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寡人同意你籌措軍需方案,可不是為了讓你霍亂我王庭根基的!我張家,沒有你這樣的不肖子孫。來人吶,給我將此逆賊押下去,即刻處死!」

「尊令!」

旁邊站著的一群將士中走出來兩個,將飛公子押了下去。

總裁小妻寵上天 「冤枉,冤枉啊!」

「老祖宗,求您饒了我,饒了我!」

「老祖宗…」

「老祖宗…」

…………

……



一旁跪著的一群皇族,沒有一個站出來為飛公子說話的。

就連飛公子的直系血親,此刻也是冷冷地看著這一切。

「至於你們…」鎮北天王看著跪著的一群人,正要說下去。

忽然間,鎮北天王臉色一沉,轉過身來看向東南方。

東南方,距此億萬里之遙的原幽泉峰地界,此刻正發生著一間驚天動地的大事。

鎮北天王的目光一下子穿過億萬里,看到了幽泉爆發的景象。

「先生,你在此守好王都,等寡人回來!」

轟!

鎮北天王的聲音留下,人一下子衝天而起,快速朝著東南方向飛去。

「是!」左先生微微一愣,看著遠去的鎮北天王恭敬一禮。

「恭送大王!」跪著的一群臣子、皇族心中吁了口氣,朝東南方拜去。

然後,眾人起身看向左先生。

「左先生,如今國內各地大亂,我等束縛無策,還請先生救國!」鍾丞相對著左先生鄭重一禮。

「請先生救國!」其餘人反應也不慢,跟著鍾丞相後面恭敬一禮。

「將各地情況報來上!」左先生看著眼前眾人,並沒有計較那麼多。

「是。」



北魏城,萬壽城一戰之後,石柱等人就回到了這裡。

重生之老公要從小養成 此時石柱、少仲謀、蘇善、白憐花、祝嬌等人走出宮廷,看向幽泉爆發之地。

「那裡是,幽泉峰,原來那幾隻狼族的老巢?」石柱神色一凝。

「是,不知道那兒發生了什麼,居然出現了烏雲蓋天的景象。看樣子,是有什麼大事即將要發生了!」蘇善皺眉道。

「糟了,幽泉!峰主,一定是幽泉爆發了!」祝石看著石柱叫道。

「幽泉爆發,天魔出世?」石柱似乎記起來了。

「什麼,幽泉爆發,不好,大事不好!」少仲謀焦急道。

「有什麼不好的?」祝嬌無所謂的開口道。

「峰主,幽泉一旦爆發,方圓億萬里之內必定會變成一塊冰域,甚至整個大羅天境勢力都會面臨一次大洗牌!」少仲謀看著石柱焦急道。

「哦,有這麼嚴重?」

對方說的那麼嚴重,石柱此時才真正重視起來。

「你們趕緊回白憐峰,我和兩位先生去幽泉那兒看看!」石柱看著眾人說道。

「是,峰主!」

「峰主,那這裡怎麼辦?」祝石問道。

「這裡先不管了,等我回來之後再商議!」石柱看向祝石道。

「是。」

安排好之後,石柱三人很快就朝著幽泉飛去。

祝石、祝痴、祝嬌、白憐花等人很快撤離北魏,寧龍臣那邊不久之後也收到了通知。

原幽泉峰地界,此時泉眼已經擴大到數萬丈之大。

幽泉爆發的一瞬間,大量黑氣從泉眼中心處冒了出來,朝著四方快速擴散而去。

以泉眼為中心,方圓千里、萬里…,大地在這一刻被快速冰封之中。

石柱三人趕到的時候,就看到周圍山頭上已經聚集了不少強者。

白夜、風悲烈、風悲冬、風悲雪、鳳悲霜、文琴太子、武王、吳王、鎮東天王、鎮北天王…

這些人,無一不是站在大羅天境的巔峰勢力。

幽泉爆發沒多久,這些人就很快趕來了。

此時眾人都是盯著下方的泉眼位置,那兒一直有黑氣在往外冒。

幽泉下方,似乎有什麼東西就快要出來了!

「峰主,以這種爆發速度,要不了多久就會蔓延到我白憐峰了!」蘇善看著下方幽泉皺眉道。

「無妨,那邊自有大陣守護,應該不會出什麼大亂子的。」石柱道。

「文琴太子!」石柱帶著二人飛到了文琴太子這邊。

「殿下!」蘇善看向文琴太子微微一禮。

「見過文琴太子!」少仲謀微微皺眉,記憶中似乎很少有此人的資料。

「原來是你。你怎麼來了?」文琴太子看向石柱問道。

文琴太子身邊,陳老幾人並未說話。

「此地離我白憐峰很近,所以前來看看。」石柱回道。

「嗯,待會兒可能會發生大事,不要四處瞎跑了,就站在本宮身邊吧!」文琴太子說道。

「是,多謝太子照拂!」石柱也習慣了文琴太子的強硬,微微點頭。 石柱等人一直注視著下方幽泉,等待幽泉另一邊的強者降臨。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在此許多人都在耐心等待之中。

