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不是吧;這雷威力那麼大,我還以為我們都要死在著呢,原來這也行?」

「這傢伙真是太厲害了,簡直是妖孽啊;這問題書里都沒有他竟然還能回答上來,真是佩服,佩服啊!」

相思不自知 ?」


見得李元道這般,其他修士也是嘩然一片,對著李元道的眼神之中也是充滿著感激還有仰慕。

「可惡,怎麼會這樣呢!」

而袁戰此時無意是最苦逼的了,他原本以為李元道在這一關之中肯定會臉面丟盡,可誰知道竟然不僅沒有丟臉,反而救了大家,這科學么? 而李元道也是大大的喘了口氣,其實在剛剛暴雷經過的一瞬之間他也是很害怕的。

他也很不肯定那暴雷是否是真實的,不過還是去勇敢的去試了試,果不其然竟然對了。

道便是萬物,萬物便是道;你認為他是道,他便是道,你不認為他是道,他就不是道;這便是道的本身。

可是,這論道還是沒有如此簡單的結束。

「何為生死?」

下一刻,那墓府主人冷漠的話語再次傳來。


隨著這道聲音,那大地的萬物都是變得枯黃了。

似乎那些花花草草瞬間失去的生命一遍,變得枯黃,暗淡沒有生命。

而眾人也是在這一刻之中老了幾分。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眾人也是慢慢的老了起來。


眼見著,李元道的鬍子長的飛快,而且漸漸的;也是變得發白,身體也是慢慢的佝僂下去。

其他修士也是這般,好像都要這般老死而去。

「我認為你是生,你便是生;我認為你是死,你便是死!」

眾人之中有著一位修士忽然學著之前李元道論道的口吻,對著天空叫喊道。

可惜,卻沒有任何變化;時間還是在不斷的流逝,他還是在不斷的變老。

李元道眼睛微咪,搖了搖頭。

腳踏一步,氣勢凌人!

李元道緩緩伸出兩手,頭顱向天:

「左手是生,右手是死;所謂生便是死,所謂死,便是生。」

「就拿這萬物來說,生到巔峰,那麼就離著死不遠了;同時,死到極致,便是生的開始。」

「六道輪迴,生生不息,此為生死陰陽。」

李元道雙手合十,眼睛微咪,氣勢如虹:「所以,生就是死,死就是生!」

而李元道答完之後,這時間也是彷彿停止了一般,漸漸的大地又是恢復了綠色。

枯萎之後的花草又是逐漸的生長了起來,蒼翠欲滴!

而眾人的生命,也是慢慢的回了來;從白髮佝僂,變得了黑髮意氣。

「好!好一個生既是死,死既是生;不錯,不錯!」

天空之中,那墓府主人的話再次傳來,不過;這次話語之間確是沒有那冷漠的而嚴肅之情,反而是一種豪邁,一種敬佩,一種感嘆!

「恭喜這位小友首先論道成功。」

虛空猛然一抖,發出一股吸力將還在愣神的李元道便是吸了進去。

「老夫說過,第一名論道成功的便可首先挑選老夫準備的十本高級武技,現在,你可以開始挑選了!」

而後,虛空之間又是一抖;周圍的場景便又是換了一番。

這次,便是換在了一座大殿之中。

這大殿金色輝煌,裝飾豪華大氣,而且又不缺仙人之氣,可謂是洞天靈府。

而在這洞天靈府的半空之中,十枚發著亮光的玉筒在其中漂浮著。

玉筒之中各個都是流露出一股強大而又神秘古老的氣息,單單是一種氣勢,就是讓李元道心動不已。


李元道眼睛微咪,不免有些興奮。

李元道本以為,在這次論道之中他會獲得一個最不好的成績,可是誰知道李元道竟然在這次論道之中再次獲得了第一名的成績,這似乎有些逆天的節奏啊!

