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郡主便讓我們搬的離她那裏遠了些,可大家下地還是偶爾被葯人盯上,之後郡主便給大家研製解藥,後來有了解藥,這中毒了,也不會死了。」

之南跟曼曼全都滿臉的感興趣。

「胖嬸兒,郡主真的那麼厲害呢?那後來呢?」

胖嬸兒一邊翻炒鍋里的飯菜,一邊說道。

「後來郡主好長時間都沒出空間,留在這裏大概有大半年吧,再製作出來的葯人就跟我們正常人一樣了,不過依舊身上帶毒,但這毒可以隨葯人自行控制,他們甚至能跟我們一起幹活。」

說到這裏,胖嬸兒忽然嘆了口氣。

「唉,可惜了」

之南跟曼曼面面相覷,都很不解的看着胖嬸兒。

「您為什麼嘆氣?可惜什麼?」

胖嬸兒放下鏟子,把鍋蓋蓋上,隨後便走回茅屋,看着還在昏迷的季沫,眼中也有幾分擔憂。

「可惜琉璃郡主是個命不好的。」

之南跟曼曼都跟在她身後,之南小聲道。

「是啊,居然被胖嬸兒你一鍋就給撂倒了。」

胖嬸兒無語的看了之南一眼,「我說的不是這個,好了,趕緊的,給郡主鬆綁。」

之南跟曼曼全都一臉獃滯,「我們不是才綁住嗎?」

胖嬸兒緊皺着眉頭,「可是你們沒看到郡主沒醒嗎?這不會是我下手太重了吧?」

之南跟曼曼一聽,全都一驚,趕緊手忙腳亂的去給蘇招娣鬆綁。

然而,就在她們才解開繩子的瞬間,蘇招娣立刻就站了起來,並且直接對着胖嬸兒而來。

胖嬸兒大叫一聲。「果然啊,你還是以前的葯魔。」

她一邊大叫,一邊快速跑出了茅屋,別看她身材肥碩,可是跑的速度確實不減,身體很靈活。

蘇招娣跑到外頭,看了一眼已經冒起熱氣的鍋,最後還是放棄了,脫下自己的鞋子,追着胖嬸兒就打。

「你給我站住,真的是膽子越來越大了,你居然險些把我給敲死。」

胖嬸兒趕緊解釋,「我是在幫你,你剛才險些入魔你自己不知道嗎?你剛才的樣子多嚇人啊,你問問那小太監,他嚇的都要尿褲子了,我真的是為了幫你。」

胖嬸兒雖然速度也不慢,可最終卻還是被蘇招娣給追上了。

好歹是長輩,蘇招娣沒下死手,送了她一包痒痒粉,整個下午,空間里都回蕩著胖嬸兒的慘叫聲。

洗過無數遍澡之後,她身體才開始慢慢的好起來。

蘇招娣出了空間,便上床午休,可是哪裏睡得着,那小太監說阿姐可能快要死了,她沒有那麼多時間等了。

門外響起南玉清的腳步聲,蘇招娣朝外面看了一眼,緩緩閉上眼睛。

南玉清進屋后,輕輕關上門

「沒有,皇上根本就不允許我們進去,我們每次也只是把門打開一條縫,把食盒放到門口,然後我們就要匆匆離開,若是離開晚了,就會被殺掉。」

蘇招娣眯起眼睛,喃喃自語。

「食盒放在門口,那就是說,她還能自己起來拿食盒,自己吃飯嗎?」

她才說了這麼一句,那小太監就小聲說道。

「應該也不一定,那位……主子她……」

蘇招娣冰冷的目光死死的朝他看過來,那小太監神色一凜,趕緊說道。

「我們大多數時候來送飯時,食盒其實……」看着蘇招娣越來越嚇人的眼睛,小太監的聲音也越發顫抖的厲害。

「食盒都……不太動的,裏面飯菜都沒動。」

他話音才落下,蘇招娣就一步邁出,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

「她為什麼沒吃?她為什麼沒吃?一定是你們做的東西太難吃了,或者你們給她下藥是不是?」

蘇招娣的怒吼聲嚇的小太監大哭。

「啊啊……別這樣,不要殺我啊,我們哪兒敢啊?那位主子可是皇上的人啊,我們哪兒敢怠慢,就是……是她自己……可能不想吃。」

蘇招娣其實心裏有所準備,可是聽到這太監的話,卻還是讓她憤怒的無以復加,甚至想要立刻再去闖皇宮,可是此時顯然並不是最好的時機。

她做了幾次深呼吸,總算是把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她鬆開小太監,走到一邊的凳子上坐下,冷聲道。

「你繼續說。」

小太監哭的臉上眼淚鼻涕一堆,看着好像被蘇招娣給嚇破了膽,現在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我讓你繼續說,你聽不懂嗎?」

