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吱吱~」

似乎是在回應東方修哲那挑釁的眼神,圖匝魯控制著魔甲舉起了強有力的雙臂。

圍觀者當中,很多人都把心提了起來,他們可是見識過這具魔甲的強大破壞力,如果這兩拳砸下來。少年鐵定要變成肉醬!


按理說,在這樣的威脅下。少年就算不會膽怯,也會有所顧忌才對。

然而。少年接來的話,還是那樣的高傲。

「把你的垃圾從我面前移開!」東方修哲語氣平淡。


就這種破銅爛鐵,也好意思拿出來顯擺!


如果東方修哲願意,他只需一根手指,就可以讓這具魔甲再也動不起來。

「小子,你就不怕我殺了你!」圖匝魯表情兇惡,激動的他,隨時都有可能暴走。

「如果你想死的話,可以試一試!」東方修哲的語氣轉冷。

與他的淡然冷靜不同,身後的烏克,可謂是緊張到了極點。

他有心想要說點什麼,可是卻什麼也說不出來,況且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有人聽他的。

「不會真砸下來吧,這可如何是好?」烏克非常擔心東方修哲的安危。

他認定東方修哲只是一個魔法師,一個魔法師,如此近的距離與一具魔甲對峙,那無疑就是送到老虎嘴邊的肉。

「啊!」

圖匝魯大吼一聲,正欲操控魔甲給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點教訓時,他的父親一把阻止了他。

「父親!」圖匝魯不解自己的父親為什麼還能夠忍受。

「給我退下!」圖格爾臉若寒霜,他不是忍得了,而是必須忍。

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煉器慶典,只要自己這一方率先動了手,那麼有理也會變成無理,他還沒有愚蠢到與煉器協會為敵。

相對於衝動來說,圖匝魯還是比較懼怕他的父

親多一點,所以不得不退到一旁。

周圍的看客,剛剛提起的心,此刻才得到了緩和,一下子議論聲起來。

「這到底是哪一齣戲,怎麼突然冒出這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來?」

「這個少年實在是膽大啊,剛剛我可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什麼膽大,我看是犯傻才對,聰明人,誰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在這些人看來,如果真動起手來,估計東方修哲還不夠魔甲一下子呢!

面對如此緊張的氣氛,東方修哲態度不減地繼續道:「別以為你們這種騙人的買賣可以瞞過所有人,斗戰大陸的高人有的是,勸你們還是收斂一點,不然怎麼死的都不會知道。」

好狂妄的一句話。完全就是沒有將圖匝魯與圖格爾放在眼裡。

「少年,你別欺人太甚,事情總要有個度,否則你想要完好地走出去,也將是一個問題。」

圖格爾眼中寒芒一閃。如果不是顧及到周圍這麼多眼睛看著,他早就動手了,何須忍到現在。

「烏克,我們走吧,跟這種人計較太浪費時間!」東方修哲可不想與對方打嘴架,他可是有著很多事情還沒有做呢。

烏克點點頭。他巴不得快點離開這裡呢!

「烏克,你給我站住,我們的賬還沒有算完,你想逃到哪裡去?」

圖匝魯大吼一聲,就要直衝過來。

他暫時無法拿東方修哲怎麼樣。但對於烏克,他可就沒有那麼多耐心了。

「你想幹什麼,想動我的人!」東方修哲橫跨一步,擋住了圖匝魯。

「你!」

此時的圖匝魯,肺都快要氣炸了,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憋屈過。

「你的人,少年,你這個玩笑開大了吧!」圖格爾停頓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這位烏克,可是我的家僕。你這樣公然地把他帶走,是不是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裡了!」

「恩!」東方修哲一本正經地點點頭,然後道,「你說的沒錯,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把你們放在眼裡!」

「你!」

圖格爾沒有想到這個少年會這麼回答,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深吸了數口氣。圖格爾才堪堪壓下心中的那團火,寒著一張臉。不再看東方修哲,而是對著有些不知所措的烏克怒道:「還不給我滾回去!」

烏克的身體明顯一哆嗦。

這個時候。東方修哲用傳音的方式對他說了一句話:想想他剛剛是怎麼侮辱你的父母的!

