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流!奧義!烈震斬」

霸王丸暴喝一聲,空中的身影突然加快速度,手中的「河豚毒」帶著無與倫比的氣勢切割了下來! 那凌空斬下的一刀,刀芒縱橫,甚至將虛空都切割出了如同碎玻璃一般的碎片!

鹿一凡微微一側身子,那一刀劈在了擂台上!

轟隆隆!!!

方圓上百米的巨大擂台,被霸王丸一刀斬成了碎裂的兩半!

你是我的半條命 躲到了擂台邊緣的鹿一凡略微震驚。

這霸王丸確實厲害,竟然在體術上能和他平分秋色!

而霸王丸似乎在戰鬥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紛雜的心思。

一刀砍出去沒砍中,他一點遲疑都沒有,緊接著又是一刀刀的砍來。

「我流!奧義!斬鋼閃!」

「我流!奧義!夙刃!」

「我流!奧義!旋風波!」

霸王丸先是如同一道弧光一般從鹿一凡的身邊刺過,又一個轉身斬出兩道風刃,緊接著刀尖生風,以極大的力道揮出一道旋風波!

這三招組成的一組小連招,正是霸王丸自創的我流武技!

我流,即唯我獨尊流!

霸王丸吸取了宮本武藏的二天一流中的許多精華,依靠著我流武技,贏了很多人。

嘭!

鹿一凡眼看躲無可躲,用天罪擋住了霸王丸的弧光閃,卻被另外的兩道風刃和旋風波正中了心口。

胸口撕裂出三道血痕,鹿一凡的身體被炸的向後退了好幾步。

「哈哈哈哈哈!厲害!霸王丸!不愧是我宮本傳承人的守護者!」岡本日川驕傲得意道。

「霸王丸!!!」

「霸王丸!!!」

「霸王丸!!!」

……

眼看霸王丸一佔優勢,以岡本日川為首的那些島國人,一個個的再次大聲吼叫了起來,看起來是激動極了。

霸王丸一刀斬中,嘴角帶著殘酷的冷笑,直接凌空一躍,放了大殺招!

「我流!秘奧義:天霸斷空烈斬!」

「我流!秘奧義:天霸封神斬!」

「我流!秘奧義:天霸凄煌斬!」

……

天空中的霸王丸宛若島國最華麗的動作遊戲里的主角一般,自空中斬出了堪比好萊塢大片特效的三刀!

連續的三刀最強奧義,刀勢十分兇猛,其中還融合了霸王丸的精血和殺氣,所向披靡,無所不破!

但凡被阻礙在刀前的建築物全都被恐怖的刀勢給斬成了虛無!

鹿一凡連續揮出幾劍,想要站在原地擋住,都被打的連連後退,難以控制!

強!

真的很強!

鹿一凡心底震驚!

這個霸王丸雖然很裝逼,但確實有裝逼的資本!

鹿一凡一個閃身,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躲到了觀眾席上,勉強躲過那三刀。

身上的血痕無數,鹿一凡卻像是毫無感覺一般,抬頭仰視著霸王丸:

「我承認,你確實有自傲的資本!

但是,如果你只有這麼點本事的話,對不起了!

接下來,就請欣賞我的表演吧!」

言罷,鹿一凡身上湧現出一股強大的實質性殺氣!

將霸王丸的殺氣完全壓制住了!

撿個王子回家 霸王丸的殺氣,那是靠屠殺凡人積累出來的殺氣!

而鹿一凡的殺氣,則是修鍊真正仙人所修鍊的功法,直接催生出連仙人都可震懾的恐怖殺氣!

兩者一對撞在一起,霸王丸的殺氣就好似一滴水被大海捲入了進去一般,瞬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霸王丸眼睛猛的一睜!

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他的殺氣,可是從三歲時上戰場一直到三十歲屠殺了不知幾萬人而養出來的!

可是眼前的俊美男子的殺氣,居然比自己的還要強大!

