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好好考慮一下,等我決定之後,再告訴你。」

葉雄站起來,準備離開,突然回頭補充一句:「剛才我跟你說的話,別讓任何人知道,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樣理性,我怕她們會難過。」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

何夢姬獃獃地望著門口,喃喃道:「你以為我就不難過嗎?」

本章完 離開公司,葉雄開著車朝楊小喬所在的別墅而去。

來到樓下的,遠遠聽到孩子的哭聲,葉雄大步而上,按響門鈴。

「小姐,葉先生回來了。」保姆出來開門,見是葉雄,歡喜地叫起來。

楊小喬連忙抱著孩子下樓,見葉雄回來,頓時滿臉喜色。

「你回來了,怎麼也不打電話給我說一聲。」楊心怡將孩子哄好,遞給保姆:「趙嫂,抱一下寶寶,我先上樓換件衣服。」

她穿的是很普通的休閑裝,因為在家裡帶孩子方便。

剛才餵奶的時候,不小心把衣服弄濕;她感覺自己的頭都幾天沒洗,一定很難看。

她哪裡知道,在葉雄眼裡,此刻的她才是最美的。

因為,母性是最光輝的。

「我抱一下。」

葉雄伸手過去,將葉平安接過來,抱在懷中。

楊小喬幸福地看了他一眼,然後上樓換衣服。

葉雄看了一下葉平安,她已經七八個月大了,以前的她長得很像自己,但是現在越長越像楊小喬。

眼睛,小嘴,還有那纖細的小手,無不像足了楊小喬。

可以想像,長大之後,一定跟她媽媽一樣,是個漂亮的美人兒。

葉平安瞪大眼睛,盯著他看了片刻,突然哇哇地大哭起來。

「別哭啊,來來,給你玩具。」

葉雄手忙腳亂地從旁邊拿過各種玩具,可惜無論他怎麼哄,葉平安哭得越來越大聲。

堂堂江南王,愣是被一個小屁孩子,弄得手忙腳亂,滿頭大汗。

「葉先生,還是讓我來吧,孩子怕生!」趙嫂連忙過來,將孩子接過去。

「我這個父親,還真是不稱職啊!」葉雄嘆了口氣。

片刻之後,楊小喬從樓上下來,她換上了一身乾淨漂亮的衣服,頭髮也重新梳理一遍,看起來****的氣質爆露無遺,整個人也自信得多了。

「寶寶怎麼哭了。」楊小喬問。

「葉先生剛才抱了她一下,她怕生人。」趙嫂回道。

「趙嫂,讓我來吧,你先去忙!」

楊小喬將孩子接過來,將趙嫂打發了。

趙嫂知道葉雄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兩人肯定有很多話要說。

「我去洗一下孩子的衣服,如果有什麼需要,你打電話給我。」

說完,她就識趣地離開了。

楊小喬坐到沙發上,看著葉雄,久久沒離開目光。

「怎麼這樣看著我?」葉雄問。

「一陣子沒見,感覺你變化不少,但是哪裡變化,我一時之間又看不出來。」楊小喬自己都有些奇怪。

她哪裡知道,修真者每一次進階,氣質都會有很大的變化,雖然楊小喬不是修真者,但是她也能感覺出來。

「無論怎麼變,我還是你喜歡的男人。」葉雄將手搭在她脖子上,將她摟在懷裡。

一家三口,難得相聚在一起。

「小喬,難為了你了。」葉雄柔聲道。

「怎麼又說這話,我不是跟你說過,這都是我願意的嗎?」楊心怡躺在他懷裡,認真地說道:「同學都說我這樣很苦,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只要你過一段時間,能來陪陪我,我就滿足了。」

楊小喬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女人。

她不像楊心怡,杜月華,是那麼優秀的女人,她也知道自己的劣勢,所以,她從來就不奢望什麼。

就是她這種性格,讓葉雄自覺虧欠了她,在心裡,永遠留有她的一席之地。

以後可能隔一陣時間來看看,也做不到了。

葉雄這句話,在心裡想著,但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在家陪楊小喬兩天,葉雄這才離開,找到何夢姬,將一個箱子遞給她。

「這些是我留給她們的東西,如果我去了修真界,你就給她們,如果我回來,就不給了。」葉雄說。

何夢姬看了一下那個箱子,問:「你真的決定去修真界?」

「看情況吧!」 豪門梟寵:帝少撩上癮 葉雄說道。

「除了心怡,你應該還有另外的原因想去修真界吧?」何夢姬目光炯炯地看著他:「在這一界之中,你已經沒有對手了,你渴望更高寬的天空,更強大的舞台,是不是?」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葉雄頓時沉默了。

不得不說,何夢姬很聰明,一眼就看透自己的心思。

作為一名修真者,追求巔峰,是終生夢想。

修真界廣闊無邊,百族林立,勢力遍布,各種各樣的秘地,各種各樣的蠻荒古地。

陣法,法寶,靈藥,靈獸,各種各樣的天地靈寶。

那裡才是強者的舞台,那裡才是激情四射的生活!

