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主,難道是那些人有人被抓,出賣了我們?」

「不會,那些人都是死士。」

「那……」

「報,家主,門外突然有大軍包圍我東方家。」

這下這些人都不淡定了,議論紛紛。

東方破敵見狀,怒喝一聲說道:「夠了。」

等眾人安靜下來,東方破敵繼續說道:「大長老,你帶著家族年輕一輩傑出弟子迅速從暗道出城。其餘人跟我出去看看。」

「家主,我們是不是先看看情況再做決定?」

「哼,糊塗,陳浩軒已經擺明了要致我東方家於死地。還猶豫什麼?」

「可是九殿下沒有證據滅我東方家,那天下世家絕對會……」

「哼,這陳浩軒現在的樣子,他還會在意天下世家說些什麼嗎?」

「大長老速速行動。」

「走。」

東方破敵出門就見到陳浩軒以及劉雲楓等人,而且從大軍身上發出的喋血的氣勢,東方破敵就知道他東方家今日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了。雖然他東方家是齊雲城第一家族,但是與軍隊相比,他東方家還是太微不足道了。

東方破敵很快回過神來,笑道:「不知九殿下和劉將軍來我東方家有何貴幹?居然還帶著這麼多人。」

劉雲楓沉聲道:「東方破敵,你東方家縱容家族弟子殘殺氏族村落,現在已經水落石出,證據確鑿。如果你不想東方家滅族,那就速速交出兇手。」

東方破敵聽到劉雲楓的話一下就蒙了,沒反應過來,他剛開始想好的應對之策可是那些襲擊金衛之事,現在怎麼變成了氏族的了?

不過很快東方破敵就說道:「劉大人說笑了,我東方家怎麼可能無緣無故滅殺那些氏族村落。」東方破敵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這時候絕對不能承認,周圍可是還有氏族的人存在,如果承認了,那他東方家可就真的沒有立足之地了在這齊雲城。畢竟那些氏族都是同仇敵愾的,而且每個氏族的實力也都不弱。

劉雲楓聞言冷笑一聲。說道:「哼,無緣無故?九殿下心懷仁慈,想要幫助這些氏族之人改善生存環境,但是你東方家一直阻撓,然後派人襲殺那些氏族偏遠村落,想要嫁禍九殿下,讓氏族之人仇恨九殿下。」

此言一出,東方家眾人都是臉色大變。但是劉雲楓沒管他們,繼續說道:「不過料你機關算盡,但是還是被這些村落的生還者個發現了。這些生還者撿到了從你東方家派去的兇手身上遺落的你東方家的身份玉佩。」

說完,就見大軍之中出現那個氏族的年輕人,大聲的向周圍百姓說道那些兇手是怎樣殘殺他們村落的。

至於玉佩嘛,那是劉雲楓隨便的,告訴這些氏族的人說是在他們村落中找到的,這些人本就報仇心切,而且也沒想過官府會騙他們,所以都以為是東方家派的人。

此人說完后,周圍百姓曄然,就連一些東方家的執事都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東方破敵。

東方破敵也知道這時候是說什麼也說不清了,於是沉聲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九殿下還真是費盡心思啊。」

劉雲楓聞言立馬道:「東方破敵,你這是承認了嗎?那好,既然你承認了那就不要怪本將心狠了。」

「來人,給我捉拿殺人兇手。如遇阻攔,殺無赦。」

「是。」周圍大軍紛紛抽出刀劍。。 這聲音雖然不大,但已經足以讓大家都聽清了。

即便是傻子也能聽出來,趙騰峰肯定是被戴綠帽了。

趙騰峰的臉瞬間就黑了,咬著牙說,「這人是誰?」

宋希低著頭,也不敢回答。

電話裡頭那人也聽見了他的聲音,沖著他問,「你是誰,怎麼拿著我家寶貝的手機?」

趙騰峰沖著電話裡面大罵,「寶貝你娘的寶貝,你特么到底是誰,敢碰老子的女朋友。」

那人似乎也是懵了,愣了幾秒之後,才回罵過來,「你又是誰啊你,希希明明是我女朋友!」

包廂里的眾人瞬間就小聲議論起來,趙騰峰可不是什麼善茬,敢給他戴綠帽,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你這個賤人!」趙騰峰氣得臉紅脖子粗,就直接掛斷了電話,把手機重重地拍在了桌上。

