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啊!」李白說這話已經流淚了,然後像個小男孩一樣,其實李白就是個小男孩!郭念菲擦掉李白臉上眼淚說道:

「哭什麼啊!有什麼好哭的!」

「哈哈哈~」眾人看著李白的樣子都笑了起來,李白猛的回過頭道:「喂喂喂,你們笑什麼笑啊!我想我師兄不可以嗎?」

「再說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罷了!」李白的話又熱眾人一陣鬨笑,郭念菲帶著幾人下樓,直奔子龍庭。

「侯哥,沒想到你也來中海玩了?」郭念菲等人在包房裡喝酒唱歌,侯月已經喝的差不多,儘管自己酒量才好,也經不住眾人的猛灌啊!

「念菲啊!晉城有什麼好的!還不如跟著你闖一闖呢!」

「那晉城那邊怎麼辦?沒人管了嗎?哪兒我可是交給你了!咕咚」郭念菲一口就將杯子里的酒喝完了!

「不用管了,有碟兒和老頭子管著呢!」

「哈哈哈~」侯月笑了幾聲就醉了過去,皇甫一辰推了推侯月道:「這麼不行,才多少啊就醉了!」

說著話又便朝著郭念菲靠了過去,一手摟著郭念菲的肩膀,一手拿著啤酒瓶,「來,乾乾干!」

「······」這傢伙才是醉了吧!郭念菲看著皇甫一辰,臉和猴屁股一個顏色了,還喝呢!李白也拿著杯飲料走了過來。

「來師兄!我幹了你隨意!」

「······」你妹啊!你那是果汁好不好!眾人除了李白都喝的天昏地暗,還好包房夠大足以將幾人全部躺著容下,浪西海一手拿著刀,一手拿著酒瓶很躺在了子龍的身上,子龍則是抱著齊武,的還在齊武的臉上親一下,這尼瑪直接酒把郭念菲看懵逼了,這倆傢伙搞什麼呢!隨著子龍就念叨著:

「薛敏,敏兒寶貝!讓老公親親嗎·····」子龍在那邊那噘著嘴,卻怎麼也親不到。阿坤早就喝的伶仃大醉了。

「師兄!」

「怎麼了!」郭念菲酒量是所有人最好的,但是他今天卻喝的很少,眾人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沒有硬灌。

「謝謝你!」小李白眼裡閃爍著淚花激動的說著。 「矯情!」郭念菲笑呵呵的看著李白,李白猛的撲向郭念菲,「師兄!」郭念菲知道李白從此就是孤單一個人了。

「沒事,你不是還有師兄的嗎?還你子龍他們的嘛?而且你師傅也在,還有這麼多人陪著你!」郭念菲拍拍李白的腦袋,李白則是猛的搖著頭:

「師兄!別拍那袋!不長個子!我要長的和你一樣高才行!」

「一定會的!」

「對了師兄!」李白頓了頓講到:「你不在的這一月,我們已經成功拿下了以中海杭城晉城為中心,周圍的三個城市!現在我的們實力已經逐漸強盛起來了!」

「嗯,很不錯嘛!」郭念菲點點頭,李白看著郭念菲很淡然的表情說道:「喂喂喂,師兄!你不覺得驚訝嘛!」

「沒什麼好驚訝的!以你們的實力拿下天下會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好驚訝的!」郭念菲雖然說的很平淡,但還是在李白的心感到了波濤洶湧之勢。

「師兄,你不就是要征服華夏的地下世界嗎?」李白的想法很單純,他只想到到了這一點,郭念菲捏一下李白的臉頰。

「你還小,很多事情不懂!」

「我不小了!」李白又摸索了一會,拿出了師傅送給他的龍鱗,「你看!師傅都把龍鱗交託給我保管了!說明我有這個實力了!」

「······我竟然無言以對!」郭念菲接過李白手上的龍鱗瞻仰了很久,傳了三代人的至寶。沉思了好久郭念菲又看向李白,摟著他的肩膀說道:「師傅很看重你,別給他丟臉!」

李白沒聽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只是理解的表明意思,李白重重的點點頭說:「對了,師兄!」

