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閣下裡面請!」

收下玄幣,那老者顯然也是十分的激動,連忙打開門,招呼著葉天進入其中。

步入房間之內,葉天便是發現這房間實在是異常的簡陋,就這麼一棟簡簡單單的木屋,裡面掰著些許的生活用品,除此之外,便是在沒有任何特別的東西了,唯一讓的葉天多看了兩眼的,是一處書架上的一個小盒子。

那小盒子是一種質地並不如何的金屬製成的,裡面放著可能有個一兩百枚金幣,這似乎就是這位老者全部的資產了,看上去也是頗為的有些寒酸。

「閣下快坐,我去給閣下泡茶。」

熱情的邀請著葉天坐下,那老者轉身便是忙活了起來,從碗櫃之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盒茶葉來,不過也不出葉天所料,那茶葉的品質相當的一般,這麼一盒,摸約也就是能賣個三十個金幣的樣子,這麼一整盒的價格,恐怕還比不上葉天在王城之中喝的那些茶葉泡剩下的渣滓……

片刻之後,那老者方才是鼓搗出了自認為十分得體的茶水,端到了葉天的面前,也是讓得葉天有些無奈。

倒不是看不起這些東西,葉天本身也對這些不那麼在乎,只是那老者臉上頗為肉疼的表情,實在是讓得葉天有著無可奈何,往茶杯里放了大約十片茶葉,彷彿都是讓那老者掉一塊心頭肉似的……

「閣下請用吧,還望閣下不要嫌棄,這是我能拿出來招待閣下最好的東西了,我們這窮地方,閣下就將就一下吧。」

那老者放下茶杯坐在了葉天的對面,自顧自的摸出一桿發舊的煙杆子抽了起來。

「老先生,其實我想問問的就是,這地方為何這般貧瘠?而且我感覺錢幣在這裡好像……不是很流通?」

葉天抿了一口杯中那淡的幾乎沒有味道的茶水問道。

「非也,不是不流通,而是我們能夠得到的錢比數量太少了,還不夠每年向『衛門』上供的,因此看見錢幣的存在,才會這般的激動……」

那老者嘆了口氣搖頭道。

「衛門?那是什麼?」葉天皺了皺眉毛,年年上供,這聽上去就像……地主老財?

「尾門是暗俞川上的掌權機構,管理者所有氏族和聚落,每年我們都要向他們上供錢財,才能得到他們的保護,像我們這種窮地方,錢財湊不夠,就只能用糧食和紡織物去抵,每年聚落之中三分之二的產物,都要被拿去抵了這上供的錢財,我們也是十分無奈啊……」

「需要你們上供的錢財有多少?」葉天略微怪異的問道。

「一萬五千金幣……所幸,閣下給了我一枚玄幣,今年的收成,絕大多數都能夠留下來了。」那老者一邊說著,一邊便是將一種萬般趕集的目光朝著葉天投遞而去。

葉天這才明白過來,這些沒有修為的普通人,原來是靠著那「衛門」的保護方才能夠安居於此,金幣對他們來說,就是保住自己安全,同時又能保住收成的東西,難怪這些人見了錢幣都那麼的激動了…… 宮佑冥知道,棲木奶奶能對自己如此囑託,是多麼的信任自己,不由得連忙說道。

