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婢自作主張了。」

方糕想,人已經死了,當務之急是找出死因,還死者和陳家人一個清白,至於別的不重要,她冒充武清的親戚要求重新查案,相信武清就算泉下有知,也是贊同的。 ?最快樂的時光就是一個假期,一群聊得來的朋友,然後來一次美妙的旅行。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的尚德,在腦中演練著「虛空螺旋」這個得來不易的技能,「虛空螺旋」分兩個招數,一個是「空間突襲」一個是「螺旋將至」當然這兩招都是配合著鬥氣與空間冥想力來實施的。別的不說,單單是那用鬥氣組成的螺旋氣勁就令人防不勝防!還好尚德的鬥氣達到了七層,在普通鬥氣大師中也算個高手,而螺旋氣勁的最低標準就是一個鬥氣者六層,所以尚德感覺還是能施展的,另一個是空間偷襲,這點有點像空間魔法中三大結界之一的「魔幻之則」就是在與敵方戰鬥時,出其不意的運用空間魔法的特性,製造出空間裂縫,從而干擾敵方的魔法的施展,只是耗費的冥想力很高。而空間突襲就相對而言低一點,但空間裂縫自然是稍微減少。主要在裂縫中還能夾雜著螺旋氣勁,從而打擊對方。尚德腦中快速的分析,只是疲憊感襲來,慢慢就睡著了。

一個月後的早晨,吃過早餐的幾位優良少年,在各自收拾著物品。因為在新生比試會上基礎王者班在闊別十屆學生之後終於再次獲得冠軍,美麗的琳琅老師特地在學院的附近唯一的高檔酒店「紙醉金迷」請大家吃飯。然後暗戀琳琅老師的庫里得知后,通知裡面的廚師,把家裡最好的晚餐和最好的酒準備好,於是大家喝的渾天暗地的。琳琅老師和美亞小妹妹那蘋果臉在尚德的夢裡依然散發著魅力。這不轉眼間就到了放假的時節,明天就要全部離開學校了,因為加基森魔法學院在放假的時候是不允許學生在學校逗留的,幾個人少年插科打諢的交流著,吉姆一直是最有理智的一個,乾脆轉移話題,「馬上就快要放假了,尚德你有什麼打算啊?

「打算?」尚德不明白吉姆問這幹什麼。「是啊,記得你上次說自已家裡沒什麼人了,只不過要去尋找你父親,這是一個假期尋找不回來吧,與其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還不如去我家玩玩,很熱鬧的。」吉姆雖然平時不太愛說話,只是一心撲在傀儡系的研究上,但是對於尚德還是很熱心的,況且他還是家裡的兄長,下面有弟弟妹妹。

「去你家鄉過假期」尚德覺得還是很有意思的,畢竟從小在雲隱森林中待著都快脫離人類世界了,不過還得問過普羅爾大叔,於是道「讓我再想一想。」

「那你就好好考慮一下。」吉姆並沒有想勉強尚德,不過繼續說道「我的家鄉是個很美麗的地方,那裡不僅僅有山有水,而且還有無數的村寨。」

「你這明顯的很偏心啊」賽恩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做出了一付不太高興的樣子,「為什麼好事不叫上我和庫里」「是啊,」庫里也不嫌事大的說道。

「得了吧,」吉姆並有被這兩個滿腦子各種主意的小子嚇住,這兩個壞小子總是很會虛張聲勢,「吉恩啊,貌似你的老師斯巴達克先生要對你進行特訓,據說你是他弟子中最弱的一個,哎呀,想想斯巴達克先生對你說特訓的表情,我就開心。而庫里,」吉姆不懷好意的笑笑,「你那大哥把你看管起來,就跟看管自己召喚獸一樣,據說你要是出這校門就會被關到另一個家門。你說你出的來嗎,你要出的來,那我雙手加上腳的歡迎啊。

賽恩聽到吉姆說起自己老師給加的特訓,渾身都哆嗦,自從在寶塔內層出來后,斯巴達克老師就一直讓自己研究鬥氣技,但是光電系魔法一樣沒落下,而且每次教授自己魔法都要讓自己先嘗嘗魔法的威力,有時候賽恩就在想那些個師兄們都怎麼活過來的。便對吉姆說:哎呀,開個玩笑而已,我會趕在開學前找你們的,給我一份你家鄉的地圖。

