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喜歡哪個?」舒悅朝著知了眨眼,意思是:胡亂選個就好了,反正你都無所謂!

「要不要給你推薦一下,像這個資生堂……」

舒悅一聽到她開口,連忙開口說:「不用了不用了,她不挑的,給她最便宜的那個。」

「嗯嗯,這個行。」知了連忙點頭,「隨便隨便的。」知了拿了一個付了錢,然後被舒悅拉著。

大概是賣出去一個,看著也沒人理,低頭收拾著東西,打了聲招呼就出去了。

「呼,終於走了!這姑娘好執著啊!」舒悅看著關好的門,「你剛剛發什麼愣?」

「哦!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小夏生日就是情人節那天,她不提,我都記不得了。」

「你不記得你妹妹的生日,還是那麼好記的日子,你竟然不記得?」舒悅驚訝,然後突然想起來,以前好像說過這些話,咳了咳嗽,「那怎麼辦?今年想送什麼給你妹妹?」

「唔……沒想好呢!這不是剛剛在想的時候,被你打斷了嗎?」知了皺眉,「我要打個電話給小舟,不能叫小夏知道,我竟然又忘記了她的生日,還要找找莫默,這人今年怎麼忘記提醒我了!」

聽著知了說的義正言辭,舒悅翻了個白眼,「行了行了,趕緊打電話給你家老師,別到時候又吃閉門羹。」

知了一聽連忙撥了電話。

這回好久才有人接聽,「怎麼,現在知道打電話了?不玩遊戲了?」

「呵呵呵,瞧您說的,這不是被你連著掛了電話,我這玻璃心有些受不住,得緩幾日嘛~是吧?」知了拿著手機出了宿舍門,「老師,你別生氣了,你們男生不玩遊戲的時候,不都很緊張嗎?哈哈哈……」

「歪理。」

「好了嘛~我要要緊事找你的,小夏馬上要過生日了,但是我不知道要送什麼?你有什麼想法?」

「按喜好來,她喜歡什麼?」舟啟言的聲音無波瀾。

「小夏啊,感覺沒什麼特別喜歡的,吃嗎?這個送吃的就太俗了吧!小夏喜歡看書,可是我以前都是送的書,感覺都快沒什麼書送了。」

「書?」

「是啊,有空帶你看看我們的珍藏!」知了挑著眉,踢著腳邊的石子兒,「哎呦,聊聊這回的吧,這回送什麼?」

電話里那頭的舟啟言沉默著,半響開口道,「小夏忙著小高考,可能最大的心愿大概就是4個A+了。」

「小夏這麼有追求,我當時只求有一個就夠了。」

「沒出息。」

「嘿嘿!一家人里有一個人有出息就夠了啊~哈哈!」

兩人就聊了會兒廢話,才掛了電話,看著黑屏的手機,結果打了電話也沒什麼作用,嘆了口氣,推門回到宿舍。

「怎麼樣?學者的智慧是不是和我們平常人不同?」

「並沒有。」知了癱坐在椅子上,「大概是小舟也沒送過女孩子禮物,你說說我要不接著考慮送點書?小夏要小高考了,送點模擬試卷?」

「……」神經病吧…… 知了上著課,撐著腦袋看著黑板上的PPT,另外一隻手不停地敲著桌子,點兩下停一下,在接著嘆口氣。

舒悅看著知了,抬手握住她的手,「行了,別敲了,你看看你,敲得的阿英都皺眉了。」

知了停下手,看了眼舒悅旁邊的陸英搖了搖頭,「悅悅,我覺得我們把阿英都帶壞了,阿英以前從來都不上課睡覺的。」

舒悅掐著知了,「什麼叫我們帶壞的,阿英可有自己想法了,是我們這個課程開的沒什麼用處,不知道學校怎麼想的,開這個有什麼用?」

「管他呢,你要不要也睡會兒?」

「不睡,沒空,正愁著呢!」知了撇嘴,看著趴下的舒悅。

「那行,你給我們看著啊。」

知了點著頭,抬了抬眼。

怎麼辦?想個生日禮物愁死我了,不然直接網上隨便買個好了!反正小夏也不是成人禮,用不著這麼正式……可是,萬一小夏覺得我買的不實用又不稱她的心咋整?

