,其實大家都一樣…」方輝一臉期盼的看著李雲,想要知道有什麼辦法能夠讓自己的父母和好。

李雲摸了摸方輝的腦袋,從旁邊的雜草堆里拔出了一團雜草,揉成了一團,術法和靈海附加在上邊。

方輝一臉懵逼,不知道李雲在揉著草團是在幹嘛。

「叔叔,你在幹嘛呢…」

「貧道在想著讓你的父母變好,等一下你把這草團分開,分別丟到你的爸爸媽媽身上就是了。」李雲溫和一笑,最後補充道:「另外,要叫哥哥,不要叫叔叔…」

最後方輝似懂非懂的接下了草團,對於這的功效半信半疑。

不過方輝還是能夠感覺到一陣陣的溫暖,眼前的人是真的在幫助著自己…

「謝謝叔叔…」 「你到底要幹什麼呢?」方岳一臉不耐煩的看著葉倩倩,就靠在牆邊一副厭煩的模樣,面對自己的妻子,方岳從來沒有那麼煩躁過。

葉倩倩同樣看著方岳,不耐煩的說道:「我還想問你想怎麼樣呢,在孩子面前嚷嚷,你還知道影響?對孩子多不好你知道嗎?」

「我先嚷嚷還是你先嚷嚷的,你以為這都是我的錯嗎?又在孩子面前吵架了…」方岳一臉自責的看著靈官殿內的方輝,滿臉的愧疚和心疼,後悔在孩子面前吵架,然而事情發生都已經發生了,現在再後悔也是於事無補。

葉倩倩也同樣陷入了沉默之中,也覺得自己剛剛的所作所為有些不對,至少不應該當著孩子的面吵架,片刻之後,平靜道。

「我覺得我們是時候要考慮一下了,關於我們倆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可能不是那麼的合適…看我們這樣吵架也不是個事。」

就在葉倩倩想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方輝從靈官殿裡面跑了出來,手裡還拿著在葉倩倩兩人看來是垃圾的小雜草球。

兩人都覺得這應該是自家孩子無聊的時候揉著完的吧,沒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地方,畢竟小孩子玩蛇很正常。

「嗯?你剛剛想說什麼,我們考慮什麼東西?」方岳眉頭一挑繼續問道。

「沒什麼,回家再說吧。」葉倩倩臉上的表情也從平靜變成了寵溺,摸了摸方輝的腦袋,說道:「孩子,玩得開心嗎?」

方輝一臉乖巧…的搖搖頭,撅著嘴道。

「不開心,因為爸爸媽媽老是吵架,難得一起出來玩也在吵架,為什麼大家就不能好好說話呢,以前你們多好啊,每天都抱在一起,在房間里也是,晚上的時候超大聲的…可小輝知道你們不是在吵架啊!」

「咳咳咳咳咳——」

方岳和葉倩倩很默契的一起咳嗽掩蓋尷尬,只剩下了一臉懵逼的方輝,不知道自己老爹老媽是幾個意思。

「對了,我們趕緊朝拜吧,拜完就去爬山了…」

「是啊是啊,我們拜完就去爬山吧。」

兩人互相別過頭去,一陣的尷尬,不過氣氛也緩和了一點兒。

方輝看著自己父母沒有再吵架,立刻就笑了。

看著自己孩子的笑容,葉倩倩和方岳的心情也好了許多,至少沒有開始的時候那麼糟糕了。

就在此時,方輝把草團掰成兩半,一起丟向了兩人。

「小輝,你幹嘛呢。」葉倩倩笑了笑,也不生氣。

方輝也很老實的跳起來說道。

「是剛剛的叔叔告訴我的,說這是能讓爸爸媽媽和和好的魔咒,我就試試有沒有用。」

和好的魔咒嗎…

兩人相顧苦笑,心中也是有苦說不出,有時候,和好不是一句話就能決定的事情,特別是今天的吵架,兩人都很清楚的意識到了,兩人可能在生活這方面可能不太搭調,不太好互相理解,你覺得你比較苦,我覺得我比較累。

