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舒服啊!!」袁母忍不住稱讚道。

「國外的,性能比國內好。」

「價錢不菲吧?」

「也沒多少,十二萬。」韓樂文輕描淡寫道,其實心在滴血。

他是平安縣跆拳道館的教練,雖說工資收入比普通人高,但也沒高多少,一個月撐死七千塊。

一個月七千,一年才八萬多,這等於他一年多的工資啊!!

「這麼貴?」

袁母咋舌,被韓樂文的大手筆給驚到了,這當真是花了血本啊!!

看到袁母這樣,韓樂文趁熱打鐵道:「貴是貴,但效果好,只要有助於袁姨你的腰傷,花多少錢我都認。」

「樂文,我這受不起啊!!我哪能接受你這麼貴重的禮物。」嘴上拒絕,袁母心裡其實是想要的,因為這是袁家買不起的東西,除非賣房。

可是,這房子賣了,一家人住哪裡?

這是她現在唯一的機會,以後想要,除了等女兒發達,否決絕無可能。

她無法指望老公一個月三千的死工資買十二萬的按摩椅給她。

「受得起,受得起。」

韓樂文趕緊說:「在我心裡,我一直把袁姨你當母親看待,還請袁姨不要拒絕我的孝心,成全我跟梓菱。」

脣屬預謀 袁母:「……」

說得好像韓樂文跟她女兒情投意合一樣,真要是這樣,她就不需要糾結了,直接把韓樂文的禮物給收了。

可這不是啊!!

不過,還是那句話,她對韓樂文非常滿意,無論是模樣、還是其它,她都很滿意,願意把袁梓菱嫁給他。

想了一下,她說:「等梓菱回來,我給她說說,她也老大不小了,是該把婚姻大事給辦了。」

「多謝袁姨成全。」韓樂文大喜,更加殷切的伺候起袁母。

也虧得他媽沒有看到,他媽要是看到了,指定一巴掌拍死這不孝子,問問他,究竟誰才是他親媽。

時間流逝,顧銘再次來到袁梓菱住的小區,心情截然不同。

前天晚上,他送來就走,沒有停留,可是今天,他要上門,這心情當真是忐忑得不要不要的。

他終於理解那天袁梓菱見他母親時候的感受,這不是人該過的日子啊!!

袁梓菱笑噴,報復的快感湧上心頭,拉著顧銘往家走。

一路人,遇到不少熟人。

他們第一次看到袁梓菱跟一名男人表現得如此親密,大跌眼鏡的同時,也是羨慕不已。

袁梓菱美名在外,不說名動整個平安縣,但是在這座以及周圍數座小區,絕對是家喻戶曉的美女。

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垂涎她的美色,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做夢想把她娶回家,媒人踏破了袁家的門。

可結果呢?結果無一人抱得美人歸。

如今,摘花男人出現,要是對方是什麼大老闆,他們認了,可對方明明跟他們一樣、甚至比他們穿得還要差,憑什麼抱得美人歸?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此時此刻,他們忍不住嘆氣道:「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

很快,兩人來到袁家門口,袁梓菱取出鑰匙,開門。

「是梓菱嗎?」聽到聲響的袁母問道。

「是我!!」

袁梓菱笑著說:「媽,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袁母同樣笑著說:「巧了,我也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快進來。」

「好!!」

門打開,袁梓菱拉著顧銘進去,看到韓樂文居然在她家,懵圈道:「你怎麼到我家來了?」

韓樂文沒有回答,把目光投向顧銘,看到袁梓菱拉著顧銘的手,臉色大變。

臉色變化的不止他,還有袁母。

她的女兒,她還能不了解嗎?想要袁梓菱跟一個她不認識男人如此親密,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對方是袁梓菱的男友。

「這……坑媽!!」 顧太太天天想離婚 回家那天,她就問袁梓菱,問袁梓菱在外面有沒有男朋友。

袁梓菱怎麼跟她說的?袁梓菱是用肯定的語氣告訴她,她工作忙,沒有時間談朋友,等過兩年,她工作穩定了,再考慮談男朋友的事情。

可是現在,袁梓菱把她一直想要的女婿帶回了家。

她現在真不想要,因為她剛才已經承諾撮合袁梓菱和韓樂文,這不是打她的臉嘛。

相比女兒的終生幸福,打臉只是小事,所以她一直在打量顧銘。

模樣還行,比韓樂文還帥,很招女人喜歡。

但帥不頂用,不能當飯吃,經濟條件很重要,否則她寶貝女兒嫁過去要吃苦。

對方有錢嗎?

