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才畢業,輕鬆點的是什麼工作啊?我可以嗎?」

蘇若雨擔心的問道。

「你一個大學生肯定可以的,我現在是村長,不過也沒什麼時間在村子里呆,你就做我的秘書吧,每天整理一下文件啥的,要是村子里有什麼事情也要及時彙報給我!」

葉風簡單的說道。

秘書?

聽到這兩個字,蘇若雨的腦海里頓時就冒出了一句話!

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

難道葉風對我有……那啥想法?

蘇若雨的腦子裡陡然就冒出了這個念頭,鼓起勇氣抬起頭看了一眼葉風,才發現他也在看著自己。

「其實……其實……我……我有對象的!」

蘇若雨小聲的說了一句,似乎是在提醒著什麼。

啥?

對象?

你有對象跟我有什麼關係?

葉風一陣懵逼,有點不大理解蘇若雨在這個時候說這個話是什麼意思。 第236章

蘇若雨說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葉風,但卻沒有看出對方臉上有什麼特殊的神色。

「你有對象沒關係,只要不影響做秘書就行了,我也不會去管你的私生活!」

葉風擺擺手,無所謂的說道:「只要你在上班的時候認真做事就行了,一個月工資五千,怎麼樣?」

一個月五千!

蘇若雨有點心動,她在這裡做苦力,一個月頂天了也就三千塊,基本就沒有多少時間去照顧爸媽了。

「那平時的上班時間呢?」

蘇若雨開口問道。

「早九晚五,怎麼樣?」

葉風笑笑說道,「中午的話,你可以回家裡吃飯,休息,兩個小時!」

「好,我做了!」

蘇若雨沒有過多的猶豫,便答應了下來,咬咬牙,就算葉風要潛規則,她也認了,她也很明白,自己這樣的人是不會有第二次機會的,一個月五千塊,早上九點上班,晚上五點下班,中午還能休息兩個小時,這就算是在城裡找工作,都沒有這麼好的福利!

「好,明天開始工作,今天你就別幹了!」

葉風點點頭,他心裡本來就沒多想,無非就是看在蘇若雨是個大學生,起了愛才之心,畢竟村子里的大學生可沒幾個,加上蘇若雨是一個村的,她家裡有點困難,伸出援助之手,也無可厚非。

「好的!」

蘇若雨乖巧的點點頭,她在讀書的時候聽很多學姐說過,做大老闆的秘書,第一要務就是要乖巧,老闆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能有任何的反對。

因為真正的大老闆,找秘書,有時候看的不是秘書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做一個花瓶,一個門面,加上偶爾寂寞了,也會找秘書來消遣排解一下。

「行了,你去收拾下回家照顧爸媽吧!」

葉風微微一笑,見蘇若雨在想著什麼事情,便提醒了一下。

「是!」

蘇若雨應了一聲,便朝著菜田的方向走了過去。

嗯?

葉風也是一陣奇怪,這蘇若雨這麼快就進入了角色了?

還可以嘛!

他溜達了一圈,剛想走,卻忽然聽到人群里似乎爆發了一點衝突。

「你做什麼秘書啊,我是陪你在這裡做事的,現在你倒好,卻要給什麼人做秘書,你不知道秘書是幹什麼的嗎?」

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葉風也看到了一點不一樣的情況。

蘇若雨旁邊站著一個男子,語氣十分激烈的說道。

「你別鬧,葉老闆不是那樣的人,她給我一個月五千塊,還能早九晚五上下班,這樣我就有時間去照顧爸媽了!」

蘇若雨解釋著說道。

「五千塊,這特么是要包了你吧,做一個村長的秘書還有這麼高的工資,你真當他是有什麼好心呢,我告訴你,你不準去!」

那男子十分激動的說著,一把拽住了蘇若雨的手,就是不鬆開。

「劉光,這個工作對我很重要,有了它,我不僅能賺錢,還能照顧我爸媽,我要做!」

蘇若雨無比的堅定,沉聲說道。

葉風聽到這裡也大致聽出來了其中意思,難怪剛剛蘇若雨提醒自己她有對象了,原來是這個意思啊。

真的是尷尬!