「棲木奶奶放心,在下定會顧她周全。」

至此,棲木奶奶這才完全放心了下來。

又對沐靈夕仔細的叮囑了一番,棲木奶奶依依不捨的送沐靈夕走出殿外。

「老奴在此恭送少宮主,祝少宮主一切順利。」

沐靈夕也是難捨地看著棲木奶奶和葉靈,然後最終狠心辭別,與宮佑冥一起離開了雲凰宮。

出了雲凰宮,外面依舊是那片斷崖。

沐靈夕此時再去感受這山嶺中的靈氣,確實發現,山嶺中的靈氣稀薄不已。

想到這裡,沐靈夕不由得看了宮佑冥一眼,然後說道。

「我們快點回去吧!只要解除了身上的音蠱,煉化了靈之境,我就可以將棲木奶奶他們,接到靈氣更加充裕的地方了。」

宮佑冥自是知道沐靈夕心中所想,當下也不再遲疑,伸手一攬,就將沐靈夕抱在懷中。

身形縱躍間,已經消失在了這片山嶺之中。

就在宮佑冥他們離開沒有多久的時間后,在這一片斷崖前,再次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只見那人看著宮佑冥離開的方向,唇角頓時勾起一抹笑意。

「原本以為你我是同一類人,沒想到,你還是落了下乘。本王倒是要看看那女子究竟有何魅力,竟是讓你也甘落凡塵。」

只見那人話音剛落,那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斷崖之前,再也沒了蹤影。

然而,只顧著擔心沐靈夕身體的宮佑冥,卻並不知情,一路上急速的朝著彌城的方向行進著。

不到一天的時間,宮佑冥就帶著沐靈夕回到了彌城。

此時天色已晚,但是當宮佑冥回到彌城學院的宮殿時,齊伯早就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物品,等在殿外。

當看到宮佑冥帶著沐靈夕回來之後,齊伯頓時迎了上去。

「殿下終於回來了,東西老奴已經準備好了,殿下還有何吩咐,老奴這就去準備。」

宮佑冥在看了一眼懷中的沐靈夕之後,卻是出聲問道。

「還用休息一下嗎?要是累了,我們明天再開始吧。」

沐靈夕原本就急著煉化雲凰靈珠,此刻竟是一分也等不了了。

「不用了,我還不累。我們現在就開始解除音蠱吧!」

宮佑冥知道沐靈夕心急,所以也不再阻攔,直接抱著沐靈夕走進殿內,然後對齊伯說道。

「齊伯先下去休息吧!想必明天靈夕的音蠱就能解除了,齊伯不必擔心。」

齊伯知道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在聽到宮佑冥所說的話之後,頓時行了一禮,然後恭敬地退了出去。

宮佑冥將沐靈夕抱到了內室,一眼就看到了桌面上所準備的一應物品。

復仇總裁的逃跑新娘 將自己從雲凰宮中得到的龍獲獸的神燧拿了出來,宮佑冥對坐在床邊的沐靈夕說道。

「現在我們就開始吧!可能會有點疼,你要忍住。」

沐靈夕聞言,頓時點了點頭。

「開始吧!我會堅持住的。」

在看到沐靈夕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之後,宮佑冥這才一揮手,將桌上的物品拿了過來。 「照這般說來,周圍的其他聚落也是這般?難道這整個暗俞川之中,都是那衛門說了算?」

葉天接著又開口追問道。若真是如此,那麼那個所謂的「衛門」,當真算是一方土財主了,金幣這些東西姑且不算,一個聚落,一年三分之二的勞作產物全部交上去,這暗俞川上那麼多聚落,一年得有多少東西交到那衛門的手裡?想象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並非是這樣的,閣下有所不知,暗俞川也是有著明顯的區域劃分的,需分為內域,中域和外域,這樣的情況,也僅僅是在外域才會有,向我們這些普通人,只能居住在外域,靠著衛門的保護度日,要說話語權,尾門也只能是在外域之中有著極大的影響力,但到了中域就不行了,那裡還有更強的勢力存在。」

那老者搖了搖頭解釋道。

「這麼說……這暗俞川是越靠近內域,平均的實力越強?」

葉天捏著下巴略微沉思的問道。

若是這般,那就很容易說通了,越往裡面的人實力越強,穿過暗俞川,方才是暗俞國。想來這暗俞國的結構,也是那種從中心點朝外擴張而出的了。

「正是這樣,到了中域,就會有很多飛天遁地無所不能的強者存在,傳說到了內域之中,那裡的強者們,甚至能夠斬斷山嶽,阻斷河流!我們這些人,有哪裡想象得到那般光景啊……」