她並不覺得對方有錢,對方不止沒錢,還沒有禮貌,第一次上門連起碼的見面禮都沒有。

與之相比的就是韓樂文,十幾萬的按摩椅,當真是甩出對方不止一條街啊!

她不滿意!!

「這誰啊!!」袁母用不滿的聲音問。

袁梓菱白了母親一眼,這還需要問嗎?要知道今天是她第一次帶男人回家,這沒點特殊關係,能帶到家裡面來嗎?

不過,該介紹的還是要介紹。

她介紹道:「我男朋友,顧銘。」

「阿姨好!!」

顧銘禮貌招呼,袁母回應很是冷淡,淡淡說:「這就是你給我說的好消息?」

「不是這個!!」

「不是這?那是……」

袁母眼睛突然睜大,難以置通道:「你懷上了?」

噗!!

顧銘和袁梓菱瞬間噴了出來。

懷上?他們拿頭懷,都還沒上床呢。

當事人知道,但局外人不知道,韓樂文也是這樣覺得的,否則還能是什麼好消息?

袁梓菱不談朋友罷了,一談就未婚先孕,這……這……這盤接嗎?

看著袁梓菱迷人的身姿,看著袁梓菱絕美的臉蛋,韓樂文覺得,這盤可以接。

當然,孩子他不接,他重點看了袁梓菱的小腹,發現袁梓菱小腹平坦,認為袁梓菱這才

剛懷上,還沒有顯懷,這完全可以打掉嘛!!

他當即表態道:「袁姨,我不介意,我依然願意娶梓菱為妻。」

「大氣!!」

袁母忍不住對韓樂文又高看一眼,覺得韓樂文能忍常人之不能忍,將來必成氣候。

袁梓菱不安逸了,不爽道:「誰要嫁給你?」

別說她現在是黃花大閨女,就算她真懷上了顧銘的孩子,那也是嫁給顧銘,不會嫁給韓樂文。

還不介意,要不要太自作多情了一點?她還沒有落魄到沒有男人要的地步。

韓樂文說:「梓菱,你老大不小了,別任性好嗎?袁姨已經答應我們的婚事了,我們早點成家,讓雙方父母不再為我們操心,這樣不好嗎?」

「什麼?答應了?」

袁梓菱急道:「媽,你什麼時候答應的?」

袁母:「……」

她沒答應啊!她只是給給韓樂文承諾,回來撮合他們,能行,禮物她收下,不能成,該還的禮物要還。

她活了大半輩子,這點覺悟還是有的。

不過,這個時候她不能拆韓樂文的台,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女兒往火坑裡面跳。

她含糊道:「樂文不錯,有孝心,對你又好,長得也行,還能賺錢養家,我覺得你們合適。」

袁梓菱:「……」

這些優點,她當真一個沒有發現,在她眼中,韓樂文除了會用點跆拳道功夫甩帥勾搭女人外,再無別的優點,壓根沒有辦法跟本事多多的顧銘比。

她明白,這是韓樂文趁她不在,給她媽灌了迷魂湯。

同時,她也看到家裡那台嶄新的按摩椅。

她出門的時候,家裡是沒有這個東西的,也不可能去買這個東西,現在突然多出一台這個,不用想,那也是韓樂文送來的。

袁梓菱苦笑道:「媽,我不都給你說了嘛,明天我就去給你買按摩椅,你咋能因為一台幾萬塊錢的按摩椅把你女兒給賣了呢。」

袁母不樂意道:「怎麼說話的,你媽是那種人嗎?再說,樂文這才按摩椅不止幾萬,十幾萬呢,你捨得給你媽買這個貴重的嗎?也就是樂文有這個孝心,不像你,一回來人都找不到,白養你這麼大。」

袁梓菱想哭,她在家可是足足待了一天多的時間,直到今天才出去跟顧銘碰面。

不到三個小時,從出門到回來,她在外面逗留的時間不超過三個小時,這也能叫一回來人都找不到?

她這冤枉的,比竇娥還冤。

她伸冤道:「媽,你誤會我了,我這出門……」

袁梓菱看著顧銘說:「顧銘,你告訴我媽,我出門是為了什麼。」

顧銘:「……」

這還用說嗎?看袁梓菱這身扮相就知道她出門幹什麼,回憶讀書時代的美好時光去了。

顯然,袁梓菱不是讓他說這個,而是藉此機會,讓他把替袁母治療腰傷的事情講出來,賺表現。

用心良苦啊!必須抓住。

他立馬說:「阿姨,梓菱今天出去,可不是為了玩,而是去找我,讓我來給你治療腰傷。」

「你是醫生?」袁母問,心裡下意識的分析起醫生的優劣勢。

「這個……算是吧!!」 初戀算個鬼 顧銘硬著頭皮承認,表示壓力很大,因為他這屬於無證經營,被舉報,要被拘留。

「哪個醫院的?」袁母繼續問。

袁梓菱插話道:「媽,你別問那麼多行嗎?先讓顧銘給你治腰傷,等你腰傷好了,再慢慢盤問他也不遲。」

顧銘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袁梓菱這依然是赤果果的報復啊!!