庫里也隨聲附和道:我會想辦法出來的,你問尚德,我是不是之前就計劃著逃離悲傷之地,只是沒有準備好,被偷襲了而已,我現在可是強大了。你家鄉地圖也給我一份唄。

看著這兩人一頓欠揍的表情,吉姆沒辦法,用筆繪畫了兩張地圖。 帝少強寵:國民校霸是女生 這時學校喇叭回蕩著魔法歌者貝多芬迪的詩歌。幾個人就這麼快樂的度過了放假前的白天。

夜幕降臨小樹林中,普羅爾師徒兩人在這裡暢談魔法,只是這裡難道沒人打擾他們呢,別忘了普羅爾可是空間系魔法的頂尖人物,而且空間系魔法最厲害的就是結界。一個魔法結界照出,連老科比都沒辦法去偷聽。當然普羅爾和尚德這時候還在討論著空間魔法與鬥氣技能的結合,尚德把「虛空螺旋」中的「空間突襲」分享給普羅爾,並把其中不理解的地方指出來。傳道授業解惑,是老師的責任,而普羅爾也是演練了一遍「空間突襲」雖然不會鬥氣,但是用高速的空間冥想力也模擬出螺旋的攻擊部分。普羅爾也著重強調與「魔幻之則」的不同之處。總之一個美好的夜晚又一次讓尚德學到空間魔法的細節。

不過尚德合上了筆記本,問道「普羅爾叔叔,我們什麼時候學習空間系的其他結界法術?」「放輕鬆些,孩子,」普羅爾笑了笑,的確那麼久以來除了空間三大結界魔法以外在也沒學過其他魔法,而尚德就是覺得自己能夠掌握了。

「有時候感覺自己學會了三大結界,但是你仔細想想真的就沒有可在吸收的東西了?有時候學習不僅僅用在理論中,主要運用在實踐上。」普羅爾舉了一個實例,「你不是在和杭音淼的比試中使用了一種自創的組合技能呢,這個就不錯很好的創意,但是瑕疵也不小。」

尚德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頭,「普羅爾叔叔,我是想結合一下看看空間系魔法能不能與駭浪驚濤相融合,畢竟我鬥氣的熟練度還是更高於魔法」

「這不就對了,只有在真正的戰鬥中,你才能真正了解自己的魔法,而你自己有了了解才能有想法,這樣才能進步。」普羅爾還勸尚德要善於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在而且能走出看看,看看不同人的戰鬥,現在不僅僅是你與魔獸之間戰鬥,最主要的是看人與人之間的戰鬥。快放假了,有沒有什麼想法。尚德道:我的舍友吉姆,想讓我去他家鄉玩,但是我還沒有拿定主意,畢竟從帝宮出來那麼久也沒有回去看看祖父,還有義父。另外想去母親的墓前說說話。

普羅爾想到尚德的室友吉姆,那是新生比試會上用傀儡的那個傢伙「他住在南部荊棘山脈,那裡地處倒是不那麼偏僻,不過那裡挨著獸族地方,有軍隊在那裡駐紮。你要去那麼開開眼界也是挺好的,但是切記遇到高人,盡量避免發生矛盾,畢竟你在南板塊人類世界只能算比一般還好點的鬥氣者,魔法也不算強。遇到獸人不要蠻幹,如果解決不掉,魑斧就是你的終極武器。」

其實從普羅爾大叔心中尚德還是個孩子,可是玉不琢不成器,該飛的雛鷹永遠不能在窩裡徘徊。「你可以寫一封信,我去帝國走一趟,給你祖父,義父帶過去,正好我也有些事情,需要去那。當然我還是要查找一下你父親的線索。放心吧,我會在你母親墳前把你在學校的情況一一說清楚。」

