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如果你的氣質在改一下,那就和我師傅差不多了。」我提出建議。

「我的氣質怎麼了?」師傅的聲音突然響起。

「黑主!」我回頭一看,鍾離朝我撲過來,撲在我身上,樓抱著我。

「鍾離,你沒事太好了。」我摟著她,鍾離突然呲的一聲,「啊,別碰傷口,疼。」鍾離捂著後背。

「怎麼,這還有個和我一摸一樣的人?」師傅拍了拍男子。

男子不屑道:「哼,你的徒弟殺了人。」夢魔的聲音道。

師傅皺著眉頭看著我,「殺人,在這隨便,如果出了這裡,就不能殺了,可要付法律責任的。」

聽師傅這麼說,原來這真的是幻境,是實幻,我看著和師傅一模一樣的男子,我立刻攥緊拳頭,因為我知道他就是夢魔變來騙我的,「師傅,他是夢魔!」

師傅看向和他長的一摸一樣男子,「切,我早就知道,用你說。」< 師傅出拳朝夢魔打去,力量的較量,發出了層層波浪,將我和鍾離吹的向後退去。

我看著師傅和夢魔,分不清哪個是師傅,哪個是夢魔,我算知道他為什麼要叫夢魔了,因為他會幻術,可以把自己變成任何人,我看著他倆,顯得有些擔心,「師傅的小心點。」

師傅點頭,我著才知道哪個是師傅,他倆的裝扮一摸體一樣,看不出什麼,鍾離看著師傅他倆,「黑主,哪個是大叔?」鍾離分不清哪個是哪個,我又看了眼師傅,我也蒙圈了,撓著頭。

「不知道啊!哪個是我也分不清了。」我揉著眼睛,突然靈光一閃,他倆的實力的不同,「師傅,用仙術!」我對師傅喊道。

看著兩個人的招數,師傅?身上露出了白色氣體,我看準時機,朝另一個師傅攻擊過去,「哼,夢魔,我以看穿了你的伎倆,在繼續裝下去,只會覺得我師傅帥而已。」

夢魔用鬼氣擋住攻擊,變回了原來的樣子,突然朝鐘離跑去,「鍾離小心。」我喊道,看著鍾離,那夢魔居然變成了鍾離的模樣,嘮的我發愣,師傅也是愣住了,我看著兩個鍾離,鍾離驚訝的看著一旁的自己,「怎……怎麼變成我了?」

「鍾離……」我看著她倆道。

「黑主……」兩個鍾離都回應著我。

「怎麼辦,哪個拜師鍾離?」師傅看著兩個鍾離。

「哼,我有辦法,你以為變成別人我就沒有辦法對付你了嗎」我靠在牆上,看著兩個鍾離道:「把小白放出來!」

鍾離好奇的看著我,「放小白乾什麼?」


另一個則是好奇的看著另一個鍾離,「小白,只有真正的鐘離能放出來。」我道。

鍾離放出狐妖,那假的鐘離向後退去,突然變成了我的模樣,狐妖驚訝的看著我,不明的盯著我看,我無奈的搖搖頭,「唉,夢魔,看來你是真的垃圾,這裡,我是最容易識破的。」

師傅和鍾離盯著那夢魔變的我,我手裡握著劍,而他卻沒有,夢魔制出了和軒轅劍一模一樣的劍握在手裡,鍾離和師傅微笑,「這樣就更能說明你是假的。」

夢魔不明白的看著我,「怎麼回事?」

我看著夢魔,「我的劍是神器,上古軒轅皇帝的軒轅劍,你說呢?」

「神器?」夢魔看著我手中的劍,我點了點頭,夢魔見變成我們的模樣總被拆穿,於是開始找替身,夢魔朝鐘離飛去,狐妖擋住夢魔,夢魔重傷狐妖,狐妖回到鍾離身體中,夢魔穿過鍾離身體,也進入其中,我看著鍾離,此時她一臉的痛苦表情。

「啊!」鍾離捂著頭,全身好像都在疼痛,我想要接近她,師傅拉住了我,「現在她被附身,過去很危險。」

「呵,哼哼哼,這小妞的身體用的還真是靈巧,而且也很適合我。」夢魔對我和師傅做了個妖嬈的動作,我和師傅立刻流出鼻血,夢魔邪笑,「那本姑娘就一包你們的眼福。」

我和師傅驚訝的看著被附身後,完全沒有意識的鐘離,「師傅,啥是脫衣舞?」我流著鼻血。

師傅看著鍾離,「你看著不就知道了嗎?」師傅顧震冷靜,其實心臟已經開始撲通撲的跳了,師傅坐在地上,我也隨著師傅盤膝貳坐,師傅閉上眼睛,四周泛起了道道白光,防禦著師傅,「師傅,我咋辦?」

