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幫你聯繫了一個專家。能不能讓他幫你檢查下嗓子,也許你的聲帶有恢復的可能。」

他挺喜歡小啞巴,不能說話的特點。

畢竟,只有一個啞巴,才能保住秘密。

但想到她這輩子,永遠無法和人溝通,又覺得可能。

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這座莊園。

所以,在離開之前。

他想幫她治療好,免得留下遺憾。

妞妞一字一句的認真寫道:「我不想治療。」

「別任性,為了你的將來考慮,你還是接受治療吧。」

喬崢耐心的勸解她。

妞妞頓了片刻,寫道:「那我答應你,你能允諾我一件事嗎?」

「什麼事?」

「先不告訴你,等我能說話了,再告訴你。」

喬崢想,這丫頭整天窩在村莊里,能有什麼過分的要求呢?頂多要點錢財罷了,便點頭答應,「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我都答應你。」

「你肯定能做到的。」妞妞寫道。

「好。先去睡覺吧,明天專家會過來。」喬崢格外溫柔的叮囑她去睡覺。

妞妞翹起唇角,寫了:「晚安。」

「安。」

關了燈,妞妞離開了喬崢的房間,回到自己的卧室。

坐在窗戶跟前,望著外面的新月。

妞妞下定了決心,明天跟喬崢攤牌。

她已經照顧了他整整三個月的時間,從他的衣食住行,到家裡的打點,她從沒出過亂子。

證明哪怕他一直失明下去,她都能很好的照顧他。

喬崢還有什麼理由推開她嗎?

妞妞想不出來。

明天——

等專家來了,她便跟喬崢提出,要他跟自己回國內。

抱著這樣美好的願望,妞妞睡了過去。

夜色漸漸地深了,月亮隱沒,烏雲漸漸地聚攏。整片天空都黑沉沉的,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道紫色的閃電,劈開了夜幕。

嘩啦的大雨,傾盆而下。

妞妞猛然從睡夢中驚醒,看著被風雨吹亂的窗戶,她起身走過去,將玻璃窗閉合,而後拉住了窗帘。

想到喬崢房間里的落地窗,也沒有關。

其他傭人,不知道起來沒。

妞妞有些擔心的出門,前往喬崢的住所。

咚咚。

敲了兩聲門,門內傳來了喬崢清越的嗓音,「誰?」

「……」

妞妞下意識的想回答,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不能開口。

自己說話,喬崢肯定能認出來。

妞妞繼續敲門。

喬崢頓了頓,說:「是你嗎?小啞巴?」

「……」

沒有得到回答,喬崢卻肯定了這個答案。

在黑暗中摸索向門口。

妞妞聽到腳步聲,心口稍稍的鬆懈。

然而這口氣,還沒完全吐出來,忽然聽到房間里傳來嘭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嘩啦一聲。

喬崢的腳步聲戛然而止。

妞妞驚嚇中,脫口而出:「怎麼了!」

倒在地上的喬崢,聽到這三個字,渾身頓時僵住,「你是誰?」

他凌厲的質問,伴隨著轟然的電閃雷鳴,在雨夜裡格外的具有震懾力。

妞妞:「……」 妞妞不敢回答喬崢的話,扭身便跑。可是,她再跑能跑到哪裡去呢?更別說,她還擔心喬崢是不是碰到困難了。

跑了沒多遠,妞妞又回到了喬崢的卧室跟前,而且拿了把鑰匙。

把房間的門打開——

看清楚裡面的情形,妞妞臉色發白。

喬崢起身的時候,把放在桌子上的花瓶碰掉了。

現在滿地都是碎玻璃渣。

他的左手也被划傷了,不停地往下流血。

妞妞取了家庭醫藥箱,蹲在喬崢的跟前,輕輕地握住他的左手,開始處理傷口。

喬崢低聲說:「你是……清歡……對不對?」

他真傻,明明對她的一切都感覺那麼熟悉。

可偏偏自欺欺人的認為,只是巧合罷了。

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一個人,身上有清歡的味道,又對他那麼了解呢?

想到三個月來,她扮演啞女僕人,陪在自己身邊。

喬崢的心臟頓時變得又酸又脹。

為什麼躲了她千里萬里,她還傻傻的跟過來?

這讓他……怎麼割捨她?

妞妞拿著酒精瓶的手頓了頓,幾秒后,低聲說:「嗯,是我。」

「你……」

喬崢還想開口問,妞妞卻道:「忍著點,會很疼。」

話音落,她把手裡的酒精瓶,傾倒在了她的傷口上。

強烈的疼痛襲來,喬崢擰了眉頭,整張臉都變得扭曲。可硬是忍著,一聲痛都沒喊。

妞妞心疼的塗抹了葯,而後用紗布,包紮好了他的傷口,道:「我扶你去床那邊坐著,等我把這裡打掃好了,你有任何問題,我都可以回答。」

喬崢聽她的話,坐在了床上。

妞妞乾脆利落的收拾好了,地上殘留的花瓶,轉身回到喬崢身邊,說:「好了,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吧。」

