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

突然一聲犀利而又奇怪的叫聲傳來,嚇得我雙腿一個哆嗦差點倒在地上。

我下意識的順著叫聲源頭出看去,只見一隻黑色的貓正在樹枝上盯著我和雷雲,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閃著綠光,尾巴變得十分粗,看上去十分兇惡。

我和雷雲看著樹枝上的那個傢伙還震不敢輕易動一下,而那隻黑貓也是死死的盯著我們倆,只要我們倆稍微動一下,它就身子一彎曲,隨時準備向我們發起進攻。

林子里靜的瘮人,除了我們倆的呼吸聲,我唯一能聽到的就是那隻黑貓的爪子不停的抓著樹枝,反吹咯吱咯吱的聲音,讓人2耳朵實在很不舒服。

「看樣子,樹枝上的那傢伙也不是個善茬啊,小心為妙。」我試著往後挪了兩步。

「喵喵······」那黑貓突然叫的更加厲害,它的兩隻前爪使勁兒的抓著樹枝,尾巴也翹得更高,叫聲中充滿了殺意,還有那兩隻綠色眼睛中,全是兇惡之光。

「星爺,你先往後退,那傢伙交給我了。」雷雲低聲說了一句。

我往後退了兩步,雷雲擋在我的前面。面對兇惡的黑貓,雷雲頓時眼睛一瞪,發出一聲吼叫,那隻黑貓瞬間被嚇得往後退哦了兩步。

正當雷雲轉身準備走的時候,只聽見喵一聲,那隻黑貓從樹枝上撲了下來,兩隻前爪露出鋒利的武器向我們倆撲了過來。

「小心後面····」我著急的大喊一聲。

雷雲腦袋稍稍一側,他有手緊握著烏金寶刀,突然向後一轉,右手一揮,只見一道寒光在空中閃過,又是喵的一聲,那隻黑貓已經躺在地上了,它的兩隻前爪已經被斬落在地上看了。

但是讓我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現了,那隻黑貓竟然留著綠色的血液。它的傷口處正往出流著綠色的血液。那隻黑貓正側身躺在草地上痛苦的嘶叫著。

「走,趕緊開這裡。」

我知道綠色的血液意味著什麼,再不走恐怕就有事發生了。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

我和雷雲剛準備離開這裡,突然後面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我轉身只看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正站在那兩間屋子之前。

「難道是他?」我心裡暗暗猜測道。

「你又是什麼人?」雷雲反問道。

我一直在觀察著他,儘管距離有點遠,但是他那黯淡無光的臉色我似乎看看的清清楚。他的身上散發著一股濃烈的陰氣。

「我是這裡的主人,你們傷害我的貓。」老頭兒淡淡的說道。

「星爺,這老頭兒好像····」

我打斷了他的話;那老頭兒正向我們慢慢走過來,但是他的腳卻沒有動,完全看不見他的腳再哪裡,他就好像浮在空氣上一樣。

我的嗓子在劇烈的聳動著,雙腿在發抖,心在在砰砰砰的跳著。

那老頭已經靠近我們了。

「小心···」他喊了一聲。

只見他手一揮,一把小小的木劍飛了出去,扎在了我身後的樹上。 第一百九十三章恍然大悟

「難道真有傳說中的陰陽眼?」我心裡暗暗驚嘆道。

我看著那個東西沉默了半天,我很難相信他竟然是陰陽眼,竟然能看見正常人看不見的東西。

我又回過頭看著她,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竟然又陰陽眼,竟然能看到那些東西。

「怎麼,你這麼看著我是什麼意思?」老頭兒突然抬起頭看著我問道。

他的聲音充滿著冰冷,好像是一種陰氣森森的聲音,我一聽到他的聲音我就感覺到心裡毛毛的,渾身一個哆嗦。

「沒什麼,我只是不明白。」我努力鎮靜著回答道。

但是有一個事情卻讓我想不通,聽那個店裡的老闆說,他中了降頭,但是以他現在的狀態,完全不像是一個中了降頭術的人,相反我倒是有一種直覺,眼前的這個老頭兒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這個世界上你不明白的事多了,在不於這一兩件。」老頭兒看了我一眼說道。

我可以確定嗎,這個老頭兒並沒有中什麼降頭術,他絕對沒事兒。

「你是陰陽眼。」我淡淡的說道。

老頭兒突然抬起頭看著我,他那一雙凹陷進眼眶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為半天沒有說話。

我的直覺告訴我,我猜對了,他就是陰陽眼。

「你知道陰陽眼?」老頭兒開口問道。

「只是聽說過而已。」我搖搖頭回答道。

我當然不能跟他說實話,這是常識。

「跟我進來吧····」老頭兒撂了一句話轉身進屋去了。

我看了雷雲一眼和他一起進去了。

「你是個行家,沒錯吧。」老頭兒倒上茶水說道。

我看了他一眼只是說了一句謝謝,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你不相告訴我也沒關係,不過我相信我的直覺。」老頭兒抿了一口茶水說道。