韓樂文不淡定,趕緊說:「治?需要他治嗎?袁姨的腰傷按摩椅能夠治好,何須麻煩他一個外人。」

萌寶駕到:爹地投降吧 「而且,一聽他的話就屬於底氣不足的那種,沒準現在連行醫執照都沒有,讓這種人治病,萬一越治越嚴重怎麼辦?他付得起這個責任嗎?」

韓樂文看著袁母說:「袁姨,這小子一聲不吭就把梓菱整懷孕,一點責任心都沒有,我覺得應該把他趕出袁家,不能讓他繼續糾纏梓菱。」

「你……」

袁梓菱大怒道:「韓樂文,這裡是我家,顧銘是我男朋友,還輪不到你來說三道四。」

韓樂文說:「梓菱,我這是為了你好,不想你一錯再錯,將來後悔終生。」

「我去!!」

顧銘忍不了了,說:「什麼叫一錯再錯?梓菱跟我哪裡錯了?你少往我身上潑髒水,我會給梓菱幸福的。」

【作者題外話】:五更完畢,求票支持,拜謝!! 「敢頂嘴?」

韓樂文怒了,怒道:「那你說說,你拿什麼給梓菱幸福?拿嘴巴給嗎?」

「我憑什麼告訴你?」顧銘輕蔑道。

「你……」

「你什麼你?」

顧銘懟道:「問這個問題前,你先捫心自問一下,你能給梓菱幸福嗎?動不動就說別人不能給梓菱幸福,你算老幾?你說別人就信?別把自己太當一回事好嗎?」

顧銘言語很是犀利,韓樂文恨不得現在讓顧銘領教一下他跆拳道的厲害。

但是,他忍了,指著按摩椅說:「我用實際行動回報梓菱的家人,讓梓菱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你給了什麼?」

韓樂文嘲諷道:「別說你給了孩子,那玩意袁家不稀罕,袁姨她們養了二十多年的寶貝女兒,不是你生兒育女的工具。」

「呵呵!!」

顧銘嘲笑道:「區區一個按摩椅,也好意思拿出來說?也不嫌害臊?我都替你臊得慌。」

區區按摩椅?

這是瞧不起他送價值十幾萬按摩椅的節奏?

一個空手上門的人,居然瞧不起他這個送十幾萬禮物的人,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韓樂文嘲笑道:「那也要你送得起這區區按摩椅才行,就怕某些不吃不喝,也買不起這價值十幾萬的按摩椅。」

還有一句話,韓樂文放在心裡沒有說,那就是,哪怕顧銘買得起,現在也不可能送到袁家來,這就是他現在最大的優勢所在。

「呵呵!!」

顧銘嘲笑道:「我不需要送按摩椅,我就靠我這雙手,就能讓阿姨的腰傷立馬好起來,比坐你那按摩椅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韓樂文嘲諷道:「小子,吹牛小心風大閃了舌頭。」

顯然,韓樂文是不信顧銘能靠一雙手把袁母的腰間盤突出治好的。

不止他,袁母和袁梓菱也不信。

袁梓菱有些後悔,早知道韓樂文今天跑到家裡來,說什麼她都不會今天把顧銘帶到家裡來賺表現。

早知如此,她不會搞突然襲擊,會多給顧銘準備時間,讓顧銘完美的展現他自己。

顧銘底氣十足道:「那你今天看好了,看我會不會閃了舌頭。」

「行,我看著。」韓樂文冷眼觀看,等著看顧銘出醜。

顧銘上前,走到袁母身旁,真誠道:「阿姨,今天聽梓菱說你有腰傷,急沖沖的趕來,沒有來得急購買禮物,失禮之處,還請阿姨見諒。」

不給袁母說話的機會,顧銘又說:「還請阿姨看在我大老遠趕來不易的份上,給我一次治療的機會,我保證,絕對不會令阿姨您失望。」

言辭陳懇,情感真摯,這要是不給機會,是不是太過份了?

而且,不管怎麼說,她寶貝女兒現在都懷著人家的孩子,這能不打肯定不打,能湊合過就湊合過,哪能一點表現的機會都不給別人。

而且,醫生這個行業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