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現在的白君就是一個隨時能燃的炸彈,她還是不要惹比較好。

不過,這個傢伙到底是因為什麼心情突然不好?

抬頭看向魔皇,她擰眉細想,應該是跟老頭的親娘有關吧。

說起這個奶奶,她似乎一點也不知道,不過這是個雷區,她不會去踩這個雷。

飯後,劉小禾直接回房睡覺去了,白君則是帶著兩個孩子在院子里玩。

魔皇在一旁看著,很是羨慕。

白君用眼角瞟了魔皇一眼,冷不丁的道:「你還不走?」

「本皇說完住下就要住下。」

「……」白君沉默。

魔皇見他不說話就當是默許了,回頭對一旁的老奴吩咐:「幫本皇收拾一間房間。」

老奴看向自家主子,見主子沒點頭,他也不敢去辦,然後很無辜的看向魔皇。

魔皇見老奴這般,雙手交互擱在xiong前。

「我就在你這裡住兩天,就兩天不行嗎!」

「不行,你若是想孩子,可以隨時過來,但要住下,就免談。」

「行了行了,我不住了。」魔皇說完便轉身走了,再不走他要被氣死在這裡。

澋瓊見他走,邁著小短腿跑過去,然後抱上魔皇的白腿。

「抱。」

本來很生氣的魔皇,看著小丫頭瞬間不生氣了,彎下腰把小傢伙抱起來。

「我抱出去走一圈,一會兒就回來,總可以吧。」

白君沒有說話,應該算是默認了吧,魔皇也懶得等他說話,直接抱著澋瓊走。

「想去就去吧。」白君對望著的澋湘說。

霸寵宅妻 而澋湘卻撲進他的懷中,彷彿是在安慰外公。

白君笑了起來,覺得這孩子沒白帶,知道心疼人了。 白邪陰沉著臉回到自己的地方,舍童看他回來,立即上前。

白邪掃了一眼面前的舍童,冷聲問:「什麼事?」

「慕容家的人在調查白君。」

白邪擰眉:「找白君做什麼?」

「似乎是關於聖女。」

說起聖女,白邪想到那個叫花幽的女人,想到這個女人,他就恨不得現在立刻去把白君殺了。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他的母親也就不會死,他也就不會成為那個沒人疼愛的孩子,這種仇恨,至今都沒有消減。

「聽聞似乎是白君的後人里出現了聖女。」舍童已經知道白君攜妻女回魔域的事情,本來他聽慕容家的人說的時候覺得是扯淡,現在看來是真的了。

「白君的後人里出現了聖女?」白邪問。

「沒錯。」

白邪唇角上揚,突然有辦法對付白君了,當即對舍童下達命令:「你去聯繫慕容家的人,就說白君在魔域,把白君的情況全都跟他們說一下。」

「是。」

舍童走後,白邪一掃之前的不快,心情格外的好。

很快,白君帶著妻女回魔域的事情傳到了澋軒的耳里。

看著眼前的爹,澋軒清了清嗓門:「爹,其實白老的妻子早就死了。」

白老?

聽兒子的稱呼,應該是認識白君,不過兒子為什麼說白君的妻子早就死了?

那跟白君回魔域的女人是誰?

澋軒知道自家爹在想什麼,便告訴自家爹:「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口中的妻子其實是白老的女兒,也就是我的養母了,而且白老就我養母一個女兒,從我認識白老開始,就沒見過白老身邊有別的女人。」

「這麼說來,聖女是白君的外孫女,也就是你小子的妹妹,既然是你的妹妹,那麼也算是我的半個女兒。」睿王這樣一想,臉沉了下來,「不行,不能讓你爺爺跟慕容琦的人傷害到他們。」

「那爹你打算怎麼做?」澋軒很好奇。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睿王不想兒子知道太多,免得給兒子增添煩惱。

