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我在這裡呢!」

冰靈突然從葉雄頭頂上鑽出一個腦袋,瞪眼吐舌,作了個鬼臉。

三人嚇了一跳,倒不是害怕,而是她這突然從葉雄頭頂冒出來,還裝鬼臉,是人都嚇到,

「冰兒,少嚇人,進去。」葉雄喝道。

冰靈吐吐舌頭,這才縮了進去。

「不好意思,她是冰靈,剛進入幻化期,性格像個剛長大的小姑娘,有些逗。」葉雄連忙解釋。

「師侄不但一身神通,還有如此神助,難怪實力如此強。」金雕大師感嘆。

幾人剛進入洞中,馬上有一大批鬼修從背後追過來。

金雕大師轉身將洞口擊毀擋住,這才帶著葉雄一行,從洞穴之中逃離。

下面有一條秘道直通城外,兩個小時之後,一行四人已經出了豐都城,進入一片亂石之中,這才停了下來。

「咱們安全了,他們應該追不到這裡來。」

金雕這才停了下來,從身上掏出一瓶丹藥,正是九轉回元丹。

「師侄,這是回元丹,服一顆。」 愛上契約新娘 金雕遞了一顆過來。

「我身上有,師叔還是給掌柜跟金不換吧!」

葉雄說著,從身上掏出一瓶九轉回元丹,服了一顆。

獨愛佳妻 金雕將回元丹遞給掌柜的跟金不換,四人坐下來休息。

九轉回元丹的功效比起潤氣丹要差不少,得幾分鐘時間,才能完全恢復。

片刻之後,四人的元氣終於恢復得差不多了。

「師弟……請原諒我叫你一聲師弟。」金不換走到葉雄身邊坐下。

「無妨,你是二師伯的弟子,我師傅排行第五,我理應叫你一聲師兄。」葉雄回道。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我這師兄當得……實在是慚愧啊!」金不換搖頭嘆息。

兩人都是五大神僧的徒弟,葉雄實力比起他,何止高了一籌,不知道高多少籌了。

「你就別垂頭喪氣了,他就是妖孽,你跟他比,這輩子都別想抬起頭來。」金雕大師拍拍他的肩膀,說:「我是他師伯,都比不上他,如果我跟你一樣和他比,那我豈不是要找根條線上吊算了。」、

金不換聽完,當下尷尬地笑了起來:「那倒也是,師弟不是一般人,豈是咱們能比的。」

「你們就別提舉我了,我只是運氣好一些,遇到一些奇遇而已。」

葉雄被他們說得,都不好意思了。

(本章完) 「你們兩個去周圍看看,我有些事情要跟江南王聊聊。」金雕大師吩咐。

金不換跟那掌柜的知道兩人有重要的事情要談,當下點點頭,去周圍巡邏了。

葉雄正好有些事情,要向他打聽一下,金雕大師在鬼界潛伏這麼多年,肯定知道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等他們兩離開之後,金雕大師這才問道:「你的信物,讓我看一下。」

這個傢伙還真是小心謹慎,都這時候了,還不相信自己。

葉雄將信物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來,那是一塊金色的令牌。

「看來師傅將你當成第六個弟子了。」金雕大師笑道。

「師伯這話是什麼意思?」葉雄疑惑地問。

「你這令牌跟我們五神僧是一樣的,跟金不換的不一樣。」金雕大師解釋。

「有什麼不一樣?」

「令牌本身差不多,外表有微小的差異,就是身份的不同。簡單來說,如果你讓我辦事,我會義不容辭就去辦,如果金不換讓我辦的話,我得考慮,幫不幫。」

葉雄看了眼手中這令牌,想不到這小小的一塊令牌,有這麼大的作用。

「金山寺的弟子,表面上不多,但是實地里,有很多滲透入五界。師傅之下,就是我們五位師兄弟,你現在拿著這塊令牌,跟我們五個一樣,這就代表,你跟我們平起平座了。」金雕大師繼續說道。

「上人根本沒跟我說這麼多,我以為這只是一塊普通的令牌。」葉雄苦笑不得。

「師傅做事情,很多時候不會明說,但他既然能將這令牌交給你,說明他對你非常信任。咱們之間也就無所不談了。」解釋完之後,金雕直接就問:「師傅讓你這次來鬼界,有什麼任務嗎?」

「我來鬼界,基本是為了自己的事情,上人沒叫我辦什麼。」

「那你此行,有什麼目的?」

「我這次來,主要是做三件事情,第一件是查清楚魔界跟鬼界的關係,還有通往魔界的通道,不過三師伯你在這裡潛伏這麼久,想必已經將這件事情給查到了吧?」葉雄問。

金雕大師點了點頭:「鬼界通向魔界的通道,我們已經查出來的有兩個,不過我猜測,肯定還有其他的。這兩個通道,都有鬼修跟魔修重重把守,想悄悄溜進去,可以說,基本不可能,魔界的防衛可不像鬼界這麼寬鬆。」

