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那女人不由得讓班長的稚氣給逗得笑了起來,卻忽然一個男人的聲音也笑道;「天下只怕還真的沒有多少孫女會罵自己的姥姥是妖怪的呢……」

隨著聲音,只見一個很是英俊的男人走了出來,這個男人看上去四五十歲的樣子,很是精神,班長一看到他,不由得一愣,道;「姥爺?」隨及她又是一呆道;「不,你不是我姥爺,別說我姥爺正在東山家中,你也比我姥爺年青一些,難道你也是一隻會變的妖怪?」

「哈哈」那老人大笑了起來道;「看來一時之間讓你相信也是有點困難了,不過,你們怎麼會到了這裡?還有小敏,你不是從小身體不好嗎?可我看你現在……」

班長轉了轉眼珠道;「你先不用管我身體怎麼樣,但是……如果你們想讓我相信你們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

那女人笑咪咪的看著班長問道;「只是什麼?」

班長道;「我們到這裡來是為了找沐陽珠的,如果你們能借給我一個,那我就信你們。」

陳十一本想攔一下班長,萬一對方真如班長說的是妖怪或則是海妖什麼的,那讓他們知道了自己二人此來的目的豈非很不利,但是又一想,他們此來的目的總歸是得明示的,先說出來也好,所以,他只是暗中戒備,並沒有阻攔,且聽那兩人如何做答。

只見那女人一皺眉,問道;「你們找沐陽珠做什麼?」

班長道;「我有兩個同學遊玩的時候誤入了水屍洞,被兩隻水屍噴出的屍氣毒到了,所以,我們要找到沐陽珠給他們治療。」

那女人冷笑道;「可是據我所知,要想治好被水屍毒中身的人得先有屍烏金吸出其陰毒之氣才有用吧,光有沐陽珠那卻是一無用處的。」

班長道;「我們有屍烏金,現在就差沐陽珠了,你們是借還是不借啊?……」

「什麼?」那女人大吃一驚,看著兩人,不可思義道;「那們有屍烏金?那怎麼可能?那白骨大將和那千年陰屍豈是你們能對付得了的?」 卻說那女人一見班長和陳十一竟然說他們已得到了屍烏金,這一下可真的是吃驚非小道;「就憑你們能對付得了那白骨大將和千年陰屍?」

班長道;「事實上是我們四個,我們四個已打敗了白骨戰將,還有那個什麼陰屍公主了。」

那女人似驚卻又似喜的問道;「小敏,你說的都是真的?」

班長道;「當然是真的了,我不會說假話。」

那女想了一想道;「是了,你們一定是用屍烏金引走了海精靈,是了是了,看來那陰屍是真的死了……真的死了……」她說到最後,已是禁不住的喜嘆。而她身後的那些人聽她這樣說,也不由得一陣高興的議論。

「陰屍死了,陰屍終於死了……」那個女人忽然悲戚道;「沐陽島的列祖列宗們,陰屍山陰郡主終於死了……」她說著竟然流下了淚來。

那個像班長的姥爺的男人走過來,輕輕的拂了拂她的肩,嘆道;「寶珠,這是件高興之事,你不用這麼……」

寶珠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太高興了,那山陰郡主死於我們的孫女之手,也不算是外人替我們報了仇,我很高興。」

班長張了張嘴,她想說,那陰屍不是死在她的手裡,忽然陳十一在她的手上輕輕的握了一下,班長看了看陳十一,沒說話。

寶珠沉浸了一會兒,忽然向兩人道;「既然是這樣,那你們兩個就隨我來吧,我給你們取沐陽珠。」

陳十一道;「那個……老人家,我們出來之時,醫生曾說我們那兩個同學只有三天的時間,而此時我們已出來兩天多,所以,可不可以,我們等在這裡,只請您給了我們沐陽珠,我們馬上回去,治好了我們那兩位同學之後,我們當再登門致謝。」

寶珠想了想道;「也可以,我還有很多話要和你們說,你們能再來一趟當然是更好,那你們就先在這裡等一會便是,我這就去給你們取沐陽之珠。」說著,她徑自轉身而去。

女人一走遠,那個長得像班長姥爺的男子道;「小敏,你不是體弱多病嗎?那你現在這是……」

班長道;「我拜了師父,學了武藝道法,所以,我現在病好了。」

那人道;「這個還好還好,唉,你不知道,我和你姥姥一直為你的身體擔心呢,……哦,小敏,你也不用有什麼疑惑,你回去可以馬上打電話給你的那個姥爺問一問,我想他會給你講明白的。」

