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查爾多斯握緊雙手,紅著眼,抬起頭,重重的應道,那臉上的淚痕清晰可見。

「記住我們的責任,孩子,我現在只有一個遺願,那就是希望和平那一天的到來。你一定要和雲族商量好,千萬不能再挑起戰爭了,死亡對我們雲陸人來說,過於沉重!」雷東多呼吸急促,極快道。

「我知道,我一定會和雲族簽訂協議的。」

「查爾多斯,想要最快和雲族達成協議,眼下便有一個最好的方法。」雷東多忍著,他聽到了死神的腳步,但他不能現在就放棄。

「什麼辦法?父親?」

「和瑪雅公主結婚!只要你們··能夠··在··一···一起,和···和平··一定會··來的··」雷東多感受著生命力的流逝,他最後的交代完結了。

「和瑪雅公主結婚?」查爾多斯愣住了,他承認,他對瑪雅心動過,卻並沒有想過這種事。

「記住,孩子,為了天使族!!」雷東多吼出了人生中的最強音,而後僵直的倒在了床上。

「父親?」查爾多斯瞳孔一縮。

「大天使!」

周圍的人紛紛涌過來,他們神情悲慟。

查爾多斯麻木的叫著父親,周圍的嘈雜消失了。

是的,在這一天,我失去了自己的父親,失去了一個可敬的父親!他的一生沒有愧對天使族!

咻!

一抹抹魂靈衝上了雲霄,俯瞰著整個聖堂。

雷東多留戀的望了一眼,最終目光定格在了一處偏殿,那裡是寶麗雅的住所。

「寶麗雅,我的女兒,對不起,是我辜負了你的母親,也是我害了你。」

「加百列雖然與我意見不同,但他可以照顧好你,我很放心。」

「還有,你熬的湯真甜,真好喝,我好像再喝一次·······」

轟隆隆!

最後的微笑過後,魂靈重歸天地,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降下一道道霹靂,烏雲籠蓋了那赤日,帶來無盡的陰霾!

嘩啦啦!

未幾,大雨傾盆,雲海翻波咆哮,彷彿也在為這位將一生獻給了天使族的老人送行。

啪嗒! 等來年風起時 啪嗒!

「下雨了?」

加百列的行宮中,寶麗雅慢慢走到窗前,那雨點瘋狂的拍打著窗檐。

她遙望向遠方,原本秀麗的景色都在雨水的朦朧中化為夢境。

當!當!當!當!

就在這時,整個聖堂都響起了渾厚的鐘聲,它莊重而凄涼,連綿不絕,應和著落淚的天空。

這是為誰而鳴的喪鐘?

寶麗雅的身子僵硬了,她怎麼會不明白這鐘聲的含義。

那個在她看來邪惡的老傢伙終於走了。

但她依然沒有覺得那麼高興與如釋重負。

啪嗒!啪嗒!

呼——呼————

婆娑的雨,凄厲的風。

驀然的,當寶麗雅再轉過身時,淚水從她的眼眶中止不住的湧出。

她的雙肩劇烈抖動著,雙手捂住了面龐,從抽泣轉為嚎啕大哭。

她,做錯了嗎? 純白的聖堂,那潔白的紗帶繚繞在各處。

天空中的花雨再次綻放,所有天使們臉上的悲傷也總算被絲絲喜悅所取代。

因為他們的新王!大天使查爾多斯成婚了!對象正是雲族公主瑪雅!

此時離雷東多逝世,查爾多斯繼位不到三天。

當然,查爾多斯想要娶瑪雅,除了得瑪雅點頭之外,更大的阻力還在於那群古板的天使長們。

特工重生:公主開掛啦 然而查爾多斯展現了自己的魄力,力排眾議,最終促使婚禮完成。

聖殿宮,米迦勒聖寢宮。

由於婚禮,這裡變成了白色的海洋,芬芳的雲香花裝飾在各處,吞吐出沁人心脾的香氣。

瑪雅身著白色婚紗,端坐在妝台前,一邊用梳子理著頭髮,一邊靜靜觀望著鏡中的自己。

吱嘎!

房門忽然被人推開,下一刻走進來一位身穿白色正裝西服的英武青年,正是查爾多斯。

瑪雅用餘光望了一眼,而後一動不動的坐在原地,那梳理頭髮的手有些僵硬。

噠噠噠!

