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到,沒有久等。」柳秀眉撒謊道。

其實她出門挺早的,跟平常一樣,八點出門,確保家人不會看出異樣來。

不僅如此,衣服她也是在外面廁所換的,把平常穿的衣服拎在手中。

跟做賊一樣,可沒有辦法,現在她不敢把換工作的事情告訴家裡,只能這般。

顧銘不知道這些,但時間確實挺晚了,過了九點,所以柳秀眉上車后,他立刻開車前往麗人珠寶。

麗人珠寶。

董事長辦公室,胡敏端詳著柳秀眉,把柳秀眉緊張得不行。

顧銘適時出聲道:「敏姐,咋樣?秀眉姐不錯吧!!」

胡敏:「……」

不錯?怕是長得不錯吧!要是麗人珠寶按照這個標準來挑選員工,別說發展壯大,不倒閉她都要說聲阿彌陀佛。

以貌取人是不對的,必須是量才錄用,唯有如此,公司才能發展壯大,才能欣欣向榮。

不過,顧銘這位副董事長的面子不能不給,更何況柳秀眉也不是一無是處,獨立經營了多年的彩票店,有著一定銷售經驗,只是沒有系統培訓過罷了。

想了一下,她說:「新店目前正在招人,要不讓她去那裡試試?至於待遇……」

顧銘接話說:「待遇我跟秀眉姐已經談好,每個月十萬保底,賣得越多,賺得越多。」

胡敏臉門上的黑線冒了出來。

剛才,她懷疑顧銘想泡這位姿色出眾,有模有樣的秀眉姐。

但是現在,她可以肯定,顧銘就是在泡別人,否則顧銘豈會開出這樣的薪資待遇來,這純粹就是給別人送錢。

很生氣,因為顧銘泡妞泡到她這裡來了,簡直把她曾經說過的話當耳旁風。

「你過來。」

胡敏走向一旁說。

顧銘過去,臨走時給了柳秀眉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免得柳秀眉東想西想。

很快,兩人來到窗戶邊,胡敏生氣說:「顧銘,你忘記我以前是怎麼給你說的了?」

「記得。」

「什麼?」

「你說,無論我在外面有多少女人,但絕對不能打你手下員工的主意。」

胡敏更生氣了,說:「既然你記得,那你還把你在外麵包養的情人送到我這裡來?怎麼的,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顧銘吐血說:「敏姐,你別亂說,事情壓根不是你說的那麼回事,秀眉姐可不是我情人。」

「不是你情人?真的假的?看不上?」胡敏猜測說。

顧銘不好意思說:「也不是看不上,而是秀眉姐目前沒有答應。」

「是嗎?」

胡敏笑了,嘲笑說:「想不到,我們的顧大帥哥,也有吃癟的那一天。」

她感興趣問:「給我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顧銘無語說:「敏姐,這有啥好說的?還是別說了。」

胡敏催促道:「快說,不說休想我答應她到我這裡來工作。」

「這……好吧!!」

顧銘妥協,把柳秀眉曾經被男人騙財騙色的事情講了出來,然後,無奈說:「敏姐,現在你明白了吧!秀眉姐為什麼不答應我。」

「嗯!!」

胡敏點頭。

作為女人,她知道柳秀眉擔心什麼,擔心顧銘得到她,把她玩膩了,然後拋棄她,讓她又傷心一場。

這同樣也是她擔心的問題。

如何解決,她沒有辦法,只能寄希望顧銘良心不會被狗吃了,辜負她的一番情誼。

顧銘看著胡敏,緊張問:「敏姐,那你現在同意讓秀眉姐到你這裡來工作嗎?」

「這個……」胡敏思考起來。 過了片刻,胡敏說:「想要我同意她在這裡上班也不是不可以,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

「幾個?這麼多?」

顧銘吐血。

一份工作而已,哪裡他不能安排?之所以把柳秀眉安排在麗人珠寶,主要考慮女人對珠寶天生的喜愛,以及這份工作相對輕鬆,畢竟高檔珠寶不愁賣,不像賣房子,需要四處奔波。

可,無論工作如何輕鬆,那也只是一份簡單工作啊!需要他如同賣身一樣答應胡敏幾個條件嗎?