「怎麼?」

「還有一件事沒告訴你?」

「什麼啊!」郭念菲看著這小子還沒關子,於是帶著雅興聽他進,李白喝了口果汁,清了清嗓子,「咳咳咳」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

「辰哥和坤哥早就完成了對趙氏的收購,而且最近拿下了的城市有很多產業需要管理!還有以前我們家的!所以他們想整合一個公司!」

「嗯~」郭念菲思考了一下道:「你繼續說。」

「嗯!可是公司的發展發現還沒確定,地產?金融?娛樂?電子?所以還是需要師兄你來決定的!」

「沒必要!」

「為什麼啊!」李白很驚訝!

「很清楚啊!」郭念菲給李白解釋道:「不管你在怎麼發展,它都不可能超過商業上的巨頭——飛騰集團!」

「還有,在怎麼發展也不會超過龍門!它能給我積攢的財富又能抵得上龍門多少?雖然我不看好它的前景,但也不會帶來太多的財富和權勢!」

「啊!」李白驚訝的看著郭念菲:「那總比沒有強吧!所有的東西總是一點一點積累起來了,正所謂不要白不要嗎!」

「可以這麼說!但是,你要知道!在某些對決中,有些東西會成為你的負擔!我的任務你們不知道,暫時我也不會告訴你們!」郭念菲頓了頓講到:「我背負的東西比任何人都要多,所以成立這個公司自己給我增加負擔而已。」

原本興緻勃勃的李白被郭念菲說的一點興緻也沒了,而且反倒有些失落,本來還想等公司成立了,自己去做個什麼什麼經理啊,主管之類的!哪怕是掛牌的也好啊!郭念菲看著情緒有些低落的李白,再次拍了拍他的腦袋。

「公司雖然不行,但是我們可以成立別的!」

「什麼啊!」李白猛的來了精神,「快說快說!」

「世界這麼壞,我們為什麼不能把它變好一點呢!世界如果好,我們為什麼不能把它變的更好呢?」

郭念菲看著李白:「你可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和一樣大小的孩子還處在水深火熱的災難中呢?多少人在戰火中無家可歸?多少人飽受飢餓的折磨?」

李白是個感性的男孩,聽著郭念菲的話就要落淚了,他堅強的捏了下鼻子道:「我就知道師兄最有想法了!」

「那你要怎麼做呢?」

「等他們醒來吧!你也早點休息,我要回去照顧雪兒!這個月你們都不在,她有些害怕了!」

「是我沒照顧好嫂子!」

「不怪你!」郭念菲還想去摸李白的腦袋,摸多了真的不長個嗎?郭念菲走出去的時候正是子龍廳最火的時候,夜晚十二點總是那些夜貓子精神最好的時候。

郭念菲看著靜靜躺在床上熟睡的凌雪兒感到很心安,他悄悄的躺在凌雪兒的身邊,然後摟住凌雪兒。

「念菲!」

「你醒了啊?」郭念菲看著凌雪兒有些驚訝:「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啊!」凌雪兒伸手撫摸在郭念菲的臉頰上,有氣無力的說著:

「不是!醒了好久了!發現你不在,我就睡不著了」凌雪兒看到郭念菲回來了,便把臉頰貼在郭念菲的胸膛上,感受著他的體溫。

「不會走了!你快休息吧!」

「嗯,我們睡覺覺!」凌雪兒用著甜的發嗲的聲音說著,兩人調整到最舒服的姿勢開始睡覺。

一天下來郭念菲都陪著凌雪兒,畢竟今天是周末,不過晚上則是要去上晚自習,凌雪兒看著郭念菲回來了,自己也不能再缺課了便拉著郭念菲去上課!但是郭念菲對學校卻沒什麼感覺,而且晚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凌雪兒猶豫了很久還是放郭念菲走了,但是她郭念菲在放學以後必須準時來接她,對於這樣的要求,郭念菲這個做老公的當然要答應了。