聽到普羅爾大叔這樣說,尚德心裡感動泛濫,回到宿舍寫了信交給了普羅爾大叔,然後下定決心跟吉姆回他的家鄉看看。可惜等待他們的卻是不一樣的故事,沒想到一向穩重的吉姆也會犯這樣的低級錯誤。 方糕不愧是組織里訓練的人,辦事有邏輯,有條理,只用一日,就成功地接近仵作,並且說服所在地的縣令,同意開棺驗屍。

「以前我不知道她的能力,一直以來都喜歡親力親為。」

方糕的舉動讓方芍藥刮目相看,打破一直以來她對方糕的了解。那丫頭不只是武力值爆表,辦事相當爽利。

後續開棺驗屍,武清脖子和前胸已經被燒焦,看不出明顯的傷痕,但是誠如方芍藥所料那般,武清的口鼻沒有積灰。

關於口鼻未積灰,斷定死者並不是被燒死的說法,縣令和仵作很是懷疑。

但是,人死後停止呼吸,口鼻不積灰,理論上說得過去。

「奴婢按照夫人所說,提出用一頭豬做試驗,先把豬殺死,再扔到火場里。」

事實擺在那裡,死豬再次被燒,口鼻內沒有一點的灰塵。

畫春光 在試驗后,知縣老爺立刻抓捕刀疤劉,再加上方糕橫插一杠子,刀疤劉很快交代了。

「他先下手為強,必然是發現端倪,得知武清的身份。」

刀疤劉理虧在先,發現自己變成靶子,又不能直接告官,只有出此下策,燒死武清掩蓋當年事,並且成功嫁禍給陳大丫。

方糕豎起大拇指,自家夫人料事如神,還當真如此。

陳大丫一家從牢獄出來,喜極而泣,他們一家人沒想到,竟然又是方芍藥二次出手救人。

……

今年北地的初雪比往年來的更早一些,還不到農曆十月,氣溫驟降,北風狂嘯,滴水成冰,出門走一圈,冷得人直打哆嗦。

秦氏在方芍藥家附近不遠,買一處新建造不久的院子,堅固的石頭房子,是衚衕里最後的院子,夏日可以在院子種菜蔬。

家裡有火炕和火牆,坐在炕上,屋裡還算暖和,至少沒有京都的潮氣,左鄰右舍無人打擾,讓秦氏很是舒心。

一場雪過後,街上人影蕭條,多了幾分蕭瑟感。

今年帶著毛豆回家,小娃不適應邊城的溫度,為保暖,方芍藥在家裡廂房同樣鋪地龍,平日灶間燒火,房內的青磚都帶著溫度,一點不冷。

」芍藥姐,我娘讓我去集市上買點豬肉,你要一起去不?「

兩家隔著院牆,陳大丫站在牆那邊,扯著嗓子喊一聲,方芍藥聽得真切。

剛到北地,家裡吃的用的都缺。蕭鐵山在家劈柴,方芍藥換上厚厚的襖子,連忙答應一聲。

「去,我馬上就出去!」

方芍藥喊一聲,又讓小多餘去喊阿巧,一行人上街逛逛。

邊城的物價不高,只是冬日沒多少新鮮的菜蔬,只有少數有錢人家,才破費地修建暖房種菜。

方芍藥來后,第一件事就是和陳大丫一起囤白菜蘿蔔和土豆。

這三樣菜,是北地百姓冬日的主力,不說頓頓吃,也差不多。

好在,白菜腌漬成酸菜,蘿蔔做泡菜,土豆做法多,還可以換換樣。

阿巧穿著新做的襖子,手裡提著個菜籃子,搓了搓手,之前聽說北地冷,只有個大體的概念,等親身體會,她才知曉北地百姓生活多麼不易。

難怪說,北地是苦寒之地,可是來這裡,一家人都有寧靜之感。

一行人剛出門拐向集市,就見一群百姓湊在一處,直奔衙門的方向。

「還是方糕有辦法,那個刀疤劉把十年前的事招了,武大哥泉下有知,可以走的安心。」

陳大丫低下頭,重重地嘆息一聲,誰能想到最後會是這個結果。

經此一事,陳記包子鋪關門,爹娘受到驚嚇,需要緩一陣子,而她打算來年再找個賺錢的路子。

三人說著,前方突然出現一隊人,統一黑色的衣衫,用黑色的頭巾蒙面。

陳大丫看到那伙人,當即面色一變。

「芍藥姐,不好了,蠻子來了!」