在葉雄心裡,也渴望去見識一下那邊的舞台,體會實力為尊的世界。

「我先走了。」

葉雄轉身,直接就離開了。

他不想跟何夢姬解釋太多,解釋越多,越是扎心。

「我希望你能考慮一下我跟你說過的話,五年後再過去。」何夢姬在背後喊道。

接下來,葉雄直奔機場,飛往京城。

在機場出口,楊心怡已經在那裡等他,兩人約好了一起回一趟家裡。

見到葉雄跟楊心怡,葉洋洋跟葉遠東都非常高興,一家人很久沒有在一起聚過了。

陪了家人幾天,相聚之後,兩人準備第二天就出發去天涯海角。

晚上,夫妻倆在房間之中,緊緊地摟在一起。

兩人都沒有說話,各懷心事,心情都沉甸甸的。

豪門契約:億萬總裁嗜血愛 突然,楊心怡主動去吻葉雄,一邊吻一邊掉眼淚。

葉雄知道她難受,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只能迎著她的吻,將她推倒在床上。

一場淋漓盡致的夫妻生活之後,楊心怡心情還是沒能恢復過來。

「老公,你真的不考慮一下留下來嗎?」楊心怡終於忍不住問。

「我說過,不會丟下你的。」葉雄堅定地回道。

但是,他的心卻猶豫了。

楊心怡知道勸說無果,沒有繼續強迫他,兩人擁抱入眠。

只是,兩人都沒法入睡,心裡有事,怎麼可能睡得著。

第二天一早,葉雄醒來的時候,依然摟著楊心怡。

此時的楊心怡還在睡夢之中,昨晚她沒睡好,估計挺累的。

葉雄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正準備悄悄起床。

正在這時候,突然楊心怡睜開眼睛,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看到這種眼神,葉雄頓時暗叫不好。

這根本不是楊心怡的眼神,而是幽冥的眼神。

她怎麼出來了?

幽冥在內世界之中,見楊心怡還在休息,自己沒跟她交流,就主動出來了。

她萬萬沒有想到,出來之後,會是這樣的場面。

葉雄只穿一條褲叉站在她面前,雙腿間高高聳起,雄起的男人資本非常大。

雖然在幻鏡之中,她早就見過,但那畢竟是幻境。

現實之中,她還是第一次見。

幽冥拉開被子,看了自己的身體一眼,頓時臉色就變了。

她全身除了穿一條內褲之外,什麼都沒穿。

哪怕是傻子,也知道昨夜兩人之間做了什麼。

「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幽冥大怒。

(本章完) 葉雄跟幽冥之間有約定,他兩年之內不能跟楊心怡過夫妻生活。

開始,葉雄非常尊照約定,楊心怡也一直履行承諾,盡量不讓葉雄碰她。

但是葉雄在幻境之中,跟幽冥之間關係突破之後,他就把這個約定拋到九霄雲外,因為他覺得,幽冥不可能對他怎麼樣,畢竟兩人關係跟以前不一樣了。

楊心怡在推脫了幾次未果之後,也就默認了。

昨晚,兩人心情都不好,她就更加沒考慮那麼多,只想好好跟葉雄重溫一下。

只是兩人萬萬沒有想到,幽冥會這種時候出來。

「幽冥姐姐,早上好,好久不見。」葉雄打了個哈哈。

拳頭不打笑臉上,自己這麼賠笑,她總不至於跟自己算賬吧?

神豪從做出選擇開始 幽冥感受一下身體,發現下身有異樣,似乎還有些粘稠,可見昨夜兩人多麼瘋狂。

一想到這些,她心裡就無比的噁心。

「你說話當放屁嗎,做人連最基本的誠信都沒有,你還算什麼男人?」幽冥怒道。

聽這話之後,葉雄總算鬆了口氣。

換在幻境之前的關係,他敢做這些事情,幽冥醒來第一時間就動手了,哪裡還會跟他客氣。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現在她開口罵自己,但是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說明她心裡已經對自己不一樣了。

