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喜歡打拳嗎?」

虎子一聽連忙點頭說:「喜歡喜歡,叔,您打拳可真厲害啊,比我爸爸還要厲害呢。」原本他爹在他心裡已經是很厲害的了,沒想到郭德民更勝一籌。

郭德民聽了這番恭維笑得眼睛都找不見了,大笑著說:「好小子,有眼光,想學不?想學老子教你幾招。」

「嗯,我想學。」

「想學啊,那先說好,要學拳就得吃得了苦,老子可不教嬌氣的奶娃子啊。」郭德民一臉嚴肅的盯著虎子說。

虎子一聽趕緊大聲回答:「叔,我能吃得了苦,要是您覺得我吃不了苦的話,就不教我行嗎?」

「嗯,那好吧,就先試試吧,過來,兩腿分開齊肩寬蹲下,腰部用力,挺直上半身,雙手握拳腋下夾緊內收,出拳,喝……」

不一會兒,外面就響起了郭德民教虎子打拳的聲音,而屋裡的三人也鬆了一口氣。

兩人這一練習就到喊吃飯才算結束,飯桌上郭德民又使勁兒給虎子夾了好幾塊包子,囑咐他必須得吃完。

原話就是,[你小子太瘦了,一個大男人咋能跟個娘們一樣,吃那麼一點,必須得多吃,得長得壯實一些,要不跟個花架子一樣。]

本來林小嬌和郭敏慧還擔心呢,擔心他吃不下去,可是她們都不了解狀況。

像虎子這麼大的男孩兒,就是老人俗話說的[半大的小子,吃死了老子]這麼幾個包子是撐不壞他的。

吃完早飯,衛淑蘭就帶著女兒兒媳婦加上虎子一起,四個人就那麼浩浩蕩蕩的[開]去了副食品店。

然後大家都分開排隊去買肉買油買米,買好東西以後又幾個人高高興興的滿載而歸。

但是在她們經過甄家的時候,看見大門兒沒關,林小嬌只是隨意看了一眼,就發現昨天在車上遇見的那個潑婦的兒子正站在院子裡邊扯開褲繩撒尿呢。

這情景看的幾個人吃了一驚,看那男孩兒也是有六七歲了吧,這麼大的孩子了竟然還扯開褲繩居然就對著大門口撒尿,這怎麼看怎麼不合適吧。

而且甄家又不是沒有廁所,怎麼這男孩兒卻在外面隨意小便呢。

林小嬌不想惹麻煩,趕緊催促著大家往回走,直到回家以後,她才把昨天在車上遇見剛才撒尿那男孩兒母女倆的事告訴了衛淑蘭。

衛淑蘭聽說她被踹了一腳,趕緊問有沒有那兒不舒服,還囑咐她有什麼感覺不對勁的一定要告訴她。

直到林小嬌再跟她保證沒事以後她才放了心,但是接著就一股火竄了起來,要到甄家找那不講理的潑婦算賬。

要知道嬌嬌肚子里可是有著她們家的下一代呢,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啊,要是被踢出個什麼好歹來她怎麼跟兒子交代啊。

近段世間甄家一直在刷新著她的認知,衛淑蘭發現以前只是認為甄家有可能做了對郭德民不好的事情,但是經過這麼好幾次的交手,她再不懂這些彎彎繞繞也明白了甄家沒安好心。

在家人的安慰面前她不能再濫好心了,一切要傷害她家人的人,都是她衛淑蘭的敵人。

「媽,我也沒讓她得了好處,不僅揍了她一頓,還把她臭罵了一頓,夠解氣了。」林小嬌知道她是一片好心,都是為著自己著想,她當然不能寒了她的心。

所以連忙把自己打人罵人的傑作給說了出來,說完后還一直看著衛淑蘭的臉色,看看她會不會覺得自己多管閑事生氣。

被林小嬌這麼看著,衛淑蘭忍不住在她頭上一點,說道:「你呀,以後遇見這種人就得給我狠狠地打,不能讓她蹬鼻子上臉,打不贏了把媽叫上,實在不行的話還有敏慧呢,我們都是你的家人。」