陳大丫拉著方芍藥換個方向,頭也不回地跑走,阿巧雖然不明白情況,也跟著一起。

方芍藥穿得多,行動不便,但是她聽見身後哭喊聲,想著或許那伙人在作惡。

陳大丫速度快,一行人正好在集市的入口,陳大丫把方芍藥和阿巧拉到陳記包子鋪,迅速地鎖門,並且把桌椅板凳搬到門口,窗戶用木板堵死,這才鬆口氣。

「大丫,那伙人是蠻子?」

對方騎馬,又不露臉,長相看不真切。

方芍藥去過蠻子的地盤,蠻族的人對大齊很是敵視,如今兩國城門未開放,但是據說還在通商,想必那些商人有自己的法子。

貓有貓道,狗有狗道。蠻子也不是第一次來騷擾大齊邊城百姓。

「是。」

陳大丫氣喘吁吁,好一會兒才平息。

自從邊城鬧瘟疫,蠻子很久沒來過,都怕被傳染上時疫。

前一段時間,不曉得打哪來一隊人馬,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對婦人和小娃也不會留情。

有人被殺,有人家被搶,事後百姓們報官,那伙人又和消失一樣,神出鬼沒。

「『砰砰砰!」

門口被人拍打得響亮,還有刀在砍門的聲響。

陳大丫瞪大眼睛,哆嗦著看著門的方向,一言不發。

她後悔帶著方芍藥躲避在鋪子里,鋪子只有前門和後門,空間不大,想要跑都沒地方可去。

那些蠻子,兇殘到這個地步,官差不管嗎?

破門聲在繼續,門已經搖搖欲墜。

門外,慘叫聲連連,可想而知那些人已經開始殺戮,有百姓已經慘死在刀下。

「方姨母,咱們咋辦?」

阿巧身子抖了抖,想到在京都的那夜,青杏帶著她躲避在庫房內,那晚她徹夜未眠。

那些人只針對她,而此行來的蠻子,見人就殺,誰也躲不掉。

方芍藥深呼吸,苦笑地搖搖頭。

前門馬上要被破開,如果不逃,幾人在鋪子內,定然讓對方來個瓮中捉鱉。

可是,現在後面不知道什麼情況,貿然出去,又可能自投羅網。

「來不及了!」

陳大丫帶著哭音,門已經開始搖搖欲墜。

她聽說,蠻子最喜歡長相白嫩秀氣的大齊女子,這群人破門,八成看到阿巧和方芍藥的長相出眾,更加起了歹心,無論如何,她們也不能落在蠻子手中,必須跑! ?錯誤本身就帶著運氣與膽氣的成分,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遇見,看若,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收拾好行李放入空間裂縫中,尚德和吉姆以及庫里三人來到加基森魔法學院外牆的一處空曠的地方。這話還得從昨晚說起,庫里來到尚德他們宿舍說,老師教了一個新的時空魔法,屬於時空傳送魔法陣,這不僅可以縮短你們去吉姆家鄉的時間,而且還能體驗一把時空飛人的感覺。只是需要吉姆在家鄉所製作的傀儡木,你們倆要不要嘗試一下。

尚德看著庫里一臉得意的表情,然後看向吉姆,吉姆說「我好像聽到家鄉的時空系長老說過這事,貌似沒什麼危險,要不咱試試。走著或者做馬車確實費時間。」尚德看向庫里道:「你那個魔法沒問題吧」雖然看庫里一副自信的樣子,還順帶著拍拍胸脯,但是尚德總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庫里看著兩人都同意了,便開始用吉姆的傀儡木擺放起來,來完成自已剛剛學會的魔法陣,其實就是昨晚庫里在星空老師那偷偷學的,只學了其本,但是庫里覺得自己是個天才,在腦中演練完,覺得沒問題。庫里擺弄完后道:你們兩個站在裡面,然後放鬆就好了。