師傅坐在地上,閉著眼睛,「她是你媳婦,你說咋辦。」

對呀,她是我媳婦,我看怕啥的,我光明正大的站起,看著附身後的鐘離脫著衣服,「喂夢魔,你能能脫快點,我可是都等著急了。」我挑著眼睛。

夢魔看著自己的身體,「這小妮子身材如此之好!夢魔摸在了鍾離胸上。

「喂,你他媽過份了吧,居然動我的女人。」我拿劍朝夢魔倫去。

夢魔沒有還手,而是站在那裡,「打咋,不怕她死就打。」我的劍對著她的喉嚨,夢魔邪笑的看著我,「怎麼?不動手嗎?」

看著被附身後鍾離的模樣,我感覺到噁心,手臂打在鍾離的腹部,夢魔向後退去,吐出鮮血,「你小子還真動手。」夢魔驚訝。

動手怎麼了,我就是要動手,我還動腳呢?我一腳踹在鍾離的臉上,夢魔倒在地上,臉已經腫了起來,「啊,怎麼回事,這,這身體?」夢魔驚訝的看著這具身體。

「哼,鍾離在抗拒你,我的攻擊會讓**的主人感到疼痛,這樣也會喚醒她。」我得意的說道。

夢魔不敢相信的看著,這具身體在抗拒它,夢魔沒有離開鍾離的身體,而是站了起來,嘴角流著血,「哼,又能耐你就打死我啊!」

以夢魔的實力,打死他,我是不可能的,如果把他打死,那鍾離不就完了,我看著夢魔,夢魔突然想向我發動攻擊,然而卻捂著胸口蹲在了地上,「媽的,這就受不了了?」夢魔的臉上露出驚訝。

「哼,鍾離畢竟是個女人,你附身在她身上,她本來就弱,被我打了那幾下,估計她疼的都起不來了。」

「媽的,又敗在女人的手裡。」夢魔的表情冷淡,皺著眉頭。

「還有什麼招式是你沒使出來的,趕快使出,就你的力量,還稱鬼神,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鬼神不止嬴政一個呢?」我甩了甩頭髮上拿起劍看著夢魔。

「哼,鬼神,那可是所有鬼相爭的實力。」夢魔瞪著我。

「你的實力,就是個鬼王,還不快回陰間,繼續當你的鬼王,不要妄想什麼鬼神了,趁你還沒殺人之前,我放你一條生路。」

夢魔對著我微笑,「哼,放我,我有說要走嗎,你還殺我,你殺個我看看。」夢魔朝前走了幾步,沒錯,我不敢動手,但我更不可能放了它,一切都是我的說說而已,只要她從鍾離身上飄出,那我就立刻除了它。

看著夢魔用鍾離威脅來掩護自己,我只能按兵不動,師傅站了起來了看著我夢魔的模樣,師傅道:「用一個女人的身體來掩護自己,你不覺得可恥嗎?」

「哼,可恥,那你看你徒弟的老婆,你不覺得倫長嗎?」夢魔突然掀起衣服,師傅立刻閉上眼睛,鍾離居然都露了出來,站在我的面前,師傅不敢睜眼,「小黑,穿上衣服的時候告訴我。」

我無奈的擦了擦汗,「真是的,看來只能這樣了,夢魔,就算你在她體內,哼,今天你也得死。」我瞪著雙眼,夢魔向後退了幾步,我撿起鍾離的衣服,和夢魔扭打在一起,我給她套上衣服,盡量的不傷害鍾離。

「師傅!」我高聲喊到,夢魔一驚,師傅立刻抓住夢魔的腳踝,突然將他朝天上扔去,落在地上,夢魔冷哼一聲,四周的景物變了回去,我們站在鍾離家的客廳里,正和夢魔對視著,夢魔倒在地上爬起。

「噗……」夢魔吐出口鮮血,夢魔得到聲音中,帶有鍾離的聲嗆,如果在鍾離體內殺了夢魔,那鍾離就會隨之死亡,「師傅,鍾離受傷了。」

師傅看著鍾離,一臉的憔悴,夢魔看著師傅,「媽的,去死。」夢魔沖向師傅,一股強勁的霸道之氣,將我彈開,撞在牆上,師傅四周白茫茫的仙氣瀰漫,看來又要大幹一場,比氣,師傅受傷,氣息都在調整中,師傅一定不是夢魔的對手,我看著師傅,此時師傅的嘴角流出了血來,師傅不敢用全部力量,如果使用,受傷的不只是夢魔,還有鍾離,師傅,還會傷及到我。