「嗯,知道了,那我以後可就成了家屬院的女大王啦,可以橫著走啦。」林小嬌立馬一臉得意兮兮的樣子故意說著大話。

「女大王」一道微帶戲謔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啊?」林小嬌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就答應了,突然轉身發現叫她的人是自己日思夜想好多天的人,臉上一下就笑了起來,整個人就興奮的朝他奔去。 林小嬌剛跑了兩步忽然想起什麼,又改為小跑著或者應該說是快走著,一下就撲到了郭劍鋒為她敞開的雙臂中。

將她嬌小的身軀一把抱住,兩人就這麼在門口的緊緊擁抱在一起,也不管家裡站著的其他幾個人。

郭德民和衛淑蘭是巴不得小兩口的感情好,看見了雖說開放些但是在家裡面也沒什麼嘛。

而郭敏慧現在是已經看慣了兩人不時秀恩愛的場面,現在也已經視若無睹了。

只有虎子一個人看的目瞪口呆的,嘴巴里還含著一個剛從廚房順出來的肉包子,驚訝的看著那抱在一起的兩個人。

在他懷裡蹭了好幾下,使勁兒的用鼻子嗅了嗅他身上熟悉的氣味,「你怎麼會現在回來呢?不是說可能還要幾天嗎?」林小嬌仰起腦袋看著他如往日一般俊美的臉,除了有些風塵僕僕的憔悴以外,看起來還是那麼帥。

「事情辦完了我就提前先走了,萬軍他們在收尾。」郭劍鋒一手摟著她的腰,然後一邊簡單的說了一下一邊朝著飯桌走去,最後在虎子睜大的瞳孔中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爸媽,我回來了。」簡單的跟家人打了一下招呼,然後一手端著碗喝了下去竟大半碗粥,看這樣子肯定是餓壞了。

幸好這粥是先前蓋著的,天氣也不是很冷,所以這麼喝下去應該還好。

林小嬌發現他一直是單手端著碗喝粥,也是單手用筷子叉了一個包子,這才想起來他另外一隻手還一直緊緊的摟著她。

而她也是整個人也都是旁若無人的賴在他懷裡,這才想起桌上的其他人,抬眼看去,所有人都立馬開始東張西望的不跟她視線接觸。

林小嬌連忙從他懷裡退出來,坐到他身邊的凳子上,感覺臉上熱辣辣的。

一抹胭脂色很快妝點了她細膩白皙的小臉,讓她看起來跟鮮艷欲滴的花骨朵一般,看的某人眼神暗了暗。

等到郭劍鋒感覺自己被餓了兩三天的胃終於被填滿之後,這才拿正眼看了下他身邊的少年。

那樣熱烈的眼神,就算是他想要忽視也不行,從他一進屋,這小孩兒就一直看著他,這時候林小嬌她們也發現了。

「你見過虎子嗎?」林小嬌覺得他肯定認識虎子,要不為什麼虎子一直盯著他看呢。

郭劍鋒看了眼虎子然後跟大家說:「他剛來單位的時候我們見到過。」

「哦」林小嬌忽然想到了趙大志以前不是在他手下嘛,所以虎子剛來的時候很有可能見過他了。

但是她發現虎子一直是用一種很崇拜的眼神看著郭劍鋒,看來虎子很有英雄情結啊,不過被他崇拜的人卻是沒怎麼搭理他。

吃過飯以後郭劍鋒回了房間,他是連夜趕回來的,也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結束手邊的工作,就特別想要見到她。

所以昨夜是飛車一刻沒有停的趕了回來,路上臉飯爺沒吃,剛才在樓下填飽了肚子現在感覺渾身黏糊糊的不舒服,想要洗個澡去去疺。

卧室裡面的衛生間里早就已經有衛淑蘭她們幫著準備好的熱水了,郭劍鋒痛痛快快的洗了澡,換上乾淨的衣服,瞬間感覺整個人都清爽了很多。

剛走出浴室就看到林小嬌正站在床前幫他整理衣服,地上的盆子裡面裝著的是他剛換下來的臟衣服,已經被她用肥皂搓乾淨了。

悄無聲息的走到她身後,然後由前而後的將她整個人圈進懷裡,郭劍鋒感覺此時此刻心裡特別的平靜。

剛剛在浴室刮的乾乾淨淨光潔下巴抵在林小嬌的臉側,「小乖,」親密的昵稱在耳邊響起,溫熱的氣息撩動在兩人中間……

等林小嬌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的點了,而那個一天一夜沒有合眼的男人卻早就不見人影了,她伸手在旁邊的被窩摸了摸已然涼了,肯定早就起來了。