「這就好了?真的沒事?」尚德與其說是想肯定庫里的說法,不如說是想安自己的心。

「當然,沒問題,只要是吉姆在家鄉製作的傀儡木,就會與之共鳴。然後吉姆家鄉那邊就會出現相同的魔法傳送陣。尚德這才安穩了一下自己的心緒,「那就這樣好吧。」

其實吉姆也有點擔心,畢竟他也沒見過這個陣勢。庫里在魔法陣外對著兩人拜拜手道:朋友們假期愉快啊!然後嘴中念道:「時空之神的傳導,您與天共存,無數的穿梭讓眼前的一切重新起航」只見魔法陣泛起了一陣紅色的光芒。尚德與吉姆就這樣消失在裡面。 遼東之虎 庫里看著兩人消失,嘴中還嘟囔著,看來我真是天才。可惜他不知道的是尚德與吉姆二人現在處在一處深山的洞窟之中。而現在事實證明庫里還真不是天才,因為他們並沒有到達目的地。

尚德道:「吉姆,我們好像被坑了一把」兩個人不僅沒有領略到時空飛人的感覺,現在渾身還一身土。尚德現在沒有什麼辦法問道吉姆「我們現在該去哪?」

吉姆道:按照我們長老的說法,如果在啟動魔法陣的時候被某種魔法干擾,或者魔法不成熟,就好傳送到,某個未知的地方。我覺得咱倆好像是到了一個未知的地方。只是看洞穴的樣子不像是獸人的地。況且我用的是家鄉製作的傀儡木,應該離我家鄉不遠。不過咱倆也要小心點。尚德有些生庫里的氣了,還不如做馬車呢。不過吉姆確很有底氣,「再說,我們兩個聯手怕什麼?」「也對,好主意,」尚德也覺得是,不能因為出來了就膽小了。

兩人七拐八拐也不知道拐在了哪裡,到達一個門洞出,然後有一扇小門看起來應該是有人住的地方。兩人慢慢推開小門然後滿眼金光閃閃,就像是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寶藏。只見洞穴內一堆珠寶和吃的罐頭。尚德倒是很鎮定,吉姆道:「我們是不是發了,看著珠寶,看那邊還有武器,魔法棒,看樣子都很古老的物件,而且許多都飄散著塵埃。」吉姆的語氣中透著興奮,有時候運氣這傢伙真是妙不可言。聽到吉姆怪叫一聲,尚德扭頭看去,只見吉姆手中握著一根深紅色法杖,「我說吉姆,你就是找到神器,也不要這樣興奮吧,我們好歹還不知道這是哪」

「尚德你快來看」吉姆興奮地說,「這可是海洋深處的火元素的火炎隧煉製而成,可以加快火系魔法的凝聚冥想力,你知道他的學名就啥吧,叫「永恆火炎」看我拿著這玩意就更象一個魔法師了。」尚德道:「你又不是火系魔法師,要不要這個魔法棒無所謂啊」

「你別太小看了它,這玩意可是件好法器。」我不是火系魔法師,但是我可以選擇使用啊,就像我身上傀儡寶一樣,總有用完的時候,拿著個可以充充大神啊。

「隨你的便了,」尚德知道有時候吉姆是有些挺古怪的愛好。「尚德,你說我們要不要把珠寶拿些」尚德道:「現在我們還在危險中,要小心為上,珠寶身外之物。倒是武器什麼的,可以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吉姆覺得也對,兩人向武器堆看去,「尚德,你過來看除了這法杖,還有不少好東西。」「尚德,」吉姆指著一把看似普通的手斧,「你看這傢伙拿給二師兄當武器怎麼樣?你們一起用魑斧不太實際啊

尚德拿起那個手斧,試了試還挺沉的,大概有二百斤中,上面還有這暗黑色的花紋,雖然跟魑斧沒法比,但是這個手斧上也有種莫名的神秘感,隨即召喚出二師兄,咱們可愛萌的二師兄出場之後,雖然二師兄說話不利索,但是看他舉著斧子到處亂劈的興奮勁就知道他是真的喜歡這玩意。