老者的回答證實了葉天的猜想,同時也讓的葉天有了進一步的打算。

想搞清楚更多的事情,恐怕還需要去一趟那個所謂的「衛門」,去到那裡,方才是能夠找到一些真正打聽到一些讓他感興趣的消息。

葉天隱隱能夠感覺到,光是這無比遼闊的暗俞川之中,就要遇上不少的事情,而這其中,肯定也是有著不少的高手存在。按照那老者所描述的,斬斷山嶽,阻斷河流,那幾乎是要達到涅槃境強者的手段了,若是這種強者都還沒有資格真正的居住在暗俞國之中,那麼那暗俞國,又該強大到一個什麼程度?

想到這些,葉天的心中又是期待,又是擔憂。

他所期待的是這片未知的土地,在這裡,恐怕他的認知將會再一次被刷新,許多他所需要的東西,也有著不小的機會在這裡尋找到。

但他同樣也十分的擔憂,暗俞國的勢力若是強大到這個地步,那可是要比之前的風墟國更加可怕,這般恐怖的敵人隨時存在著,潛藏在暗處觀察,這樣的感覺,就像有著一把匕首藏在黑暗之中,隨時準備著切斷他的喉嚨……

這場旅程,註定了要比在風墟國來的更加精彩紛呈!

「多謝了,這個,老先生請收下。」

一邊說著,葉天便是一邊再次取出了一小袋的玄幣,大約有著二十枚左右,放在了那老者的手中。

瞧見這般數量的玄幣,那老者立刻也是嚇得不輕,十枚玄幣啊,足夠讓得他們這個小小的聚落十餘年無須擔心上供一事了,這般數量的錢財,可是他從未見到過的!

「閣下,使不得,這……我萬萬不敢收下啊!快請收回去!」

猛地咽了一口唾沫,那老者也是連忙擺手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他也是清楚得很,這要是惹來什麼旁人眼紅,對於他們而言,可就是滅頂之災了!

「你無需擔憂,這錢袋之上有我專門布置下來的禁止,每年你只能從中取出一枚,剩下的數量,你們自己想辦法解決,告辭了。」

擺了擺手,葉天根本沒打算多做停留,起身便是朝著屋外走,絲毫不給那老者猶豫的機會……

「閣下!請等等,你若是要去衛門的話,可萬萬要小心啊,那衛門……並非想象中的那麼友善,閣下可千萬不要……」

話到一半,那老者確實悻悻的將後半句咽了回去,他擔心葉天遇到危險,可他立刻也能想明白,葉天哪裡會是和他們一樣的普通人?能夠有著這般魄力之人,自然也不可能是什麼尋常人物了……

「多謝關心,我會自己保重的,幫我告訴那個賣蘋果的阿婆,她的蘋果確實很甜。」

略微的勾了勾嘴角,葉天頭也不回的點了點頭,便是直接推門離開了。

在很多時候,都會有著窮山惡水出刁民的情況,在極端的貧瘠之下,確實會有不少的人變得貪婪,變得不堪,變得欲求不滿,不過這裡,倒是讓得葉天感覺不壞。起碼,這些人的心性都還是十分乾淨的。

許是在風墟國的經歷,讓他習慣了懷疑,習慣了猜忌,對於這些人,他也不得不保留幾分,但最終這些人反饋給他的情感,倒是並未讓他失望。

離開那老者的居所之時,時日也還尚早,在了解到這暗俞川外域的情形之後,葉天也便是沒什麼好顧忌的了,將自己騎乘而來的馬留給了一位拉貨的車夫,換了一張十分詳盡的外域地圖之後,葉天便是直接朝著那「衛門」所在的方向飛遁而去。