林小嬌披上一件自製的棉夾襖長睡袍,將腰間的繩子胡亂的繫上,然後便急匆匆的沖了出去,誰知剛把門打開就看到精神抖擻的男人正準備推門而入。

「怎麼了?」郭劍鋒看見她臉上有著慌亂的神色,還以為她是做噩夢了。

看見他還在,林小嬌感覺提著的心一下就安穩了,然後撲他懷裡面抱著他強壯的背,「沒有,就是醒了以後你沒在旁邊,我…」

剩下的話雖然她沒有說出來,但是郭劍鋒已經從她濃重的鼻音和有些哽咽的未竟之語里已經知道個大概。

黑沉如墨的眼眸中烏沉沉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緒,只有抱著她的手臂因用力過度才泄露了他的內心其實並不平靜。

沒有說什麼,只是用手輕輕的在她背上拍著,算是無言的安慰吧。

郭劍鋒腦子裡一直在想,到底該開口說些什麼才能讓她不那麼難過,可還沒等到他開口,懷裡的人又抬起一張瑩白的小臉對他控訴:「我好餓啊,都怪你,罰你去幫我熱飯,我先換衣服去。」

林小嬌一說完話就退出了他的懷抱,然後便來將衣櫃打開在裡邊認真的挑了起來,嘴裡還一直喃喃的說:「今天天氣暖和,就穿這個吧!…」

身後的郭劍鋒還一直保持著剛剛抱著她的姿勢,如黑曜石的眼睛盯著自己的雙臂和空落落的懷抱在發怔。

一直到看見林小嬌已經把要換的衣服都找出來了,他才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她嬌小的背影,然後下樓去幫她弄吃的。

聽到離開的腳步聲走遠,林小嬌才轉過身露出她已經掛滿淚珠的臉,這樣軟弱不堪又依賴的自己她是很討厭的,可是剛才她只要一想到她可能睡一覺起床那人就不見了。

而且一不見就是十天半月甚至時間更長,她一想到就心裡難受的緊,但是她不想成為他的阻礙,所以她必須要學會堅強。

林小嬌把剛翻出來的衣服換好,為自己梳了一個利落的馬尾,又再細細的抹了一下臉,直到鏡中人的臉上已經看不到任何的異常,她這才滿臉微笑的走出了房門,來到樓下。

她剛下樓,就看見郭劍鋒高大偉岸的身影正從廚房走出來,雙手還捧著一大盆肉湯,看見林小嬌便趕緊讓她到飯桌前坐下,然後他自己又跑進廚房幫她盛了一碗米飯給她。

「快吃吧,這是媽她們特意給你留的,他們都逛去了。」知道她要問什麼,他便在為她裝湯的間隙里,簡單的說了衛淑蘭她們都出去了。 「哦」林小嬌邊喝湯一邊點點頭表示知道了,「這雞湯真好喝,好香啊。」

郭劍鋒笑著又為她添了一勺湯進碗里,說:「當然香了,這可是媽特意給你熬的呢,我們每人只能喝一小碗,只有虎子多喝了點,看看你媽多疼你。」

林小嬌被雞湯的鮮味給牢牢吸引了,沒聽見最後一句,她現在就想著怎麼把那些吃的解決掉,她發現自己現在真的跟個大胃王一樣,老是想吃東西。

明明她以前也不是個特別能吃的啊,林小嬌平時就只喜歡吃一些水果之類的,可是自從懷孕以來她也漸漸感覺胃口變了,以前不喜歡的現在全都喜歡。

可是郭劍鋒卻覺得她還是那麼瘦,就算知道她很能吃可是身上卻一點也沒有長肉,他暗自想不知道這丫頭吃的都長到哪裡去了。

「哇!好飽呀,真香。」吃飽喝足的林小嬌大大的伸了個懶腰,她因為在家上衣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貼身羊絨衫,將她姣好的曲線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看著她因為伸懶腰而更加凸出的某個部位,郭劍鋒的眼睛暗了暗,他總算知道她吃的那些東西都長到哪裡去了,不過這個原因,他很喜歡。

