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對了,我找你是有些事的。」這時,王宇林突然開口說道。

葉修也是一笑,眼前這王宇林也是幫助了他,而且王宇林這種性格也是葉修喜歡,「你到底有什麼事?」

而這時的王宇林臉色開始變得凝重起來,「我和我的兄弟們那是剛剛到其他的宇宙,我暫且稱它為晉宇宙。我們兄弟幾個在咱們的宇宙已經是最巔峰的存在,甚至就連這個宇宙的天道意志都是我兄弟宇文封天一手操縱。」王宇林眼中翻起一絲驕傲。

「可是,當我們到達晉宇宙時,發現這個宇宙已經被毀滅了一半了,無數晉宇宙生命向我們求救,而我們幾人也是意氣風發,便出手了,可是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王宇林好像又看到了當時的場景。

「我們一共四位封天,一位封祖,卻硬生生被那隻怪物壓制住,封祖雖比封天稍稍低一個境界,可那也是站在宇宙頂端的人,當時情況不容樂觀,如果不是星雲封天用無上的防禦拚死抵擋,就算我們以命相搏也依舊不能阻擋這隻怪物的腳步。」王宇林此時身上散發出一股及其龐大的殺氣。

葉修四人彷彿沉浸於刀山火海之中。

驟然,殺氣撤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悲意。

「就是因為這晉宇宙臨近我們的宇宙,而這個怪物喜歡吞噬宇宙本源,等晉被吞噬完了,我們的宇宙是絕對不可倖免的,而我們兄弟中,唯一的那位封祖為了抵擋住怪物的腳步,以身為牢,靈魂自爆做為封印的力量,開減緩怪物的腳步,再加上我們四位封天,才緩緩擋住了這怪物吞噬的腳步。」王宇林臉上多出了一絲慚愧。

葉修聽著,完全獃滯了,四位可以輕輕鬆鬆逆轉空間時間的人,竟然合起手來擋不住一隻怪物,難怪是王宇林說的,道無止境!

「我們還發現了一個嚴峻的問題,我們四人的力量在不斷流失,而那怪物彷彿不是實體,就算我們四人自爆,也難以傷他它分毫,只能夠封印,最終我們四人只能將自身修鍊的功法融匯貫通,將其稱為桃花寶典,抽出一絲力量,打開了與地球的連接,將其打入地球,可誰知,讓那怪物生性奸詐多怪,在這功法中封印一層詛咒,我們合力只能將詛咒的威力壓制到最低,卻無法完全消除,於是連帶詛咒一起打入了地球。」王宇林繼續解釋道。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那為什麼是地球?」葉修終於知道了桃花寶典的來歷,可他不明白,大千世界,為何選擇在地球。

「我說過地球好像被人改造過,除了時間流速,就連地球人的靈魂,都與其他世界不同,把我們四人的功法合一,桃花寶典不是那麼好修練的,如果在地球,還有一絲成功的希望,可如果在其他世界,那部功法完全就是殺人的功法。」王宇林娓娓道來。

「那還要多久,那怪獸能到我們宇宙?」葉修比較關心這件事。

「以我們現在所剩的力量,應該還能堅持五百萬年,如果吞噬到了我們宇宙,以宇文封天的意志還能堅持五百萬年。」王宇林說道。

「哦?這麼說時間還不短呢…」葉修鬆了一口氣。

「我說的是宇宙時間,而不是地球時間,若是在地球,也就剩百年左右的時光了,你如果想回地球,以你現在的境界,活個萬年不再話下,時間很快的。」王宇林好像看出了葉修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

也對,葉修來這個世界尋找解除詛咒之法,更重要的是要帶回自己兒子,等把兒子找到,再劃破封印回到地球,享受天倫之樂多好。

「桃花寶典已經超越了我們四個封天所修鍊的功法,而你上次的頓悟使桃花寶典更進一層,連我都不知道它現在是什麼境界的功法,所以,你如果一直修鍊下去,可能會突破封天的極限,那樣就很可能滅掉那怪物,就算沒有突破,你修鍊了桃花寶典,靈魂已經變異,如果萬不得已,我們四人會抽取你的靈魂,同時自爆我們的靈魂,以你的靈魂為核心,應該就能永久封印這個怪物。」