不過心裡想是這樣想,葉倩倩和方岳也不可能當著孩子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來。

方岳則是笑著說道。

「嗯,我和媽媽已經和好了,我們不吵架啦…至少在今天是不會再吵架了、」

方岳葉倩倩帶著孩子來到了大殿內,看著眼前一排的神像,各自拿出了屬於自己的錢財來。

方岳來到了財神的面前——

葉倩倩來到了三福神的面前——

兩人默默祈禱,希望自己的心愿能夠達成。

方輝拿著一塊錢的硬幣,在這些神像面前猶豫不決。

「嗯…怎麼都沒有象頭山山神呢…一個很帥很帥的神仙…這些都不帥啊,到底給誰好呢。」

方輝一陣猶豫之後,還是沒有決定給誰,最後眼前一亮,悄悄的溜到了大殿外,翻開院子里的樹土,把這一塊錢的硬幣埋到了地下,一臉虔誠的拜道。

「象頭山山神,這一塊錢就先給你啦,能買兩包辣條呢,你一定要讓我的爸爸媽媽和好哦…」

……

朝拜完,葉倩倩和方岳還是帶著方輝登山玩耍了一遍,兩人一路沉默,就看著自家孩子在愉快的玩耍。

一路上只有方岳一直不停的抽著香煙,愁容滿面,時不時還有電話打進來,只是一接電話之後的方岳一改面對葉倩倩的臭臉,變得諂媚了起來,對著電話的那一邊不停的討好。

「哎喲,王總啊~行行行,就這個好,哎喲王總真是英明啊,您是我見過最好的領導了,哈哈哈~下一次我一定好好的感謝您…」

打完了電話之後,方岳的表情瞬間變回了原來的樣子,平靜的讓人覺得沒有任何情緒一樣,和剛剛的姿態完全不同。

一旁的葉倩倩聽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一臉厭惡道:「你好噁心,在公司里你都是這樣子的嗎?還有沒有點尊嚴了。」

「為了工作,為了養家糊口,我沒辦法。」

方岳只說了一句話,便在臉上堆滿了笑容,去陪方輝一起登山,好不容易和孩子一起來爬山,總是拉著個臉他也十分的不好意思。

葉倩倩猶豫了一下,也在臉上堆滿了笑容,走上前去,夫妻倆一人牽著一隻手,然而幸福的也只有在中央的方輝,作為夫妻,兩人的中央有著看不見的鴻溝。

「太好了,肯定是叔叔給的魔咒起作用了…下次要感謝叔叔,給叔叔買旺仔牛奶。」方輝發自內心的感到幸福,發自內心的笑,走起路來一蹦一跳的。

兩人也盡量陪著方輝愉快的玩耍,現在兩人依然是夫妻模樣。

「爸爸媽媽,你們也要互相理解對方啊,可能爸爸有爸爸的苦,媽媽有媽媽的累…為什麼總是要爭一個高下呢。」方輝天真的說道。

方岳和葉倩倩卻是覺得,這互相理解肯定不是嘴巴上說說就可以的,道理都懂,可是不理解就是不理解。

「嗯…爸爸媽媽知道了,我們兩人以後肯定不會吵架了…」方岳在心裡補充了一句,不在方輝的面前吵架…

「嗯…」方輝開心笑著。

在葉倩倩還有方岳兩人的身後,一道淡淡的金線將這一對快要離心崩裂的夫妻連接了起來—— 三人登山草草的在外邊的飯店吃完飯之後,回到家中,一路上葉倩倩和方岳也沒有過多的交流,悶悶不樂的,只有方輝一個人開心的一批。

洗完澡之後,穿著小睡衣的方輝來到了房間里,各親了兩口子的面頰一下,說道。

「爸爸媽媽晚安~」

葉倩倩也溫柔一笑,同樣親了親方輝的額頭。

「晚安小輝。」

方輝剛進房間睡覺,葉倩倩和方岳的臉色變得面無表情起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方岳更是直接進房間里拿了一床被子出來,淡淡道:「今晚我睡外邊。」

「嗯。」葉倩倩頓了頓,又說道:「今天白天我說的事情你應該了解吧,你考慮考慮吧,我們倆究竟要怎麼樣,這樣過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方岳沒有多說什麼,拿著被子就來到了沙發上,披上被子,把手機鬧鐘設置成早上六點,就這麼躺下睡覺。

見方岳睡得那麼直接,葉倩倩看了一眼,又忍不住說道:「話說,我們當時是怎麼結婚的,我怎麼就不知道你現在這個樣子呢,當時的你可比現在可愛的多了。」

原本已經翻過身去準備睡覺的方岳轉過身來,起身看著葉倩倩淡淡的說道。

「當時我們是因為遊戲認識的吧,不然你這個名牌大學生也不會跟我這個雜魚大學的小夥子打上交道,可能是當時的我們還不夠成熟吧,以為真的可以就像學生時代一樣,無憂無慮的在一起…婚姻和戀愛是不同的,也有可能的是,我們適合談戀愛,可是不適合結婚罷了。」

葉倩倩沉默,想起了香樟樹下,兩人定下的約定,那時候兩人沒有任何負擔,有父母支持的生活費,有平時兼職打工的工資,在一起的時候,可以考慮包容對方的一切。

然而現在結婚了之後,多了生活,多了孩子,多了負擔,很多東西都不能如意,這一點葉倩倩也明白,也知道生活不容易。

道理都懂,可事情擺在面前也說不清楚。

「我們可能都互相不了解對方呢,都不知道結婚之後會遭遇這樣的事情。」葉倩倩也不再多說,進了房間里,閉上大門。

隱隱的哭聲從裡面傳了出來,方岳猶豫了一下,站了起來,來到了門口,想要推門進去,最終一陣思想掙扎之後,還是沒有推開大門。

方岳知道,現在推開大門把對方抱住,有很大的幾率可以重歸於好,所謂的夫妻,也是經過了許多感情之間的磨難才決定結婚的。

可現在方岳在考慮著,兩人是不是真的合適對方,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負擔起這個家庭。