當即便走了過去,說道:「你們別多想,我就是看在同村的人份上,拉她一把,所以給了她一個輕鬆點的工作,讓她能有時間照顧自己爸媽,而且她有大學文憑,是屬於高端人才,咱們村缺的就是這種人了,工資就會高一點!」

「還是小風心腸好啊!」

「這個村長當的有水平,一般人誰做的出來啊!」

「若雨啊,你要多謝謝葉風啊,他可真是個好人!」

……

周圍的村民都稱讚起了葉風,一個勁的誇著葉風,相比較之下,這劉光反倒成了小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謝謝村長,我一定會好好做事的!」

豪門警妻,老公請上銬 蘇若雨道了一聲謝謝,立馬錶起了決心。

「那就好!」

葉風點點頭。

「我不信,我不信你對若雨沒有別的想法,你肯定是騙人的!」

劉光抓著蘇若雨的手,依舊沒有鬆開。

「那你怎麼樣才能相信?」

葉風皺起了眉頭,直接開口問道。

「安排我和若雨一起上班,這樣我才能相信,要不然我不會相信你沒有非分之想的!」

劉光無比堅定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你也要做村長秘書這個職位,和她一起坐辦公室?一個月還要五千的工資?」

葉風一口氣直接問完了。

「沒錯!」

劉光一臉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你什麼學歷?有什麼工作經驗?」

葉風也不來虛的,直接問道。

額……

學歷?

提到這個,劉光撓撓頭,然後說道:「小學算不算?工作經驗的話,我會插秧、種菜、挖地,農活我基本都會,自己家的幾畝田都是我一個人在打理。」

「噗嗤……」

葉風聽到這裡,已經忍不住笑了起來,一個小學文憑也好意思要求和大學生一起坐辦公室,還要五千工資?

這是誰給你的自信?

「你笑什麼?」

劉光皺著眉頭,他明顯感覺到葉風的笑意裡帶著濃濃的嘲諷之意。

「不好意思,小學文憑的人還是老老實實在這裡種地吧,秘書的工作不適合你,另外,五千的工資也不可能!」

葉風直接說道,沒有任何的猶豫,開什麼玩笑,真當我的錢是大水飄來的啊?

「你這是在歧視,小學文憑怎麼了?」

劉光十分不爽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就是歧視,你有什麼辦法?我就是不招你,你有什麼辦法?」

葉風不屑的說道,「錢是我的,我想招你就招你,想不招就不招,蘇若雨我就招做秘書,你能把我怎麼樣?」

霸氣!

葉風的話一說完,劉光都愣在了當場,他還是第一次聽見有人把歧視說的這麼理所當然,還讓人無法反駁的。

「劉光,你還是老老實實種地吧,秘書的工作你不合適,葉老闆說的沒錯,他是老闆啊,你只有求他的份,怎麼還吼起來了,你不該這樣的!」

蘇若雨把手從劉光的手裡抽了出來,站在了葉風的邊上,認真的說道。

什麼?

連自己的對象都不幫自己說話?

劉光看著蘇若雨和葉風站成一排,頓時怒火中燒,他總感覺,自己的對象要被人搶走了!

媽賣批!

有錢了不起啊? 第237章

「我是你對象,還是他是你對象啊,你不幫我說話就算了,你居然還幫他!」

劉光那叫一個氣啊,忍不住大聲的說道。

「我只幫理!」

蘇若雨認真的說道:「劉光,我對你太失望了,葉老闆這是在幫我度過難關,你居然還會懷疑他的用心!」

這……

劉光聽著蘇若雨的話,就更加難受了,他想不明白,他到底哪裡說錯話了,要是他也能在葉風這裡混個五千塊工資的工作,那多好啊!