陣陣霸道的波浪氣息發出,打的我喘不上氣來,夢魔開始有些退縮,身體在不停的顫抖,大口大口的鮮血從鍾離的嘴角流出,我心疼的看著她,師傅收回仙法,鍾離向後退了幾步,「好厲害的仙術!咳咳……」夢魔劇咳。

「師傅,必須把夢魔從鍾離的身體里逼出來。」我拿出符紙,交給師傅,「師傅你來。」

師傅接過符紙,筆墨,「你去尿點童子尿來。」

我立刻一驚,「師傅,你忘了,我不是童子嘞。」我尷尬的笑著。

師傅突然想起,對啊,昨晚他就已經不是童子了,師傅敲了下我的頭,「媽的,臭小子,我叫你守身如玉,你就是不聽。」師傅道。

「額,我怎麼不聽了,那是因為鍾離太過於誘人。」我臉有些紅了,師傅拍了下。

「臉紅什麼,趕緊把這符紙貼在鍾離額頭,這是雞血,泊在她身上。」師傅把符紙給了我,我看著鍾離,夢魔向後退了幾步,警戒的看著我,手上凝聚著鬼氣,朝我扔出,我一閃躲,鬼氣正打在師傅的臉上,因為由於我擋住了師傅的視線,所以師傅沒發現鬼氣。

師傅退了個踉蹌,捂著臉,顯得有些生氣,我看了夢魔一眼,不好,師傅發威,鍾離倒霉,「打人不打臉的……」我看著夢魔。

夢魔也發覺師傅有些不對勁,師傅身上的仙術突然爆發,眼睛怒瞪著鍾離,「這,這,師……師傅,不關鍾離的事啊,下手輕點。」我擔心道。

「還我帥氣逼人的俊臉!」師傅怒吼,朝鐘離攻擊過去。< 「啪!」師傅一拳打在鍾離臉上。

「不是,師傅,你幹什麼?鍾離是被控制的,她又不是故意的,你們能打他呢?」我拉著師傅。

鍾離滿嘴鮮血的看著師傅,嘴角上揚,「哼,打,在打啊,在打這女的可就死了。」夢魔對著師傅道。

「是嗎,不過那樣你就死了吧!」師傅奪過了我手中的劍,指著鍾離。

夢魔一驚,它的力量已經快耗盡了,製造幻境,很是浪費鬼氣,現在的夢魔,實力已經大大減退,「師傅,不能動手,會殺了鍾離的。」我攔著師傅。

「滾,我的臉都被打破了相了。」師傅吼道,身上的仙氣散發,爆發的很是兇猛。

「別師傅,別,我來,我來收它,把它從鍾離的身體里趕出去,那時在勞師傅動手。」我擦著額頭的汗水,我和鍾離打沒事,我會小心,不會重傷鍾離,而師傅現在的模樣,真的讓人很是擔心。

「師傅,您消消氣,消消氣。」我奪過師傅手裡的劍,師傅腦袋被打的烏黑,拿出符紙,朝鐘離貼去,夢魔躲開攻擊,我貼在牆上,夢魔現在實力大減,正是除去它的時機。

夢魔看著窗外,朝窗外跑去,結果窗帘拉起,夢魔捂著身體,之後後退,躲到一旁,師傅發出了一個白色光罩,罩著這個樓層,夢魔看著師傅,露出了厭惡的神情,突然朝師傅攻擊過去,師傅拉住了夢魔的腳,突然將他摔在牆上,鍾離吐出鮮血,我立刻阻止師傅,「不要攻擊,鍾離會死的。」我攔著師傅。

「哼,十分鐘,給我把它趕出來,不然我殺了她。」師傅對著我道,目光有些冰冷,看著師傅,我感覺不妙,師傅說的是真的,不像是開玩笑,十分鐘,我能把它治了嗎,我看著手裡的符紙,握在手裡,攥的緊緊。

「哼,就憑你?」夢魔看著我,突然對我發起攻擊,我向後退去,師傅突然從我身邊飛逝而過,奪過我的劍,師傅的速度很快,我驚訝的看著師傅,「師傅!」我喊道。

「哼,小黑,對付敵人,不要因為把柄而放棄抵抗,放心,鍾離會沒事的。」師傅說出此話,我更加的有些擔憂。

師傅將劍朝天空扔去,軒轅劍指向鍾離,我心裡那叫一個擔心,手都在顫抖,夢魔朝師傅攻擊過去,身上爆發著強大的衝擊波,鬼氣陣陣,軒轅劍朝鐘離刺去,此時我的眼睛目不轉睛的看著軒轅劍朝鐘離刺去,當,劍落在夢魔腳邊,夢魔想要用鬼氣將師傅的仙氣壓制住,身上的鬼氣全部爆發出來,師傅拳頭變成了個鐵拳,給我嚇了一跳,怎麼這麼厲害,拳頭居然武器劃成了鐵,我不是在看動漫吧!我的眼睛看著師傅的拳頭,嘴張的很大,很是驚訝。