……

寥寥雲海之上,葉天整整飛行了一整天的時間,方才是按照地圖找到了這外域之中距離最近的一處衛門分部。

在對這暗俞川之中的情形了解了一番之後,葉天也是方才知道,在這暗俞川的外域之中不僅僅是有著那衛門的存在,同時還有著不少比較龐大的氏族存在,任何人都必須持有一個身份,要麼隸屬於衛門,要麼隸屬於那幾個氏族,總歸只要有個身份存在的。

而那衛門的分部之中,正是檢驗實力,獲取身份的去處,想要真正接近衛門,還需從哪裡開始。

而這也是讓得葉天頗為頭疼的一個事情,這暗俞川,比他想象的要複雜得多,外域中域內域之間並非是毫無阻礙聯通的,外來的人還要有著足夠高的貢獻度,方才能夠進入更為核心的區域,這也就意味著,葉天還必須在這幾處地界之上做足了貢獻,方才能夠有機會進入暗俞國……

一想到這般,葉天是真想一股腦的直接一路朝著暗俞國衝殺過去,當然,這樣一來,也就相當於他這個葉家族長,風墟國師,代表著天越國與風墟國,對暗俞國正面宣戰了……

……

直到日薄西山只是,葉天方才是飄然落在了那衛門分部所在之處的廣場上,而即便是此刻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這裡依舊還是有著不少的人群,排著隊測試自己的實力,好讓自己有一個身份可用。

這裡的測試,倒是顯得十分的簡單,碩大的廣場上豎著大量丈許高的石碑,長長的人龍就這麼排在後面,一個個的上去測驗,然後有專人記錄。

不過,其中有著一塊石碑前,確實僅僅有著一男兩女排在前面,看上去倒是異常的清凈,葉天想都沒想就直接朝著那處走了過去。

他可不想在這裡待到半夜……

「誒誒誒,你們看,有人拍到謝家的小輩後面去了!」

「看打扮,是個外來人吧?這麼不懂規矩,怕是要有好戲看了!」

當得葉天排在那三人身後的時候,周圍忽然便是響起了不少怪異的聲音,不少人的目光,都是滿含著戲謔的朝著葉天投遞而來,似乎是在等著看一出什麼好戲。

葉天當下也是領悟到了什麼,目光在面前的三個人身上掃了掃,果不其然,這三個人,兩個女孩看上去年紀要大一些,修為能夠魂覺境中期,而那一個看上去摸約二十來歲的青年,則是有著魂覺境後期的層次,在這種地方看來,倒還算是年少有為了……

不過葉天也就只能略微的笑一笑了,確實會有場好戲,不過這好戲,怕是要他來演了。 在葉天注意到那幾個人的同時,那幾個人也發現了葉天的存在,其中一個女孩便是走了上來,雙手環在胸前,有著一種頗為不屑的姿態打量著葉天。

「外來者?」

那女孩瞥了葉天一眼,在未能從葉天身上發現什麼強悍的氣息之後,也是頗為冷漠的問道。

「有什麼要指教的么?」

葉天略微的勾了勾嘴角,同樣是默然的瞥了對方一眼,魂覺境的小修,現在在他眼裡看來,當真是什麼都算不上呢。

「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到一邊去候著吧,要是因為你一個外來者掃了我家少爺的興緻,這責任你擔待不起!」

那女孩用著一雙十分漂亮的眸子瞪著葉天輕聲道,語氣雖是不重,但那話語聽起來,確實破位的讓人感到反感。

「哦,多謝提醒。」

淡淡的回答了一聲,葉天根本懶得跟她多說什麼,也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依舊是站在原地。

見得此情景,那女孩臉上都是便是顯現出齏粉明顯的怒意來,顯然,葉天的這般態度,讓得她十分的惱火,在這測驗的廣場上,任何人都要對她畢恭畢敬,此刻卻是被一個外來者這般蔑視,頓時便是讓得她欲要向葉天動手。