只是一句話,就像是給烏克注入了無比強大的勇氣。

他猛地抬起頭,怒視著圖格爾,大吼道:「要滾的人是你,我已經受夠你了,從今以後,我和你沒有一點關係,少對我吆五喝六的,別以為自己有幾個錢就了不起……」

可能是憋的太久了,這一次突然爆發出來,烏克簡直就像是換了一個人,直接把圖格爾給罵傻了。

等圖格爾反應過來的時候,烏克正緊隨東方修哲,向著人群外圍走去。

「反了,看來我對你仁慈太久了!」

圖格爾眼冒凶光,對付東方修哲他可能有顧忌,但對付烏克這個自己養了多年的狗奴才,他可是一點顧忌也沒有,就算是打死了,他也不怕煉器協會追究。

手掌之上,驟然凝聚魔力,一顆耀眼的火球,在他的手掌之上越來越大。

「火焰魔法——炎爆術!」

他將手中的火球猛地扔了出去,目標正是烏克。

「小心!」人群中的甄琴嬌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呼!」

火球以一種奇快的速度,眨眼便是到了烏克的身後。

而此時的烏克,還毫無所覺。

「轟!」

一聲劇烈的爆炸響起,頓時煙塵滾滾。

圖格爾嘴角帶著猙獰地笑,心中暗道:狗奴才,竟然敢公然背叛我,這就是你的下場!

在他看來,自己剛剛的那一下,絕對已經要了烏克的命,畢竟他比誰都清楚烏克的弱小,根本就經受不住「炎爆術」的威力。

冷笑之餘,圖格爾不禁嘆道:「等一下不得不跟執法隊的人好好解釋一下,免不了會頗費一點,這個狗奴才,臨死還給我找麻煩!」

就在他這樣想的時候,一個冰冷的聲音突兀地從爆炸的方位傳過來:「你剛剛的那個魔法,我可以理解為是在向我宣戰么!」

煙塵散去, 婚然星動,總裁大人心上吻

在他的身後,正蜷縮著受了一點點驚嚇的烏克。(未完待續)



… 「哇!十二世!」許諾顏的關注點一下子就落在了吉普賽老妖婆的回帖上:「寶萱,你為什麼不問問他後面十世啊?」

趙寶萱輕嗤:「他瞎編的!」

「你管他是不是瞎編的呢!只要他能回答就行啊。」

「瞎編的你也信?智商也太low了吧!我一看他這種回答,我就覺得根本就不可信,太無厘頭了!」

「你不信有人信啊!」

「對呀,我就是看到那麼多人信他,就覺得莫名其妙啊!問多幾句,他給你上個套兒,然後就說給你做法事啊給你消災啊什麼的,讓你出費用,最終目的就是騙你錢唄!」

「……趙寶萱!你揭我短!」

「我不是故意的,我又沒說你,我是真心這麼認為的。他還開了個帖子,你可以去看看,給人家解夢說什麼前世啊這些的,都大同小異。」

「看看就看看!」許諾顏這一看,徹底淪陷:「太好玩了,我也要發帖子,讓他幫我解夢!」

趙寶萱無語,說好的找劇本梗呢?

眼睜睜的看著閨蜜上當,是什麼體驗?

「顏顏,你要發什麼帖子?你不是說你從來不做夢嗎?」

「你別管,你看著就是了。」

「你是說你想瞎編一個夢讓他給你解夢嗎?」

「我絕對不瞎編!你等著,別吵我。對了,你去叫他們送兩杯咖啡進來,我還要一塊提拉米蘇,你自己想吃什麼就點什麼。」

趙寶萱知道這是打發自己,只好走開。

吧台那裡,許志成正在親自磨豆子準備煮咖啡,看見趙寶萱出來就笑問:「是不是顏顏命令你出來的?」


重生之從2010開始 ,誇張的吸了吸鼻子:「我聞到香味才出來的。」

許志成問:「你想喝什麼?碧雲天我可不會!」

趙寶萱汗,每個人都以為她喜歡小李子,趕緊趁機自證清白:「我特別喜歡咖啡的香味,可是我喝咖啡容易上火,有一次我連著三天喝咖啡,嘴巴都潰瘍了,被我媽狠狠的罵了一頓,所以不得不忍著。」

許志成笑:「那給你來杯果汁?」

「不用啦,檸檬水就好!」


「你胃酸多,再喝檸檬水容易反胃,還是喝杯牛奶吃塊乳酪蛋糕吧。」

「啊?成哥你怎麼知道我胃不好?」她來翡冷翠餐吧好幾年了,許諾顏都沒發現過她有胃病。

「威爾伯說的。」

「……!」

「他說的沒錯吧?」

「是。」

許志成從保鮮櫃里取出一塊乳酪蛋糕:「他說你喜歡吃偏甜的。」

金黃色的乳酪蛋糕上點綴了兩顆紅莓,用巧克力醬寫了beautiful,看著就覺得賞心悅目。

趙寶萱有點不好意思:「沒想到我老闆還會留意這些。」

許志成道:「威爾伯對朋友很細心的。工作的時候他是你老闆,但是在工作之外,你就不用那麼怕他了。」

趙寶萱納悶,誰看出來她會怕張無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