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小……」葵?

黑影——向日葵一邊左右搖擺,一邊一口一串吃得不亦樂乎。

「你、你、你……」怎麼來的?

向日葵——小葵繼續左右搖擺,一口一串吃得津津有味。

「烤、烤……烤肉沒了!」

甜圓圓終於忍無可忍地衝上前將剩餘不多的烤肉護在懷裡,舉著不知道從哪裡找回來的脈衝槍戒備地看著眼前這朵大花。管它是不是自己認識的向日葵還是菊花,總之敢搶她的食物就必須從她屍體上經過才行!

敢從吃貨碗里要食物,她就讓你也變成食物!敢搶吃貨食物,就要做好拚命的準備。

雙方就這樣一動不動……不,是甜圓圓不動,「小葵」悠哉地向著她搖擺著巨花僵持著。

突然,一條細長的黑影越過甜圓圓的身子,直奔她懷裡的烤肉串。

咕嚕。

最後三串烤肉串被小葵卷進大嘴裡,末了還十分人性化地對著甜圓圓打了巨大的嗝。

看著空空如也的烤肉盤子,甜圓圓徹底定住了,身體從小到大的顫抖顯示著,此人從忍耐到怒不可止,到極度憤怒。只要是人都知道吃貨被搶食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將最美味留到最吃的吃貨來說,爆發起來是絕對超級恐怖的!很不幸以上兩點,某甜都齊集。而不知死活的不是人的向日葵,還在悠哉地對著已經氣瘋的吃貨,搖擺著它那朵過於巨大的花朵。

「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甜圓圓以有史以來的靈敏身手和晶子般的幽怨氣勢,撲上去掐住花徑死命地搖,嘴裡不斷的重複著「還給我」的怨念Play。

不知道是不是懼怕了甜圓圓瘋狂行為,小葵同志真的在巨大的口裡面吐出東西來。

一堆……葵瓜子。

一人一花靜默了。

小葵又開始要悠哉搖晃的時候,甜圓圓再次瘋狂的搖著花徑,嘴裡的怨念Play,修正了:「我要肉我要肉我要肉……」

於是,尤其必應的小葵同志再次吐出東西來。

一堆……拳頭大的蜜蜂!