五官微微扭曲,李元道有些興奮的望著頭頂上的這十枚光頭,目光有些飄飄然了。

「開陽雙儀,攻擊武技;修鍊成功后可在攻擊的一瞬之間分成兩道殘影進行雙重攻擊。」

首先拿下一枚玉筒,李元道開始看了起來。

「雙重攻擊?」

李元道點了點頭,似乎有些驚喜。

能在戰鬥的一瞬之間發出一個殘影,這樣帶來的好處是巨大的,不僅可以防止敵人進行全面防禦,打亂敵人的視線以及陣腳,還能保護自身的安全。

可是,如果分成兩道身影進行攻擊的話,那麼攻擊力一定會下降的。

李元道眼睛微咪,搖了搖頭;自己的修為還是很弱,所能發出的攻擊也是很低,所以必須需要一個能爆發出很強攻擊力的武技,這『開陽雙儀』雖然很厲害,但是卻能減少不少的攻擊力,李元道卻是不會選擇的。

「魔音功,神識攻擊武技;修鍊成功后可用神識匯聚成音色發起靈魂攻擊。」

李元道又是拿起了這一枚,嘴角一喜,似乎是很感興趣。

或許是因為悟道神魂的緣故,也或許是一名戰符師的緣故;李元道的神識要比同等級的修士要強大的多的多。

因此,神識也是李元道的一個強項;只是這種神識攻擊的武技在外面少之又少,就連李家也是沒有一本。

所以李元道也是很缺這一類的武技;李元道記得,在來皓月之森的路上被人算計之時,若不是自己在緊急時候用到了靈魂攻擊救了雲宗嫣兒,恐怕此時雲宗嫣兒與自己也是早就死了,由此來說,這神識攻擊卻是很厲害的一項。


它往往可以出其不意,達到想不到的效果。

但是,如果對方的神識也是很強大呢,又或者對方有克制你神識的法寶之類的呢;沒有達到重創敵人的效果反而被別人攻擊了你的神識;這後果是很嚴重的,有可能還會導致變成痴傻之人,這如同捨命一搏的事情李元道也不會去做的,因此也是放了下來。

如此這般,李元道又是將這十枚高級武技都是全部翻閱了一遍。

最後,李元道選出了在這十枚之中比較欣賞的三枚。

第一枚:『波瀾步』,乃是速度型武技;修鍊成功之後速度可以提升一到兩倍,而且,在爆發的時候還能提高的更多。

這樣李元道頗為喜歡,在被別人追殺的關鍵時候若是能使用出這『波瀾步』可是能產生很厲害的效果的,一下子就能把敵人甩出老遠,從而也可以進行逃命,可謂是像李元道這般的散修必不可少的武技。

第二枚:『狂猿變』,乃是變身攻擊型武技;修鍊成功后便可化作一頭狂暴猿,身體暴漲兩到三倍,從而力量也是暴增很多。

這樣短時間內讓自身的實力暴增的武技李元道也是很是喜歡,李元道思索,如果能將這『狂猿變』修鍊至大成之後,李元道的實力絕對可以暴增兩份。

而第三枚是:『魔龍掌』,乃是純正的肉體攻擊型武技,此掌法一共有十三掌,是疊加的攻擊武技,也就是說,疊加的掌數越多,威力也就是越大,同時,難度也是越大。

李元道望著眼前的這三枚高級武技琢磨起來,有些頭疼,這三枚都是他最喜歡的也是最缺的,如果能夠全部收入囊中就好了。可惜墓府主人規定只能選取一個。

所以,李元道必須得從其中挑選出一個最適合自己的。

李元道眼睛微咪,望著『波瀾步』;雖然這武技很是厲害,可以在關鍵時刻逃命,但是如果是在絕對修為的差距之下便是沒有了可能,可謂是有些可有可無。

再說說那『狂猿變』,這好是好,可以讓實力增強很多。但是在力量暴增之後,速度也是由此會減少許多,並且,在進行變化的時候所消耗的元力也是很多的;可謂是毒品一般,沒有充足的元力支撐后便是會失去了所有的戰鬥力。

而後,李元道又是望著那『魔龍掌』琢磨起來,雖然它不能提高速度,不能再敵人面前逃命,也不能增加力量,暴增實力;但卻是實實在在的純攻擊型武技,也是沒有任何缺陷的武技;而且,也是李元道所需要的一個武技。

在修鍊大成之後,一口氣打出十三道掌印,所發出的威力甚至都可以媲美傳說中的地階武技,可謂是完美之選!