被蘇招娣那雙充滿嗜血的眸子盯着,小太監抖的直接把椅子給帶倒了,他綁在椅子上,身子也跟着一起滾到了地上。

蘇招娣冷冷的盯着他,「說,我要知道關於那位主子的一切消息,她……是不是經常被皇上欺辱?」

那小太監小心的抬頭看了蘇招娣一眼,結結巴巴的說道。

「那個……每個月的初一,十五,皇上都會去那裏,那位主子她……好像身子不太好,可是……每夜都……承歡。」

蘇招娣聽着這些話,只覺得頭皮發麻,滿心的恨意如野草一般瘋狂滋長,南宇蕭,你這個畜生不如的東西,我一定不會讓你好過的,一定不會。

看着她那嚇人的模樣,小太監只覺得周圍的溫度在急速下降,他被凍的渾身打哆嗦,當然,更多是嚇的,因為此時的蘇招娣真的很嚇人。

雙目赤紅,一雙拳頭握的咔咔作響,血一滴一滴的抵在地面上,小太監帶着椅子不斷的往後退,只想要遠離這隻惡魔。

「葯魔,我……」

茅屋的門忽然被推開,胖嬸兒跟之南出現在門口,不過在看到屋內的情形后,兩人的神色都是一變。

胖嬸兒下意識的把之南給拉到了身後,小聲說道。

「快走,這葯魔要發瘋了。」

之南雖然不知道葯魔發瘋有多恐怖,但她出來的時候爹娘把她交給了胖嬸兒,她知道胖嬸兒肯定不會害她,所以聽到胖嬸兒的話之後,她轉身就跑。

果然,下一刻,蘇招娣便從懷中取出一個藥瓶,從裏面倒出一顆黑色的丹丸,她蹲在小太監面前,在小太監驚恐的呼喊中,直接捏住他的下巴,把那顆彈丸塞到了他口中。。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最新章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全文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txt下載、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免費閱讀、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雩玖

雩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成替嫁夫郎[美食]、反派王爺的富貴夫郎、穿成惡毒夫郎養家記、

。 「楊默的罪責,雖然證據確鑿,但他終究是宗室皇族。」

在萬眾矚目下,李建成開口了,聲音很穩,語調很沉。

「根據我北隋律法,理應交由宗正寺處理。」

話說完,王珪的臉色唰的一下就變了。

他想不通,如此大好的局勢,證據確鑿,直接斬了楊默都不為過,為何李建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郭嘉的臉色也沉了下來,從剛剛王珪說出讓李建成誅殺國賊這句話時,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待到世家與百姓也跟著山呼海嘯的請求時,他的眼皮止不住的啪啪直跳。

情況不對勁,很不對勁!

陳平也是如此,甚至在看到所有人都被他們帶起節奏,要求李建成搞死楊默時,他心中莫名的有些害怕。

這種不對勁和這種害怕,究竟是因為什麼。

兩個青史留名的智者卻無從得知。

在李建成說話之前,他們就隱約的意識到,似乎用力過猛了,可能有變數。

但心中的理智,或者對自己謀划的自信,卻又讓他們認定,李建成肯定要借坡下驢,殺掉楊默。

但結果出乎他們的意料。

李建成扯出了宗正寺,北隋的皇室宗親確實都歸宗正寺管。

皇族宗室的人犯了法,殺了人,官府無權抓捕,更無權定罪。

一切都要全憑宗正寺做主。

而歷代宗正寺都是皇室宗親所害怕的對象,朝廷上下對秉公執法的宗正寺也都十分的尊重。

但問題是,現在宗正寺的頭頭們全都沒了,早就被隕石一波帶走了不說。

之前楊芳還借著宗正寺的名頭,開除了楊默的皇室宗籍。

李建成既然接了楊芳給的天策上將,現在又扯什麼宗正寺,完全就是不可能拿楊默開刀的借口罷了。

「世子…」

王珪心急如焚,以至於都忘記了自己的世子現在已經是天策上將。

李建成看了他一眼,王珪方才察覺口誤,趕緊低頭改正:「大將軍,這…」

不等他說完,李建成抬起手:「既然有律法在前,身為大隋天策上將,自然要遵循律法行事,先將楊默押下去,然後快馬送信到長安,請示宗正寺再做打算。」

一句話,敲死了對楊默的決議。

而且理由很堂而皇之,讓人挑不出一丁點的毛病來。

「這,這,大…」

他還想說話,卻被旁邊的陳平抬手制止。

王珪看向陳平,這件事主要謀划者便是陳平,他自然想聽一聽陳平現在的想法。

只可惜回復他的是搖頭。

陳平面色嚴肅,用搖頭來告訴王珪,不要再強求了。

無奈之下,他也只能如此。

「郭先生,陳大人,你們原來是客,此處風大,照顧不周,還請挪步府中一敘。」

李建成笑眯眯的看著陳平和郭嘉。

他們兩個人既然站在了一條線上,還要幫著自己除掉楊默,顯然是有事相求。

不用猜也知道,郭嘉是為了曹操。

而陳平則是為了城外的項羽。

郭嘉和陳平對視一眼,如今倆人已經進了城,整個太原都在李建成的控制下,既來之,則安之。

當下倆人躬身謝了,跟著李建成回到國公府。

楊默和李白等人,則被馮立押解去地牢。

在押解到地牢的路上,楊默親自扛著蒙恬,一路上都冷著臉,沒有任何話。

到了地牢,憋了一肚子話的馮立有些忍不住,看著正邁步監牢的楊默憤恨道:「楊公子,莫以為撿了一條命便…」

不等他說完,楊默猛然轉頭,雙目之中的殺意讓馮立的汗毛瞬間立了起來,如芒在背。

咽了咽口水,後面的話是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了。

楊默見他閉上了嘴巴,當下也不再理會,緩步走進監牢中,挑了處乾草厚的地方,將蒙恬放下來。

「都聽好了,不準和這幫人說話。」

馮立在楊默身上討了個沒趣,把氣撒在了周圍的獄卒身上:「誰若是敢和這些重犯說話,一旦發現,休怪我心狠。」

周圍的獄卒噤若寒蟬,唯唯諾諾的趕緊點頭。

馮立又向楊默看了一眼,見他背對著自己,像是在給蒙恬處理傷口,頓了頓,帶著氣憤轉身而走。

地牢不大,也就十幾個監牢,關著的不是江洋大盜,便是備有人命官司等待明年秋決的死刑犯。

因此戾氣很重不說,環境也十分不好。

好在此時已經是冬季,雖然乾冷,但卻不至於潮氣太重。

蒙恬受的是皮外傷,只要不沾潮氣輕易不會感染變重,也算是壞事中唯一的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