一人一花繼續靜默一分鐘后。

「啊!小葵你這個笨蛋!」甜圓圓尖叫一聲后,雙方抱頭轉身就跑。

甜圓圓也沒有時間考究為何一顆花會怕蜜蜂,更沒有時間考究為何一朵纖細的花徑能藏下跟它體積不相符的蜂巢。

作者更無法考究,為何女主能在緊急逃亡的時刻,還能一顆不漏地將葵瓜子給撿走。 解完簽,幾人收了祈福的物品便離開大殿,不打擾後邊進來的人。

先後把其他殿的神佛菩薩等都拜過後,便被一位小師傅帶去食堂用餐。

慶元寺香火非常旺盛,所以少不了聞名遠道而來的人,為了方面這些香客,自然也有設客房供香客留宿,其中自然也包括飲食。

當然,不是免費的,雖沒有硬性規定,但還是要給一些香油錢了,不過給多少就看自己的意思了。

但一般相信神佛,並且特意來的人,只要手頭不拮据的人,基本都不會吝嗇。

伍元他們也是,捐了兩百兩做香油錢,與主事大師商量,要留宿一晚,明日參加完祭典便走。

也因為祭典,今兒慶元寺的客房以及被預定滿了,主事的大師和他們說明原因,也有些無奈和為難。

畢竟對方捐的香油錢是不能說退的,但人家捐這麼多香油錢,他們卻無法勻一間客房出來,著實有些尷尬。

不過伍元和陸錦依也表示理解,只說幫著指個地兒,讓他們能過一晚就行,不一定要客房。

主事大師思索了會,便說可以讓他們先借住到寺廟後山菜園那邊的屋子。

那裡的屋子是打理菜園的和尚住的,比較簡陋,其實就是用木頭搭建起來的兩間小木屋,若是平時斷然不會把客人安排在那邊,但這會也著實沒辦法。

寺廟中的師兄弟們除了住持等,基本都不是獨門居住的,想讓房間出來也無法,再說他們之中還有女客,也不適合住和尚們的房間,便只能先安排到後山那邊。

所幸幾位香客不在意,主事大師鬆了口氣,便找了個弟子,讓他負責帶著幾位香客去妥善安置。

這會他們已經去完後山那邊了。

其實後山的環境很不錯,非常的安靜,那邊本來應該是半山腰一片被清出來專門種菜的地方,環境比伍家村以前好太多了,而且木屋做得也挺有模有樣的,收拾得也乾乾淨淨,陸錦依還是挺滿意的。