晚上子龍庭開會,眾人都等著郭念菲。

「等了很久了吧!」

「沒有都才剛來!」子龍站起來,看著郭念菲說道:「老哥,你不打算整合公司嗎?」

「沒有這個打算!」郭念菲淡淡的說道:「在怎麼發展也永遠不會超過我們身後的飛騰,所以我想到了領一個好的注意!」

「什麼!」

「我們可以組建一個慈善基金會!我們的死神會的成員全部都是慈善基金會的義工,而且可以每月領取一份很不錯的薪水!」

「我靠!不是吧!」眾人驚訝的看著郭念菲「老大,沒必要吧!搞什麼慈善基金會?」

「哈哈哈」郭念菲笑了起來,「阿海!你慢慢聽著就行了」

「首先這個基金會是由我們發起的,我們是它的絕對操控者!而且國內很多地方都需要幫助,所以這也是我的目的之一!」

「不是有政府的嗎?」

「他們會協助我們,我們也是它的一大助力!」郭念菲看著眾人講道:「所有的黑色組織在國家機器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我們要洗白!慈善就是我們的面具!」

「我曹!這個主意真的好!」

「我會出任基金會的會長,你們也就是基金會的理事!同樣也是死神會的主心骨!」眾人聽著郭念菲的話也都名白了,還是自己的老大有先見之明啊!

「那我么的基金會叫什麼名字?」浪西海想了想,他怎麼可能想到什麼好名字呢「實在不行,就用老大的名字吧!就叫做念菲慈善基金會?」

「滾!」

「別用老子的名字!」郭念菲笑罵道:「你怎麼不叫浪西海慈善基金會啊!」

「嘿嘿嘿」浪西海摸著頭嘿嘿的笑了兩聲:「我當然是很想的啊!可是他們不同意啊!」

風光迫嫁 「你們有什麼好名字嗎?」

「咱們叫白十字?」齊武很是呆萌的講道。

「你這明顯的抄襲!」皇甫一辰清了清嗓子:「還是我來想吧!」皇甫一辰托著下巴沉思許久道:

「······額,這個問題都點難!老大!你還是自己想把!」

「操!」眾人紛紛向皇甫一辰比起中指,郭念菲坐著想了一會道:「要不就叫白十字會吧!」

「啊?」眾人很是驚訝,子龍傻獃獃的看著齊武:「武子,還真讓你瞎貓碰上死耗子了!」說著子龍沖著齊武比比了大拇哥。

「我考類!」齊武接機說道:「我這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嗎?我這是實力!我是有實力的男人!」

「還是聽聽老大的原因吧!」阿坤讓在座的人都靜了下來,看著郭念菲講道:「老大,我還真不知道你為什麼叫這個名字!難道你就不怕紅十字會告你啊!」

「告我?」郭念菲反問了一句:「他告的動我嗎?」郭念菲臉上慢慢露出了一些猙獰之色,「而且我們是叫白十字會,有差別的好吧!」

「實話告訴你們!」郭念菲環視四周說道:「我的目標不僅僅局限於華夏的地下勢力,這是我必須要去做的任務!也必須完成!」

「紅十字,總是拿著錢不辦人事!所以我們要做的就是取而代之,讓我們的基金會成為全球最大的福利組織!別把你們老大我想太偉大哦!」

「啪啪啪啪!」眾人鼓掌,心裡更是充滿了一腔熱血,搬到紅十字而取而代之!想想就來感覺啊!

「好了!相關的事宜我會親自去處理,現在你們去整合是死神會在周圍幾個城市的勢力,把所有成員都備案!我不希望我們的死神會只是一群會打架的流氓!他們也應該有夢想,哪怕是上位坐老大!」

郭念菲下發任務,眾人立刻去施行,這可不能等待。郭念菲按照約定放學去接凌雪兒,黑色的蘭博基尼蝙蝠,郭念菲靠在車上雙臂交叉盤在胸上,衣服懶洋洋的樣子,並且色眯眯的看著走位走過的美女!不得不說,七中的美女多!中海戲的美女更多,畢竟七中的對面就是中海喜劇學院。

女孩從郭念菲身邊走過絕對是要多看兩眼的,有的直接走過來給他要聯繫方式。「嗨,帥哥,留個聯繫方式可以嗎?」

郭念菲根本就沒正眼去這個女的,現在是個物質的年代,哪怕自己不帥!自己是個矮子,醜八怪!但是有錢的話,自然會有美女往自己身上貼的,對於這樣的女孩子郭念菲從來不會正眼去看。