難不成……他殺了幾十萬人,上百萬人?

霸王丸打了個哆嗦,狠狠的搖了搖頭。

錯覺!

絕對是錯覺!

如果此人真的是殺了上百萬人來養自己的殺氣,怕是全世界都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吧?

空中的鹿一凡舉起天罪,接著冷冷一喝道:「殺心一氣決!劍噬天下!!!」

一言既出,天罪之上直接催生出了一道連貫天地的恐怖劍氣!

那劍芒璀璨耀眼,若天上的星辰!

霸王丸眼看不好,又是連續揮刀,以我流武技砍向鹿一凡。

然而鹿一凡只是輕輕的將天罪托起在虛空之中,右手雙指對準霸王丸淡淡道:「去!」

那連貫天地的劍氣如同盤古開天闢地一般,撕裂著天地,狂暴的朝著霸王丸揮去!

任憑霸王丸如何揮砍,愣是無法斬斷那巨型劍氣的一分一毫!

砰砰砰!!!

當劍氣斬在霸王丸的身上,無數爆炸聲自其肉身上響起!

霸王丸的身子連連後退了好幾步,嘴角滿是鮮血!

鹿一凡只是淡淡的雙指一指天罪道:「回!」

天罪便像聽好的寵物一般,回到了鹿一凡的身邊,漂浮在他身後。

霸王丸此刻只能用刀勉強支撐著地面,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高下立判!

「現在,還敢在我面前裝逼嗎?島國所謂的武技,在我華夏仙法面前,通通都是垃圾!」鹿一凡不屑的道。

「八嘎!!!」

霸王丸暴喝一聲,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對準了自己的口中倒出了一枚藥丸。

「哼,鹿一凡,今天你必死無疑!沒有人能從我霸王丸的手中活下來!」

說話間,霸王丸身上的氣勢徒然飆升!

足足飆升到了元嬰期大圓滿境界,才算停下!

鹿一凡搖了搖頭,嘆氣的笑了。

「你笑什麼?」霸王丸怒道。

「如果你靠自己的本事跟我打,或許還有勝算,可惜啊,你跟老子這個華夏煉丹鼻祖太上老君的徒弟玩丹藥……」

說著,鹿一凡也從懷中掏出一枚丹藥!

那是之前他與劉諾對戰之時,吞吃過的禁忌丹藥「逆乾坤」的改良版。

吞吃之後,戰力增強的不如逆乾坤,可是卻沒有副作用。

一吞之下,鹿一凡的氣勢瞬間飆升到了恐怖的嬰變期!!!

狂暴的氣勢外放之下,連天地都昏暗了起來!

光是氣勢,就把霸王丸直接給嚇尿了!

這……這是怎樣可怕的力量啊!

人類居然能達到這種可怕的地步!

不過回過神來之後,霸王丸卻是嘴角帶著一絲冷笑,怒吼道:「我不信你能持續使用這種力量!

你的這種葯,肯定副作用很強!

只要我撐過這一段時間,你定將不攻自破!」 「去死吧!」

霸王丸怒吼一聲,眨眼睛,河豚毒已經在鹿一凡的胸口前。

這一秒,鹿一凡搖頭輕嘆:「蚍蜉撼樹,可笑不自量!」

他不躲不閃,任憑霸王丸在自己的身軀之上砍出無數道火花!

「我看是你的藥效先到,還是我的藥效先到!」

半小時!

霸王丸在鹿一凡身上整整砍了半個多小時,連一道印記都沒能砍出來!

漸漸的,霸王丸手上的氣力漸漸沒有了,身體也明顯開始粗重的喘息了起來。

鹿一凡嘴角帶著玩味的笑容道:「你吃的丹藥的副作用出現了,而我的藥效還沒過,即使是過了,也沒有任何副作用。

這場戰鬥,我早已立於不敗之地了!」

說著,鹿一凡的左手探出,精準的扣住了霸王丸握刀的右手。

「既然你敢為岡本日川出頭,又看不起我們華夏人,那我便對你小施懲戒吧。」

鹿一凡的聲音很是冷酷,說話間,一股龐大的真元涌動到了手上,猛的一捏!