「也許,真的像你說的一樣吧,我們可能真的不合適,當初結婚就是一個錯誤,」



叮鈴鈴——

手機的鬧鈴聲響起一陣陣刺耳的聲音來,這聲音堪比指甲尖摩擦黑板的聲音,不過這鬧鐘的效果十分的好,聲音極大,不僅僅影響了這一間屋子,就連樓上的人家都聽到了這魔音貫耳的聲音。

「我草泥馬爸爸!就不能設置個好聽點的鈴聲嗎?好噁心啊!」住樓上大兄弟的叫罵聲此起彼伏的響起,在這房子里異常的醒目。

在鄰居的叫罵聲和魔音鈴聲的互相交雜之下,葉倩倩一陣模糊的揉了揉眼睛,昨天爬山的勞累還沒有全部消除,現在整個人還是昏昏沉沉呢的。

「奇怪,怎麼身體有些沉沉的…感覺很難受…奇怪這鈴聲怎麼那麼響,不是鬧鐘被拿出去了嗎。」葉倩倩打了個哈欠,習慣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傳遞來的卻是一陣干硬冰冷的手感。

等一下…

這手感產生的變化瞬間讓她驚醒了過來。

「我…我的胸呢?等一下…我為什麼會在客廳,我的聲音怎麼變得那麼粗糙?」

葉倩倩愣了愣,連滾帶爬的來到了廁所,看著眼前梳妝鏡前的自己,一個戴著眼鏡,有些小帥的青年呈現在鏡子里。

那張臉葉倩倩不能更熟悉了,這就是自己老公的臉啊!

「卧槽!這是什麼鬼…」

就在葉倩倩震驚不已的時候,房間內也是一陣騷動,另一個【葉倩倩】從房間里跑了出來,表情比她好不到哪裡去,同樣是一臉懵逼的樣子。

兩人異口同聲道。

「怎麼我在這裡?」

「等一下…你是小倩?」【葉倩倩】一臉震驚的說道。

葉倩倩也同樣反應了過來,伸手顫顫巍巍的指著說道:「你…你是方岳,我們兩個人交換了身體?」

兩人很默契的敲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確定自己不是活在夢裡…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我們的確是交換了身體,現在我是葉倩倩,你是方岳了。」方岳一臉苦笑的看著葉倩倩,就算不能接受這個設定也只能接受了,互換身體的事情的確發生了。

葉倩倩吞了吞口水,看著鏡子面前的帥哥,再看看眼前的【自己】,一時間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接受這個設定,一覺醒來居然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在兩人用十分鐘平息了自己的心情過後,開始互相交待事情,鬼知道這交換是暫時的還是永久的,現在當務之急就是不能在外邊透露出不對勁的事情來。

「公司,今天公司有很重要的事情,吳總要找我有事情,你得好好完成他交待的事情,千萬千萬要完成,升職加薪就看這一把了…」

「買菜,不僅僅是今天的菜,還有送小輝去上學,他不喜歡吃番茄醬,你等一下烤麵包的時候不要加醬汁給他,他吃不習慣的…最後花菜一定要用水煮,雖然小輝很不愛吃,可這是必須的營養…」

「同樣的,還有這件事,公司里…」

「嗯嗯,還有還有,那誰今天會打電話來,你跟她說我晚上處理就是了…」

兩人急急忙忙的互相交待,方輝也睡眼惺忪的爬起了床,穿好校服,來洗手間刷牙洗臉,看著互相交待的葉倩倩還有方岳,疲勞也是一掃而空,幸福的笑道。

「今天的爸爸媽媽關係好好,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呢…」 「我記得小岳他的公司是在這裡的。」葉倩倩不習慣的擺弄著身上的西裝,這衣服寬大堅硬的觸感讓她渾身難受,特別是胸前沒有什麼東西罩著那是更加的難受了。

不過還好,葉倩倩還是勉為其難的接受了身體交換帶來的不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想著以前學習到的職場經驗,臉上立刻就掛上了熟練的八齒微笑。

「哼哼,他能勝任的工作,我也能勝任,大概吧…」葉倩倩給自己鼓勵一陣,跨入了這辦公樓里,這寫字樓並不是同一間公司,方岳也只是其中佔據一層樓的公司職工而已。

然而周圍的節奏也讓葉倩倩十分的不習慣,周圍的所有人,男男女女都十分的匆忙,沒有任何交流,就連眼神的交匯都沒有,每個人的嘴巴里都叼著一塊麵包或者包子充當著早餐,邊走邊吃,節奏快的讓葉倩倩十分的不習慣。

「這就是所謂的社畜嗎…好慘…」葉倩倩打了個哆嗦,也快步擠進了電梯里,電梯十分的狹窄,葉倩倩也是很艱難才擠到了中間。

「方岳…」

「方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