把東西都放好后,小師傅就帶著他們到食堂用餐。

這會而還沒接近飯點,不過食堂已經開始飄起了香。

寺中的食堂在偏院里,距離佛殿那邊有不小的一段距離,所以少了那種熙熙攘攘的感覺,倒顯得很清幽。

不過這會食堂內也有不少香客在用餐,倒是沒有和尚用餐。

食堂很大,擺著一隻只正方形的八仙桌,整整齊齊的擺了三排,粗略估算至少有一百桌左右。

通過小和尚介紹,他們才知道,這個食堂只接待香客,寺內的弟子用餐的地方不在這裡。

聞言,陸錦依也不得不咂舌,從這可看出慶元寺的知名度是真的非常高,至少從食堂的設立看來,便可猜測應是經常有許多外來香客,絡繹不絕了。

可能因為環境原因,這會食堂內有一些香客三兩一起用餐,但卻沒怎麼發出聲音,還挺安靜。

食堂靠門左側那面牆被木板隔,上邊開出一個個格子,看著有點像現代食堂打飯的區域。

木板後邊是廚房,這會已經有掌廚的和尚在做飯,不過從只能看到半身的方形口處看到忙碌的師傅們,其他都看不到。

不過陸錦依卻能聞到一股股清香。

單聞著味道,她的眼睛就亮了亮,原本只是『入鄉隨俗』來吃齋飯,這會卻真的來了興趣了。

從這香味中,她可以判斷出齋菜的味道應該會很不錯。

食堂每日供應的菜式都不同,也會統一貼在打飯中間一塊板子上。

現在板子上貼著的紅紙寫著六道菜和兩道湯,還挺豐富。

不過菜名非常直白,比如今天是白菜豆腐湯、豆渣丸子菠菜湯、素炒豆芽、酸辣白菜、蘿蔔絲炒豆乾、香菇炒素雞絲、腐皮醬卷、蒜香煎豆腐。

清一溜的素菜,看著就沒什麼胃口的感覺,比如身邊三位無肉不歡的男人就覺得胃口不佳,興緻不大。

陸錦依倒是興緻不減,問幾人要吃什麼。

伍元沒什麼興趣,道:「都可以。」

陸錦依看了下周圍其他香客們桌子上的菜,看那些菜份量都不少,一個個大瓷碗盛著,想著四個人的飯量,便也沒好意思全點。

看了會,就點了三道菜一道湯和一盆飯。

「我們要香菇炒素雞絲、腐皮醬卷、酸辣白菜和豆渣丸子菠菜湯,再來一份飯,要付錢嗎?」

「不用不用,那幾位施主先入座,飯菜稍後便好。」小和尚道。

「好,那便謝謝小師傅了。」陸錦依朝他感激一笑,

小師傅被她這明晃晃的笑容笑得有些臉紅,連忙道了聲不客氣就趕緊去廚房那邊報菜單了。

伍元看著陸錦依這逗貓似的狡黠笑容,眉心微蹙了下,不著痕迹的掃了和尚離開的背影,然後伸手拉住陸錦依的手帶她入座。

大廚們的速度還真不賴,沒一會熱騰騰的菜就都端上來的。

「還挺香的。」老劉看著雖然有些寡淡,但食材新鮮色相不錯的菜,倒是來了幾分興趣,尤其是菜的香味挺好聞。

之前其他客人的菜可能有些涼了,或者是距離遠,加上素菜味道比較清淡,所以不太明顯,這會味道直衝鼻息,就明顯起來了。

加上他們爬了八天山,又排隊又參拜的,這會的確有些餓了,便覺得這菜似乎不那麼寡淡難入口。

豆渣丸子先被炸過,再放到湯中煮,而且湯底並非清水煮熟,應該是用白菜梗和香菇熬的,帶著一股清甜,些許金黃的豆渣丸子在湯中軟而不散,咬下去有點綿,口感有點像在吃布朗尼,有點醇厚,而且豆香非常的濃郁,那股子豆子的青澀味道可能是因為炸過沒有了,又融了湯的清甜,味道便更加明顯。

這是一份驚喜,是自之前的老胡拌面后的驚喜。

有時候越是簡單的東西,越難做得盡善盡美,可這簡單的素湯卻無疑是把最簡單樸素的食材精華和味道發揮得淋漓盡致。

英雄聯盟意識王者 「唔,竟然還挺好吃的。」老劉吃了一筷子腐皮醬卷,咬下一口頓時驚訝的睜大眼睛。 當天晚上,甜圓圓回到安全屋后被甜匿逮個正著,於是一場有趣的「嚴父訓女記」當場上演。甜圓圓這才體現到甜匿的恐怖。一個不到五歲的臉癱小男孩,平常嚴肅一點、傲嬌一點,像個小大人一點,那是一種反差萌,有木有?可是從她進門開始,匿已經整整說了她三個小時了。

盛世貴女之王牌相師 她脖子好痛啊!

甜圓圓偷偷抬頭瞄了一樣還在喋喋不休地小嘴,剛想轉動堅硬的脖子,被一記眼刀射過來,當場不敢再動地坐直低頭,乖寶寶地聽著訓話。

到底誰才是大人!嗚嗚嗚……長舌的匿好可怕啊!

被甜圓圓抱在懷中的甜芯像知道甜圓圓的想法,安慰地摸摸她的頭。

她實在沒有想到,一個小男孩為何可以長舌到這種地步,居然能從大人的以身作則的個人問題,到遺棄子女的不負責任問題,再到社會安全都歸咎到她個人身上。

以身作則她認了,不小心掛掉讓他們成為孤兒,話說她的前身就是被他給……被甜匿瞪了一眼縮了縮,好吧,她錯了。可是……社會安全?這關她一個小女人什麼事嘛?!

甜匿看著眼前的瘋女人還在扁嘴為不服氣的樣子,甜匿忍著想翻白眼,問出了今晚的重點:「這麼晚跑出去幹什麼了?」

果然,瘋女人的神情不自然了。

甜圓圓眼神亂瞄就是不看他:「沒、沒什麼。睡、睡不著,到處走走。」

走走?甜匿顯然不信地看著一身狼狽的她。與甜覓交換了眼神,對方也表示不信。

甜匿沒有再出聲地直勾勾地看著她,讓甜圓圓覺得自己不是他媽,而是被定罪的犯人。

天啊,這熊孩子她不要了,可以不?

就在她打算要招的時候,甜匿放過她了。「算了。不過下次晚上睡不著也不要獨自一個去森林了。」

「呃,嗯,嗯。不會了。」才怪,明晚繼續去。甜圓圓現在只要能解脫,讓她喊甜匿做爹也沒有問題,滿臉誠懇地應著甜匿。

於是,甜家第一場訓話,歷時三小時結束。各人在疲憊一輪后就自回房睡覺去了。

才怪!

