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厲竟越終於笑開了顏。

不過,他又提出意見,「要不,咱們燒了?」

「燒了?」明千煙終於抬頭了,「為什麼?」

「如果就這麼扔了,到時候被別人撿去,這裡頭要是有人留下來了姓名,很可能會被嘲笑。咱們還不如將所有都燒了,這樣就不會有這種問題了。而且這樣一來……他們應該也不會再給你寫信了。」

最後一句話才是重點。

不過明千煙沒想太多,想了想後點頭,「行,是個好主意。」

於是,考完試后,他們就在學校里找了個空曠的地方將這些情書都給燒了。

在做這件事情之前,他們也是跟學校說過的。

對於明千煙的要求,學校領導們當然沒意見。沒辦法,誰讓明千煙也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陰影呢?

而且厲竟越的說法也挺有道理的,這個時候寫什麼情書?好好學習不好嗎?!

於是,大家就發現,他們寫的情書就這麼被扔進了火里,迅速化為灰燼。

他們很是傷心,然後明千煙開口了,「我本來是打算將這些情書扔掉的,但想想,若是這些情書被人拿走後做什麼不好的事情,那就不太好。所以,我選擇將它們燒了。再重申一遍,你們現在的重點是學習,不要將時間放在這些事情上!也不看看你們家裡有多少錢,能支持你們胡鬧多久?」

她的姿態高傲,語言冷漠,但是,眾人嘩然後卻覺得,她還是好帥!

雖然話語嘲諷,但她真是個好人!

她不願意讓寫情書的人受到更多傷害,而且還讓他們好好學習——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呢?!

一時間,眾人看明千煙的眼神更加熾烈了。

不過,他們也將明千煙的警告放在了心裡。

他們還是應該好好學習!

等考完試了,他們就能跟明千煙告白了!

想到這裡,有人跑到明千煙面前,大喊道:「明千煙你放心,我會好好學習的!你等我!」

有人行動了,其他人也紛紛跟著喊。

「你等我!」

「我會加油的!」

聽著眾人的呼喊,厲竟越的臉都黑了。

這特么是什麼情況?!

都這樣了,他們還沒放棄?

明千煙也很意外,她還以為他們會生氣呢。

沒想到大家反而更嗨了。

或者說……他們是抖M?罵了反而更爽?

不過,這件事情的轉折發生在考試成績出來后。

一模的分數在第二天就出來了,知道明千煙的成績后,所有人沉默了。

她竟然從年紀墊底嗖的一下竄到了年紀前五十名!

卧槽!這是什麼速度?!不會是作弊了吧?!

她的成績變化太大,以至於將厲竟越考了第八名的消息給壓了下去。 明千煙以前就是個學渣,而且還經常缺席。只看她的排名,就知道他們年級有多少人了。

但這一次,她竟然從倒數最後一名猛地竄到了前五十名!

這個名次已經可以衝擊一本了!

我的天,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是作弊了?

這是眾人腦海里的第一個想法。

不過,這個想法出來后,他們很快就搖頭了。

以明千煙的情況,她沒必要做這樣的事情。

正如之前校花事件里她所說的,這種事情又不能給她帶來多少好處,她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呢?

她也不是喜歡以學霸身份招搖的人,更沒必要搞出這樣一出。

再說了,她這麼有錢,哪怕現在就不讀書了,也不會影響什麼。所以,她根本沒必要出這樣的風頭!

可是,如果不是作弊的話……那就是說,這樣的成績是真的?!

但這更不可能啊!