「我女朋友來了,如果你不走的話!她會很生氣的!」

「哎呦!帥哥有女朋友怎麼了,留個聯繫方式怕什麼啊!又不會吃了你!」郭念菲斜了她一眼,女孩被那觸目驚心的眼神嚇的一愣,趕緊轉身離開了。

「無知!」

「念菲!」凌雪兒背著書包跑了過來,「你在這等了很久了吧!」凌雪兒猛的撲在郭念菲的身上,雙手摟著郭念菲的脖子,一隻腿才在地上,一隻腿彎曲瞧著。

「念菲,剛才是哪個女孩是誰啊!」 「不知道,過來調戲老公!來給老公要聯繫方式的!」

「拿你給她沒!」凌雪兒眼睛等的大大的看著郭念菲,郭念菲反問道:「你猜猜呢?」

「嘿嘿,我猜你一定沒給!」凌雪兒嬉笑道:「老公才不會看上那種胭脂俗粉呢?」

「哈哈哈~」郭念菲捏了捏凌雪兒的臉頰道:「不虧是老公我聰明利率的雪兒媳婦,作為獎勵,來親親親!」郭念菲撅著嘴就朝凌雪兒臉上看,凌雪兒才不會讓郭念菲在大庭廣眾之下耍流氓呢,趕忙從郭念菲的咯吱窩下鑽過,一溜煙的做到車子里,然後沖著郭念菲擺手。

「老公,走啦!」

「我的獎勵呢還沒給你呢!這麼著急幹嘛?」

「切!誰稀罕啊!」

郭念菲坐在上車,看著凌雪兒認真的講到:「雪兒,今天晚上我不能回家了,所以······」

「沒事!」凌雪兒雖然回答的很清脆,但是心裡總歸是不好受的,「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等你早晨醒的時候我就出現在你的身邊了!」

「那你能告訴我你去哪嗎?」凌雪兒握著郭念菲的手,緊緊的抓著,郭念菲感覺的到這妮子很用力。

「如果你不想說的話,就別說了!我不在意的!」

「哪有啊!」郭念菲微笑道:「我要去京城,有些事需要去處理,不過明天晚上就能了回來了!」凌雪兒不知道郭念菲為什麼要去京城,不過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

「嗯!」凌雪兒重重的點點頭,「我在家等著你!」郭念菲看著一直陪著凌雪兒至到凌雪兒睡著以後才離開。

郭念菲離開凌雪兒和子龍打聲招呼以後便獨自前往京城,從中海到京城開車怎麼也需要多半天的時間,在家上堵車來來回回需要很長的時間,在一天的時間根本解決不了。

「有了!」郭念菲想到了很好的注意,驅車來到虹橋機場,把車停下郭念菲便獨自走了進去,剛進去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和熟悉的聲音,正嘰嘰喳喳的和前台爭吵著。

「喂喂喂,為什麼沒有去京城的機票啊!我還趕著回去呢!」關曉彤很生氣,也許是玩的有點過誤了飛機。

「對不起小姐,真的很抱歉!現在已經沒有飛往京城的飛機了,所以請等明天吧!真的很抱歉!」

「不行!」關曉彤急的不行,「明天還要趕著去拍戲!」關曉彤趕緊給自己的經紀人打電話:「為,王姐啊!我在中海呢!」

「你怎麼在中海!你從日本回來了為什麼沒有直接回來了!」王姐似乎有點責怪的意思,但是沒辦法她也不能全部說出來,畢竟自己是她的經紀人!

「我來中海玩了兩天嗎!很不幸,現在么有飛去京城的機票了,所以你能不能給導演說聲啊,我這!」

「什麼!」王姐很是驚訝!「你不知道,這次是和誰合作嗎!陳霆,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陳小峰的兒子!知道陳小峰是誰嗎?國際最出名的導員,《神之戰》這樣的巨作就是出自陳導之手!」

王姐有些不敢發,但是言語卻帶了些嚴厲,「哎,就這樣吧!希望你明天來了和陳導說說,希望你不會被換掉角色!」

「怎麼可能!」關曉彤覺得不可思議:「我可是女主角,他怎麼可能說換人就換人呢?」關曉彤一臉的天真,她又怎麼知道現實的殘酷呢?