葉雄繼續說道:「第二件事情,就是得到蝠王血,這件事情我已經辦到了。」

「什麼,你得到了蝠王血?」金雕聽完之後,十分震驚。

他在鬼界二十多年,萬蝠王是什麼人,他十分清楚,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找他,連個影子都找不到。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葉雄是怎麼找到的。

「我深入萬蝠洞深處,找到萬蝠王,從他身上取得了精血。」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跟蒙莎在萬蝠洞遇到的事情說了一遍,包括蒙莎的身份,還有她給自己下套的事情,聽得金雕大師又是震驚又是感慨。當然,事關冰靈的事情,葉雄沒有提到。

「真沒想到,精靈族前女王蒙莎,居然是魔界的人,真是讓人想不到啊!」 本宮的駙馬欠管教 金雕大師感嘆。

「我也沒有想到,還好自己命大,逃過一死。」葉雄心有餘悸。

「第三件事情是什麼?」金雕大師繼續問。

「第三件事情,我想得到九幽果,師伯可知道,九幽果在何處可以得到?」葉雄繼續說道。

金雕大師眉頭皺了起來,嚴肅道:「九幽果是鬼界的頂級靈果,據我所知,生長在九幽地獄之中。這九幽地獄是鬼界十大凶地之首,也是羅剎鬼王的老巢,你想到得到九幽果,太難了。」

「師伯可知道,九幽地獄在什麼地方?」葉雄繼續問。

「九幽地獄離豐都城不遠,大約也就一百公里之外的一個山谷之中,那裡是鬼界實力最強的地方。我建議你還是認真考慮一下,現在你對付的不單單是羅剎鬼王,還有魔界的人,不排除還有魔尊在那裡,如果再讓你遇到像蒙莎這種實力的魔修,你就麻煩大了。」金雕大師嚴肅地說道。

「我本來還是有點信心的,但是遇到蒙莎之後,就沒有多大信心了,只能等下次,突破到金丹中期,再考慮過來了。」葉雄萌生退意。

沒有支援,盲目前去,只有死路一條。

「我在鬼界的身份被識破,是時候回去了,咱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回修羅界吧!」

葉雄點了點頭,目前只能這樣了,他想先回修真界,慢慢打探另外兩種靈藥的下落。

兩人找到金不換跟那掌柜,準備一起回修真界。

接下來,金雕大師介紹那名叫作掌柜的,他的名字叫做莫語。

連續趕了一天的路,四人都睏乏了,在一片野外暫時休息。

葉雄正在閉目養神,突然一道人影,就像鬼魅一樣,出現在他面前。

這道人影出現得太快,無聲無息,葉雄連她怎麼出現的都不知道。

囚寵之姐夫有毒 他頓時嚇得魂飛魄散,以為被蒙莎盯上,正準備動手,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你不是膽子很大嗎,怎麼也有害怕的時候?」對方冷嘲。

這聲音不是精靈女王歌姬的嗎,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葉雄鬆了口氣,雖然他跟歌姬之間有過節,但是相比起蒙莎,他更願意看到歌姬。

「喲,這不是精靈女王嗎?」葉雄強露笑臉,說道:「女王殿下,好久不見了,你依然風采依舊啊!」

「別叫我精靈女王,自從精靈神樹被毀那一天開始,我這個女王就註定下台,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歌姬冷冷地說道。

「這都是誤會,我也是被蒙莎給利用了。」葉雄尷尬地笑道。

「跟我來,別驚動其他人,如果他們之中有一個醒來,我就殺一個。」

歌姬說完,化成一道流光離開。

葉雄知道這老妖婆的厲害,當初他可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還出動黑石項鏈,這才扛過五分鐘的。

話說,黑石項鏈在她身上,必須要回來,那可是他保命的最後手段。

轉眼之間,兩人已經在數十公里之外,歌姬這才停了下來。

「女王殿下,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葉雄上前陪笑。

(本章完)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他只能委屈求全。

歌姬目光落到他身上,冷冷說道:「我還以為你在空間裂縫之中,被撕成碎片,沒想到你還好好地活著。」

「這不是,蒙莎覺得我還有利用價值,救了我嘛。」葉雄說完,問道:「女王殿下,蒙莎的身份,你想必已經知道了吧?」

「我猜到了,不過一直都沒有證據,所以要你幫忙。」

「我實力微弱,能幫你什麼忙,你別抬舉我了。」葉雄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

「精靈神樹被毀,我一輩子的名譽受損,我這次前來,是要揭穿蒙莎真正身份的,我要讓精靈族的人知道,她是魔界的姦細,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在背後謀划的。」歌姬生氣地說道。

從她的聲音之中,葉雄聽得出來,她十分在意精靈神樹被毀的事情。

「女王殿下,我能說句實話嗎?」葉雄問。

「說。」

「我覺得精靈神樹被毀,這是件好事,最起碼,人族跟精靈族,都可以自由生活。」

「精靈神樹被毀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別人說我無能。」

呃……

原來誤會她的意思了。

「女王殿下,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我要你當誘餌,將蒙莎引出來,我用水鏡之術將你們會面的過程記錄下來,到時候有這份記錄,加上你的證詞,就可以指證蒙莎,讓她在精靈族呆不下去。」歌姬說出自己的想法。