明千煙挺高興的。

這一個月以來,她可是馬不停蹄呢。

霓尚那邊需要管理,這邊還要學習,她可是很忙的。

她白天在霓尚里學習,一邊解決員工們的遇到的難題。晚上回家后,就在家庭教師的指導下進行學習,還要抽空出來進行修鍊。

這個世界的靈氣不多,她也沒指望能回到上一世的實力。不過,修鍊后,她的身體也能更好。

可以說,她一天只休息三四個小時,其他時間都在學習和工作。

不過回來后,她的精神力強度比以前強太多了,學習速度也比以前快很多。

這不,她的成績才能提高得如此快速。

她也知道其他人在背地裡的猜測,但這又如何?又無法影響她的心情。

最重要的是,他們也不敢在她面前提出質疑。

得知成績后,明千煙在走廊上遇到了江恬菱。

上次的校花事情后,江恬菱也沉寂了一段時間,十分低調。這一次,她的排名又提高了一些,進入了年級前五。

這個成績足夠讓她考上重本了。

她見到明千煙的時候,眼神閃躲了一下,不由得往旁邊躲了一下。

她想避開明千煙,但明千煙去攔住了她。

「江恬菱,恭喜啊!你考了第四名呢!」明千煙哈哈笑。

江恬菱嘴角抽了抽,她們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嗎?

「謝謝。」她只能擠出客氣禮貌的笑容。

「不過你還是要多努力啊!」明千煙嘆息道。

江恬菱:「……」

雖然知道她有進步,但前五十名的讓前五名的多努力,這是不是搞錯了?

「我之前就說過了,你唯一能比得上我的就只有成績了。但你也知道,我現在的進步可大了呢!可能再多來兩次,我就跑到第一了呢?你可不能落後了啊!要是沒有一處比我出色,這可就太傷自尊了。」

她如此語重心長,真是讓人……抓狂!

江恬菱擠出笑容,「我、我會努力的。」

「好,那你加油哦!」明千煙還握拳揮了揮,十分熱情。

等她離去后,江恬菱的臉都黑了。

不過她沒想到,等她回去后,還有一個壞消息在等著她。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經紀人駿哥告訴她,原本定下的女配角色被搶走了。 妾的養兒攻略 江恬菱其實已經簽約了銳莉娛樂,只不過一直都在當練習生,還沒有正式出道。

銳莉娛樂便是韓湛逸的姐姐韓思莉和丈夫所開的公司。

身為穿書者,江恬菱早就知道了兩者的關係。

於是,穿書後,她就開始想辦法逆襲。

兩個多月前,她知道銳莉娛樂有慶功宴,便偷偷潛入酒店裡。

然後,她發現有人給韓湛逸下了葯。這不,她就小心湊了上去,截胡了。

截胡后,她就「逃走了。」

這種欲擒故縱的操作果然將韓湛逸吸引了。

之後韓湛逸找上門來,她卻死不承認,打死不認他們發生過什麼事情。

她不肯承認,韓湛逸反而覺得她很有趣。

在韓湛逸看來,她是無辜的,而且她很單純,不拜金沒心計。最重要的是,她還很善良美好,而且很有立場,在知道他有未婚妻后,更是絕口不認他們的關係,不願意和他有其他發展。

這不,和驕縱任性的明千煙相比,當然是這樣的江恬菱更加美好。

被江恬菱拒絕多次,韓湛逸並不生氣,反而還讓韓思莉將她簽進銳莉娛樂。

當然,韓湛逸並沒有將自己在這裡頭做的事情說出來,深藏功與名。

江恬菱也裝傻,裝作不知道韓湛逸和銳莉娛樂的關係,只以為是自己的條件出眾,才會被簽上了。

不過,這件事情對三方來說都是好事。

江恬菱本來就是一個十八線明星,能唱會跳。

雖然比不過頂尖歌手優秀,但她也是有不錯的實力。只是她那時候沒有背景也沒有金主更沒有多少資源,爭不過別人。

但是,她之前學的東西可沒忘掉。這不,和銳莉娛樂簽約后,她很快展現出自己驚人的「學習天賦」。

她對外的說法是從來沒有學過唱跳。

這樣一來,她的天賦就顯得特別的出眾了。

韓思莉之前簽下她的時候,並不抱有太多希望,只是給弟弟一個面子。但沒想到,自己竟然找到了一個寶藏女孩!

江恬菱的表現竟然如此優秀!