「你是蘇若雨的對象是吧?」

葉風開口問道。

「沒錯,我就是,我告訴你,我跟若雨的婚事是我們兩個長輩定下來的,不容更改的,你別想搶走我家若雨!」

劉光像是一個護犢子的人一樣,生怕葉風會把蘇若雨給搶走了。

「搶?我還需要動手搶嗎?你可真搞笑!」

葉風不屑的說道:「若雨家父母身體不好,你既然自稱是她的對象,怎麼不拿點錢出來幫著治治病?你作為她的對象,有幫過她嗎?」

額……

這話說出來,劉光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算了,我和他還只是定親而已,沒有結婚,我也不想現在拿他的錢!」

蘇若雨擺擺手,她是一個自立自強的人,畢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軟,還沒結婚就要劉光家的錢,外人也會說三道四。

「對啊,我和若雨還沒有結婚呢,怎麼給錢?而且我現在也沒什麼錢給她啊!」

劉光聽到蘇若雨的話,立馬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理所當然的說道。

「陳叔,你在賬上先支取兩萬給若雨,就當做是我個人借給她的,回頭你寫個欠條,什麼時候還都行,我也不缺這兩萬,平時工資照發!」

葉風扭過頭來對陳松濤說道。

「好嘞,我明白了!」

陳松濤立馬點點頭說道。

兩萬!

「葉老闆,這……」

蘇若雨很激動,但又有點不好意思,平白無故拿別人的錢,畢竟也不是什麼好事,雖然這人是村長,是她的老闆。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是村長,也算是村子里的領導了,照顧一下自己的村民也不算什麼,何況,這錢是借給你的,等你什麼時候賺了大錢再還給我!」

葉風擺擺手,不由分說的說道,「我可不是某些人,眼看著你家蒙難,卻不肯出手幫你一把!」

這話一出,劉光的臉色就有點不自然了起來。

周圍的村民看他的眼神都有點變了,畢竟他可是蘇若雨的未婚夫啊,結果卻一點錢都不拿出來,真的是太丟人了。

「葉風,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告訴你,若雨不會要你錢的!」

劉光大聲的說道,然後看向蘇若雨,說道:「若雨,你快跟他說,你不要這個錢!」

不要?

為什麼不要?

村長借的錢,為什麼不要?

「為什麼啊?」

蘇若雨看著劉光有點癲狂的臉,一陣不解。

「還為什麼?你還是不是我未婚妻了,我的話你都不聽,他對你真的別有用心,你會上了他的圈套的!」

劉光急眼了。

葉風站在一邊一言不發,什麼話也沒說,冷笑著看著劉光,他倒要看看,蘇若雨會做出什麼選擇。

「劉光,你瘋了吧,葉村長那麼好心的借錢給我,幫我度過難關,你卻說他是別有用心,你這是什麼邏輯啊,我對你太失望了!」

蘇若雨冷冷的說道:「我知道你家錢不多,但自從我爸媽身體不好,你家裡人都沒有上門看過一次,你自己都沒有買過哪怕一次補品,你說,你有對我爸媽有半點心思嗎?」

「我對你太失望了,你走,你現在就走,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了!」

蘇若雨指著一邊的大路,無比生氣的說著。

「若雨,我……我……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劉光頓時就慌了下來,他特別喜歡蘇若雨,對這個未婚妻也是特別的中意,唯一讓他有點不爽的就是到現在為止,兩個人的關係還沒有實質性的進展,連她的小手都還沒有牽過幾次,這如何讓他甘心。

所以他才一直陪在蘇若雨的身邊,就是想找到個機會,好下手,誰知,計劃還沒有成功,他現在卻又要被蘇若雨趕走了。

「讓你走呢,聽見了沒有?」

葉風沒好氣的說道,「陳叔,這樣的人就不要讓他幹活了,做了幾天,把工資立馬給我結了,以後都不要錄用了!」

「是,葉總!」

陳松濤一陣肅然,連稱呼都變了,在工作和生活這兩個上面,陳松濤對自己身份還是拎的清的,立即從口袋裡掏出五張紅票子,說道:「當初看在你是若雨的未婚夫,所以才破格讓你進來的,做了兩天,我多發你一百塊,趕緊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