甜圓圓整理乾淨完自己后,躺在床上滾來滾去,整理著今天晚上的烤肉。

真的吃出了其他的味道了!

真的不再是苦澀味道了!

可是……為什麼呢?

甜圓圓疑惑地捉起床頭櫃的蘋果咬了一口。

好苦,好澀!

甜圓圓咬完一口不想再吃了,可是秉著不能浪費食物的原則,硬著頭皮把它給吃完。

明明今天晚上她的確嘗到了蔬果本身的味道,為什麼現在卻又變成苦澀味道呢?

甜圓圓一邊吃一邊回想著一天晚上吃的有什麼不同?直到把整蘋果給肯完,眼光看到褲腳上的油跡。

騎砍小領主 腦中靈光一閃,整個人從床上彈起來,「肉!?」

她是吃完肉以後才開始感覺到恢復味覺的,難道……甜圓圓摸著下巴猜想著。

————我是猜想分割線————

第二天,甜圓圓果然很聽話地把甜匿規定的體術訓練全部,而且當天晚上也十分用心地把他們的三胞胎的晚餐烤得香噴噴地,餵飽了他們。再次確定三胞胎已經睡著了以後。偷偷摸摸地摸出凍結的生肉,腳步輕快地向森林深處奔去。

烤肉,我來了!

全然不知道,她的一舉一動已經被躲在控制室的甜氏兄弟看得一清二楚。

森林裡

甜圓圓粗喘著氣,滿頭大汗地將冷凍肉背到自認為安全的地方。看了身後一片萎了植物,無比欣幸因為懼怕甜匿的氣場而堅持下來的體術訓練。

雖然安全區的植物不像甜圓圓他們進入危險區那樣的危險和具備攻擊性,而且絕大多數比較溫和可親的,但是仍有一部分是比較危險的又或者是性情古怪,例如——追著甜圓圓的那朵向日葵,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會像個孩子一樣把人當做玩具耍著玩,就如同——那朵奇葩向日葵。

所以,為了以後能順利「偷吃」,以後一定要好好練習體術!握爪!

如果讓甜匿知道甜吃貨現在的想法,絕對會沒收她的一切口糧!

甜圓圓再三確認四周的安全和不見那朵奇葩的向日葵后,搭制了一個簡易的烤架,終於靜下心來準備她今晚的烤肉晚餐。這次做的和昨晚做的一樣都是純烤肉,水果烤肉和蔬菜烤肉,不過多了一款純蔬果烤串,每樣都準備了將近三十份。那款純蔬果烤串是為了證實她的猜想是否正確的。

甜圓圓首先給自己烤了一串以茄子為主的純蔬果烤串,看著冒著陣陣白煙,陣陣的茄子香氣搭配蒜頭特有的香氣。甜圓圓吞咽了流出來唾液,小心翼翼地嘗了一口。

苦!澀!

原本滿足的表情,皺著小臉看著烤串一臉深思。把烤串吃完后又把腌制好的純肉串放到烤架上,沒一會兒架上的生烤肉就發出了陣陣的烤肉香,黃金的油脂不斷地滴到火堆上,發出滋滋的響聲,讓甜圓圓一臉饞樣地搓著沒有多少有水的肚子。

終於可以吃了!

甜圓圓抓起烤得金黃的烤肉,吹著上面的熱氣,不顧燙口地咬了一口。

「燙!」

可是……

甜圓圓幸福地拖著塞滿烤肉的腮幫子。好好吃哦!

不斷回味著口中那層次感豐富的味道和飽滿的口感。星際的肉肉真的比地球好吃一百倍了!果然純天然腌制過的肉肉,考起來不但口感一流,味道更是一絕。甜圓圓又在烤架上抓下一串。 數風流人物 那味道好到讓她感激流涕!

好幸福哦!

