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不去了。」林塵拿起杯子,喝了口茶,他不缺功法、不缺武技,去天山秘境幹嘛?

「你去吧,正好出去見見世面,擴充擴充眼界。」林塵對林溪說道。

「嗯。」林溪輕點了點頭。

「哥…我想跟你單獨談談。」林溪說道。

「你直接說吧。」林塵看了一眼柳青璇,對林溪說道。

林溪看了一眼柳青璇,心中鬱悶,柳青璇可是大帝,即便不能動用修為。

但是一雙眼睛跟耳朵靈敏的很,還是能聽到她說的話。

「青璇姐,我也想跟你聊聊。」林溪說道。

「什麼事?說吧。」柳青璇莞爾一笑,她倒是想知道,到底是什麼事。

「關於傾月姐的。」林溪說完,觀察著柳青璇跟林塵的臉色變化。

柳青璇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她對林溪淡淡道:「說吧。」

「傾月姐喜歡我哥,我想讓傾月姐做我的嫂子,不是名義上的,是真正的嫂子。」

林溪說道。

「你瞎操心什麼?」林塵瞪了一眼林溪,說道:「有些事,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是不是只要你喜歡的美人,都要推到我懷裡?然後就不顧我的感受了?」

「我…」林溪美眸黯然。

她感覺自己是自私了。

可是看到夏傾月傷心的樣子,她心裡就很難過。 ?「順其自然吧,沒事別瞎摻和。」

「另外。」林塵瞪著林溪警告道:「你要是再敢給我下焚身丹,我就扒了你的皮。」

林溪翻了翻白眼,要不是本妹妹給你下焚身丹,就你這醉心武道的樣子,怕還是光棍咧。

「青璇姐,你不想說什麼嗎?」林溪眨了眨眼睛,望著柳青璇。

柳青璇輕搖了搖頭。

只是心中暗暗警惕,林溪能給林塵下一次焚身丹,就能下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

她得防著點,萬一哪天林塵跟夏傾月獨處,林溪又偷偷下了焚身丹。

那就涼了,她可不想跟別的女人一起擁有林塵。

現在這個樣子就挺好的。

重生,妃不愛 「好吧。」林溪美眸微微黯然,她決定,以後還是不摻和林塵感情方面的事了。

不然…若是哪天弄錯了,怕是林塵會恨自己。



第二天清晨。

林溪、夏青璇、葉嵐,以及一些核心弟子都離開了宗門,她們都前往天山秘境。

流嵐宗的院子里。

林塵修鍊著。

柳青璇一邊品茶,一邊望著林塵。

她覺得林塵專註修鍊的樣子很帥啊。

林塵安心修鍊,腦海思緒活絡。

之前他就說過,他不會只以風證道成帝,他要融合各種屬性高層次能量,最終集齊多種大道證道成帝。

只有這樣證道的大帝,才是最強的!

他先嘗試著將龍捲風跟靈邪陰風融合,兩種異風同屬於風屬性高層次能量,想來更容易融合。

但是在融合的過程中,林塵感覺到兩種異風發生了激烈的碰撞。

彼此都不願意互相融合。

龍捲風強勁的破壞力。

邪風征服女人的征服力。

兩種風,雖然都屬於風,但作用上卻是有著一定的差別。

想要融合,怕是很難。

但林塵相信,肯定有辦法融合,只是暫時找不到融合的方法。

林塵停止了修鍊,望向柳青璇問道:「你認識的大帝里,有沒有將屬性融合的?我想將兩種異風融合成一種異風。」

錦鯉農女有慧眼 「有。」柳青璇放下了茶杯,說道:「有個大帝他曾將異火融合,融合之後的異火,威力暴增。」

「他是怎麼融合的?」林塵問道。

「意志跟對屬性的領悟!」柳青璇望著林塵說道:「你雖然得到了本源之珠的認可,但是…你對風的理解還是不夠深,只有等你對風的理解足夠深了,再加上堅定的意志,也能將異風融合。」

「風的理解…」林塵喃喃自語,隨後閉上了眼睛,細細感悟著風之一道。

微風劃過林塵的身體時,林塵感覺很舒適,就好像一隻柔若無骨的玉手,輕輕劃過一般,很舒服。

林塵又製造出狂風,當狂風襲來時,林塵的身形漸漸坐不穩。

林塵陡然睜開了眼睛,他忽然懂了。

「你別動。」林塵站起身望著柳青璇,隨後,輕輕拂袖,一縷暖風劃過柳青璇的身體,觸摸著柳青璇的肌膚,讓柳青璇感覺痒痒的,很想撓一撓。

嗡!

林塵控制風的流向,將風覆蓋住柳青璇,猶如無數只手一般,觸碰著柳青璇。

柳青璇感覺到一些敏感的部位被侵犯,讓她心裡痒痒的。

「色風!」

柳青璇輕呸一聲。

林塵笑了笑,將風收了回來。

隨即,他身形凌立在半空,遙望向千米開外的一座山峰,隨即,一道風刃斬出,風刃的速度快而又鋒利!