這時尚德也隨手取過了一付造型古典的護手,既然吉姆和二師兄都有了收穫,尚德自然也不想空手而回,自然找了一個一眼就看中的,說實話,看到這護手尚德就覺得自己更像個鬥氣者,帶上之後,左手護手上是一個龍型標誌看似在吞雲吐霧。右手護手上是一個黑色的豹子頭,兩眼兇猛無比。兩隻護手上刻著名字「龍吟豹環」尚德自已也不知道這玩意竟會用了一輩子也沒壞,寂皇尚德的「龍吟豹環」在之後還救了自己不少次。

看著武器堆,本來尚德向去在挑選一些,兩人突然聽到一陣聲音,尚德和吉姆做好戰鬥準備再向外走的時候,就聽「砰」的一聲,裡面那一個沉重的石門砸在了地上,激起一陣煙塵。原來是在尚德和吉姆不注意的時候,二師兄一斧劈在了門上,結果證明了這斧子很結實所以並沒有壞掉,同時也證明了這門沒有質量問題,所以並有被劈碎掉,唯一有問題是這個門的樞紐,因為它斷了,所以門倒了。

二師兄垂著小腦袋,小爪子也放了下來,連小翅膀也耷拉了,似乎是知道自已興奮過度做了過頭的事了,正在懺悔。這時裡面的聲音更加的強烈,只是尚德和吉姆趕緊來到二師兄這邊,摸摸二師兄的頭,尚德給去安慰。二師兄看到尚德沒有責怪的意思,就跳了一下。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黑影。 阿巧第一次來北地,並不知曉蠻子的兇殘,她用手抱著腦袋,顫抖著問道:「是不是那群人來尋仇,找錯人了?」

北地是大齊的地盤,蠻子怎敢如此囂張地到大齊的地盤撒野!

陳大丫搖搖頭,何止是撒野,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蠻人個個身強體壯,徒手就可抓起大齊士兵,兩國幾年開戰一次,每次都讓大齊元氣大傷。

邊城鬧瘟疫,蠻子著實蟄伏過一段日子,等瘟疫過後,又捲土重來。

「寧可死,也不能落到蠻子手裡,因為下場只會比死更加難過。」

陳大丫咬唇,拿不定主意。鋪子的前門很快被砸破,到時候三人就要暴露在蠻子的視線範圍,必須在短暫的時間內,想出逃生的辦法。

門外,喊殺聲還在繼續,方芍藥就知道不能善了。

三人在一處,目標太大,一旦逃出去,必須分散開。

目前有一個難題,阿巧不是這裡的人,對周邊不熟悉,萬一讓她自己逃生,很可能跑丟。

「大丫,我們不能在鋪子里,讓蠻子來個瓮中捉鱉,逃出去還有一線希望。」

方芍藥揉揉額角,來不及抱怨自己的運氣,迅速地做出安排。

後門聲音小一些,三人打開後門,分別逃跑。

「大丫,你對邊城更加熟悉,先找個地方躲起來,我帶著阿巧。」

到底命運如何,只能拼一拼,比誰的腿腳更快。

方芍藥解下外面的披風,示意阿巧照做,穿戴太多,跑起來吃力,最好輕裝上陣。

陳大丫想說她帶著阿巧一起跑,但是就在這一刻,前門動了動,很快要被砸開。

她快速地打開後門,三人對視一眼,來不及說什麼,分別跑走。

方芍藥拉著阿巧,出門左轉,直奔大街上。

剛剛她有分析過,大街上雖然目標比較大,但是寬敞,有躲避的空間,而在衚衕里穿梭,一來地方狹小,若是被蠻子堵住,很快陷入一個不利的境地。

二來,她方芍藥有一年多沒回來,對衚衕不熟悉,萬一遇見死胡同就麻煩了。

三人剛從後門跑出來的瞬間,前門鋪子被砸開,三四個蠻子湧入其中,直奔方芍藥的方向追趕。

如她所想,後街上不太平,蠻子不僅僅是先前看到的一隊人馬,至少視線範圍,就有幾十人之多。

其中一個高大的蠻人,手裡舉著砍刀,一刀下去,老大娘倒在血泊之中。

老人,娃子,蠻子根本不放過,一刀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