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他們身份不簡單,所以這才敢在你們皇家大打出手!」

「我被打兩下,沒什麼,可是,要是把你們皇家的招牌砸了那可就不好了!所以唐總,您還是趕緊叫人把這兩個給收拾了把!」

張自省拼了命的火上澆油。

力求讓梁友誠跟葉飛吃不了兜著走!

可是,此刻無論是誰,看向他的目光都像是看待白痴一樣!

盧小圓神色也是好不厭惡,她怎麼都不會想到張自省竟然會是一個這麼噁心的人!

真的是太白痴了!

葉飛跟梁友誠看著張自省,那神色就好像是張自省刷新了他們對於白痴的認知一樣!

唐逸如順著張自省指的目光看去,第一眼就差點去世!

他趕緊把頭低下,不敢再去多看。

隨即他神色陰暗的看向旁邊唾沫飛濺,猶如正在指點江山般的張自省,眼睛里的恨意充盈!

張自省說著說著就覺得氣氛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他停下來,看看眾人。

當看到唐逸如看向自己那快要噴火的眼神時,他整個人一哆嗦,面色發白的問道:「怎麼了?」

唐逸如沒有回答,轉而看向自己的那位保鏢,「把他抓住。」

一米九的大高個,上來就是一隻手把張自省按到了地上摩擦!

張自省一懵逼,自己這剛起來,怎麼這麼快又被按地上了?!

這還不是最讓他懵逼的。

他聽到唐逸如說:「這個人您要親自處理嗎?」

在跟誰說話?

張自省掙扎著稍微抬了下頭。

沒有看到是對誰說,只看到唐逸如在深深地鞠躬!

應該是跟那個梁友誠說吧。

那個保安果然不簡單!

張自省如此想到,面色發白,心神顫慄起來!

「這幾天我已經出手很多次了,難道什麼阿貓阿狗都要我親自動手不成?」

一個聲音傳來,讓張自省愣住了。

他停止了掙扎。

穿書後本宮一路躺贏 葉飛?!

唐逸如在鞠躬的那個人,在恭敬詢問的那個人,竟然是葉飛?!

「懂了!」唐逸如說道。

然後張自省就被那個保鏢給架著帶走了!

張自省最後看到唐逸如對著葉飛又是鞠了一躬,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盧小圓楞在當場,嘴上一抹苦笑。

葉飛只是輕輕掃了她一眼,就很自然的忽略了。

……

葉飛帶著柳亦如上了頂層。

電梯打開,一個人笑眯眯的站在那裡。

柳亦如愣住。

「江逸塵?!」

江逸塵一愣,「唉?這位美女認得我?」

柳亦如當然認得,不算熟悉就是了。

只知道他是江家的人,雖然不是什麼主家之人,但是在偏家裡,江逸塵的名頭還是很大的!

「小弦還在房間里吧?」葉飛隨口問道。

江逸塵聞言趕緊鞠躬答道:「回大哥話!大嫂還在呢!給她帶了早飯,現在應該吃好了。」

葉飛點了點頭,看向獃滯中的柳亦如,「幹什麼呢?走了!」 「幹嘛呢?走了。」葉飛催促道。

柳亦如回過神來,跟著葉飛來到門口。

在葉飛想要開門的時候,柳亦如一把抓住葉飛的胳膊,對他問道:「葉飛你實話跟我說,你該不會是什麼隱形的大富豪吧??」

「不是啊。」葉飛正色回道。

「不是的話,他們怎麼都對你這麼恭敬?!不說梁友誠還有那個唐經理有多麼厲害,光是這個江逸塵都對你這樣,你還說你不是什麼富豪?!」柳亦如瞪著眼睛問道。

葉飛一聳肩無奈說道:「好!那我是大富豪行了吧?」

「我不信。」柳亦如插起腰來說道。

葉飛神色一滯,「不是你說我是大富豪的嗎?怎麼我承認了你又不信了?」

「我感覺我想多了,你怎麼可能是什麼大富豪呢,估計他們也不是什麼多厲害的人物,這才被你給嚇住了。」柳亦如一邊思索著一邊說道。

「你愛咋想咋想吧。」葉飛滿臉黑線,把門打開。

柳亦如跟著一進去,就差點跪在地板上!

「這…這是……這是什麼啊?葉飛這是哪裡啊?!」柳亦如滿臉冷汗的四處看著,只覺得雙腿發軟。

她本來沒以為這房間有什麼出奇的地方,在外面樓道上的時候只覺得這整層樓只有一個房間有些奇怪而已。

可誰能想到,等進了房間之後,她才知道了為什麼這整層樓只有這一個房間了!

因為這整層樓真的只有這一個房間啊!!!

這個房間的佔地,就是這整層樓啊!

