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龍嘯聲漸行漸遠,無言將車王戟收進體內,轉而笑看著重昆,

」不知重昆長老這次來,所為何事,「無言雙眸凝視著重昆問道,當年無言讓其所救,一直被困在這裡的空間,

這是一片比之上古戰場一樣的封閉性空間,並不是人力所能打開的,當中的兇險重重,山林間隱藏著可怕的凶獸,

」這是我大夏祖仙成道之地,只對皇族之人開放,你能在這裡用短短的六十年,走到人皇境界上,真可算是一代人傑呀,「重昆不吝嗇稱讚之詞大誇無言,這不是刻意去說的,而是發直他的內心說出來的,

」長老過獎了,「無言謙虛地道,雖然被困在這個空間里,但是收穫也是巨大的,

」不是過獎,你理應有這樣的稱讚,百歲人皇,縱觀歷史長河,可是百世難得一見,不過這一世很讓人驚訝,你們這一代中,已經有人比你早踏進這一領域了,「重昆臉色平靜地道:」但是在我眼裡,在這一世中,你是最有希望證道的人選,「

「哈哈,」無言朗聲大笑,這話生昆已經說了無數次,走到這一步的人,每個人都是奔著這最終點去的,

「這次來,九瓣功德塔已經準備好了,神皇想問你,是否進去一試,」重昆問道,但是眼裡卻是露出了少有的擔擾,

「進去,」無言能夠這麼快走到人皇境,都是得益於身上玄黃二氣,這是自已比別人證道的最有力神物,一路下來自已沒有碰到心魔與瓶頸,都是因它在自已體內為自已躲開那些心魔罷了,可是這總是躲並不是辦法,總要想辦法去解決,這就像一個比喻,玄黃二氣將對自已修道不利的東西放在一個泥池中,但是這池總有一天會滿,當這池中一滿必然崩堤,到時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虛空緩緩打開一座域門,大夏神皇的身影緩緩從中走出,而在他的身後緊跟著十數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神皇,」無言對著其微微拱了拱手,彎腰恭敬行禮道,

「你的決定我已知道,但是功德塔是為半仙之器,現在勾陣星里大賢者已絕亡,我等合力也只能打開的最高塔層,也只能到大賢者層次,」神皇看了無言一眼,又瞟向了身旁的重昆道:「重昆長老,你是最接近大賢者的人,功德搭就由你穿控,十大長長在其旁相助於你吧,」

「是,」重昆點頭禮應是,

「無言,功德塔中自成一界,你若破不了當中的試練,將會永生困在當中,你可真想好要去,」神皇像是在最後申問似的問道,

「對的,我意已決,我想報得大仇,必須要走非常途徑,」無言重重地點頭道,

「那好吧,既然你意已決,我也不阻你,證道者需有大毅志者,進得塔中,你將重新曆練所有境界,每一塔層只要你拔得中心的石劍則通過,你要緊記,當自已沒有能力挑戰下一層時,千萬別逞強,」大夏神皇道,無言身為預言之人,他可不是因為自已祖先的道器滅了:「當你拔得大賢者前,我們是無力幫你回來的,」

「唔多謝神皇饋言,」無言拱手謝禮道,

「列陣,」大夏神皇一喝后,直接將手中的九重天塔向這封閉的空間中拋去,只見石身小塔離手時,瞬間化作千萬丈高寬,橫跨在山間之上,

十大長老有序分列一方,重昆長老飛身而起,靜靜坐在石塔頂部,用已身勾動出當中的道律來,

塔巔之上,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而落,龐大而又壓抑的靈氣從石塔鋪面而來,充滿著一蒼桑歲月的感覺,

那石門在靈氣的衝擊一,瞬間大開,直接將無言吸了進去,無言被這股巨力拉扯著,心生抵抗,可是眼前的景色豁然轉變,一個巨大的平台突然在腳下出現,在自已的頭上則漂浮著一個八卦陣,八卦陣分落的靈輝下,一個傳送門出現,無言沒有想太多,知道邁過這一門坑,就會去到那未知的試練場中,

無言一腳邁進時,巨大的塔身一陣震動,外界的十大長老手中連連結印,然後大叫:「葬神途,」

巨大的聲波在塔身中的無言就聽到,這讓無言震驚,不過他沒有再多想什麼,在邁進塔身時,一座巨大的空間突然出,晴天白雲,塔中想不到竟然是一片小世界,高聳入雲的山峰,陣陣獸吼聲傳來,這蒼勁的林海一眼看不到盡頭,

「怎麼這樣的,」但是無言來到這裡的時候心頭卻是大驚,因為自已竟然修為大失,只有碎體九重天的修為,按照世俗的說法,就是只得天境九重天的力量,

無言臉色抖動,不過回想大夏神皇的話后,無言卻由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這便是所謂的得修各大境界嗎:「大夏皇族的祖先還真會花心思,弄出了這等修練之地出來,」