伸了個長長的懶腰,林小嬌發現他一直安靜沒講話,一看,原來某人正在看她,也許應該說是在看她某些地方。

她臉唰就紅了,嘴裡小聲的罵到「老流氓。」

不過有人臉皮厚,聽見她這麼說只是眉毛不置可否的挑了一挑,便把她剛吃剩下的殘局收拾的乾乾淨淨。

林小嬌突然想起昨天遇見那個瘋女人的事情,便趕緊告訴了他,郭劍鋒聽了之後沉思了一會兒說:「以後甄家的事兒你別管,他們蹦躂不了幾天了。」

這話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啊,林小嬌眨著大眼睛看著他,「什麼意思?是甄家要倒霉了嗎?你們這次行動跟他們有關?」

看著她貓兒一般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著他,郭劍鋒好看的唇角微勾,伸手在她頭上拍了拍說了句讓林小嬌想要動手的話:「好奇心太重不適宜養胎。」

額,林小嬌雙眼冒著火光,心底的小人兒已經開始拔刀蠢蠢欲動。

「走,帶你出去轉轉。」

「真的嗎,去哪裡」一句話就將林小嬌剛才還要吃人的樣子變成了萌妹子,立馬圍著他嘰嘰喳喳的說。

她高興的樣子讓郭劍鋒也跟著感到開心,在她挺拔的小鼻子上輕輕捏了一下,語氣寵溺的說:「聽你的,你想去哪兒咱們就去哪。」

可是天不遂人願,兩人還沒走出大門呢,就碰上了趙大志,而且還一臉的嚴肅,林小嬌知道今天的計劃泡湯了。

雖然有些失望但是她知道還是正事要緊,便讓兩人進書房談,她準備回房休息一下,接著便上樓去了,雖然她是笑著上樓的,但是那背影怎麼看怎麼有著一絲落寞的感覺。

總裁女兒要上位 趙大志也是一臉的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看來自己來的不是時候啊,要不他還是走吧。

他還沒來得及表達自己的想法,就只看見郭劍鋒背影及一句「跟我來。」趙大志也只好抓抓頭皮跟了過去。

「出了什麼事?」趙大志剛進來把門關上,郭劍鋒已經坐在那裡看著他了,一張酷酷的臉上沒有別的表情,讓他先是一怔,然後才恢復了語言能力。

「隊長,周才的女兒有消息了,」

「哦,她怎麼樣?」自從上次在特別行動司見過周才以後,他就立即派人在找他的女兒周文,沒想到這麼久才有消息。

「但是…」趙大志欲言又止,有些遲疑的看了眼郭劍鋒,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說。

郭劍鋒看了一眼他臉上遲疑的表情,想到自己把媳婦兒放到一邊來聽他的消息,這人還給他下軟蛋,心底一下就火了:「你怎麼回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娘們兒兮兮的,有屁就趕快放。」

額,趙大志被這麼一罵立馬就條件反射的站了起來,挺得筆直的雙手緊貼著褲縫,趕緊竹筒倒豆子般說了出來:「根據其他同事傳回來的消息,周文好像變了一個人,而且男女關係也很不正常,特別是跟某些高層。」

「你的意思是說她成了別人的三兒?」聽見他開口問話,趙大志連忙點頭。

對於這點,郭劍鋒確實很意外,那周文年紀並不大,怎麼會走上這條路,「之前不是說她有一個交往甚密的男人嗎?那個人呢?」

「那個男的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郭劍鋒盯著他,「那周文是因為這個男的才找上那些人的嗎?」

「隊長,你怎麼知道?」趙大志有些吃驚,但是一想他是誰啊便覺得是正常的,「是的,據傳回來的消息是這樣的,那個男人是死在周文眼前的,而且這男人的死好像跟魏家有關係。」