啊!!!

晚上打電話。

這幾天忙著背書,寫試卷,划重點,充實又忙碌,小高考的這段時間還是很爽的,不用學習語數外,爽的丁香一反常態的好好學習,埋頭於歷史,爭取歷史A+。

晚上一回到家,自己的姐姐就掐著點打來電話。

話說還真的是好久沒聊天了。

「喂,姐,這麼久才打電話,有事啊?」知夏放下書包,在桌子上攤開書本。

「嗯,有很重要的事情!」知了思索著開口,「你知道沒幾天情人節了吧?」

「情人節?你要和我們老師一起過嗎?」知夏翻了頁書本,「話說,小舟這段時間不帶我們課程,好久沒看見他了,你們是不是天天卿卿我我的啊?」

聽著知夏的語氣,果然這個丫頭也是完美的忘記了自己的生日,知了輕聲咳嗽,「我們的事情,你小孩子就不要管了,對了最近你有沒有什麼特別想要的?」

「有啊!」

「什麼呢?」

「A+!!!哈哈哈!」知夏大笑著,「我現在做夢都是A+!」

看來小夏果然是沉迷學習無法自拔,「那,你好好看書,就看你表現了!加油!」

知夏看了眼手機,搖搖頭,自己老姐這是在想什麼,問自己情人節的事情?想想又搖搖頭,還問自己想什麼……等等,知夏連忙看了眼日曆,天哪!我竟然連自己生日都忘記了!

姐,我有想要的呢!

但是!我不說!

傲嬌知夏上線,看著課程甩了甩頭,「好了!學習學習!」

第二天一早醒過來,知夏太陽穴那裡有些疼,昨天晚上自己意外地失眠了。想到昨晚半夜裡醒過來,泡了杯牛奶,接著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嘀咕著:「完了,我竟然失眠了。」

收拾著去了學校,丁香看到知夏濃濃的黑眼圈,抖著手湊到知夏身邊,「小夏,你昨晚不會出去幹了什麼吧?」

「沒出去,就在家裡隨便幹了點。」知夏收拾著書包,塞進桌肚裡,扭頭問丁香,「香香啊,你說這失眠怎麼辦?」

「喝牛奶?泡腳?還有一個,繞著我們學校轉十圈,你累了自然就睡著了。」

超級黃金眼 丁香說的這麼正經,著實把知夏嚇了一跳,點了點頭,丁香說的非常到位,可是自己睡眠那麼好,怎麼就會失眠呢?而且就偶爾幾次,昨天算一次,難道是因為我壓力太大?知夏摸著自己的脈搏,心跳平穩啊……不應該,感覺自己沒什麼壓力啊……等會兒,我摸個脈搏能摸出什麼名堂出來……

果然是,睡得有點少,知夏深呼吸,「好了好了,讀書讀書。」

教室里朗朗的讀書聲,知夏的思緒卻飄了很遠,似乎是做了什麼決定,借著書本遮著自己的臉,湊到丁香那兒去,「我們這個星期天去健身房,跑個步啊什麼的吧?」

「健身房?」丁香壓低聲音,「這麼高大上啊!那我肯定是要同意的!」頓了頓,「但是,是你請客嗎?」

「丁香,你不扣一點會怎麼樣?」

丁香吐吐舌頭,朝著知夏甩無賴,「怎麼樣?不然你一個人去,我就不陪你了。」

「……」

等到周六,丁香在約定的時間低地點等著知夏,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想去健身房,但是,這種好高大上的感覺,就特別想去體驗一下。

