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這小臉蛋當真是嫰啊!還有這雙眼就算是驚到了,也是那麼的迷人呢!你喊吧!叫吧!

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敢來救你了!這家KTV可是我家的產業,在這城北一帶,哪個不知死活敢在這裡和我作對?」

「沒錯!在這城北一帶,哪個不長眼的敢違逆我們楊少!」

「我說小妞,你就別掙扎了,你就從了我們楊少吧!」

「我們楊少是什麼人,你居然不懂得珍惜,簡直是無知得徹底!」

……

在那楊偉的聲音落下,衛生間內又響起了一片附和聲,裡面的人似乎不少。

聽著這些囂張到無邊的話,葉天只能無語的摸了摸鼻子,決定上去做那不知死活兼不長眼的人兒。

讓這些人知道,什麼叫這世界無處不充滿驚喜,還有驚嚇!

冷冷的一笑,葉天神情冰冷,大步走了上去。

不等葉天走近,那兩個杵在衛生間門口,充當生時代衛生間門神的凶神惡煞墨鏡男中,便有一人上前伸手示意葉天站住。

「站住,這處衛生間停用了!」

我真的想助攻 葉天腳步不停,也不回答,徑直走了過去。

「艹!你小子耳聾嗎?沒聽到老子的話嗎?」

那攔住葉天的墨鏡男憤怒的大吼,雙手捏得骨節咯咯響。

葉天仍舊不答。

「毛坯的!這小子是找死啊!阿大,咱們上,弄死他!」出聲的那墨鏡男惡狠狠的說道。

那阿大也摩拳擦掌,陰狠的說道:「沒問題,阿二!

格老子的,站了這麼久,我正站得渾身骨頭髮疼。

沒想到這小子上來找死,正好活動活動筋骨!」

說話間,兩個墨鏡男齊齊揮起那碗口出的拳頭,凌厲地砸向了葉天。

看著出手的兩人,葉天冰冷的神情第一次有了變化,眼底下閃過絲許訝異。

暗道這兩人身手確實不錯,有些功夫底子,對上幾個普通人不在話下。

只可惜,他們也就對付對付普通人了,在葉天面前根本不夠看,當下腳步不停,直接伸出雙手。

見葉天如此託大,居然想這樣就接下自己兩兄弟的拳頭,之前出聲的再頓時暴怒。

「毛坯的! 至死不渝 你小子居然敢這麼託大,簡直就是看不起老子們。

今兒個不打你個滿臉桃花開,你就不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呃……」

不等紅字出口,阿二的話音已經停住,變作鴨子被掐住脖子的奇怪聲音。

聲音一起變的,還有他臉上的神情,原本的暴怒凝固,一股名為恐懼的神情慢慢的自爬上來。

不僅是這阿二,那阿大的神情也差不了多少,彷彿見了鬼一樣。

兩人會露出這樣的神情,這是原來他們兩同時砸出的兇狠一拳,居然真的被葉天輕飄飄的接下了,而且是同時接下的。

這總之比見鬼還要可怕,他們可是李中躍最得意的打手之一,平常兄弟的對付幾個普通人不在話下,聯合起來更是能夠對付十幾個。

可現在,居然被對面這個看著沒有他們強壯的瘦弱小子,輕鬆的接下他們攻過去的拳頭,這如何不讓他們驚詫?

兩個墨鏡來嚇呆了,葉天可沒有,只見他冷笑一聲,雙手微微一個用力,往上一折。

「啊!」

慘叫聲頓時泛起,這兩個墨鏡男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隨著葉天的動作,而被迫跪在地上。

等他們叫完,葉天已經一人賞一腳,直截了當的將他們踢暈過去,快步的走進了衛生間。

「哈哈哈哈……吳曉曉,你還是乖乖的認命吧!不要再繼續掙扎了,好好的讓老子爽個夠。

只要讓老子爽個夠,老子說不定就會放過你,不然別說是你,就連你家人也別想好過,你信不信?」

這時候,衛生間里的人你就沒有注意到外面的動靜,那楊偉更是張狂無比的大叫著。

葉天走了進去,大致的看了一下,發現除了被逼得靠在牆壁上,正驚恐的瑟瑟發抖的吳曉曉外,還有十來了看其穿著打扮,就知道不是好人的混混。

其中,站在最前頭的一個手裡提著紅酒灑瓶,留著火紅雞冠髮型,肥得橫豎都一樣寬的人,想來就是那個名字很有個性的楊偉了。

嗯,不得不說,這傢伙的母親當今大膽前衛,給他取了這樣一個深有寓意的名字!