郭劍鋒一直沒什麼表情的臉終於有了波動,「你說的是單位的2號領導魏國才?那周文現在是跟了誰?」

「這才是最奇怪的,周文跟的竟然是魏磊他爹魏國才,但是當初跟那男的死有關的卻是魏磊。」趙大志眉毛皺在一起,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很吃驚。

大齡未婚 那周文不過才十幾歲的女孩子,何況還是他前領導周才的獨生女兒,可是現在卻成了利用自己身體達到目的的女人,讓他不禁唏噓。

重生之替身明星 「隊長,還有一個消息,我不知道是不是跟周文有關,但是我總覺得怪怪的。」趙大志想起同事告訴他另一件事的時候的怪異表情。

對於前面的消息來說,郭劍鋒更加感興趣的是趙大志接下來要說的,他覺得事情是越來越有趣了。

「魏大公子一直在外面都是有花名的,他當初派人殺了周文的男人也因是看上了周文的姿色,可是就憑周文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會知道是誰殺了那男的?而且我估計周文根本不知道是誰殺了那個男人。」

趙大志聽完他的分析,立馬笑了起來,然後便將他的懷疑說了出來:「我也是這麼想的,如果周文知道是魏家的人把她心愛的男人殺死,怎麼可能還會跟著魏國才呢?我倒是有些懷疑魏國才的女兒,總覺得這個女的太正常了,正常的好像有些問題。」

聽見這個名字,郭劍鋒的神色一稟,「那周文除了跟魏國才有接觸,還跟誰?魏書霞有什麼異常的嗎?」

趙大志壓低聲音吐了兩個字「甄家。」

他看到郭劍鋒的眼角似乎抽搐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復了平靜。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聽說周文跟甄家有瓜葛的時候,他眼珠子都快掉了。

「是甄義氣。」郭劍鋒語氣肯定的問。

「是。」

「呵呵,倒是沒想到這隻老狐狸居然還如此的風流。」 「我們剛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很意外,按理說這甄義氣再得勢也沒有魏國才得勢力大啊,不知道周文怎麼會選擇跟這他糾纏不清啊,而且怎麼會有男人願意把自己的女人跟別的男人分享」趙大志覺得這點似乎很不通啊。

但是郭劍鋒卻知道為什麼魏國才會把自己的女人與人分享,這都是為了那個秘密,他看著趙大志臉上糾結的表情說:「這沒有什麼想不通的,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有什麼不敢犧牲的,還有,我讓你查的事情怎麼樣了?「

趙大志先是一愣,然後想起自己查到的事情,「哦隊長,你讓我查的關於珍品堂那個女人的事情,我們已經大概知道了對方是屬於什麼來路了,但是那女人到死也不肯說出主謀是誰。」

「經過屍檢后得到的結論是她在生前服用過一種藥物,但是具體是什麼,查不出來,但是我們在她的屍體上發現了一種特殊的符號。」

「什麼符號?」

趙大志從貼身衣服的內兜里拿出了一個牛皮紙袋遞給他。

郭劍鋒將紙袋打開后,把裡面的東西倒在桌上,是幾張照片,都是一朵黑色的花,盛開在一片蒼白的皮膚上,顯然這花的主人已經死了。

「暗花」仔細將每張照片都反覆看了好幾遍以後,郭劍鋒的薄唇吐出了這兩個字,趙大志一聽見這兩個字也是臉色瞬間就變了。

暗花乃是一個殺手ZZ,聽聞裡邊全是一些女人,所以取名為暗花,可是這個ZZ早就已經消失在國家恢復之前的時候了,現在怎麼會突然出現嗯?