聽王宇林這說法,葉修忽然感覺自己好像被下了套,不過這四位封天為了這個宇宙願意付出生命,他心中更隱隱敬佩這五位人傑英雄。

「難道我們宇宙再找不到一位封天加持封印了嗎?」葉修問道。

「還有一位……」王宇林看向窗外,好像回憶起了很多往事。

「不過,他的功法和我們的是相剋的,沒辦法一起加持封印。」

王宇林好像不願多說,葉修也不再問這個人了。

「那我該怎麼做?」葉修問道。

「一切隨緣!緣法,是最難悟的法,我們封天雖然可以制定一個宇宙的規則秩序,卻不能改變一個人的緣法,你一切要靠自己去摸索,現在,我只能說,你要找的人在南方!」王宇林指著南方說。

「南方,魔域?」葉修看著南方,眯著眼喃喃道。 「該說的我都說了,我不能干涉你自己的命運,葉修小兄弟,一切都看你自己了。」王宇林說完,身形慢慢變得虛幻起來。

「先祖!」王流風等人大喊。

「我這道真靈創造了這個世界,還堅持了百萬年,就是為了等這一天,估計這次是我最後一次顯聖了,剩下的一切都要靠你們自己,那怪物的詛咒跟著桃花寶典也來到了這個世界,我能感覺的到,那詛咒上附著了那怪物的一絲意志,而這絲意志已經侵蝕到我們宇宙的一部分生物身上,葉修,你這次魔域之行不會那麼簡單,可能會非常兇險,我賜你一件我年輕時所用的神器,這是我朱雀一族的傳承神器。」說完,王宇林單手一揮,一道金紅色的寶印浮現在半空中。

「這是朱雀印,本來沒有朱雀血脈的人無法使用,但我對它進行了一些改造,希望它能對你有些幫助。」王宇林一揮手,這方寶印就飛到了葉修手中。

「多謝傲宇封天!」葉修此時也是十分激動,既知道了兒子的下落,又得到了這方神器,王宇林對他的幫助讓他十分感激。

「哈哈!我是傲宇封天,傲立宇宙,執掌諸天。放心,我拼了命也不會再讓那怪物越界一步。該走了,你能叫我一聲林兄弟嗎?」王宇林意氣風發,對著葉修說道。

「林……林兄弟。」葉修終於認了這個強大的一塌糊塗的人做兄弟。

「哈哈,我王宇林的兄弟沒有一個是孬種,要走了,我在晉,等著你!」王宇林說完,整個身影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放心,林大哥,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葉修暗道。

王宇林這縷真靈消散了。這個世界彷彿失去了靈魂,所有的靈氣在這一刻凝固了。

魔域,神域。

魔皇和神皇突然同時睜開了眼。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感覺到壓制我的力量消失了?」魔皇淡淡的說道。