不過,當得那女孩正要動手之時,卻是被那衣服貴氣打扮的青年給開口阻攔了襲來:「冬雪,大庭廣眾的,你這般成何體統?一個外來者而已,你去管他作甚?到時丟了顏面成了笑柄,也是咎由自取,無需管他。」

聽得那青年的一番話,那被叫做冬雪的女孩方才是收住了手,氣鼓鼓的瞪了葉天一眼之後,方才是回到了那青年的身邊,乖巧的站立等候。

「哼!外來的廢物,一點脾氣都沒有!」

那冬雪望著葉天冷哼了一聲,嘴裡念念叨叨的暗罵道,估計到了此刻,她都還在想著激怒葉天,讓得意先動手,這樣她就能順理成章的教訓一下這個目中無人的傢伙了。

不過這般舉動,在意看來就是十分的幼稚了,想激怒他,這樣的手段未免是太過於低劣了一些,倘若這都能讓他發作,那在風墟國的這些年經歷,可就算是經歷到狗肚子里去了。

片刻之後,這三人等候的測試石碑之前,方才是有著以為老者走來,顯然,這位老者與其他負責記錄測試者而後登記的人不同,其地位在這衛門之中顯然是要了許多,光看齊與其他的工作人員不同的穿著便是能夠看得出。而其身上的其實,更是有著化天境中期的高度,比其他的那些工作人員強悍了不止一星半點。

「龔老。」

瞧見那位老者走來,那名青年趕忙是朝著那老者拱了拱手,頗為恭敬的招呼了一聲。

這位被叫做龔老的,老者此刻也是面帶微笑的朝著那三人走來,行至那青年的面前,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後,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

「嗯,謝元,很不錯,看起來你的修為又有精進啊,恐怕不多時,都有可能開始衝擊化天境的層次了吧?」

頂級兵王 「龔老謬讚了,晚輩能有今天成就,離不開衛門的教導和幫助,今日前來,也是父親想讓我重新界定一下等級,看看是否足夠加入衛門的行動隊之中了。」

那叫做謝元的少年,此刻也是顯得頗為的謙遜有禮,顯然,這位龔老也是他頗為尊敬之人了。

不過聽得這兩個人的談話,葉天倒是略微的起了幾分興趣,在之前一路打探而來的過程中,葉天也是得知了這暗俞川上的那所謂功勛啊,貢獻啊之類的機智了,而那所謂的行動隊,正是賺取這些貢獻最好的去處,此刻葉天倒是好奇,什麼樣的實力才能加入那所謂的行動隊之中。

他當然不用擔心自己的修為,要是他這個級別都無法加入行動隊,那這行動隊就不知道是打怪獸還是外星人的武裝力量了,他更加關心的是,他需要表現出多少的實力來。

在來的路上,葉天都是大致的發現,這些人大都是些魂覺境的修為,高一些的也就化天境,並且也大都是寫前中期,很少能見到化天境後期的人,而在這片廣場上,除了那龔老之外,更是找不到任何的化天境存在,估摸著,進入那所謂的行動隊,也差不多就是魂覺境後期是最低的限度了。

「嗯,有志向,上前試試吧,若是你的實力達到了魂覺境後期,並且修為穩固的話,你是絕對可以加入行動隊的。」

那龔老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那謝元的肩膀,似是以示鼓勵般的笑了笑道。

「是。」

那謝元當即點了點頭,他身邊的兩位女孩也是立刻退開,給他讓開一塊空間來,與此同時,周圍不少的人,都是紛紛將目光朝著他投遞而來。

在那萬眾矚目之下,那謝元的臉上,也是陡然生出了一陣自豪之色,雙臂律動之間,一股靈力從他的體內緩緩地涌動而出,這傢伙的屬性是土,那靈力看上去也是顯著幾許淡淡的土黃色,而那道道靈力,也是迅速的凝聚起開,化為一道巨大的手掌虛影,直接是轟擊在了那測試用的石碑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