「這也好將我每個境界完善,」無言起身跳到古樹上,不斷向前飛奔,現在他沒有了修為,只得像武者那樣,陡步而行,

這個空間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那把石劍又是什麼,無言想著的時候,不斷深入林中,自已是來試練的,怎麼可能不戰鬥,

而在路經一座山嶽前,只見遠方,一隻口噴天火的紅狼正在山間中狂奔,而在其身後,一隻如同精堅金石的金剛黑熊正在追殺,再遠處,一條樹枝粗大,身披青甲的大蛇,正在噬食著一頭高大的巨猿,

「唔,」無言看著這些凶獸,臉色緊皺,雖然這些凶物看上去狂猛,但是卻沒有半點修為,

而就在自已胡思亂想的時候,這片天空上,重昆的聲間突然道:」無言,你現在所看到就是此塔主人一生經歷與所殺之物,每重境界都重現著當年祖先的經過,你不殺盡,你不會找得到石劍,「

」哦,這樣呀,「無言站在山峰上仰天笑道,這裡世界其並不大,站在一座山峰極目而望時,似乎已經能看到邊緣處了:」多謝長老了,「

」我只能在這一層里與你對話,這一層若你覺得自已不行,我們合力還能將你送回來,若你進入輪海層,不單我們引送不出你,我的聲音也不能傳送到你那邊,」重昆再度勸說道,

「不要了,我會走下去的,謝長老們關心了,」無言臉色堅定地道,這是一個機會,重渡准仙之人一生戰場的機會,自已怎麼可能放過,再說自已不認為比那石塔之人差,

「那你好自為之吧.」重昆最後重重一說后,聲音消散在空中,

「這樣看來,我是把自已趕上了絕路了,」無言輕笑道,

但是在最初的震驚之後,無言卻又漸漸的平靜了下來,他的修仙起步點來自天魔森林,當年自已也是一路殺出來的,現在一個蠻荒大山怎麼能夠震懾得了自已,

重新擺好自已的位置,繼續向前走去,山林間的凶獸在撕殺,但是死去不久的凶獸不久后,又會從另一個地方中重新,似乎是遁環重生似的,而當中的凶獸雖然個個達到天境圓滿,但卻沒有一隻能突破進道體,看來重昆他們所言非虛,真的是那塔主人一生所殺的最強之敵, 無言走進十里后,身前被一塊高大的巨石阻攔著,巨石異常,堅硬無比,,通體呈黑色,高有三丈米,上寫碎體兩字,

兩字蒼勁有力,行龍流水,說不出地出塵壯觀,兩字的周圍,更是刻滿了小字,記述著如何過這一層的方法,

「斬殺九凶獸,拔劍闖靈河,」

「好,」無言大聲叫好,在自已踏進這裡的時候,就感覺到了當年那主人在大戰的戰意,

無言心中興奮而激動,隻身飛入山中,向著剛才那纏在一起的血狼與巨熊衝去,這樣的世界讓自已熟悉無比,頓時間,山中山石滾落,陣陣擊打聲發出,最後兩聲悲鳴響起,二頭猛獸被無言無情斬殺在場,而被無言斬殺在場的凶獸,卻沒有再度出現,

無言開初還以為會在這裡無盡無極要殺凶獸的,現在看來,自已只要斬得九頭凶獸就能破得了這層塔,進入靈河境,

無言的肉身本就強大,當年天境之力時,就用肉身力量戰勝過高自已數重天的寒如煙,現在重修,不過是重新找回當年感覺罷了,

旭日初升的時候,金色的陽光照耀這片未知的大地,無言盤坐在一塊大青石上,吐納呼吸,他的道袍已經早已變得破爛,露出裡面的古銅色的皮膚,吸收著一縷縷先天精氣后,神情輕鬆了起來,

「果然不愧為準仙所獵殺過的凶獸,」無言吐了一口濁氣,略有讚賞道,昨天一天時間裡,自已只殺得了兩頭凶獸,最後與巨熊對殺時,差點被其轟殺在掌下,自此他再也不敢小看這一層中的凶獸,

而讓無言感覺驚奇的時,這蠻荒大山的天地元氣很充沛,更是能練化為已用,這讓無言感覺驚奇無比,

無言靜靜在山間盤坐了一天,盤踞在此的凶獸似乎也感覺到了無言的存在,不斷在山間中嗅聞著,似乎想找到無言的藏身之處,


一番大戰後,無言感到了百多年沒有過的飢餓感,雖然能吸收天地元氣,但是因為自已沒有修成道體,這些天地元氣根本沒有多少能儲蓄在身體里,此時只得想辦法在餓死前,生吞那些凶獸了,