在剛才,喬崢心頭閃過無數的念頭。

可現在聽到她這麼說,反倒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了。

喬崢沉默不言。

妞妞深吸了口氣,道:「你不說,那就由我來說吧。阿崢,你不是覺得我很柔弱,無法照顧好你嗎?可這三個月來,你的衣食起居都是我照顧的,雖說不是特別的出彩,但總沒出什麼岔子吧?還有,我根管家說了,家裡的一切大小事務,都由我來做決定。她也很大度的答應了我。結果,你想必也感受到了。」

「阿崢,我說過,以前你照顧我。現在,我來照顧你。我完全可以成長,把我們的小家照顧的很好,為什麼你還要推開我?」

喬崢:「……」

妞妞凝視著喬崢沒有焦距的眼睛,抬起手,輕輕的撫摸了下,說:「你總擔心,眼睛看不到會拖累我。可這世上盲人千千萬,難道他們就沒享受愛情的權利嗎?阿崢,我心悅你,堅不可摧。哪怕你執意要推開我,我也會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你身邊。」

妞妞把該說的話,都說完,安靜下來,等喬崢的回答。

喬崢垂眸,死死地攥著自己的拳頭。

片刻后——

他伸出手,似是想要抓住她。

妞妞主動牽引著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臉頰上,「阿崢。」

「清歡,我真的會連累你的。」

「我不怕。只要你陪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

妞妞堅定地回答。

喬崢眼角滾落一滴清淚,用力的抱住了她。

他不想再逃了。

他的清歡那麼傻,認定了一個人,便再也不會改變心志。

倘若他把她推開,下一個碰到的男人,再欺騙她,欺負她,那還不如一直被他捧在手心裡,好好地呵護呢。 妞妞感受到肩上傳來的灼燙的液體,鼻子也不由得泛酸。

兜兜轉轉,他們最終還是會在一起。

她的阿崢……

不管走到哪裡,心裡裝的人都是她呀。

她怎麼捨得放棄他呢?

……

妞妞和喬崢和好了。

不用在家裡再裝小啞巴,妞妞把這三個月來,沒有說的話,在短短的時間裡,全都補了回來。

她其實挺喜歡這出莊園。

幽靜、安穩,沒有那些複雜的事情打擾他們。

可她不能自私的一直留在這裡。

阿崢需要繼承喬家,而她肩負著安家的榮辱興衰。

他們必須回到國內。

不過,妞妞和喬崢留在莊園里,又足足待了一個月,這才啟程回國內。

第一站先去的是A市。

因為妞妞想和家裡的人,把話說清楚。

當初,她和父母約定好的,只要她能說服喬崢。

他們便同意她和喬崢的事情。

現在,自己已經做到了,父母也該履行他們的承諾,接納喬崢了。

喬崢下定了決心,和妞妞共同面對磨難。

自然包括,得到慕洛琛和葉簡汐的承認。

葉簡汐正在陪著朋友喝茶,聽到傭人說,清歡回來了。趕忙把茶杯放下,匆忙中,差點燙到自己,也顧不上了,飛快的奔到外面,去迎接她。

可沒想到,回來的不止妞妞,還有喬崢。

葉簡汐心裡頓時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媽,我帶阿崢回來了,這次,你無話可說吧?」妞妞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手指緊緊地握著喬崢,好像生怕別人把他們倆分開一樣。

葉簡汐恨不得自己一巴掌,怎麼就答應了這倔丫頭。

給了她一年的期限呢?

半年也好啊。

「阿崢,媽,我們進去吧。」

妞妞假裝看不到母親眼裡的不滿,帶著喬崢往裡面走。

經過葉簡汐身邊時,她順手握住了母親的手。

葉簡汐好不容易硬起來的心腸,因為女兒這一舉動,又軟的一塌糊塗。

這兒女真是前輩子的債主。

此生是過來討債的。

不然,怎麼一個兩個的都那麼不省心呢?

三人踏入客廳里——

葉簡汐的幾個朋友,看到喬崢,詫異的問:「這位是……」

「他是我男朋友。」

妞妞落落大方的介紹。

眾位太太:「……」

這慕家養女,不是跟天佑定了娃娃親么?如此光明正大的帶著其他男人,登堂入室呀?

雖然他們心裡也明白,天佑和清歡的年紀相差有點大,兩人的婚事多半是大人的意思,等孩子長大了,十有八九結不成,但還是有些微妙的。

覺得這慕家吃虧了。

好好養大的閨女,卻要便宜了別的小子。

將來妞妞嫁人了,他們還得把安老爺子託付的財產,交給妞妞。

否則安家還殘存的那些人,不得把慕家兩夫妻撕吃了?

無論怎麼算,都太吃虧。

妞妞還以為她們看喬崢的眼睛盲了,用異樣的目光,對待喬崢呢。

忍不住撇了撇嘴,說:「阿姨們,該吃午飯了,你們先回去吧。」

這是下逐客令了。

眾位太太也不敢再多打擾,紛紛告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