「曉彤啊!你不知道那個女二號很想搶你的位置啊!而且聽說女二號很有背景,如果你第一天拍戲就遲到估計真的會被換掉的!而且被陳霆換掉的人基本很少在會有人用了!你好自為之吧!你的這個經濟人我也不想給你做了!」

「嘟嘟嘟嘟~」

關曉彤無力的垂下了腦袋,臉上一點高興的樣子也沒有了,失落,悲痛,隨著傷心的心情和難受,關曉彤的眼淚滑落臉頰落在了地上,她慢慢的蹲在前台傍邊整個人都很失落。

「對!我們公司的老闆一定會幫我的!」關曉彤趕緊給他打電話:「喂,王總啊!我是曉彤!」

「哎呀,曉彤啊!」王總高興的接起電話,還沒等關曉彤說話王總就說道:「曉彤啊!明天就要和陳霆陳導演合作了,希望你好好表現!如果你要是爬上陳導演這顆大樹那麼你飛黃騰達的日子就是近在咫尺了!」

關曉彤聽到這就沒敢說話了,這個人真的就這麼厲害嗎!為什麼人人都說他好,不就是個導演啊!

「王總,我還在中海!而且我沒買到機票!都買光了,估計我明天到不了啦!您······您不能不能和那個陳導說說啊!」

王總一聽這話原本還是高高興興的立馬就便了臉色:「什麼!你竟然還在中海!從日本回來你應該直接回京城的,你不知道嗎!」

「我······我」關曉彤一陣子沒說出話來。

「你什麼你!你不知道公司廢了多大力氣才能和陳導攀上關係嗎!你竟然這麼給公司丟臉!」

「王總,您,你別生氣!你能說說嘛!您不是一向很喜歡我的嗎?您······」

「哼!」王總冷哼一聲打斷了關曉彤的話「你是以前!看你還有點姿色,如果是其他小事,我分分鐘給你擺平!現在可是陳導!」

「你好自為之吧!」

「嘟嘟嘟嘟~」手機從關曉彤的手中滑落,「咔~」的一聲摔在地上,她最後的一點希望也沒有了。

「嗚嗚嗚~」關曉彤蹲在前台蜷縮著身子,把頭埋在那雙大長腿里抱著頭悶聲哭了起來。

「喂喂喂!」郭念菲用著關曉彤的語氣喊了她兩聲,關曉彤根本就理他,依舊埋頭痛苦,郭念菲用手推了推她!

「臭丫頭!」

「別惹小爺!小心小爺咬死你!」關曉彤埋著頭大喊,也不抬頭看是誰,郭念菲看著關曉彤的樣子確實有些可憐了。郭念菲輕輕的在關曉彤的小腿處踢了兩下,然後又繼續學著她的語氣:

「喂喂喂!」

「喂什麼喂!小爺真的生氣了!」關曉彤猛的站起來,直接沖著郭念菲咬了過去。 「喂喂喂! 無限之盤古的逆襲 你幹嘛!」郭念菲單手按在關曉彤的額頭處,關曉彤也郭念菲按住后根本就動不了。

「念菲哥!」關曉彤終於抬起頭了,看到了眼前這個男人,雖然前些天對自己很冷淡,但是在中海自己好像只認識他一個人!關曉彤喊了一聲郭念菲的名字,立刻就撲倒在郭念菲的懷裡哭了起來,此刻的她需要一個肩膀。

郭念菲輕撫關曉彤的腦袋,希望她可以好受一點,「好點了嗎!」關曉彤把腦袋從郭念菲的胸膛抽出來,揉了揉眼鏡,抽泣一下道:

「嗯,好多了!」然後便是一臉驚喜的打量著郭念菲,「沒穿你的和服啊!」

「怎麼可能,我又不傻!」

「穿這身衣服也挺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