「是傲宇封天的那縷意志消失了。」魔皇旁邊忽然出現了一道人影。

這個人滿身散發著與宇宙規則相悖的毀滅意志。

「哦?那我們可以行動了啊。」魔皇臉上流漏出一絲殘忍的笑容,一股毀滅的氣息從魔皇身上散發出來。

地球。

天空瞬間變得漆黑,無數黑洞出現在天空之上,沈清雪等人剛剛送走葉修。

一個巨大的黑洞出現在蓬萊島之上,一陣強大的吸引力將幾人吸入了黑洞。

這時的葉修還在朱雀皇宮感悟著朱雀印,這方大印的奧妙無窮,有了這方大印,葉修感覺到,自己完全可以越級挑戰。

而王宇林對這大印的改造,讓它更適應於葉修。要用桃花寶典的變異靈力才能催動這方神器。

葉修頓悟結束后王宇林對他的幫助,使他穩穩進入了天魄境中期。

朱雀印,有三重境界:鎮,域,生。

鎮,就是以朱雀大印直接鎮壓,同境界的幾乎很難掙脫鎮壓。

域,便是以朱雀之靈形成一個領域,在這個領域之中,不超過葉修一個大境界就不可能破開。

生,便是滴血重生,朱雀印中可以儲存葉修的一滴精血,如果葉修被殺,便可以憑藉這滴精血重生。

如此逆天的神器,讓葉修內心激動萬分,雖然知道這次去魔域兇險萬分,可是依舊對自己信心十足。

有了這方神器,就算是天人境的高手,葉修也有一戰之力。

葉修花了一天的時間凝聚了一滴精血封存在朱雀印中。

一天一夜之後,葉修睜開了雙眼,兩道金光從葉修眼中迸射而出。

在煉化了朱雀印后,葉修感覺自己再一次蛻變了,精神力隨著境界和力量的提升,葉修的感知能力大幅度提升。

葉修能感覺到,自己能夠感應到整座皇宮。

早知道,這座皇宮的面積近五十多公里,和葉修之前的二百米的距離來說,強大的不可以以道理記。

王雨凰就在葉修身邊等著,她已經守了一天一夜,這時的她已經累到睡著了。

葉修醒來,看見王雨凰坐在他的身邊,臉上露出了一絲甜蜜的微笑,伸出手,摸了摸王雨凰的秀髮。

王雨凰就在此時睜開了雙眼。

「你終於醒了!」王雨凰揉著惺忪的睡眼驚喜的說。

「等著急了吧。」葉修笑著說。

「我才沒有等你呢。」王雨凰說著,眼淚也還是止不住的掉了下來。

「好了好了,都是我不好。」 朝華賦 葉修上前抱住了她,用手扶起了她的頭,深深的吻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葉修便收拾行裝想要趕去魔域。

「會不會太急了?」王雨凰擔心的說。

「笑笑已經走失了近一年了,不能再等下去了,萬一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該怎麼給清雪交代,就連我自己,都會過意不去的。」葉修心裡很是著急,一天沒有找到笑笑,他就沒辦法安心修鍊。

「在去魔域之前,我要把球球接到這裡來,放在熊人部落哪裡,我還是不太放心。」葉修繼續說道。

「你就放心吧,在你閉關的時候,我早就把孩子接過來了,現在就在我家呢。」王雨凰說道。

「真的?太謝謝你了雨凰。」葉修驚喜的說,孩子放在皇城他還是很放心的,畢竟這裡沒人敢惹朱雀皇族,除非魔域神域再一次聯手進攻。

至尊小市民 「還說,為了這件事,我向我爹娘解釋了好久呢。」王雨凰翻了翻白眼。

「真是辛苦你了。」葉修心疼的親了親王雨凰的面頰。

「不能帶我一起去嗎?」王雨凰抬頭看著葉修。

葉修看著王雨凰楚楚可憐的樣子,險些就答應了,不過他知道,不能讓王雨凰去。

「你沒有聽林大哥說嗎?這次魔域之行兇多吉少,我有朱雀印的重生技能,所以才會有恃無恐,而我怎麼能放心帶你去呢?」葉修狠下心說道。

王雨凰已經不是第一次對葉修說想要一起去了,可是葉修每次都拒絕了,他欠王雨凰的太多,這次無論如何不能讓她再冒險了。

「我就知道你不願意帶我,我也不想成為你的累贅,不過你去魔域一定要小心,我聽父親說過,大部分魔族都是奸詐之輩,在你回來之前我一定會照顧好球球,如果你死了,我絕對不會苟活。」王雨凰最後一句話,葉修可以感覺到了她話語中的堅定。