看著遠處奔過的知夏,丁香揮了揮手,看到知夏似乎停下來看著什麼,奇怪地嘟囔了幾句,雙手呈喇叭狀,「小夏,快點來啊!」

聽到聲音的知夏回了神才跑過去。

這家健身房是知夏在網上搜的,大概看了一下評價圖上,就想想去試試看。

昨天突然想起的健身房,其實也就是想試一下丁香說的那個「繞著學校跑十圈」的感覺,當然是不可能真的在學校跑,所以就想到健身房。

不過,看著兩邊透明的玻璃,裡面的人穿的簡單又運動,知夏看了眼,還好自己帶了運動服過來,不然和丁香兩人在裡面穿著秋衣秋褲跑步,那真的是很尷尬。

「您好,麻煩問一下,這邊可以先辦一張一個月的健身卡嗎?」知夏走到兩台,踮著腳顯得自己高一些。

「我們這邊最低需要半年,你健身總不能一個月就結束了吧,要是你到時候不想來了,你可以給別人,我們這邊只要有卡就行。」那人敲著電腦,頭也不抬地說著,話說的倒是很順暢。

知夏一聽半年,就有點膽怯,半年這麼久,自己哪兒有那個空,而且……知夏看了眼價格,可能自己這次帶的現金也不足,看了眼坐在不遠處的丁香,看到她疑惑地眼神看過來,似乎在詢問怎麼了?

知夏嘆了口氣,剛想開口,身旁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來,「你們要進去跑步?」

知夏扭頭一看,就看到背著運動包的石南,沒反應過來,傻傻地點頭,然後又指了指丁香,意思其實我們兩個一起來的。

石南點了點頭,伸手敲了敲前台的桌子,「琳姐,她們是我同學,還沒想好,我帶她們進去感受一下,差不多就下次再來,行吧~」

知夏大概是第一次聽到石南有這種語氣說話,近似於撒嬌的口吻。

「你都說了,我能不答應嗎?」被稱為琳姐的人笑了笑,伸手遞來兩張卡,石南接過來,給知夏,「你們先用這個,出來的時候再給我。」

「哦,哦哦!」 「小夏啊,誰啊?免費的嗎?」丁香來回看著手裡的卡,翻了又翻,「天哪,你是不是榜上大款了?不過那個男生長的還是很好看的!雖然不及我家的涼太,但是,唔,也不賴,可是小夏……你這個算不算早戀啊……」

「丁香,你少看點電視劇好嗎?多花點時間在學習上,凈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你見過哪個情侶,人是自己進來,進來后就把對象丟在一邊的嗎?再說了!這個不是免費,僅限於這次而已,免費?做夢呢?」知夏聽著丁香腦洞越來越大,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兩人來到更衣室換了運動服,「可能他認識,就先給我們體驗一下吧,下次來再說……」知夏壓低聲音,這個石南難道真的是大款?

「那也很厲害了,這麼大一家健身房,少說也是個闊少爺吧。」

「別瞎說了,他是我們學校的,人還在上學……」知夏挑了個差不多的速度開始跑步,還和一旁地丁香說著話,「就三班的石南。」

「我知道我知道,就打架的那個嘛,沒想到這麼厲害,竟然還認識這麼多人?」丁香站在一邊,右手擱在跑步機上,看著知夏跑的氣喘吁吁,「怎麼樣?是不是感覺今天晚上肯定能睡到大天亮?」

「行……行了……你趕緊,一,一起吧。」天哪,怎麼自己跑了一會兒就這麼累?