查爾多斯一步步走進,那鞋子敲擊地板的聲音在房間中不斷回蕩著。

瑪雅的心不爭氣的跳動起來,臉上出現了兩片緋紅。

「還不習慣嗎?」

瑪雅嬌羞間,查爾多斯已經來到了她的身後,彎下腰在她耳邊輕聲道。

他自然的接過了瑪雅手中的梳子,開始溫柔的整理起她背後的及腰長發。

「很神奇,對吧?」查爾多斯一邊梳著,一邊望著鏡中的少女輕聲道。

「嗯?」

「我們才認識不到幾天的時間,便成為了一對夫妻。」

「嗯。」瑪雅顯得還是有些拘束。

「我到現在都不明白為什麼你會答應我。」查爾多斯放下梳子,替瑪雅挽起長發。

「我看的出來,你也不愛我,你又為什麼要向我求婚呢?」瑪雅深吸一口氣后道。

「我不騙你,這是父親最後的願望,只有這樣,雲族和天使族才能走向和平。」查爾多斯靜靜道。

「所以我們這是為了政治而結成的婚禮嘍。」瑪雅輕笑著。

「對你很不公平吧?」查爾多斯嘆了口氣。

「為什麼呢?那對你也很不公平吧?」瑪雅反問道。

「你本該有自己的幸福。」查爾多斯將瑪雅的頭髮放下,「好了,你看看吧。」

「我的幸福?其實我一直都很幸福,有這麼多的人愛著我,關心著我。」瑪雅起身,對著鏡子側了側身子,「你的手藝挺不錯的,替人梳過?」

「不,你是第一個,這些都是我母親教我,她說以後成婚了,就需要我去疼愛自己的妻子。」查爾多斯喃喃道。

「聖母?嗯,她是一個偉大的人,也是一個偉大的母親。」瑪雅低聲道。

查爾多斯咬著嘴唇,他有些躊躇。

瑪雅彷彿被施了定身術似的,站在原地,也感受到了背後那個男人複雜的情緒。

終於,查爾多斯下定了決心,他一步先前,雙手從瑪雅的腋下穿過,摟在其小腹前,又將腦袋搭在了瑪雅的香肩上。

「啊!」

從未與父親以外異性親密接觸過的瑪雅頓時如遭重擊,下意識的喊了一聲。

「不管怎麼說,今天我們已經在光明神的見證下成為一對正式的父親。就像誓言所說,我們的命運已經相互交融,我們的生命已經擁有了彼此。所以我一定會履行一個丈夫的職責,絕不會辜負你。」查爾多斯堅定道。

「嗯,我相信。」瑪雅的臉紅的都能滴出血來,她將腦袋埋入胸前,用蚊訥聲道。

「其實從見到你第一眼起,我就心動了,但我知道那絕不是真正的愛,給我時間,我會愛上你。」查爾多斯繼續道。

「我也會努力的。」瑪雅小聲道。

查爾多斯笑笑,將瑪雅摟著,輕輕搖著身子,「明天我會派人,連同你帶來的護衛,一同把你送回雲族。」

「嗯。」瑪雅溫順道,這是雲陸的規矩,成婚第二日必須回到娘家回見父母。

「我和你一塊去。」

「什麼?」瑪雅身子一震。

「怎麼了?」

「你也去?」瑪雅飛快的轉過身子,怔怔的望著查爾多斯。

「我必須去。」查爾多斯撫摸著瑪雅的頭頂笑道。

「那聖堂這裡怎麼辦?那些老傢伙可是一定盯著你!尤其是你沒有聽他們的話,娶了我!」瑪雅嚴肅道。

「我不離開,怎麼引蛇出洞?」查爾多斯冷聲道。

瑪雅嘴角微微上揚,「原來你已經有打算了。」

「你我是夫妻,我也不瞞你。」查爾多斯隨後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瑪雅。

「你想廢除天使長制度?」瑪雅捂著小嘴。

「對!這個制度不僅是對我們米迦勒一族的蔑視!更是阻礙著天使族未來的發展!它註定將被時代所淘汰!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由我來終結!」查爾多斯霸氣道。

「可是,他們一定會反擊的!如果處理不好,那整個聖堂···」瑪雅擔心道。

「變革總是會流血,只要是對天使族有益的,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值得!」查爾多斯認證到,他握著瑪雅的手,「現在你是我的妻子,我需要你的支持。」

「好,但是你得答應我,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現在··現在··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瑪雅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我明白。」查爾多斯緊緊抱著瑪雅,感受中懷中香軟,這是他的妻子,一輩子的妻子。

兩人的命運誠如誓言,這一生永遠糾纏在一塊,而未來步履艱難,想要變革,流血只是開始!

革命哪裡沒有犧牲,又哪裡沒有堅持? 咚!咚!咚!

嗚嗚————

離行的號角聲被吹響,戰鼓隆隆。

護送瑪雅的隊伍好似一條長龍,蜿蜒曲折。

當然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一次隨著瑪雅回歸雲族的還有新任大天使查爾多斯·米迦勒。

這是自兩族爭端以來,第一次有首腦級人物拜訪。

對於嚮往和平的雲陸人來說,這趟行動釋放出來的信號無疑是鼓舞人心的。

與此同時,在聖堂某個隱蔽的秘境。

這裡是一處伴生著聖堂的小空間,是天使族最大的禁忌之所。

這裡也是天使長們居住的地方,他們是聖堂背後的大手,一直與米迦勒皇族博弈著。

所謂的天使長就是那些身處高職的老年天使們退休后入選的機構,當然,想要成為天使長,要求不少。

第一條就是實力必須在傳奇以上!

現在,天使長議會擁有成員共計九十三人,由此可見其勢力可怕之處。

而在今天,新一屆的議會緊急展開,由現任議會長帕洛米修斯主持!

這位老人是百多年前的懲天使,甚至一度控制了聖堂的大勢,直到雷東多上台之後才退休轉為天使長。

作為資格最老,最有領導力的人,帕洛米修斯如今掌管著整個天使長議會。

天使長議會制度原本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制衡米迦勒皇族的力量,以天使族利益為核心!

發展至現在,這個制度已經偏離了自己的軌道,成為了某些人手中的工具。

噹噹當!

一名蒼老的天使將一旁的小鍾搖響,清脆渾厚的鐘音回蕩在不打的會議廳中。

啪!啪!啪!

會議廳的空間猛然波動,撕扯開一道道穩定的口子,隨後一道道身影從中跨出,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人都到齊了嗎?」

正首一個漆黑的曜石寶座上,一名乾瘦的老人淡漠道,他身形瘦削,頭上毛髮稀疏,肌膚的褶皺如同一段段堆積的枯木皮,雙眼更是渾濁不堪。

更為重要的是他的氣息時有時無,讓人不得不懷疑外界的小變化就能奪走他的性命。

「都到了,老師。」

唐克站在老人身旁十分恭敬道,他的身旁還站著胡迪尼。

「加百列呢?」帕洛米修斯環視四周,掃過那一張張蒼老的面龐,最後定格在了末尾的一個空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