就這樣過去了六個時辰之後,幽泉中忽然冒出來一條黑色通道。

「踏、踏、踏」

黑色通道中傳來一陣腳步聲,上面眾人都是凝神屏氣望去。

石柱等人看到,一共走出來七個怪人。

最前面一個男子,生得十分俊俏,模樣看上去也就凡人二三十歲。

男子身穿一身黑色的龍袍,臉上露出一副慘白的病態。

龍袍男子身後跟著六個人,五男一女,個個都是梟雄之姿,看上去霸氣無比。

就這霸氣無比的六人,此時都是恭敬地站在龍袍男子身後。

男子龍袍男子身後走出來一個人,看了看周圍山頭上站著的一群人,鼻孔朝著空中嗅了幾下,臉上露出一股興奮之色。

男子興奮地看著龍袍男子笑道:「恭喜聖君,我等已經成功降臨下界!」

「恭喜聖君!」後面四男一女跟著恭敬道。

被稱為聖君的龍袍男子看向說話之人道:「此次本座能夠穿過輪迴通道進入下界,輪迴聖使當記一功!」

龍袍男子口中的一功似乎有著莫大好處,輪迴聖使臉上笑容不減,對聖君道:「多謝聖君恩賜。這一切,都是屬下該做的!」

「嗯。」龍袍男子點點頭,然後看向周圍山頭。

「聖君,這些應該都是附近勢力來人,要不要屬下將他們都殺掉?」輪迴聖使上前,向龍袍男子詢問道。

這輪迴聖使當真是好大的口氣,居然大言不慚地說想要將這裡的所有人全部殺掉!

他有那個實力嗎?

周圍山頭上,許多人聽到輪迴聖使此話,都是臉上一怒,感覺此人太過狂妄了。

站在這裡的,哪一個不是大羅天境之內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閣下究竟來自何方?身邊居然有如此狂妄的下屬!」

在此眾多強者中,萬獸聖朝白夜站了出來,對著龍袍男子喝問道。

「你問我?」

龍袍男子用手指了指自己鼻子,看向白夜、看向在此眾人道:「本座六道聖君。」

「六道聖君?」

「沒聽說過啊!」

「莫非不是我們這一界的生靈?」

周圍山頭聽到六道聖君自我介紹,許多人都是眉頭一皺。

「六道聖君,魔界來的大勢力?」白夜臉色一沉。

「哦?想不到下界之人中,居然還有人知道魔界?」六道聖君慘白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

「爾等此次前來,所為何事?」白夜問道。

「本座六道,準備在下界開闢一庭,以此幽泉為界,方圓億萬里之疆域,從今以後,都歸我六道聖朝了!」六道聖君看著周圍山頭眾人,眼中露出一股霸氣,十分霸道地說道。

「混賬東西,居然敢口出狂言!你說這億萬里疆域都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嗎?」

「沒錯,上界生靈都是如此野蠻的嗎?想要本王交出疆域,休想!」

「我呸,還什麼六道聖君,我看是被人給打下來的吧!居然還敢如此大言不慚,本王都替你感到害臊!」

「區區七人,就敢口出狂言,想要從我等手中奪走億萬里江山!」

「哪裡來的,趕緊滾回哪裡去,別在這丟人現眼了!」

…………

……



周圍山頭,許多強者都是臉色一怒,破口大罵起來。

「大膽,膽敢咒罵聖君,找死!」

輪迴聖使看著第一個開口破罵之人,臉色一沉,伸出一根右手指,朝著對方山頭一指點去。

一股黑色的長行通道出現,朝著對方山頭捲去。

只聽「轟」一聲爆炸,對方山頭瞬間被夷為平地。

眾人望去,方才開口之人已經不見了,就連他的一群屬下也沒了蹤跡。

在此眾人都知道,那人和他的一群下屬已經死了。

對方僅僅出了一指,方才那個王庭之主居然沒有反應過來,被人家一指頭給滅了?

如此結果,自然驚住了場中不少強者。

在此許多人,實力都與方才死去的那個強者差不多。

這豈不是說,人家想要殺自己,也只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情。

一個下屬就已經如此厲害了,那六道聖君又該恐怖到何種程度!

周圍山頭,許多人都是明智的閉上嘴巴,不再喝罵。

文琴太子所在山頭上。

文琴太子看著對方這一指評價道:「好厲害的一指!」

「有多厲害?」旁邊石柱急忙詢問道。

「我不如也!這一指,只怕只有你大哥才有那個實力接下!」文琴太子嘆道。

文琴太子這話豈不是說,只有自己已故的大哥白衝天才能夠攔得住此人?

石柱眼中一呆,眼珠子微轉,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起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輪迴聖使出了這一指之後,滿意地看了眼那被自己平了的山頭,然後恭敬退到一旁。

「本座說出去的話就是法旨,怎麼樣?誰贊成,誰反對?」六道聖君看著場中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