片刻之後,李元道終於是下了決定。

如此,望著這兩枚武技也是嘆了口氣,李元道搖了搖頭,戀戀不捨的將『狂猿變』以及『波瀾步』給放了回去,毅然的選擇了『魔龍掌』。 李元道眼睛微咪,望著其他玉筒的眼光不免有些不舍;李元道真的很是需要那幾中武技,如果是這三種都能要的話,那李元道的實力大約能夠提升到三四層左右,這得是多麼風騷的突破啊,可惜卻只能拿一種。

不過李元道望著手中的『魔龍掌』也是顯得有些滿意,疊加武技的威力是同等武技中威力最大的,只不過就不是那麼好修鍊罷了,所以也讓很多人沒有去選擇這種疊加武技。

畢竟如果你在一種武技之上耗費的時間太多,佔據了太多的修鍊時間以及修鍊資源,那麼簡直就是致命的;可是,擁有這悟道神魂的李元道的悟性可是比尋常人強了不知多少,所以在學習新的功法以及武技之上也是會佔據著不小的優勢的;從而也可以不必去擔心上述所擔心的問題。

雙腿盤膝,李元道靜坐其中。

望著這玉筒之中的介紹微微琢磨起來,李元道想著,既然其他的修士們還沒有在第三關:論道,之中離開;那現在就還有充足的時間,就不如去利用這些時間來好好的練習一下這『魔龍掌』,以備不時只需。

靜靜的吐息納氣,李元道將自己的呼吸調整到均勻。

雙手先是靜靜的放在兩膝之上,而後李元道便是微微的將元力匯入雙手之中。

「一手陰,一手陽;陰陽合一,便是第一掌。」

李元道眼睛微咪,望著玉筒之上的介紹;雙手暮然合十。

這玉筒之上所介紹的第一掌便是將身體之內的元力分開,也就是說從丹田之內走出的元力並不是匯入一隻手掌之中,而是匯入兩隻不同的手掌里,而後完美的將這兩個手掌或者是兩者之上的元力匯聚為一體。

嗚————

還沒等兩隻手掌完全的何在一起,兩種元力便是已經開始如同磁鐵同級一般開始相斥。

一股力量便是要將李元道的兩隻手掌推開一般,讓他難以融合。

「給我融!」

李元道見此大喝一聲,兩隻手掌皆是同時加大了幾分氣力,使勁向著一同按去。

在李元道的催促之下,兩隻手掌的距離靠的是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而那元力也是發出耀眼的光芒,拚命的阻擋著李元道。

釋————

終於,在李元道又是堅持了幾息后,兩隻手掌終於是完全的何在了一起。

就在兩隻手掌合十的那一瞬之間,李元道忽然感覺到那兩隻手掌之上的兩種元力也是如同開水沸騰了一般。

先是從兩隻手掌之上沸騰起來,而後便是由周天還有四肢百骸等經脈不斷的向著丹田匯去。

而且,更可怕的是那股元力似乎還是有著感染力一般,所到之處也會惹得體內別的元力也是沸騰起來。

不一會, 顧爺深寵:柒少是女生 ——丹田之中。

見此般情景李元道轟然一蒙,這是什麼情況?

眉頭緊皺,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但李元道也是不傻;他知道,股奇怪的元力感染了自己的周天四肢百骸等經脈上的元力還是好說的,畢竟也能隨著戰鬥所流逝道體外,同時也能達到增強攻擊力的效果。

但是如果讓這股奇怪的元力匯入到李元道的丹田裡面那可就慘了,到時候將體內全部的元力全都給感染成為那種沸騰元力,那以李元道現在的修為來說是肯定不能掌控的了的;因此後果只有一個,那就是丹田震碎,亦或者是李元道變成一個傀儡,身體的控制之權都不會留到他的手上。

這兩種情況可都是李元道所完全不能接受的,因此李元道此時卻是慌了。

修仙這麼多年,李元道還是第一次這麼慌張。

李元道只得運轉元力死死的堵住自己的四肢百骸以及五經六脈,好阻止那奇怪的元力進入自己的丹田之中。

但把體內的四肢百何以及五經六脈給堵死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