「隊長,這會不會是假的,不是說這個ZZ已經消失了很多年了嗎?」

側目看了他一眼,郭劍鋒面色有些慎重的說:「是真的。」

「可是」趙大志想說已經消失十幾二十年沒有任何音訊的一個團隊,怎麼會突然又出現呢。

「你知道為什麼這個團隊叫做暗花嗎?並不是僅僅只是因為裡面的成員全是女人,而是他們最出名的是制毒。」

趙大志眼睛瞪大,「難不成需要女人才能制毒,這是什麼邏輯?」

郭劍鋒陷入回憶,然後緩緩道:「因為她們身上的這朵花就是毒,暗花中人對於加入團隊的每個下屬都會讓她們在入門之前服用一種藥物,據傳此藥物可以使她們容貌更盛,便於操縱,因為長期服用這種藥物使那毒素漸漸地沉積在體內,最後在皮膚上便繪製成了這朵花,所以暗花並不是花,而是一種毒。」

趙大志一驚,「這個暗花的首領也太狠了吧,居然對自己的屬下這麼毒,那些人不知道這是毒嗎?」

「這些人大多是被生活困頓的無家可歸之人,或是被家庭拋棄的可憐之人,暗花正是利用了她們的絕望明白嗎?」郭劍鋒說完話便起身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威武剛強,哪怕趙大志也算是長得高大的身段,到了他面前也矮了一截。

更不用說他渾身散發出的懾人氣息,沉寂又冷酷,就好像跟剛才說話的兩個人一樣,趙大志趕緊告辭準備回招待所。

但是在他出門之前,又聽到郭劍鋒說:「你兒子可以留下來多住幾天,我媽挺喜歡他的。」

「那樣會不會太麻煩了吧?隊長。」趙大志有些忐忑啊,但是被郭劍鋒的眼神一掃立馬轉變話語「那就麻煩嫂子她們了,沒事兒我先走了啊隊長。」看見他點頭,趙大志立馬腳底抹油的一溜煙就出了書房。

郭劍鋒在他身後跟著出來,連個鬼影兒都看不見了,薄唇不禁微勾,然後目光移到了樓上。

想到了剛才那個有些落寞的背影,他心下微沉,如墨石一般的眼眸黑的驚人,筆直有力的長腿朝樓上走去。

林小嬌在看見趙大志來的時候就知道今天的出行計劃泡湯了,但是為了不給他增加困擾所以變裝作一臉輕鬆的回了房間。

但是等一回到卧室的外間,她就開始覺得心情低落了起來,便把毛球它們叫出來玩了一會兒,然後感覺心情好多了。

這時的太陽照著人感覺是暖洋洋的,林小嬌靠在單人沙發上拿起一本書翻看起來,可能是太陽過於溫暖了,她竟然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郭劍鋒一推開門看見的就是一副讓他的心變得軟綿綿的一幕,素色的單人沙發上被她用巧手織了一張羊絨的坐墊,顏色是亮眼的藍色,給整個房間都帶來了一絲蔚藍的氣息。

她精緻玲瓏的嬌軀整個蜷坐在沙發上顯得特別的嬌小,腿上還躺著比之前長大了不少的肥貓和小灰鳥,視線在移到她一隻皓腕上時,目光突然頓住了。

他發現在林小嬌的手腕處竟然有條繞了四五圈的金紅色的「帶子」,定睛一看竟然是條蛇,而那舌頭還懶洋洋的趴在一張攤開的柔嫩手心上,呼呼大睡。

重生異世尋 看到這些郭劍鋒好看的眉峰不禁輕微的皺了一下,怎麼也沒搭件衣服就這麼睡了,萬一感冒生病怎麼辦,真是讓他不放心的丫頭。

放輕腳步走到卧室里,再次出來的時候手上卻多了一張薄毯,這是他託人弄來的波斯羊毛毯,上面有很明顯的民族特色,顏色艷麗的毯子上有各種的花紋。

他記得林小嬌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非常喜歡,簡直是愛不釋手,但是卻一直被她拿來鎖在箱子里,她說留著以後再用,其實他知道這丫頭是怕給他惹事。

將毛毯輕輕的搭在她身上,也遮蓋了那三隻跟主人一樣睡的香甜的小傢伙,甚至毛球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又轉了下身子然後拿它的小屁股對著他繼續睡覺,那臭屁又舒適的樣子看的郭劍鋒真想將它拎起來扔去旁邊待著。

給林小嬌蓋好毯子之後,郭劍鋒來到她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他高大的身軀一坐下去,整個人就猶如一塊巨大的磐石一般,屹立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