班長點頭道;「好吧,其實……剛才……我也不是有意疑惑你們,只是我……只是我……」

那人笑道;「我知道,你能有這份小心也是對的,畢竟我們的事情也是有瞞著你和你的媽媽,但是我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啊,唉。」老人說著,重重的嘆了口氣,那一嘆聽上去真的是傷心不已。

不多時,白寶珠就走了回來,她一直走到兩人的跟前,只見她的右手裡托著兩個用線串著的大大的珍珠,其中一個是用金絲銀線串成,那珍珠成色也是極好,在燈光之下,珠光閃濼,霞彩流轉,一看就不是凡品,而另一隻雖然成色也很好,但是兩個相較,好壞立分,而且,那串著的絲線也只是普通的絲線而已。

白寶珠先將那個不太好的拿了起來,遞到陳十一的面前道;「孩子,可能這一路上你沒少了幫著小敏,這個就送給你,以示我的謝意。」

陳十一連忙接了過來道;「謝謝老人家,這是……?」

白寶珠笑道;「這就是沐陽之珠,其實沐陽珠並不是什麼稀罕的寶貝,我們島上之人,人人配帶,它只是沐陽石畔所產的珍珠而已。這個你帶起來吧。」

陳十一連忙帶了起來,道;「謝謝老人家,謝謝。」

白寶珠笑道;「我知道你和小敏的關係一定不一般,但是我還是希望你好自為之,更希望你能更好更多的幫助小敏,以後老身可還有重謝。」

陳十一不好意思的一笑,沒說話,卻見那白寶珠又瞞臉笑意的拿起那個品像超好的,向班長道;「來,孩子,我給你戴上,這個可是咱們沐陽島最好的沐陽之珠了,戴上它之後,可讓你年青百倍,活力四射。」

班長看了看陳十一,見陳十一併沒有什麼表示,知道這可能是沒有什麼危險,便往前半步,白寶珠將之戴到班長的玉頸之上,這才又掏出一個品像較差的珠子,遞給陳十一道;「這個你拿回去吧,雖然品像不好,但是救你那兩個同學是夠用的了。」

陳十一連忙將之收好道;「謝謝老人家。」

白寶珠拉住了班長的手,兩眼看著班長的臉,那真是有千般的不舍,萬般的疼愛,直看得班長心裡軟成了泥,動了幾次嘴,想將那兩個字叫出口,但是卻還是沒叫出來,這可不是她心硬,而是這件事情本身就不怎麼簡單,因為有太多的疑問在裡邊了,班長雖然是初出江湖的稚子,可也不是傻子。

唐味 過了一會兒,白寶珠終於還是下了決心道;「你們走吧,先救好你們的同學,可別忘了再來看看我們。」

*******

班長和陳十一已站在一塊礁石上等上好一會兒了,忽然天空一架直升機飛來,不一會兒就飛到他們頭頂,一條軟梯放了下來,班長先爬了上去,陳十一也跟著爬了上去,只見陳十木那小子一臉冷笑的看著他們兩個道;「還行,沒想你們還真拿到了東西,走吧,接那兩個去。」

飛機轉了圈兒,往前不遠,只見那海灣的水面上,正白浪翻飛,水面之上斷肢殘體飄的倒處都是,從上面往上看,倒也看得真切,只見那海精靈和水屍打得那叫一個激烈,其場面之大,真正是驚心動魄啊。

而在戰場的正中間,那塊大礁石之上,軒一南和王閃閃兩個正向上搖手,軟梯放下去,兩個人爬了上來,只見這兩位也是累得小臉臘白,兩眼無神,顯見是困得不行了。

軒一南將那放著屍烏金的盒子遞給陳十木道;「小叔,屍烏金交給你了,哎呀我的娘勒,可累死我了,」說著打了一大串哈欠,就閉上了眼。

陳十一也將沐陽珠交給陳十木,當然,白寶珠送給他們兩人的,他們都已收到衣服裡邊,陳十木拿起沐陽珠看了看道;「品像不好,將就用吧,回程。」

一路無話,飛機這東西,當真是太快了,幾個人遊了大半天的路程,人家幾秒鐘而已,所以,這回到醫院樓頂層,也不過是二十多分鐘而已。

四個人回到器具室,換回自己的衣服,當然,那包里的東西都各自收好了,那可是九死一生而得的外財,怎麼也不能丟了啊。

看著換好了衣服的四人,已困得東倒西歪,陳十木道;「行了行了,給你們找個地方,你們好好休息一下吧,至於你們那兩個同學,有了這兩樣東西,一點事情也沒有的了……」

「那個……」陳十一道;「小……小叔,我想……我們還是回去吧,我們回宿舍休息更好。」

陳十木冷笑了一聲,他知道陳十一這是怕他再整盅他們,道;「那也無所謂,我這就派車送你們回去。」

****

坐到車上四個都差不多睡著了,只覺得晃晃搖搖的車子就停了下來,睜開眼一看,竟然已經到了學校宿舍的樓下,哎呀,陳十一和班長已是二十多天沒回來了,這猛然一回來,還真的有一種挺陌生的感覺。