當劈中山峰時,直接將山峰的一處,給劈出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林塵見狀,暗暗點了點頭。

風有一個好處,可以隨意改變成任何的形態。

改變成漩渦之風,就是龍捲風,能自然而然的將周圍的東西吸入漩渦里,只要進入漩渦,就會被強悍的撕扯力撕成碎片。

同時,在漩渦里,想要穩住身形根本不可能,只要進入了漩渦之中,猶如待宰的羔羊,隨時都能將其置於死地。

至於靈邪陰風,為征服而生,面對女強敵時,所爆發的力量能讓人頭皮發麻。

不管怎麼樣。

龍捲風跟靈邪陰風都屬於風。

只要是風,就能融合。

林塵對風的理解深了一些,但還是覺得遠遠不夠,只能慢慢來,等對風的理解更深時,再嘗試融合。

「對了,你之前所說的大帝,他用的是異火,我妹妹的戒指里有一道異火,那大帝以火證道成帝,難道他沒有得到所有的異火?」

林塵好奇問道。

「不管是異火,還是異風,只是屬於高層次能量而已,等達到了一定境界,就不需要這些外物了。」

柳青璇望著林塵說道:「你之前說想融合九種屬性大道,首先,你得對九種屬性的理解很透徹,理解的足夠透徹了,才能嘗試融合,而想要領悟透徹,得到高層次能量能讓你對屬性的感受更加清晰。」

「異風、異火、異雷、異光…那麼多的屬性,那麼多的高層次能量,想要全部得之,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林塵自語著。

柳青璇輕輕笑著,說道:「我可以向那些大帝索要高層次能量,然後供你參悟。」

「這…怎麼好意思呢……」

林塵心中無語,堂堂七尺男兒,竟然淪落到需要靠一個女人幫助,太…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的話就算了吧。」柳青璇慢慢品嘗著茶水。

「!!!」

這就算了?這怎麼行!

有捷徑不走,是白痴。

「突然好意思了。」林塵。

「呵呵…」柳青璇放下杯子,揉了揉肩膀,輕嘆道:「不知怎麼了,肩膀挺酸的。」

「我給你揉揉。」

林塵走過去,給柳青璇揉著肩膀。

柳青璇享受著林塵的伺候,過了一會兒,柳青璇的俏臉微紅,略有深意的望著林塵,說道:「想要了。」

「!!!」

過分啊…

又想睡我!

「走吧。」林塵想了想,說道。

之前柳青璇跟他道歉,也沒再以情鎖控制他,讓他心裡原諒了柳青璇。

除了這些,不知怎了,聽柳青璇之前說,喜歡一個人,能做任何事,他心裡竟有些心疼。

林塵心裡想著,反正做了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再做一次又有何妨?

「抱我進去。」柳青璇抬頭望著林塵。

「好。」

「!!!」

Ps:求票求票,再不投推薦票,這本差不多要涼了啊,不想太監啊…… ?這些天里。

林塵跟柳青璇經常探討武道,讓林塵受益匪淺,帝終究是帝,見解上還是比他強了不少。

除了探討武道,兩人的感情也直線上升,柳青璇也沒再以情鎖控制林塵。

林塵也很尊重她。

半個月之後的一天清晨,流嵐宗周圍被仙霧圍繞著,宛如仙境。

林塵跟柳青璇站在懸崖邊,望著山崖下的亮麗風景。

「我想去尋找黑暗之風。」林塵看了一眼柳青璇,說道:「你現在不能動用修為,跟著我不方便。」

柳青璇抿了抿紅唇,美眸望著林塵,輕聲道:「我跟你一起去,我不會拖累你。」

「行吧…」

林塵略想了一下,便同意了,將柳青璇一個人扔在宗門,他也有點不放心。

柳青璇淡淡笑著,沒說什麼。

之後兩人離開了流嵐宗,在太虛山脈上行走。

期間。

柳青璇說道:「黑暗之風喜歡待在黑夜裡,大白天的,估計不會出現。」

「先走著吧,看看能不能打聽到黑暗之風的消息。」林塵望著柳青璇說道:「這樣走太慢了。」

「那你背著我?」柳青璇眨了眨眼睛。

林塵翻了翻白眼,隨後微蹲,背著柳青璇。

林塵腳尖一點,一縷風之靈力運轉至周身,讓他的身形快入狂風,在風中肆掠。

柳青璇微微笑著,這樣真好。

直至傍晚。

林塵跟柳青璇出現在騰龍帝國與流嵐宗的中心交界處。

交界處有一座典雅的閣樓,閣樓建立在湖面上,閣樓的周圍是一片清澈見底的湖水。

閣樓的牌匾上,刻著望仙樓三個字。

「望仙樓……」林塵輕挑著眉頭說道:「我記得絕色榜第八名的慕清清就是望仙樓的人。」

「這望仙樓是幹什麼的?」

柳青璇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