葉雄嚇了一跳,讓他去當誘餌,那豈不是送羊入虎口。

「殿下,我想問一下,你跟蒙莎之間,誰牛叉一些?」葉雄問。

「沒打過,不知道。」

「萬一你打不過她,那我豈不是只有死路一條?」

「如果你不配合,你現在就是死路一條。」

「我配合,堅決配合,無條件配合……」

葉雄已經沒得選擇,如果他此刻選擇不配合,不知道歌姬會怎麼對付他。

「對了,上次我有點東西落在你身上,能不能還給我?」葉雄把手一伸。

「你說的是這個?」

歌姬從身上,拿出那條黑石項鏈,在手中拋著。

「沒錯,就是這個。」

葉雄伸手過去,正準備將項鏈拿回來。

歌姬把手一縮,問:「這是什麼東西?」

以歌姬的見識,在得到這條項鏈之後,她研究了很久,都沒辦法研究出這是什麼東西。

她只是隱隱覺得,這項鏈中間的石頭,有種神秘的魔力,如果用目光凝視之後,就會一陣陣眩暈,哪怕她實力超強,也沒辦法避免,她從來還沒見過這麼詭異的事情。

「這是我老婆的結婚項鏈,有紀念意義,麻煩你還給我。」葉雄伸出手。

歌姬知道他肯定不願意說,當下將項鏈收了起來:「把事情辦好之後,我就把它還給你。」

葉雄嘆了口氣,原本以為可以離開鬼界,萬萬沒有想到歌姬半路殺出,還要他做一件這麼危險的事情。

「蒙莎在什麼地方,你知道嗎?」葉雄問。

「她去了九幽地獄。」

「你不會想去九幽地獄找她吧?」葉雄嚇了一跳。

那可是羅剎鬼王的老巢啊!

「你不是想要九幽果嗎,現在不就是機會了。」

「這是機會嗎,這根本就是一條不歸路。」葉雄苦著臉。

只可惜,霸道的歌姬不給他任何退路,直接帶著他去了九幽地獄。

在去了路上,葉雄問了蒙莎跟精靈族,還有魔界之間的事情。

他心裡一直都有個疑問,白羽跟蒙莎之間到底有沒有關係,是不是真如白羽所說,蒙莎是她的親生母親。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蒙莎根本就不是白羽的親生母親,像她這樣有陰謀又高傲的女人,會跟一個飛羽族的妖獸相戀生女嗎?」歌姬懷疑。

葉雄也覺得有道理,至於詳細的原因,恐怕只有蒙莎這個當事人知道了。

接下來一整天,兩人都在趕路,一天之後,兩人到了九幽地獄所在的山谷。

這道山谷,在兩座大山之間,中間有一道裂口,正是入口。

入口那裡,圍滿了鬼修,少說也有幾十個,全都在巡邏著。

「女王殿下,你打算怎麼辦?」葉雄問。

「我先在這裡布一個水境,一會你進去將蒙莎吸引到這裡來。你們來的時候,就可以將過程錄下來了,記住,一定要在水鏡拍到的範圍之內。」

歌姬的手在虛空劃了一個四方的水幕,很快一面鏡子狀的東西,就出面在半空之中。

葉雄走過去一看,發現鏡子裡面,正在倒映著自己,十分清晰。

「這水鏡術怎麼弄的,能不能教教我?」葉雄問。

這東西可是偷拍神器啊,如果能學會,功能比起通訊器方便多了。

「原理很簡單,但想要布置到讓人發現不了,這就需要很強的實力。」

歌姬布置完水幕之後,手中打出一道道符文,進入水幕之內,很快面前原本存在的水幕,就完全隱形了。

「原來,水鏡術的原理是在水幕上面加入隱形的銘文,讓別人發現不了這水幕的存在。」

朧游白書 葉雄總算明白了,懂得原理之後,他覺得對於他自己來說,並不困雄。

畢竟,在銘文一道,他可是有著三十年的造詣。

「水鏡已經存好了,去把她引出來吧,記住,一定想辦法讓她原型畢露,只要揭穿了她的身份。」歌姬提醒。

「我只能盡量試試,她上不上當,我不敢說,這個女人太精明了。」

葉雄慢慢朝山谷入口處潛進去,很快就到了那些守衛身邊,潛伏在幾十米之外。

他想來想去,都想不到好的辦法進去,最後咬咬牙:「奶奶的,直接干就是。」

如果歌姬能牽扯住蒙莎,他跟冰靈聯手,對上羅剎鬼王,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想到這裡,他從藏身之處出來,來到半空之中,手掌凝聚冰火爆,直接就砸了過去。

轟!

地動山搖,狂風怒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