「你們來這裡幹什麼?」老頭接著問道。

我喝了一口茶水說道:「為了降頭的事情。」

「哈哈哈哈······看來我猜得不錯。整個村子里的人都說我中了降頭術,但其實我只是裝瘋賣傻而已,這樣的日子我也很難受。」老頭看著我們突然一陣大笑。

「你猜的沒錯,我的確是一個陰陽眼的人,我可以看到別人看不見的東西,所以我是一個特別危險的人,所以我把房子修在了最村頭兒,我怕給別人惹來麻煩。」

「這也是我裝瘋賣傻的原因,別人都以為我中了降頭術,所以他們都會害怕我,都會遠離我,都會孤立我,這樣一來我也放心,不用再擔心自己會給他們帶來麻煩。」老頭解釋道。

我明白了,他是一個很使然的人,為了全村其他人的安全,他自己孤立了自己。

我端起茶水抿了一小口,頓時覺得這茶水多了幾分苦澀。我不知道是我的嘴苦澀了還是茶水本身苦澀了。

「老人家,您是全村都值得尊敬的人。」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說出這句話,但還是說出來了。

「那李有什麼尊敬不尊敬,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就好;人生一輩子,要走的正,要對得起自己。」老頭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看著他那乾癟的輪廓,聽著他的話。我突然覺得自己也應該使然了。這一刻,我想起了藏地的陸小羽,一個愛我的人,一個我愛的人。多長時間過去了,她一個人在藏地,她是怎麼生活的?她是怎麼挺過去的?

想著這些,我的心裡一陣絞痛,我越發覺得自己對不起她。我每天都在路上奔波著,可是到頭來到底做了什麼事,又有什麼意義呢?難道最終我的結果也要是落得個孤家寡人嗎?

這樣好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這一刻我似乎真正理解了生活的意思,平淡才是真,安安心心快快樂樂才是最好。

「小羽,等著我,我馬上就來了。」

我心裡想見到陸小羽的那份迫切是這一輩子也無法忘懷的。

「年輕人,有些事該放下就得放下,有些人該去珍惜就得去珍惜。」老頭兒看著我說道。

「有些事,該放下就得范修改,有些人該珍惜就得去珍惜。」

霸寵小悍妻 我該放下了,也該去珍惜了。

我明白了,原來一切都這麼簡單明了,只是我們一直沒有看清楚,只是我們一直都執念太重,不願放下,所以才會過的這麼痛苦不堪。

「老人家謝謝謝你,我明白了。」我起身說道。

「好,明白就好,你明白就好。」老頭笑著說道。

我原以為我這個人沒有執念,可是知道今天我才發現,原來我也有執念,是我一直在騙自己。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那一個人是沒有絲毫執念的。哪怕是一張乾淨的白紙,上面也有東西,只是你肉眼看不見而已。什麼六根清凈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沒有哪一個人可以做到六根清凈,只是有的人執念不深而已,只是有的人懂得剋制而已。

「謝謝老人家,那我們就不打擾了。」我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說道。

我和雷雲兩人匆匆離開了。

「雷雲,有幾句話我必須給你說明白了。」

「你說,我聽著。」

「我們都該放下了,你也是。李震風已經有了一個值得他去深愛的人,你也該加把油了。」

「我還早,這事不著急。」

「我現在就要出發去藏地了,你就不要跟我去了。明天買張機票回西安吧,我相信你可以找到那一個人。」

李震風看著我再也沒有說一句話,他的眼睛里多了一抹暗淡的光彩。不過我真心希望,他也能把該放下的放下,該珍惜的好好珍惜。

回到我們住的那家旅館兒,我匆匆的收拾了一番,將所有的物資全部備齊,我準備一個人進藏。

「星爺,我覺得你一個人路上不安全,還是我陪你一起去吧。」雷雲嘴裡叨著一根煙說道。

「你不用勸我了,我心意已決。兄弟,我們還是兄弟。」我拍著雷雲的肩膀說道。

我出門了,鑽進車子打著火,我一個人一輛車向藏地駛去。 第一百九十四章我想永遠陪你在這裡

此刻的我心急如焚,我的腦海中一直在不斷的重複著一個人的身影,還有我和她之間的點點滴滴,那些永遠也忘不了的記憶。儘管有時會藏在記憶的最深處,但是卻永遠無法忘卻。

我開著車,摸出一支煙點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猛踩著油門,看著兩旁的樹木遠去。

天,漸漸黑下來了,已經看不見什麼了,我早已經除了川地,進了藏地,但是距離我的目的地還比較遠。借著車子的燈光,我能看到外面的路況,兩邊都是大山,遠處的那些黑洞洞的大傢伙應該就是雪山,如果是在白天們就能清楚的看到雪山的美景。

車子越來越顛簸的厲害,我不得不放慢了速度。這裡是川地通往藏地的為一條道路,這條路可以說是藏地的生命線,因為內地大量的物資都是通過這條路線運往藏區的,所以這條路特別的繁忙,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非常多,也十分危險。