就在葉天走進來之後,衛生間內的這些人吳曉曉的身上,一個個眼帶銀邪,都還沒有發現葉天進來。 那肥胖的楊偉,仍舊陰狠的笑道:「吳曉曉,你就從了我吧!」

「沒錯!楊少可是大人物,只要從了我們楊少,今後還不是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我說楊少,咱就不要廢話了,趕緊用你那壯碩的體魄,讓這丫頭好好品嘗到什麼叫男人中的男人,這樣她可就離不開您了!」

「沒錯!像楊少這樣又帥又多金,身材還有如此壯碩,哪個女人不喜歡?」

「像楊少這樣的帥,已經帥出了人類的範疇啊!」

……

邊上,那十來個混混們紛紛附和起來,一個比一個說得不要臉,看到後面進來的葉天只覺額頭黑線密布

這也叫帥?你們的審美標準是豬的審美標準吧?還有,這身體確實碩,可離著壯還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啊!

好吧!如果用豬的標準來說,勉強可以搭個邊!

看著那橫豎一樣寬,動一下有千層肉浪的楊偉,葉天無法用人類的審美標準,看出有哪怕萬分之一的帥來。

心中也不得不感嘆,這些混混們也當真不容易,為了混口飯吃,要說出這樣違心的噁心話來,得有多麼厚的臉皮和強大的心臟啊!

那帥得非人類的楊偉面露得意,不禁大笑道:「急什麼!

像這樣的美人怎麼可以唐突,得慢慢的玩才有意思嘛!

像你們說的那樣,簡直是沒品位到極點了,好好跟我學著點!」

說話間,楊偉便伸出一隻手,便要抓向了吳曉曉的肩膀。

「對對!楊少果然有品味,我們就是大大的不如啊!」

後邊的混混們再次違心地附和。

「你給我讓開……」吳曉曉氣急,不斷的掙扎著,心中只有絕望。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咳!我說哥幾個,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們這可不光彩啊!」

正在絕望的吳曉曉美眸一亮,帶著驚喜的哽咽道:「是……是葉天?」

自從葉天和她說明白之後,便有意無意的遠離葉天,知道和葉天已經不可能了。

所以才有點自暴自棄,和幾個壞學生一起到處玩,想要藉機發泄。

可不想這個楊偉喪心病狂,居然趁著帶他們來自家KTV,想要對自己用強,可不想葉天如從天降,這讓吳曉曉的內心頓時複雜了起來。

葉天的聲音來的突然,楊偉嚇了一跳,轉過身去。

那些混混們也同樣轉過身來,一見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其中一個便手指葉天怒罵。

「馬個機的!你是什麼人,還不給我馬上滾出去,沒見到楊少在辦事嗎?想死還是怎麼滴?」

「路人,不想死,只想清理一下垃圾,為環保事業做一下力所能及的貢獻!」

葉天踏步上前,聲音冰冷。

看著在有如天神般,帶著光明與希望踏步而來的葉天,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有事了的吳曉曉,不禁泛起了淚光。

原本就已經喜歡上葉天的內心,頓時便完全的痴迷了,只覺得今天便只容得下葉天一人。

此時,一個混混憤怒地大喊:「我卄!你小子夠任啊!還有阿大、阿二是幹什麼吃的,居然放了個野小子進來。

等下收拾了這個野小子,楊少可一定要好好教訓他們倆,聯通個人都不會,簡直是廢物!」

相對於那個混混,楊偉的臉色卻有些凝重,甚至是嚴肅,他知道阿大、阿二的身手。

眼前這人能夠這麼輕鬆自在的進來,顯然不可能是隱身進來,剛才也沒聽到外面有大動靜,這預示著對方的不簡單。

再加之在KTV魚龍混雜,往往有一些身份不凡的人,喜歡來這裡找樂子找刺激。

兩相結合之下,楊偉雖然紈絝,但也不是傻子,能感覺對方不簡單,一時不敢貿然行事。

當下,阻止了幾個想要表忠心的混混,沉聲問道:「朋友,不知道可以認識一下嗎?我叫楊偉,你呢?」

沒有理會楊偉的話,葉天看向了眼含淚光的吳曉曉,不禁安慰她。

「放心,有我在,你不會有事的,我會幫你將這些垃圾清理掉。

今天以後,不要再來這種地方了,要是出事了,鄭姨會很傷心的!」

吳曉曉原本激動那神情,頓時黯淡了下來,心道原來你只是擔心我媽會傷心啊!