「哼,不要在做無謂的抵抗了,你的鬼氣已經沒了,剩餘這區區鬼氣,還想打倒我。」師傅霸氣外露,看的我好生羨慕。

「啊!疼,疼……」鍾離的聲音慘叫,「啊!可惡,我要拉個墊背的。」夢魔的慘叫嘶吼,在我的耳邊傳出,夢魔捂著胸口,鍾離的胸口被師傅打了一拳,鍾離吐出血來,衣服被打碎了一塊,半露出胸,我看著師傅拉住了他。

「師傅,鍾離會死的。」我就差給師傅跪下了的模樣。


師傅推開我,一股冰冷氣息傳出,「夢魔閉滅!」轟的一聲,一陣狂風吹起了師傅的髮絲,書紙在這房間里旋轉於空,當狂風停止的時候,我看著鍾離,衝過去要摟鍾離,師傅立刻拉住我。

「別過去!」

「你媽的放手,是你殺了鍾離,我要你陪葬。」我眼睛通紅,對著師傅吼道。

「哇!噗!」鍾離張開嘴,血液嘩嘩的從嘴裡往外流著,鍾離全身都是血液,衣服已經被那狂風狡的破爛不堪,皮肉有的已經被劃開了口子,裡面往外涌著鮮血,夢魔看著師傅,「哼,我拉了個墊背的。」夢魔微笑,說的是鍾離。

鍾離頭上都有一條血口,看上去很大,心臟被軒轅劍貫穿了,「呵,哈哈哈哈,快看你徒弟的表情,他一定恨死你了。」夢魔惡狠狠的看著師傅。

師傅看向我,「恨,就算恨有什麼用,必須得有實力,沒有實力,恨有什麼用。。」

聽師傅的話,我立刻一愣,看著師傅,師傅說的沒錯,我沒有實力,用什麼去恨,又用什麼去報仇,看著鍾離,此時我已經絕望,跪在地上,敲著地板,眼淚婆娑的,「師傅……你,說過,會救鍾離……」我的聲音梗塞。

「嗯!」師傅點頭,我看著師傅,看著眼前的夢魔,師傅走向她,「從上官鍾離的身體里給我出去。」師傅冷冷道。

「哼,不!」夢魔得意道。

「那可由不得你。」師傅拔出了鍾離胸口的軒轅劍,夢魘慘叫的看著師傅拔出,師傅在鍾離額頭貼張符紙,突然向前拉伸,一個人影被拉了出來,是夢魔的,「小黑,快給鍾離醫治,用你的血。」師傅吼道。

「噢……」我立刻抱住鍾離,看著她滿身的鮮血,將衣服裹在她身上,用匕首劃開手腕,滴入鍾離嘴中,鍾離陷入昏迷,根本喝不到,我吸著自己的鮮血,對著鍾離的嘴,給她喝下,不一會,鍾離身上的傷居然在癒合。

「師傅,這……」我看著師傅。

「你和鍾離一樣!這點你居然不知道。」師傅道。

「我從來都不知道我居然有這能力。」我的臉貼在鍾離額頭,看著鍾離,她沒事,真是太好了。


夢魔的身體越來越弱,看著師傅冰冷的臉上,我抱著鍾離向後退了幾步,因為我知道,一會師傅抱起仇來,一定會傷及到我們的,鍾離還在昏迷,看著她的模樣,我的臉上露出了心疼。

「啊!」夢魔慘叫,師傅手裡拿著黃色的液體,朝夢魔的身上,一點一點的滴去,我看著那液體,是黃泉,師傅居然用黃泉對付它。

夢魔的身體在快速的分解,慢慢的消失,這黃泉居然如此厲害,不禁能給鬼用刑,還居然能滅鬼,我看著那神奇的黃泉。

「啊,陰陽先生,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這章臉的。」夢魔嘶吼道。

「哼,你再也沒有永遠了。」師傅冷聲道,突然將黃泉水全部倒在了夢魔身上,夢魔慘叫聲消失,身影越來越淺,越來越淺,直到消失。

鬼王?鬼神,管你是什麼,從此以後都從陰陽之間消失了,永不復生,枯木,廖火,落魘,夢魔,這四鬼將永不存在,消失在於這陰陽兩世之間。

師傅來到我和鍾離面前,看了眼鍾離,「沒事了。」我冷冷道。

師傅皺著眉頭,「怎麼,還在生氣?」師傅道。

「嗯,為什麼要這樣,知道鍾離有多危險嗎,她這是活了,如果死了,你要付全責。」我對師傅道。

師傅微笑著,揉著我的頭,「小黑怎麼一個小孩子氣,你都多大了。」師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