莽莽山林,無言也不是沒有試過生吞凶獸肉,在天魔森林裡,餓極時就已經試過了,所以天一初醒,無言就如一頭獵物般,直接向著山間走去,

在半山處,正好感到了石塊上記載的一種凶獸,狂獅,狂師高有一丈,如同獅子般雄壯,

無言的身體在其前,很是弱小,但無言沒有避,手中握得咯咯響,一來到,就直接直撞而去,

「吼,」狂獅似乎讓無言的舉動激怒了,一拍利爪,直想將無言抽飛出去,但是無言不退,手中舉拳,直接撞在了那拍落的巨爪中,

「轟,「的一聲,無言與其各退一邊,無言如同堅石的軀體內,一陣翻滾,但是百年的戰鬥經歷讓無言死拼而戰,一步後退,再度衝擊,一拳直接在狂獅的身上轟出了個血洞來,

殘殺在上演,無言一拳得手,再度強跳起,騎在狂獅身上,對著獅頭狂轟,血流如柱,狂獅被無言虐殺,根本無力反抗,數次將無言甩飛與擊退,都沒有阻止無言進前攻殺,

最後,狂獅面目全非,滾著腥血倒在了山間,無言浴血而戰,生吞獅肉,生肉落肚,那飢餓感得到了充實,這裡的一切,相對於無言來說,就是真實存在的,一切都不會重來,

無言繼續上路,在與狂獅大戰中,一隻白色神鷹已經在無言的頭上盤飛許久了,一展有十丈的雙翅遮天蔽日,見無言殘殺了狂獅,快如疾風地從他頭頂飛落,

無言腳下一蹬,跳到了狂獅屍體旁,雙手握著狂獅的屍體,向著那沖飛而落的狂獅輪動而去,

」轟「的一聲,兩大凶獸相撞,那白色神鷹被無言巨大的力浪砸得斷了雙翅,跌在地上起不來,

無言沒有給時間逃離,一反身,將狂獅丟開,揮拳直撞而落,直接將白色巨鷹轟成了肉碎,

被無言拋到空中的狂獅在跌落,無言手中一揮拳,搏龍術衝起,直接將狂獅轟散在空中,

血水紛飛散,無言在腥血中淋浴,

」還不夠,還不夠,「無言不知為何,經過了這大戰後,身體卻出現了一種饑渴感,現在自已經是天境大圓滿了,但是自已還能將其修得更高層,感覺大圓滿不是碎體境的盡頭,

幾息時間,無言俏作停留後就直接趕往下一個戰場,虛虎獸,巨神蛇,殺神蜂,無言一個個奔殺而過,越到最後,那種莫名的感覺越是清晰,

當樣到一尊巨大的三頭蛟龍時,無言終於感覺到了那大圓滿境后的境界了,那就是傳說中,才會出現的極臻境,

這是戰仙成道前才會修出的境界,據傳戰仙各大秘境都是完美的,不像常人,縱使是大圓滿,也有缺陷,

無言狂殺三頭蛟龍后,盤桓在其中,緊閉雙眼,這頭蛇龍就是這處歷練的最後凶獸了,無言將其精血全吸收后,身體里如同火爐般不斷煅練,一股最純粹的生命之氣化出,不斷在沖洗著無言的身體,

無言盤坐間,身上寶光閃爍,古銅色的身體散發著陣陣的金光,肉身中如同潛伏著一巨蠻龍,散發出的力量讓人心驚不已,

」哈哈,「無言狂笑,感覺到自身的變化后,心中大喜,現在自已的肉身力量,比以前更加可怕,雖然自已身處碎體境,但是現在肉身的力量比仙壇境時更加的恐怖,

」嗡,「當無言的狂笑聲不止的時候,在青天白雲間,一把百丈高的巨劍,直接插在了地上,

」石劍,「無言看著重若山脈的石劍,臉上沒有擔憂,反而是一臉的喜色:」當年你在這碎體之境所擁有的力量就是這級別嗎,「

無言走到石劍前,記起石塊上的事情,這石劍就是當年主人所能達到的力量級別,這柄石劍斜插在地,劍柄剛好落在一座山峰中,似乎它的落點已經早定好了,但是無言單手一拿,直接橫砍空中,