「放心好了,比奸詐,我不會弱於他們什麼。」葉修冷笑道。

葉修邁出宮殿,外面竟然聚集了無數獸人將士。

「怎麼回事?」葉修震驚道。

這時,王流風出現在了葉修身邊,「就在昨天夜裡,先祖剛剛消失,魔域那邊的探子就發現魔族那幫崽子已經集結部隊,向我們獸域進發了。」王流風沉聲道。

「什麼…他們怎麼知道先祖消失了?」葉修問道。

「四十年錢那場大戰,先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力量減弱了,於是就在三族之間加了幾道封印,先祖消失后,封印沒有力量的加持,而魔族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破除了封印,如今封印以破,看來魔族已經忍不住了。」王流風沉聲道。

「那我這次去魔域?」葉修怕戰爭影響了他的進程。

「沒有關係,開戰是開戰,但是你現在的實力,已經足夠自保了。」王流風看著葉修。

對於這個女婿,他還是很滿意的,畢竟先祖都說了,此人前途不可限量,甚至有機會超過先祖。

「那好,岳父,請你照顧好雨凰,我現在就想出發了。」葉修說

「現在,這麼急?」王流風驚訝道,他以為葉修至少要等十天半個月再去,畢竟境界的急速提升需要時間沉澱。

可是他不知道,以王宇林的境界,就算瞬間造出個天皇境界的強者也不算什麼,可是王宇林不能讓葉修如此,而是跟著葉修感悟的境界提升他的實力,根本不需要沉澱,葉修現在功力的深厚,完全超過了普通的天魄境中期。

「沒事,我那二兒子走失了一年了,我實在放心不下。」葉修說道。

王流風深深的看了葉修一眼,「希望你能對得起我的女兒。」

「放心吧,岳父,我走了。」葉修不再廢話,腳下一用力,便化成一道流光向南方飛去。

看見皇宮周圍的獸人大軍,整齊有質,葉修也是會心一笑。

「希望獸域能夠獲勝吧。」葉修說道。 「我也只有你。」

這一刻,風玫終究是軟了心腸,她反手握住他的手,在這個世界,第一次毫不掩飾地展示自己的溫柔,給他安慰。

驚喜來的措不及防,少年眉眼間儘是錯愕,而後喜悅一點點蔓延,直至覆蓋住那整張臉,連那雙長年冷寂的眸子都是熠熠生輝。

他眉眼彎彎,唇角上揚:「古紇,我心悅你。」

風玫眸中劃過一抹柔色,開口卻是:「還沒成年的小屁孩,知道什麼是心悅嗎?」

沐音澈突然掀開被子撲向風玫,猛然的動作下他頭腦又是一陣眩暈差點跌倒,還是風玫眼疾手快地將他撈進懷裡。

「你就不能老老實實的躺好?」風玫咬牙將人放回病床上,動作說不上溫柔,卻也絕不會讓他難受。

沐音澈卻是倔強地瞪著她:「你不能因為我小,就否定我對你的愛!」

風玫翻了個白眼:「我不吃嫩草。」

沐音澈眸中劃過一抹暗色,卻是長手一勾,在風玫剛放下他還彎著腰時,便勾住她的脖子將人壓了下來,而後自己頭一抬,便吻上了她的紅唇。

風玫:「……」傷不起啊!只要一想到他是未成年她就心塞塞,她這樣是不是犯法的啊?!

察覺到風玫的走神,沐音澈心中暗惱,另一隻手直接攀上她的腰肢,一用力,便將人拉倒在了床上,長腿一撩,正打算將人壓在身下,卻是一陣眩暈,腦袋裡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直接自己先一步跌倒在床上。

沐音澈:「……」怎麼在關鍵時刻掉鏈子了?!失血過多真特么的折騰人!

看著沐音澈明明難受至極還瞎折騰的樣子,風玫一陣無語,都這樣了還不忘一隻手壓著她的腰不讓她起來。

她若真的要反抗,他認為他拉得下來她嗎?乾坤聽書網

智障!