「哎呦,我待會兒……哎哎哎!小夏小夏,石南,石南過來了。」

「啊,什麼?」知夏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走到跟前,抬手給自己調低了速度。

「第一次?」頭也不抬地問著,「你速度太快了,應該慢點。」

知夏放慢了速度,剛想說什麼謝謝,他就已經離開了,看著他的背影,一時之間突然有些不認識他。

上回一起在舟啟言家修改卷子,從頭到尾兩人都沒說過一句話,而石南也是一反常態的,做完自己的那部分,就埋頭睡覺了。

這回,又是一個新的認識,果然對他不能只停留在表面的認知中。

調整好呼吸之後,知夏覺得,果然比剛才要舒服很多,看著還站在旁邊的丁香,抬手拍了拍她的腦袋,「去啊,不跑步你站在這兒幹嘛!」

丁香撇嘴,這才上了跑步機,陪著知夏跑起來。

跑到身上都是汗,知夏才停了下來,看到丁香坐在那裡休息,無奈,這個姑娘太沒有持久力了。

擦了擦汗,「還要待下去嗎?不要的話我們回去?」

「回去回去!」丁香點點頭,「我算是想明白了,我只適合吃東西,跑步這麼累人的事兒,果然不適合我。」說完朝著知夏挑眉。

「行了,去換個衣服,我們回去吧。」

「得嘞~」丁香站起來跟著知夏走了出去,「小夏,你知道嗎?我剛剛看到石南,練那個,那個這樣子的!」丁香做著「舉重」的動作,「就這個,嘖嘖嘖,好厲害的,估計這兩邊的肌肉啊!」

看著丁香一臉花痴樣兒,「行了,你沒看忙別的人嗎?就他那小身板,哪兒有什麼肌肉。」

丁香點點頭,想到吃的肌肉男,露出一臉傻笑。

回到家的知夏洗了個澡,擦著頭髮的躺在床上,能遇到石南自己還真的是很意外的,嘆了口氣,電話鈴就響了起來,看著來電顯示,笑嘻嘻地接通。

「姐,啥事兒?」

「你瞧你,雖然我是有事兒找你吧,但是我沒事的是時候,不是也找過你嘛~怎麼能開口就這麼直接呢?要含蓄一點!」

「那,不說掛了?」

「……等等,你瞧你,說好含蓄的呢?」知了聽著自己妹妹這麼尬聊,連忙阻止,「有正事兒的,哈哈哈,姐姐我已經給你準備好禮物了,包你喜歡。」

那幾聲「哈哈」笑得知夏一抖,「突然不想收了呢……」

「你這孩子,我可是想了好久的,估計應該在你生日當天就可以到了,考慮到你在學校,所以我就直接寄到小舟那裡了!哈哈哈,第一次有姐夫給你過生日,什麼感覺?」

「姐,你這個就太厚臉皮了,你們八字有一撇了嗎?」知夏裹著頭髮,拿著手機,出去泡了杯牛奶。

「反正是遲早的事情,小舟都已經見過我爸媽了,就差我見一下他父母了。」

「可是,什麼時候呢?」知夏一時無語,自己老姐怎麼能把自己住院那會兒,算作是見過家長了呢……雖說自己老媽對舟啟言印象是好的,那也只限於老師那塊,要是哪天的紙要做自己女婿了,知夏無法想象自己老媽的反應……

「未來的某一天吧。」 都市有神王 那頭的知了摸摸腦袋,自己還在上學,而且,結婚這種事情,真的是很難為情啊……

舒悅扭頭突然看到忸怩的知了,忍不住拍了個視頻發在微信群里。

子哲的老婆:[視頻]

子哲的老婆:今天份的嬌羞知

Momo:已看完,表示今天的晚飯又不用吃了。

右先生: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晚飯還沒吃?

Momo:廢寢忘食啊!

陸英:我們這邊點了外賣,要不要過來……

Momo:三分鐘抵達飯場。

掛完電話的知了,看到通知欄顯示莫默的這句話,疑惑地打開,拉了會兒看到舒悅的視頻,剛想開口,莫默就破門而入。

「吃的呢?」

陸英看到莫默,笑著指著舒悅的桌子,「再晚點,就被舒悅幹掉了。」

「別怎麼說嘛,這不是點多了,我在這裡苦苦撐著。」說著站起身讓出了位置給莫默。

知了見莫默來了,拉著椅子就坐了過去,看著莫默夾菜,張嘴「啊啊」的湊了過去。

「饞貓。」莫默無奈夾了塊肉,「怎麼樣?知夏的禮物買好了?」

「可不,已經通知過了,小夏收到肯定喜歡。」知了笑著晃了晃身子。

等到的永遠,是你 「你每年都這麼說,可是我見小夏也沒見你說的那麼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