這個時候同學們都在上課,陪同學們來的那兩個老師都在醫院裡,所以,這個時候宿舍沒人,那車子將他們送到就開走了,四個人搖搖晃晃的往樓上爬。

造夢神曲 到了二樓,陳十一一轉身往自己宿舍走去,軒一南迷迷糊糊的正想轉身也走過去,忽然王閃閃在身後踢了他一腳,軒一南正想開口問,卻見王閃閃沖前頭呶了呶嘴,軒一南一看,嘿,只見班長迷迷糊糊的跟著陳十一往男生宿舍走去。

「……」軒一南可為難了,上去吧,上邊是女生宿舍,可這也是不能再跟著那兩位了,所以,他反倒是左右為難了起來。

王閃閃搖了搖頭,往上指了指,自己先走上去了,軒一南一看,心裡那叫一個高興啊,連忙跟著王閃閃就走了上去。

兩個人到了宿舍,王閃閃指著自己的床鋪道;「你就睡我的床吧,我睡燕敏的床鋪,不過,我可警告你,你最好是老實一點,不要起什麼壞心思,不然的話,我打你個半死。」

軒一南笑道;「我的好閃……好小姑奶奶,我都快累死了,還有什麼壞心思,現在你就是讓我那啥,我也沒力氣那啥啊……」

王閃閃瞪了他一眼道;「你閉嘴,」說著,跳到上鋪,往那兒一躺,不到兩秒鐘,就進入了夢鄉。

軒一南倒是還有心情嗅著王閃閃的被子,用力的吸了吸氣,心說;啊,真香,女生的被子就是不一樣啊……不一會兒,也支持不住,睡著了。

卻說陳十一,他可沒想到班長會跟著他走了過來,其實班長這也是習慣了,加上又渴睡的很,半睡半醒之間就習慣性的跟著陳十一走了過來,等陳十一開門的時候,一回頭,卻發現是班長站在自己身後,再往後一瞅,那兩位早就沒影了,可能人家兩個是跑樓上去了,那這樣一來,班長勢必是沒法回自己的宿舍了。

班長等著陳十一開了門,走進宿舍,也清醒了,心說,哎呀,習慣了,怎麼走到男生宿舍了,不過,累都快累死了,不管了,回頭問陳十一道;「十一,哪個是你的床啊,我要睡覺……」

陳十一指了指自己的床,班長往床上一歪,腳還在床邊耷拉著呢,人卻已睡了過去。

陳十一隻好幫她脫了鞋,將她放好,並且拉上被子,然後,自己跳到軒一南的鋪上,往那裡一躺,也進入了夢鄉…… 這一覺真的是睡得昏天黑地,陳十一是被餓醒的。

實在是太餓了,餓的超難受,他坐了起來,看了看錶,時間是凌晨三點多,差不多也睡了十來個小時了。

他剛坐起來,就聽班長在那裡嗯嗯的呻吟了兩聲,嘴裡喃喃道;「好餓哦……」然後下鋪一動,班長也坐了起來。

陳十一將燈打開,跳了下來,只見班長坐在床上,一隻手捂著肚子道;「十一,我好餓哦,你們這裡有吃的嗎?」

陳十一道;「你先等一下,」說著便開始翻箱倒櫃的找了起來,他知道黃小飛和賀大明兩個人有吃零食的習慣,誰知道今天這兩人的柜子里倒是乾淨,只有軒一南的柜子的角落裡,還有一包巴掌大的署片,拿到班長的面前。

班長喜滋滋的連忙接過來,一把撕開封口,雖然那只有十幾片,卻總好過於無啊,拿起一片,剛要往嘴裡送,就聽陳十一的肚子非常適時的發出了一陣怪叫,陳十一連忙不好意思的轉身到一邊,班長呆了一下,道;「十一,你……我……我們一起吃吧。」