他覺得不划算,非常不划算,討價還價道:「是不是太多了?一個行不行?」

胡敏斷然拒絕說:「不行,必須幾個,而且你現在必須答應,不答應都不行。」

「為什麼?」顧銘吐血說。

「因為我高興,我樂意,不行嗎?」胡敏任性道。

「行、行、行,你說。」顧銘鬱悶說。

胡敏滿意說:「首先,她在我這裡上班的時候,你不能去找她,更不能跟她干那事。」

「上班不行,下班也不行嗎?」

「下班可以。」

「那行。」

顧銘答應,覺得柳秀眉也不會答應上班時間跟他那啥。

而且,下班也不是他想干就能幹的,至少現在他想柳秀眉不會答應。

還是那句話,循序漸進,他一點都不著急,有的時間。

「第二條。」

胡敏繼續說:「她的工資、提成跟其她銷售員一樣。」

「啊?」

顧銘擺手道:「這個不行,保底必須十萬,我話都說出去了,豈能食言。」

胡敏白了顧銘一眼說:「能聽我把話說完嗎?」

「行!」

顧銘答應,閉嘴。

胡敏接著說:「工資、提成跟其她銷售員一樣,這筆錢是她應該得的,由公司出。至於她的十萬保底,這就需要你來支付了,公司會從你的分紅裡面扣。」

「公司規矩不能壞,這有意見嗎?」胡敏問。

「沒有!!」顧銘搖頭。

他才不心疼一個月那十萬塊錢,只是嫌每個月給柳秀眉打十萬麻煩。

同時,他也擔心柳秀眉心裡接受不了,由公司出面給,雖然還是他的錢,但他可以說他重視柳秀眉,而不是其它原因。

所以,他補充道:「但是這事不能告訴秀眉姐,就說錢都是公司給的,重點栽培她。」

「嗯!!」

胡敏答應,繼續說:「最後,今天陪我去參加宴會。」

「宴會?什麼宴會?」

「慈善宴會,申海市的豪門基本上都要去,胡家自然不能例外,要去參加。」

「這樣啊!!」顧銘糾結了。

慈善宴會,他到是想去,正好把手中從王天林那裡贏的七千萬巨款捐出去。

可是,他跟胡敏去合適嗎?要知道胡敏她~媽呂珍不是很待見他啊!!

「敏姐,我跟你去合適嗎?阿姨不會說什麼嗎?」

「我媽不會去。」

「為啥?」

「她在家照顧胡浩,走不開。」

「胡浩咋了?」

「被打了。」

「周鵬?」

「嗯!!」

顧銘沒說為啥不叫他去治療那種話,胡敏這擺明了就是不想,想讓胡浩多在床上躺一會,多吸取一下這一次的教訓。

這對胡浩來講是好事,他自然不會哪壺不開提哪壺,干那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同時,這也讓他把最後的擔憂放下,痛快的答應晚上陪胡敏去參加慈善宴會。

事情談妥,兩人過去,胡敏伸手道:「柳小姐,歡迎加入麗人珠寶。」

「謝謝胡總。」柳秀眉同樣伸手。

兩人握手,顧銘見機,兩隻手伸出,把二女的玉手握住。

同樣都是美女的手,同樣的柔軟,但感覺卻是不一樣,

胡敏的更加細膩一點,手感更好。

當然,柳秀眉也不差,不然他不會緊抓著不放。

直接上手佔便宜?這不是挨罵嘛,得找個正當的理由。

顧銘喊口號道:「讓我們一起努力,攜手打造麗人珠寶的輝煌明天。」

胡敏:「……」

柳秀眉:「……」

在她們看來,顧銘喊的這句口號是一個笑話,攜手打造麗人珠寶美好明天這事,怎麼可能跟柳秀眉有關係嘛,應該是胡敏和顧銘的事情。

然而,事實證明,顧銘這一次蒙對了。

柳秀眉身上有著普通人沒有的毅力,她憑藉這股子毅力,渡過了她人生最昏暗的時光,現在她同樣可以憑藉這股子毅力,實現她的輝煌人生。

不久之後,她將會成為麗人珠寶僅次於胡敏的存在,是胡敏的左膀右臂、得力助手,沒有她,怎麼行?