澋軒也沒有追問,既然爹不說,他問了也沒用,不過他很高興爹能夠站在白君這邊。

「爹,謝謝你。」

「跟爹這麼客氣做什麼。」

睿王看得出來,兒子跟他的養母感情很深,此時自己若是不選擇站在白君這邊,兒子對他有隔閡吧。

兒子失而復得,縱不能再失去,所以即便是死,他也會護著兒子、站在兒子這邊。更何況,慕容家已經不容他,所以更加應該站在白君這邊。

不過,那個聖女是澋軒養母的女兒,那麼是不是可以親上加親,正所謂近水樓台先得月,兒子的機會很大啊~

想到一定,睿王就看著兒子一個勁的笑。

澋軒莫名其妙的有種緊張感,問:「爹,你這般看著我做甚?」

「既然聖女是你養母的女兒,不如你娶了,這樣咱們兩家可以親上加親。」

「咳咳……」澋軒被嚇著了,想到小禾那張陰沉沉的臉,還有那冷得死人的楚雲笙,他連連搖頭,口道:「我才不要。」

「為何?」

「養父養母若是知道我在打他們女兒的主意,肯定把我給這樣。」

睿王看兒子在腰下比劃了一下,順便尷尬的笑了一下,問兒子:「你不是說你的養父養母對你很好嗎?」

「養母知道我真實的身份。」

睿王明白了,不過並未放棄,抬起手拍了兒子肩膀一下,說:「感情這樣的事情,誰也說不清楚,搞不好你養母的女兒會看上。」

「爹,你哪來的自信人家會看上我?」澋軒覺得自家爹未免太自信了。

「為父長得英俊嗎?」睿王問兒子。

澋軒點頭。

「那不就結了,只要你長得英倫,然後你平時多關心關心你養母的女兒,人家丫頭怎麼可能不喜歡你?」

澋軒訕笑,感覺他爹挺懂的樣子。

不過問題來了。

「爹,養母生了一對雙胞胎,都是女兒,你讓兒子對哪個好,而且聽說其中一個是魔之子。」

澋軒是信任爹,才把這個告訴爹,這個可是澋煜告訴他的信息,就連葛凌他們幾個都不知道。

睿王整個人傻了,許久才說:「你養母真能生。」

「可不是,兒子是蠱之子,兩個女兒一個魔之子、一個聖女,那肚子簡直是神肚子。」

澋軒又丟出了澋煜的身份,這次睿王頭暈往後退了兩步,然後坐在椅子上靠著。

「爹,你沒事吧?」澋軒問。

「沒事,你還有什麼沒說的,你今天直接一次性說出來,免得爹這個心臟受不了。」

澋軒笑了起來,覺得自家爹挺逗。

「爹,你說恆川大陸接下來會是混亂還是統一?」

啪~

睿王給了兒子一巴掌,打在頭上。

「爹,你打我做什麼?」澋軒不明的問。

「不打你不清醒,以後這種話不要再說。」

「我哪裡說得不對嗎?」澋軒沒覺得自己說得不對,便問了這一句。

「老實說,你們這次打的什麼主意?」睿王開始懷疑是不是一開始兒子的養父養母就打著這個主意。

「能有什麼主意,就是掙錢生存下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過接下來我能知道的就是慕容家要倒霉。」

「你對你養父養母這麼自信?」睿王好奇,至於慕容家倒不倒霉,跟他沒半毛錢的關係。

「那是肯定了,我養父養母的兒子會煉丹。」

睿王不說話了,覺得自家兒子賺大發了,跟一個煉丹的人在一起,修為還怕上不去?

「澋軒,你可要跟你養父養母一家弄好關係。」

看著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的父親,澋軒笑了起來,然後調侃起來。

「爹,我現在的背景是不是很厲害?」

睿王瞥了兒子一眼,不過不得不承認,兒子現在的背景的確很厲害,抱了一條特別粗的大腿。

「真想見見你養父養母一面,看看他們是何尊榮。」

「以後會見到的。」小禾回了魔域,那麼說明那個人突破了,就是不知道姐姐有沒有突破。

放眼望去,像小禾夫妻這般速度的,恐怕整個恆川大陸都沒有,而且這次突破后,恐怕整個恆川大陸能對付他們的沒多少。

怎麼辦?