霸王丸的右手直接就被捏成了扁平狀!

啊!!!

霸王丸發出痛苦的慘叫聲,頓時跪在了地上,下意識的去捂住自己的右手。

鹿一凡冷笑一聲,對準了他的脊椎,一拳砸了下去!

那如同泰山壓頂一般的力道,轟然而下!

嘭!

霸王丸原本半跪的身子,一下子徹底跪在了地上!

「就算我不吃藥,你也挨不住我一拳!軟弱如你,也配稱呼別人為東亞病夫?」鹿一凡負手而戰,聲音中帶著無盡的驕傲。

而原本歡呼雀躍的岡本日川和島國保鏢們,卻是如同死了爹媽一般,滿臉的震撼和難以置信!

一拳!

僅僅一拳就將宮本家的最強守護者,而且是吃了禁藥的情況下,給轟的跪倒在地,起不來了?

這……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若是知道鹿一凡如此強大,岡本日川又怎敢自大到在十萬人面前挑戰他?

觀眾席上,沖田結衣的眼神灼熱,面紅耳赤,嘴裡不斷嬌喘出白色的霧氣。

「我的一凡君竟然強大如斯!!1啊!!!!我不行了……我……我僅僅是看到他那男子漢的模樣,身體就抑制不住的充滿了愛的蜜汁!!!

啊!!!一凡君,我愛你!!!」

然而就在這時,沖田結衣突然眼神一變,指著鹿一凡的身後瘋狂喊道:」一凡君,小心!!!「

霸王丸跪在鹿一凡的背後,先是緩了緩,接著,他竟然身軀燃燒了起來!

整個肉身一瞬間便被燒的氣血全無,只剩下了一副骨架!

但是那一瞬間,霸王丸的氣勢也提升到了人生從未達到過的地步!

手中的銘刀·河豚毒若毒蛇一般,帶著一道火芒,猛的朝著鹿一凡的後背刺去!

這麼短的距離,又是霸王丸燃燒精血生命的最強一擊,鹿一凡怎麼可能躲得過去?

鹿一凡去死吧!

這個世上能擊敗我岡本日川的人,都得死!!!

「螻蟻也想反天?」

鹿一凡冷笑一聲,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顆冰藍色的心臟。

那團帶著霸王丸全身燃燒著的精血的銘刀·河豚毒,還未接觸到鹿一凡,便被輕而易舉的凍成了冰棍!

鹿一凡將霸王丸的骷髏一腳踹到了岡本日川的面前,不屑的冷笑道:「島國人,實力不行,就吃藥,吃藥不行,就偷襲,可笑至極!」

「你……」岡本日川等人被氣個半死,卻無話可說。

霸王丸確實是又吃藥又偷襲了,這在比武中可是大忌!

撿起那一把河豚毒,鹿一凡輕輕一吹,將上面的冰雪吹去。

「咦,居然是紫極星辰鐵!怪不得能挨得住道器級法寶極寒風暴的冰凍!」

鹿一凡心中一陣狂喜!

這尼瑪是打怪爆裝備的節奏啊!

這紫極星辰鐵乃是域外之物,是打造道器,升級法寶的最佳材料!

哪怕僅僅是將其形狀敲成一把刀,也能硬撼下品道器級法寶的攻擊!

這一戰打的簡直不要太值啊!!!

將河豚毒收入藏寶閣內,鹿一凡走到岡本日川面前淡笑道:「怎樣,岡本少爺,貌似打賭你輸了。」

岡本日川如同看魔鬼一般的冷汗直流的看著鹿一凡,哆嗦著道:「是是,我輸了!我承認島國曾經對貴國犯下的罪過,回國之後,我立刻派人修建祠堂,祭祀亡魂!」

啪!

一巴掌扇在了岡本日川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