宋希嚇得哆嗦了一下,連忙說,「峰哥,我錯了,我把這次的獎金全都給你好不好?」

趙騰峰直接沖她臉上來了一巴掌,就罵道,「我告訴你,不是錢就能解決的,這事沒完。」

一見到宋希被打,立馬就有幾個女生圍了上去,幫著宋希說話,說趙騰峰一個大男人,怎麼還對女生動手。

趙騰峰雖然氣得不行,但是這會兒大家都在,他也只能瞪著眼睛在旁邊坐了下來。

等鬧完之後,大家又開始在群里催了起來,畢竟遊戲只有七輪,再錯過的話可就沒了。

遊戲王沒有多說廢話,繼續發布了下一輪的遊戲:「第三輪遊戲,大冒險:群內一對異性單獨相處一夜,在群里回復『1』領取任務,獎金三萬元。」

大傢伙不由屏住了呼吸,這一次的獎金,變得更加誘人了。

不過這次的遊戲,卻讓大家在群里吐槽了起來。

「怎麼又是大冒險啊,來個真心話啊。」

「就是,不想玩這種低俗的大冒險,我們班上就一對情侶,剛剛還翻車了。」

「雖然獎金很誘人,但這個大冒險也太沒意思了,能不能換一個啊。」

大家在群里說了半天,看錶情其實都很心動,但是也不好意思第一個站出來。

吳剛嚷嚷著說,「這有啥,我來報名,哪位女同志願意跟我一起的?」

女生們一臉嫌棄地看著吳剛,也沒人站出來,他只能悻悻地閉了嘴。

過了一會兒,遊戲王又在群里發了一句:「提示:如果任務超過一小時無人領取,則在群里隨機挑選一名幸運玩家接受懲罰。」

雖然大家都看到了這條消息,但是並沒有當回事,想著能有什麼懲罰,無非也就是在群里發個紅包而已。

所以我們也都沒再管這個遊戲,繼續吃吃喝喝,大概又玩了一個小時,就一起從酒店裡面出來了。

剛出酒店門口,我正打算用手機打個車,忽然看到遊戲王在群里發消息了。

「規定時間內無人領取任務,隨機抽取幸運玩家:吳剛,請準備接受懲罰。」

剛才吳剛輕輕鬆鬆就拿了一萬塊錢,大家都挺眼紅的,便打趣著對他說,「吳剛,你可是幸運玩家呢,準備把那一萬塊錢吐出來吧。」

可是吳剛卻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叫他名字也不理會。

大家正覺得奇怪,只見吳剛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忽然抬起腳就往路上沖。

離得近的幾個同學想攔住他,可是根本就來不及出手。

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吳剛衝進了呼嘯的車流里,然後被撞飛出去,血流得滿地都是。

吳剛一路滾到我們旁邊,沾滿血的臉扭了過來,正對著我們,嘴角微微咧起,似乎還在笑。

「吳剛他怎麼會……」大家都驚呼著往後退,膽小的女生已經嚇得抱在一起哭了出來。

我也瞬間就被震撼了,吳剛剛才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跟中了邪似的,就他剛才跑的那幾步,絕對不是酒喝多了。

難道,這就是遊戲王所說的懲罰嗎?

班長蔣恆宇站了出來,高聲說,「大家別害怕,這就是個意外,我馬上報警。」

可大家都不是傻子,剛才明明就是吳剛自己找死,怎麼可能會是意外。

警察很快就趕了過來,雖然向我們詢問了情況,但是也沒有查出什麼來。

因為吳剛死得太過詭異,我們都有些惶恐,趕緊回了學校,群里也一直靜悄悄的。

到了半夜,遊戲王才在群里說話。

「根據規則,第三輪任務無人領取,將會隨機指派兩人完成任務,若無法完成,將要接受懲罰。」

大家都沒說話,蔣恆宇就在群里回了一句,「我們的同學才剛出事,現在沒心情玩什麼遊戲。」

這同樣也是大家的心聲,但遊戲王卻在群里說,「遊戲一旦開始,就不能結束,如果要放棄,死的就不只是吳剛一個人。」 寧齊山的孫女??

秦小鯉??

這女娃娃,姓秦?

等等?!

姓秦??

這一刻,在場所有人的面色,倏然驟變!

秦?!

寧家,七年前的那個敗類養子……也姓秦。

這?

這個女娃娃,和那個敗類養子……同姓??

莫非??!

而,就在院子中,一眾親戚們猜測之際。

院門外,秦蒼穹那道高大的西裝身影,已經緩緩踏步而來。

唰~!

這一刻!

當看到秦蒼穹這道身影時……

宅院內,所有親戚們,皆是獃滯……錯愕……而後,面色驟變?!!

這?!

這是……秦……

秦蒼穹……

七年前,那個敗類!?

那個在逃通緝犯……又……回來了?!

這一刻,院落中的準新娘寧緣,在見到這一道熟悉的身影之後……

她的俏臉,也是一片煞白。

她嬌軀一顫,下意識的……撇開了準新郎手。

嬌軀,輕輕往一旁避開了一步。

這……

這個男人,怎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蒼……蒼穹?」人群中,一名小姑姑的聲音,打破了現場的寂靜。

「你……怎麼突然,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