越來越期待不一樣的恆川大陸了。

睿王見兒子臉上的笑容,就知道他心裡在打什麼壞主意。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算是發現了,兒子表面看起來無害,實際上就是一個超級腹黑的人,壞得不得了。

「不管你們要做什麼,但為父希望不要生靈塗炭。」

「放心,您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

聽兒子這樣說睿王就放心了,然後笑道:「行了,為父走了,你多陪陪你娘。」

「嗯。」澋軒點頭。

睿王走後沒多久,澋軒便得知慕容琦帶人秘密去往魔域的消息。

「慕容琦,這次你怕是走到頭了。」澋軒冷笑。

******

十天過去,果不其然,慕容琦的屍體被抬回來。

慕容雄看著眼前慕容琦已經僵硬的屍體,臉色及其難看,旁邊其他慕容家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露出悲傷的模樣。

當然,睿王也在其中,但他知道,此時大家心中各異。

太子一死,他們就有了機會,這不正是他們想要的嗎?

「白君,朕要把你大卸八塊。」

「口氣不小呀!」

突如其來的女聲,讓大殿的人全部轉頭看向大殿門口。

只見一男一女走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六七歲的男孩。男的跟孩子都著黑衣,女的著白衣,兩人容貌絕色,慕容家的一些年輕男子紛紛盯著女的開始吞口水。

楚雲笙沉著一張臉,若不是身邊的劉小禾制止了他,這些盯著小禾看的人眼睛已經瞎了。

慕容雄看著他們,特別是看到澋軒的時候,一張臉沉到了潭底。

「你們是何人?」慕容皇帝大聲質問,生怕他們聽不見似的。

劉小禾沒有理會這個慕容皇帝,一雙漂亮的眼睛掃了一眼大殿中的人,很快找到了睿王,她對睿王眨了眨眼睛。

睿王此時後背直冒汗,如果他沒猜錯,這一男一女應該就是兒子的養父養母了,看這架勢,今天慕容家怕是要大難臨頭。

他嘆了一口氣,抬起腳步向他們走過去。

「睿王這是幹什麼?」

不知誰說了這句,大殿上慕容家的人全都看著睿王,就連那高高在上的慕容皇帝也看著睿王。

「慕容勒,你給朕一個解釋。」慕容皇帝的聲音充滿了怒氣。

睿王走到楚雲笙劉小禾面前,雙手疊在一起,恭恭敬敬的給二人行了一拜。

「多謝二位收養吾兒。」

睿王這句話,讓在坐的慕容家人頓悟,原本他們只是懷疑,現在肯定了。

「不用謝。」劉小禾淺笑,並未多說。

一而再再而三被無視的慕容皇帝臉色及其難看,當即大聲呵斥起來:「慕容勒,你這是要造反嗎?」

「造反?」睿王轉身看著高高在上的父親,笑了笑說,「兒臣並未帶一兵一卒進來,何來的造反?」

「那他們是誰,為何闖入大殿?」慕容皇帝質問。

「兒臣只知他們是澋軒的養父養母,至於為什麼來此,兒臣不知。」睿王說完轉身走到自家兒子身上。 「澋軒,帶著你爹回家找你娘吧。」劉小禾背對著澋軒說,語氣裡帶著笑意。

一聽這話,澋軒就拉下了臉。

「不要,我不走。」

劉小禾回頭陰惻惻的看著澋軒,然後陰深深的問:「怎麼,我的話也不聽了?」

「我就是想幫忙。」

「你帶著你爹離開才是幫忙。」劉小禾冷道。

睿王知道澋軒的這個養母生氣了,不過澋軒的養母說得對,他們離開就是在幫忙。

因此,他拉著兒子的手就走。

澋軒就算是不願意走,但也不得不走,不過走之前,他把紫魔琴從儲物戒里拿出來給了小禾。

紫魔琴一出,慕容皇帝跟慕容家一些年紀大的老傢伙的臉色變了。

劉小禾見他們這個反應,笑問:「莫非各位認識這把琴?」

「你怎麼會有我慕容家的家傳之寶?」慕容皇帝問。

走到大殿門口的睿王父子停住了腳,睿王低頭看著兒子。

「啥,這破琴是你們慕容家的家傳之寶?」劉小禾驚呼。

聽她說這是一把破琴,慕容家的人臉色陰沉難看,甚至有人已經按耐不住出手了,而目標就是她手中的紫魔琴。

「想從我的手中搶東西,找死。」劉小禾直接撥動琴弦,一道紫色向過來的人過去。

嘭的一聲,前來搶琴的人倒地不起,若不是身上有防禦的東西,恐怕此人已經成為兩節,不過看人倒地不起也知道傷得不輕。

「你怎麼還會慕容家紫魔琴的功法?」慕容皇帝再次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