當然,沒有顧銘更加不行,因為他才是核心,替麗人珠寶保駕護航的同時,源源不斷提供優質的翡翠玉石給麗人珠寶,否則,麗人珠寶豈能崛起?

他們是以後的麗人珠寶三巨頭,第一次握手非常具有紀念意義,值得拍照留戀。

可惜,連喊口號的顧銘都沒有認識到,更別說另外兩個人,拍照無從談起。

二女不滿的看著顧銘,顧銘適可而止,放手。

然後,胡敏安排說:「柳小姐,新店明天才開業,現在正在打掃衛生和布置,要不你明天再來上班?」

柳秀眉進入角色道:「胡總,還是今天吧!我正好過去打掃衛生。」

「可以!!」

胡敏很滿意柳秀眉這樣的態度,對柳秀眉是另眼相看,說:「我送你過去。」

顧銘請纓道:「敏姐,這種小事豈能讓你親自去做,我來就行了。」

霸愛首席寵嬌妻 「她們認識你嗎?你去有用嗎?」

顧銘:「……」

他無話可說,因為胡敏說得對,麗人珠寶認識他的員工確實不多,絕大多數都在加工廠那邊。

當然,銷售員也有,畢竟他參加過珠寶展會。

可,那些人都是麗人珠寶其它分店的銷售精英,新店一切重新開始,雖然調了一些離新店近的老員工過去,但卻是沒有認識顧銘的。

然而,顧銘卻是不知道,這隻不過是胡敏隨口找的一個理由罷了,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很簡單,她一個電話就能搞定。

但是,她沒有選擇這樣做。

不管怎麼說,柳秀眉都是顧銘相中的女人,是她的姐妹之一,她哪能一點都不照顧,該照顧的必須照顧,否則顧銘得埋怨死她。

所以,她必須體現她對柳秀眉的重視。

沒有什麼是比送柳秀眉去報道更加重視柳秀眉的舉動了。

胡敏帶著柳秀眉離開,還不讓顧銘跟著,只是說讓顧銘下午六點去她家接她。

顧銘很無奈。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不給他表現的機會啊!

他能怎麼辦?

拍拍屁股,離開麗人珠寶,干他的事情去了。

他開始解決問題房屋的問題。

一天過去,下午六點鐘,他準時開車出現在胡敏豪宅門口。

胡敏出來。

身穿一件奢華的藍色晚禮服,盡顯她作為豪門千金小姐的高貴。

同時,也誘人的緊,胸前大片白花花的嫩肉露出,隱約可見一點起伏的輪廓。

胡敏上車,顧銘痴迷的看著,一邊看還一邊說:「胡敏,你今晚穿這麼漂亮,要迷死很多人啊!!」

「那你死了嗎?」

「快死了,不信你摸,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油嘴滑舌,快開車,遲到了唯你是問。」

「遵命。」

顧銘開車,前往舉辦慈善宴會的會所,申海市最著名的名人會所。

路上,好巧不巧,遇到了同樣開車前往慈善會所的趙家公子,趙康。

趙康認出了顧銘的豪車,按下車窗打招呼。

當然,不是給顧銘,他已經知道顧銘的身份,不會太過搭理,他眼中只有胡敏。

顧銘撇了一眼。

幾日不見,趙康臉上的傷居然痊癒了,令他十分納悶。

胡敏解釋說:「趙家好東西不少,有一種治療外傷的珍貴傷葯,別說那日那點輕傷,再嚴重的傷,一兩天都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