「我錯了。」葉雄裝成一副難過的模樣:「昨夜很有可能是我們夫妻倆最後一次親熱了,所以我們一時按捺不住,希望你體諒一下。」

「最後一次?」幽冥頓一下,問:「你不去修真界了?」

葉雄直到現在,都還沒下決心去不去修真界,他做事情一向很果斷,但是這一次,他真的很難選擇。

「如果能把黃金尊者幹掉,我會去,如果沒辦法的話,那我會考慮留下來。」

幽冥點點頭,說:「咱們跟黃金尊者之間的仇很深,如果咱們就這樣離開了,剩下的人確實會很危險,你留下來,五年之後再過去,也不是壞事。那時候,我應該在修真界站穩腳跟了。」

葉雄成功將話題引開,讓她不再提昨晚啪啪的事情。

「我先出去,在外面等你。」葉雄將衣服穿上,走出房間。

片刻之後,幽冥出來了,說道:「我還是讓楊心怡出來,等出發的時候,再換回來。」

一會下樓,肯定會出現一些離別的情心,幽冥不習慣這些場景。

於是,她回內世界,跟楊心怡換回來。

楊心怡剛出來,就臉色大變,急道:「剛才幽冥姐出來,沒怎麼樣吧?」

「沒怎麼樣啊。」

「咱們昨晚過夫妻生活,她沒察覺出來?」

「沒聽她說,應該不知道吧!」葉雄不敢跟她說,生怕她擔心。

接下來,兩人下樓,然後跟一家人道別。

葉遠東跟葉洋洋以為兩人只是短暫出差,以前經常這樣,所以習慣了,並沒有察覺出什麼不妥。

倒是楊心怡,抱著葉不凡,縮在角落之中,不斷地掉眼淚。

葉雄本來是很堅強,但是看她眼睛里的淚花,也不知不覺地眼睛濕潤。

今天一別,極有可能就是永別,能不扎心嗎?

好半晌,葉雄才拉開她,兩人離開家裡。

走出馬路,沒人看到的時候,楊心怡馬上抱著葉雄痛哭起來,久久無法平靜下來。

葉雄足足安慰她半個小時,才讓她平靜下來。

「心怡,讓幽冥出來吧,我有話想跟她說。」葉雄說道。

楊心怡點了點頭,跟幽冥交換了回來。

幽冥出來之後,見葉雄眼睛紅紅的,知道他心裡堵著,也不好跟他算賬。

「幽冥,界與界之間的法則之力,到底是怎麼樣的?」葉雄不死心地問。

「其實這法則之力只對金丹後期以下的修士有用,如果你能修習到金修後期,能夠進行星球穿梭,找到地球定位的話,回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幽冥說道。

「星球穿梭?」葉雄聽得一頭霧水。

「以前我一直沒跟你說過修真界的事情,覺得你知道再多也沒有用,但是現在你有資格知道了。」

幽冥一邊走,一邊跟他說起修真界的事情。

原來,所謂的修真界,是一個巨大的星球,在宇宙深處。

並非葉雄想像的那樣,是另外一個界面。

「宇宙浩瀚無邊,擁有無數有生命的星球,地球只是非常小的一個。修真界全名就叫修真星球,在宇宙的中心,是一個擁有最高文明跟文化的星球。這個星球在宇宙中央,每隔幾年,都會從其餘的小星球,引入修真一道的高手,進入這個星球。地球在修真界南方,屬於南帝管轄,咱們如果能通過升仙大會,進入的地方,就是南域。」

「我還以為修真界是另一個位面,原來不是呢!」葉雄感嘆。

「修真界跟每一個已經發現的有生命的星球之間,都有大型傳送陣,如果能通過升仙大會,就是從傳送陣之中,進入修真界的。修鍊到金丹後期,可以進行空間穿梭,到時候如果能找到地球定位,你就可以往返了,不過,平常人修鍊到金丹後期,哪怕是絕頂天才,也要數十年,甚至數百之後了。」幽冥繼續說道。

「既然有傳送陣,那是不是隨時可以往返?」葉雄問。

「每啟動一次大型傳送陣,你知道要花費多少靈石嗎?如果不是價格昂貴,升仙大會在地球就不會五年舉行一次了,誰不想一年一次,吸引更多的人才?這是其一。其二,界與界之間有法則,不可以隨意穿梭,如果人人都能回家,豈不是亂套了。整個修真界,有資格點頭動用大型傳送陣的人,數里非常少。」幽冥說道。

葉雄鬆了口氣,這麼說還是有可能的,只要以後找機會賺到足夠的靈石,再買通相關人員,不是不可能回家。

「這麼說來,還是有很大機會的,我就不相信,自己不能回來。」葉雄鏗鏘道。

「修真界實力為尊,由實力最強大的人統治;做個比喻,如果你能幫得南帝厚愛,只要她點頭,那怕你天天坐傳送陣到每一個星球去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幽冥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