這一刻,甜圓圓完全確定,星際食物不都是一個味——苦澀。可是為什麼之前吃到的都只是一個味道呢?甜圓圓想起剛剛烤肉串時的鮮美和肉汁脆嫩,還有烤茄子口感一流,味道苦澀難以下咽。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目光再次落到蔬果肉串上,將其放到烤架上,不斷把玩著竹籤靜等待這串的結果。在等待的時候,甜圓圓無聊地四處張望,不看還好,看了差點拔腿就跑! 面對突然多出來的三十多顆巨型植物,甜圓圓差點嚇尿鳥!穿越大神,你不能這樣完我!

就在甜圓圓考慮著是否冒著被小管家公面上24小時的風險發信息求救的時候,秒到一抹熟悉的黃。這下讓她從驚恐蛻變到錯愕。

「小葵?」

被點名的小葵,慢悠悠地從植物堆裡面「走」出來,自來熟地自顧自跑到火堆旁,用翠綠地手用拿起火架上烤得金黃的蔬菜烤肉,邊吃邊搖晃著巨花悠哉地向她打招呼。

「你怎麼找來的?」

小葵依舊很客氣地一口一串地吃得很歡,對於甜圓圓的問題——漠視。

要不是絕壁揍不過這朵奇葩花,她現在就揍得它知道,為什麼花兒是紅色的!

看著四周因為怕火,而不太敢靠近火堆的巨型植物,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它們是你的朋友?」

聽到甜圓圓提問,小葵居然詭異地停下進食,慢悠悠地轉過身,對著甜圓圓開始悠哉地搖晃它標誌性的大花,如果不是事前知道它是花,她絕對誤認為她面對一隻在向主人討賞的小狗。

「它們也想來吃烤肉的?」

小葵要搖晃的速度加快!甜圓圓的心裡簡直淚奔了。

「不給!」

小葵停下搖晃,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瞪著」她。

天知道,植物居然有視線。更見鬼的是,她居然覺得如果她真的拒絕,有可能將不到明天的太陽。可是……她到現在才吃得半飽,僅僅是小葵這個大胃王就已經去掉了她一大半肉了!哪有多的喂它們!而且,她手上的肉也沒有多少!

「能……不給嗎?」

果然,背後一陣巨寒。

甜吃貨壯著膽子跟這些未知的植物討價還價,現在簡直後悔死了!即使她不轉身,她也清楚感覺被后一堆讓人寒慘的視線瞪著她。而那個始作俑者又開始搖晃著它巨大的花朵,像是嘲笑她的天真。

看著那些張牙舞爪地倒影,甜圓圓覺得她面對的不是植物,而是披著植物外皮的外星生物。

好恐怖啊!T_T

「我知道啦!不過只能每顆一串!想要的給我排隊!」承受能力差的甜圓圓對著威脅她的植物妥協地大喊。

不管了,趕快應付完這堆植物后,就會去睡算了,給它們這樣搗亂,她哪有心情做事前嘛。天知道,這堆植物,好端端的不去光合作用,跑來跟她搶肉吃的,到底是鬧那樣。

為了儘快趕走眼前這群奇葩,甜圓圓手腳並用地將一大堆烤肉烤熟,每顆一串以求它們吃完之後就別煩她。

可是,她錯了T_T

————我是錯了分割線————

甜圓圓看著眼前的汪洋火海和一群如同異形不懼火舌,在火海中歡快的爭搶著一串串小巧的烤肉串。甜圓圓已經不知到用什麼詞語來形容她現在的心情。這也太誇張了吧?不過就是一串小小的烤肉串,有必要為了它,斗得你是我活嗎?

此時的甜圓圓才知道,原來甜匿沒有說錯,星際植物很危險,不但擁有一定智慧,還擁有和人一樣的異能。而為了搶食的星際吃貨更危險,它們不但擁有和人一樣貪吃本性,還會為了吃,大放異能,不熄毀了自己的生活環境,也要為了一串小小的烤肉串奮戰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