風玫也懶得起來,直接扯過被他掀到一邊的杯子蓋在兩人身上:「我困了,睡會。」

他需要好好休息。

沐音澈勾起了唇角,將風玫往自己懷中拉了拉,而後閉上了眼睛。



沐音澈很快睡著了,風玫卻實際上是一絲睡意也無。

她瞪著眼睛看著潔白的天花板,這個世界的任務對她來說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沐音澈心中的仇恨。

沐音澈恨著的是所有吸血鬼與吸血鬼獵人,難道以後的日子就是陪著他殺人嗎?

她微微偏頭看著沐音澈,少年清俊的眉眼間即便是在睡著了也依舊凝著一抹嚴肅與沉痛,童年遭遇的一切給他帶來的傷害太大了,其實這麼多年來,他從未睡過一個好覺,以前古紇就注意到過,他經常會在睡夢中驚醒,然後一個人坐在床上呆望著窗外到天明。

她抬手,指尖輕觸少年皺起的眉頭,似乎要撫平那眉眼間皺褶。

似乎是真的感受到了她的安撫,少年的眉頭漸漸舒展,睡顏竟顯露出一絲恬淡來。

風玫輕輕勾起了唇角,很期待與真正的他相見的日子。

那個時候,他會記得她嗎?還是如在這任務世界中一般,沒有有關她的任何記憶?

曾幾何時,她還很在意這一點,但是現在……有什麼關係呢?她知道,無論記憶是否存在,他依舊會第一眼認出她,愛上她。

亦如她。 腳下的景色不斷變換,五個月之後,葉修終於飛出了獸域這片森林。

葉修這五個月來風餐露宿,雖然沒有刻意去修鍊,可是他能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靈力依舊在穩步提高。

「這桃花寶典真是神奇啊,我這不修練都要突破天魄境後期了,看來到魔域之前,我還有機會突破天人境了。」葉修說道。

只是半個獸域,葉修便全速飛了五個月,這到魔域還要穿越整個神域。

葉修趕了五個月的路,已經很是疲倦,好不容易出了獸域,葉修很想找個地休息一下。

就在這時,葉修看見了前方出現了一座城市,葉修一喜,趕忙向這座城市飛去。

「凱爾城!」葉修看著城門之上的三個大字,邁開大步走了進去。

這凱爾城的建築就好像中古時代的歐洲。街上的行人形形色色,大部分都和人類相似,可是還有一部分人,張著一雙或者兩雙翅膀,就如同西方神話中的天使。

葉修走在街上,看著行人,很是新奇。

他現在急需找個旅館注意一下,好好休息一下,吃頓飯。

葉修臨走之前,王雨凰給了他不少這個世界通用的貨幣:靈幣。

靈幣是由修鍊者體內的靈氣凝聚而成,經過玄炎之氣的洗禮,方能成為貨幣,能夠適應所有人吸收。

葉修找了一家很是不錯的旅館走了進去。

「哪來的乞丐,給老子滾出去!」葉修剛剛走進店裡,不知怎麼回事就被趕了出來。

葉修一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雖然五個月來沒有什麼戰鬥,可是埋頭趕路的他連澡都沒洗過一次,本來的一身白衣已經被汗水浸成了暗黃色,怪不到人家會將他趕出來。

葉修也不生氣,右手向左手一抹,一身白衣又出現在了葉修手中。

葉修臨走前王雨凰送給了他一枚空間戒指,葉修第一次看見這種東西的時候非常驚奇,這種東西葉修還是不能理解的,聽王雨凰說,空間戒指只要是突破天人境,便可以聯通空間,做出這種東西。

葉修換上衣服,再一次走進了旅館。

「老闆,住店!」葉修大聲說道。

店家趕快趕了出來,將葉修帶進了二樓的一間上好的廂房。

葉修進房整理下行裝,走了下來,他準備好好吃頓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