」轟,「的一聲,百丈巨劍被無言一甩,直接橫腰斬斷了一座山峰來,

」哈哈,「無言掌劍而笑,在笑間中,頭上的虛空一陣扭曲,一道域門出現,直接將無言傳送進了另一層中,

在無言離開后,碎體境里,那些被無言斬殺的凶獸屍體全數消失,轉而在山脈間的另一邊,這些本應死去的凶獸再度重新,不斷在山間撕殺起來,


海,好新鮮的空氣,好藍的水,在一個廣闊無限的世界里,無言盤腳坐在一片大海上空,這一坐他已經坐了三天三夜了,但是這裡並沒有什麼異常,更加沒有凶獸,像死一般的寂靜,

一望無際的藍色大海,新鮮的空氣讓人神清氣爽,無言充滿貪婪的呼吸的,

「這難道就是石塔主人的生命之海,,」無言不由得這樣想象,經過了石塔主人的碎體境后,他自然而然的就會想到這裡就是那人生命之海,


但是這生命之海也過於龐大了吧,而且根本沒有半點思路,怎麼去破這一層天的方法,無言苦思半天也沒有想到,

沒有海風,生命之海一片寂靜,這個靜讓人特別的不舒服,

呯的一聲巨響,一個巨大浪花在海面高高的躍起數十米高,然後砸在海面上,平靜的大海再也在不復平靜,那bobo水浪似乎在海中歡快的舞蹈,

又是三個月時間,無言還是死坐在天空去感悟著這裡的一切:「不打不破,不破不立,不拓不廣,」

無言這天對著空中大聲說出這話后,全身的靈力大作,收在身體里的巨戟也化出了身體里,靜靜立在旁邊,

而斷劍帶著玄黃二氣也立在一側,無言在試,在拼一種可能,生命之海是修者的根本,他這天要將這玄黃二氣熔合到自已的輪海中,讓其變為自已的東西,將天道大理,熔練在已身上,

無言手中結印,狂風呼嘯,天地似乎在悲哀,玄黃二氣是天地初開第一縷清濁之氣,承載了新生與毀滅的道痕,無言此時要將兩氣練為已為,這是在將大道之理練為已用,這是可怕的,搞不好,無言就會在毀滅,

無言坐在地上,當自已的想法一定的時候,無言接過斷劍,直接用功力將玄黃二氣從其奪了下來,禁錮在手中,

「收,」大喝一聲,玄黃二氣瞬間衝進了輪海中,但是瞬間,那玄黃二氣的力量,讓無言心中大震,腦海大痛,

沒有斷劍的依傍,那玄黃二氣就像當天在上古戰場的生命之海中一樣,橫衝直撞,無言嘴角溢血,不斷在控制著輪海中的靈力,想輾壓訓服它進輪海中,

如同困獸之鬥,若不能訓服它,玄黃二氣將擊破無言輪海,

「仆,」但是最後,玄黃二氣還是掙扎出來了,擊破了無言的輪海,重新回到了斷劍上,

無言口中大吐鮮血,輪海被碎,如同被利劍從體內割切般難受不已,但是無言輪海的破碎不是夔牛那樣,夔牛是久勞成疾,壽命將至而裂的,但是只是被強力震破而已, 無言口中大吐鮮血,輪海被碎,如同被利劍從體內割切般難受不已,但是無言輪海的破碎不是夔牛那樣,夔牛是久勞成疾,壽命將至而裂的,但是無言只是被強力震破而已,

不過輪海破碎並不是這麼簡單修復好的,沒有聖葯這等神物,根本不可能修復得了,本來九天神狐的神血能修復得了,但是現在七寶妙樹不見了,怎麼還有可能想這個,再說,就算它在,也不見得能拿到九天神狐的鮮血,

無言臉色煞白,看著下方的生命之海定睛細看,

「就讓你來拓開我的新天地吧,」下方生命之海大道嗡然,無言將斷劍握在手中,轉身跳到了海中,

海中的靈力如同膠狀,將無言包裹在當中,無言心間九散天功運轉,道:「不破不立,你若破了,就給你吧,我另結一個,」

無言現在修為還沒有定形,還是停留在輪海境中,這輪海他想要結多少次也成,這打破重來的想法是可怕的,因為搞不好會練毀了自已的經筋,但無言肉體早已練到了可怕的強度,根本不怕當中的撕扯力毀得了自已的寶身,

當無言自已輾碎那半廢的輪海時,無言痛得圓瞪雙目,但是他很快在痛苦中醒悟,曾經在葬神谷被剝皮刮骨,這種痛算得了什麼,

轉而心法運用,引動著體內的靈力盤施在丹田處,再度結出輪海,

「再來,」無言像瘋了似的,再次將那斷劍上的玄黃之氣放在輪海中,想練化他為已用,

但是還是一樣,玄黃二氣離開斷劍后,直接穿破了輪海,從無言身體漂出,重度落到了斷劍中,

「再來,」無言吸收著生命之海中的靈力為已用,在破碎與重造中不斷輪迴,這瘋狂近乎虐待自已的修練之法,根本不是常人敢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