由於這裡地勢險要,所以這條路修的也是十分艱難,而且這裡的氣候也十分多變,往往剛入入冬就已經飄起了大雪,有時候甚至是秋末也會下起大雪,所以路面很容易就會結冰,這也導致了路上會有很多的車輛因此而拋錨,發生交通事故。所以也有人將這條公路稱為死亡公路。

由於我放慢了車速,所以外面的情況我倒是勉強可以看的清楚一點。走了不大一會兒,擋風玻璃上竟然落下了雪花,我放下車窗,原來外面已經下雪了。

「希望這雪不要下了,在下估計這路就走不了了。」我在心裡暗暗祈禱著。

這要是平時,你愛怎麼下怎麼下,可是我現在有急事,我還很著急,我必須在天亮前趕到藏地,到達我的目的地。

我字啊以此稍稍踢了一點速度,車子穩穩的向前方駛去。儘管已經飄起了雪花,但是路上的車輛還有很多,貨車較多,還有不少的私家轎車。

整整一個晚上過去了,我沒有合眼,抽了整整兩包兒煙,整個車子里都是尼古丁的味道,畢竟我不想打開窗戶,因為太累了,外面的雪孩子在繼續下著,忙不過幸好,下的不大,所以路面並沒有結冰,只是鋪上了一層不是很厚的雪。

終於進了藏區,而且距離我的目的地也不遠了,看導航顯示,還有五十公里左右。

我將車子停在了路邊,因為一晚上了,實在尿急。我下車將車窗全部打開,然後走到路邊解決了一下個人問題,抽了一支煙,吃了幾口麵包,灌下一瓶紅牛接續出發了。

進了藏地,這路況明顯好多了,不僅寬闊而且平坦。我跟著導航向陸小羽所在的研究所駛去。

希望我的出現能給他帶來一個驚喜,我心裡是這麼想的。我告訴過他,當我辦完事我就回來藏區找她,可是從我出發一直到今天我都沒有給她通知,這樣做也是為了給她一個小小的驚喜。

都快要到了,我突然發現好像少了一個東西。

沒錯,沒有花,這太不成樣子了。

我趕緊掉頭又找了一家花店,買了一束花,九十九朵紅色的玫瑰。

我本來想買白色的,但是這裡到處都是雪山,沒抬頭都能看見,所以白色就顯得有點暗淡了;相反紅色的玫瑰花在這樣一個冰雪的世界里反而更象徵著和火焰一般熱烈的感情。

帶上花我再一次去了研究所。

我將車子停好,然後抱著一束火紅的玫瑰花向研究所裡面走去。

「您好,請問您是?」一個保安問道。

「您好,我是來找人的。」我笑著回答道。

「哦,那您先到這邊登記一下吧。」保安說道。

我過去登記了一下然後就快速的進去了。由於我不知道陸小羽實在哪一個部門實習工作的,所以我只能先去了研究所接待處。

我向接待處的人說明了情況,並且告訴他們我是來找實習生陸小羽的。

可是,他們卻告訴我說陸小羽去珠峰附近做實地研究了,這幾天不在研究所,一兩天之內也回不來。

帶著遺憾我出了研究所。我滿腔愛的烈火就這樣被一盆冷水給潑滅了。

我瞬間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兒?在這裡等她,人家都說了一兩天之內回不來。

我走著走著就走到了車前,我看著車又看著遠處的雪山,我腦袋裡頓時蹦出一個念頭,我要去珠峰下找她,我要把這束花送到她手裡。

我趕緊上車將花放好,然後駕駛著車子向珠峰方向駛去。

一路上我將車子開的很快,心早就飛到了珠峰下。從研究所到珠峰大概兩個小時的車程,而且這一路上車並不是很多,我儘可能在保證不超速的情況下以最快的速度趕到珠峰下。

激動再一次來臨,車子里很安靜,我只能聽到輪胎跑在路面上的聲因。但是我的心卻不平靜,一種強大的期待感一直在充斥著我的內心。

這兩個消失對我來說無疑是最漫長的一段時間。終於,我看見了在珠峰,越來越近了,越來越近了。

在陽光的照耀,世界屋脊的最高峰珠峰是那般額秀麗迷人,她就像是一個仙女,恬靜的站在那裡,看著世間的一切;她就像是一個歲月的見證者,見證著滄海桑田的變化。

看著珠峰,我突然想起了海枯石爛,地久天長。

終於到了,在珠峰下的大本營附近,搭著四頂帳篷,上面寫著藏區考古研究所的字樣,所以我可以肯定,我的小羽就在那裡。

我懷裡抱著花,大步向那幾頂帳篷走去,一邊走還一邊看著,我怕把花弄壞了。

站在那幾頂帳篷前面,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後摸出手機撥通了小羽的電話。

「親愛的小羽,你能看到我嗎?」

「別鬧了,我這兒正忙著呢。」

「沒人跟你鬧,不信你出來看看。」

陸小羽還真有點不相信我已經到了,不過她還是決定出來看看。

帳篷拉開了,就在陸小羽剛拉起帳篷的那一刻,我就站在她面前。

大王有命 「我說過我會來的,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