所以,韓思莉非常高興。

對江恬菱來說,她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公司,而且公司的老闆和幕後老闆(韓湛逸)對自己青睞有加,還能在暗地裡給予幫助,這可就太好了,遠比上一世好太多。

這對韓湛逸來說也是好事。

雖然目前江恬菱還不接受他的追求,但這種你追我逃的事情也別有一番滋味。

江恬菱自然深知男人的劣根性。雖然她沒什麼經驗,但當初她身邊的小姐妹可有太多經驗分享了。

她明白,自己要給韓湛逸為自己出頭的機會,這樣他才能有被需要的成就感。

當然,這個度是要把握住的,還不能讓韓湛逸知道自己的心思。

江恬菱就當韓湛逸沒存在,安安分分地當著自己的練習生。駿哥是她的經紀人,為她到處跑資源和通告。

銳莉娛樂上下,只有韓思莉夫妻知道江恬菱的身份。

駿哥倒是很看重江恬菱的條件和發展,很用心為她找資源。

之前他剛好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角色。

只是還沒焐熱呢,角色就被搶了! 本來江恬菱是打算借著校花的事情,讓自己出道的。

可沒想到,被明千煙搞了這麼一出后,她只能放棄了。

但是,沒有這些人氣加持,她就只是一個純粹的新人,也沒有資本拿下更好的資源。

這不,駿哥為她拿下的資源,也被其他背景更雄厚的人拿走了。

她十分憤怒,彷彿當年的畫面一次次重現,重複著當年的無力。

不過很快,她就振作過來了。

當年是當年,現在的她可不一樣!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

很快,她就出現在中心商業區某幢樓外,身上還帶著一絲酒氣。

當然,她的意識是絕對清醒的,只是眼神帶上了一絲迷濛——她的畢生演技在這個時候完全展現。

很快,她要等的車就出現了。

韓湛逸坐在後座上,將平板收起來,揉了揉疲乏的眼睛。

但下一秒他就頓住了,「停車!」

他以時間為名 車子迅速停了下來,他立刻沖了下去,一把抱住那個搖搖晃晃的身影。

「你怎麼會在這裡?」等聞到江恬菱身上的酒氣后,他的臉都黑了,「你怎麼會喝酒的?!」

江恬菱茫然地眨了眨眼,恍然大悟般清醒過來,臉色大變,一把將他推開,「你別動手動腳的!」

見她這麼緊張,韓湛逸也沒了脾氣,沒再靠近她,只是關心問道:「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會喝酒?」

「我難過不能喝酒嗎?」江恬菱軟綿綿地抱怨,聲音低低的,但很清晰地傳進韓湛逸的耳朵里,「我本來以為,我很快就能當明星,然後賺錢讓父母過上好日子,沒想到這麼難……」

說完,她眼睛一閉,暈了過去。

「菱菱!」

韓湛逸臉色大變,一把將她抱住。

看著她粉紅的臉頰,韓湛逸終於明白,她這是睡著了。

這酒品倒是挺好的。不過,她竟然敢在大馬路上睡覺,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想到她會受傷,韓湛逸的心瞬間揪住了。

韓湛逸一把抱起江恬菱,將她帶上了車。

上車后,他給韓思莉打電話,很快了解了所有情況。

知道江恬菱的角色被人搶走後,他冷哼一聲。

他的女人竟然被人欺負?這可怎麼行!

燕王殿下有喜了 他直接給韓思莉下指示,讓她搶回這個角色。

韓思莉答應了,只是忍不住問道:「湛逸,你和明千煙的事情……」

「我自己心裡有數。」他冷聲回答。

「好,我知道了。」韓思莉被他的聲音嚇了一跳,沒敢再問。

她本想提醒韓湛逸,不要被明千煙發現他和江恬菱的事情,但想想還是閉上嘴巴,別到時候韓湛逸把怨氣往她這邊發。

韓湛逸剛想將江恬菱帶回家裡,但半路她就醒了過來,比之前清醒了許多,「我為什麼會在這裡?你快放我下去!」

看她這麼緊張,韓湛逸也沒捨得逼她,只能讓司機在半路將她放下去。

江恬菱臨走前,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回頭鞠了個躬,「不管怎麼樣,謝謝你送我回到這裡!」

沒等韓湛逸說話,她就跑掉了。

落荒而逃的背影讓韓湛逸忍不住勾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