那不是因為我媽,恐怕你就算了發現了這事,也不會管我吧?甚至還會說上一句話該吧!

想著這些,吳曉曉只覺得心中酸澀,卻又捨不得埋怨葉天,一時間便極為委屈。

楊偉見葉天居然無視自己,氣得頭上青筋直冒,可對方越是如此表現,他就免不了有所忌憚。

當下,楊偉再次出聲:「朋友,家父楊步駒,不知你是?」

步駒?不舉?看來不止你母親的會起名字,你奶奶的也很會起名字啊!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哪!

心中吐槽,葉天冷笑:「我叫葉天!」

聽到這裡,楊偉低呤道:「葉天?覺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聽過?

不過既然想不起來,那就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了!」

在自以為確定了葉天不是什麼江陵市大人物后,又見到葉天身上穿的是地攤貨,楊偉便收起了謹慎,恢復了之前的囂狂。

「小子,現在識相給我滾出去,不然老子就削死你!」

雖然知道葉天能進來,身手不會弱,可楊偉只覺憑著身邊十來個手下,根本不需要懼怕他。

正所謂群狼獵虎,楊偉絕不相信葉天能夠做以一敵十,那不是在尋常人能做到的。

只是楊偉根本不知道,在他對面的人根本不是尋常人,而是一個修真的強人。

別說以前只有十幾個人,就算再增加個十倍,也不過他一手拆的。

可惜,完全不知道這一些的楊偉,重新猖狂了起來,完全不知道等待他的下場,將是何等的悲慘。

葉天冷笑,「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現在帶著人走,我可以既往不糾!」

楊偉一愣,和其他的混混對視一眼,隨即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葉天,大笑而起。

「我說誰敢來摻合這件事情?原來你小子是個傻逼呀,難怪了!

看來老子需要幫你重新認識一下,什麼叫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這句話了!

順道著還會幫你鬆鬆筋骨,為你做個全身點衝擊式按摩,不用謝!上!」

話音一落,楊偉手一揮,站在最前面的兩個的混混沖了上去。

這兩個混混也不知是腦子不好,還是不知道葉天能進來所代表的意義,神情顯得非常輕鬆,伸手便要去扭葉天的手,想就這樣拿下葉天。

一眾混混還沒反應,卻已經看見葉天輕易地卡住了兩個混混的脖子,直接將他們兩個提了起來。

這一下,兩個混混頓時張嘴吐舌,臉一下子醬紫,手腳不斷的掙扎著,似乎感受到了死亡的來臨,不爭氣的尿了褲子。

見狀,葉天將手一松,滿臉嫌惡往後退了一步。

兩個混混倒地,一臉劫後餘生,大口喘起氣來,看向葉天的眼神充滿恐懼。

看訓葉天如此輕鬆地解決兩個手下,楊偉不禁倒抽涼氣,知道自己這次是真的踢到鐵板了,對方果然不是猛龍不過江啊!

可現在,已經騎虎難下,想要認慫是不可能了,那他楊偉還要不要混,以後哪還有臉說是道上的人?

心想著,楊偉一咬牙,輕身對被葉天嚇到的幾個混混厲喝。

「都弄這幹什麼?給我一起上,別怕!這傢伙再厲害,終究只是一個人,難道能以一敵十。

你們一起上,抱頭抱腳抱手的將這傢伙放翻在地,只要將這傢伙放翻,我便允許你們在這裡免費任意的玩上一個星期!」

這家KTV可不僅僅只有k歌,還有著各種合法或不合法的項目,這些項目不管合法不合法,一個個都貴得要死,哪是這些混混們能消費的。

如今有了楊偉的這句話,混混們頓時士氣高漲,也認同楊偉所說,這不過是一個人而已,再怎麼厲害也有限。

這些混混們吶喊著奮勇沖向了葉天,誓要將葉天放翻在當場,當真是應了那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名言!

可是楊偉和混混們不知道,葉天確實做不到以一敵十,因為人家動手的下限,就是以一敵千的無雙割草。

只讓他以一敵十,未免有些太放不開手腳了!

只可惜,楊偉不知道,混混們也不知道,只以為這一次必定能拿下這人。

面對著吶喊衝鋒的混混們,葉天怡然不懼,連挪動一下腳步都不用,單是用手。

在一陣噼里啪啦的耳光聲中,輕鬆將這十來個混混放翻在地,完成了無敵的十連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