太大了!!

而且……

她摸著自己躺的那快地板,雖說看上去簡單,但摸在手裡,就覺得這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她趕緊從地上跳起來,到了地毯上!

因為她覺得這地板實在是太貴了,踩一腳都在花錢!

可隨即她就不淡定了!

她感覺自己腳下那地毯怎麼也不對勁呢?

於是低頭看去。

整個人愣住,面色刷的變得慘白!

這地毯她見過!

那時候店裡只有一小塊,她有幸摸了一下,然後就被象徵性的收了八百大洋的罰款!!!

而眼下這房間里,竟然鋪滿了這種天價的地毯!

而自己就踩在這天價地毯上面!

她弱弱抬起頭來問道:「要罰款嗎?」

「想什麼呢?」葉飛不解搖頭,然後找地方坐下,四下里看了一眼,沒見到白小弦的身影,只是聽到浴室里嘩嘩的水聲。

「小弦!」他叫了一聲。

水聲停下,「我在洗澡呢,等一下。」白小弦答道。

葉飛嘟囔了一聲,然後就見到柳亦如以一種古怪的姿勢站著。

那模樣,就好像是金雞獨立一樣,好似是連多踩一腳都不敢。

「你幹嘛呢?」葉飛笑著問道。

「這種東西,可以隨便亂踩嗎?」柳亦如小聲問道。

「你在說什麼笑話嗎?地毯不是用來踩得,難不成用來當被子蓋的啊?」葉飛哭笑不得。

聞言柳亦如把那隻腳放下來,輕輕踩在天價的地毯上,如履薄冰!

興許是踩習慣了,柳亦如乾脆把鞋脫了下來,拎在手裡,用白嫩的小腳在地毯上蹦躂了起來。

就好像是一個孩子在跳蹦床一樣,撒了歡兒!

她咯咯的笑,對於站在一邊裹著浴巾,頭髮濕漉漉的白小弦視而不見……

白小弦緩慢的擦著頭髮,看著撒歡一樣的柳亦如,然後看向葉飛,投去一個詢問的目光。

葉飛一攤手,擺了擺手,示意她不要理會。

也不知道柳亦如跳了多久,等停下來的時候,笑的無比開懷,渾身是汗。

她插著腰,呼了口氣,只覺得就像是出了一口惡氣一樣!

然後,她神色一僵。

她轉頭看向在一旁的白小弦,眨眨眼。

白小弦也是眨眨眼。

柳亦如愣住,然後面無表情的轉身要走,結果因為心神不寧,撞到了桌角。

砰的一聲,她疼的彎在了地上。

「沒事吧?」白小弦上前想要將她扶起。

「沒事!我沒事!」柳亦如伸手趕忙說道。

然後就見她疼的皺著眉頭站了起來。

柳亦如神色很不自然,看看白小弦,再看看葉飛。

然後她對白小弦說道:「你好,我叫柳亦如。」

說著伸出手來。

看這架勢,貌似是要跟白小弦握手。

白小弦有些發矇,把手伸過去握了一下,可是柳亦如不知怎的握住就不撒手了。

白小弦疑惑不解,抬頭一看,就看到了呆愣中的柳亦如。

柳亦如此刻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太漂亮了!

白小弦見到柳亦如在看著自己發獃,噗嗤笑了一聲。

笑起來就更漂亮了!

這虎牙,這酒窩,自己怎麼就沒有呢?

柳亦如滿臉享受的看著白小弦,隨後就是很不爭氣的看向葉飛。

這葉飛上輩子是拯救了世界嗎? 重生,嫡女翻身計 竟然能找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我叫白小弦,是叫你姐姐,還是叫你老師啊?」白小弦甜甜的笑問。

「啊?」柳亦如回過神來。

「就叫姐姐吧,我可不希望我家裡有個老師在。」葉飛在一旁插嘴說道。

白小弦點頭,「那以後我就叫你姐姐吧。」

說完白小弦拉著柳亦如往裡走了一下。

柳亦如現在還有些出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被動的被拉著走。

「我啊,還巴不得有人跟我一起住呢,一個人在這麼大的房間里,沒人說話,都要閑死了!」白小弦說道。

「唉?你們不住在一起嗎?」柳亦如懵逼問道。

來之前她心裡一直有塊石頭,不是說什麼葉飛的女朋友嗎?

「他啊,膽子小,現在還不敢碰我呢。」白小弦湊到柳亦如耳朵上說道。

柳亦如臉色一紅。

看著柳亦如這反應,白小弦咯咯笑了起來,然後把柳亦如拉到床上,對她說道:「目前這裡只有一張床,等待會兒讓葉飛再去搞張床上來。」

「在這之前,就先委屈柳姐姐跟我睡一張床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