陳十一轉頭看了一眼那一小包署片,說實話,就那點東西,一個人都不夠塞牙縫的,更別說是兩個人一起吃了,是以連忙笑了下道;「沒事,班長,我不餓,你吃吧。」

班長苦著臉道;「我都聽到你的肚子叫了,你也一定餓壞了,我們還是一起吃。」她一邊說一邊先掏出一片來,另一隻手輕輕一拉陳十一。

陳十一也不轉頭,道;「班長,我真的不餓,你吃吧……」

班長忽然笑了下道;「那……我要你坐在我身邊,看著我吃,不然的話,我會吃的不安心,」她一邊說,一邊拉陳十一。

陳十一隻好坐到她身邊,但是卻還是不去看她,也不看那署片,餓的時候越是看到吃的越是餓。

忽然班長伸手將一片署片伸到他的嘴邊,他只好轉過臉來,只見班長正滿眼心疼的看著他,連忙笑道;「班長,我真的不餓,……」

班長忽然將頭伸到陳十一的臉前,嫣然笑道;「那我要你陪我吃。」

陳十一道;「你吃吧,一會兒外邊就會有早餐賣了,我沒事,……」

班長翹起小嘴,將那片署片直接送到他的嘴邊,看樣子,他不張嘴,她是不會鬆手了,陳十一隻好伸手接過來道;「好好,那剩下你吃吧。」

「嗯」班長拿起一片放到口中,細細的品了一下,哎呀,平時這東西她是看都不會看一眼的,可如今,這東西卻是那樣的香,口水湧出,不用嚼,已化成粉。

班長吃了幾片,一看陳十一,還拿著那片署片看著她吃呢,班長笑了下。又拿起一片伸到陳十一的嘴邊道;「給你。」這一刻,她笑得是那樣的可愛,那樣的甜蜜,陳十一不由得看得痴了。

班長將那片署片伸到陳十一的嘴邊,卻見他也不張嘴,只是痴痴的看著自己,不覺臉一紅,道;「十……十一,你吃啊。」

陳十一輕輕的將她的手推了回來,喃喃道;「不不,我不能吃,你吃吧,哦,我這裡還有……」他說著,將自己手裡那片在唇邊挨了一下。

班長只好將自己手裡的放到自己嘴裡,那總共也不過十來片,哪用得著吃,只覺得還未有吃的感覺,東西早已沒有了。

班長只好將署片袋子丟到垃圾袋裡,陳十一忽然將手中那片署片伸到她的面前,笑著說;「給你……」

班長看著陳十一手中那片在陳十一的唇邊挨了數次,卻一點也沒吃的小小署片,她的眼裡忽然汪出了淚來,她痴痴的看著陳十一,不知道為什麼,嘴唇竟然輕抖了起來。

陳十一看著班長蹙著眉的淚眼,不由得心裡大是心疼,連忙問道;「班長,你怎麼了?是不是還是餓的難受?你先吃了這個,我再找一找……」

班長輕輕的搖了搖頭,看著陳十一道;「十一,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陳十一忽然不敢看班長的眼,不敢和她那問訊的眼光相碰,他只好將頭轉向一邊,喏喏道;「班……班長,你……」他話還沒說完,忽然間一股如蘭花般的香氣輕輕地噴在臉上,他一轉頭,卻差一點和班長的瑤鼻相碰,班長忽然已將臉伸到他的臉旁,他想閃開,可是班長卻忽然伸出雙手捧住了他的臉。

「呃……」陳十一呆住了,有點疑惑的看著班長那美麗的臉在自己的眼前形成重影,這一刻,他的心忽然跳了快了起來,又快又重。

班長稍稍的往後退了一些,盯著陳十一的眼睛喃喃的卻又很小心的問道;「十一,你是不是……會一直一直的這樣對我這樣好……直到永遠……」

陳十一獃獃看著著班長的臉,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雖然他心裡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可是卻怎麼說得出口啊。

班長看著他,淚光流轉,看樣子好像是忽然就會流下來,「你說啊,陳十一,我要你說,我要你回答我,你會不會一直對我這麼好,你說……」她說著,淚果然忽然就流了下來。

陳十一看著這晶瑩的淚滴,心裡頭忽然莫名的痛起來,班長痴痴的問道;「會不會啊?會不會啊?」陳十一垂下了眼帘,輕輕的點了點頭,雖然輕,卻是那樣的肯定。

班長忽然撲到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了他,哽咽道;「我就知道你會,我知道你會,嗚嗚——陳十一,你那麼愛我為什麼卻不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

陳十一慢慢的吐出胸中的氣,他就那麼坐著,雖然班長抱著他,可是他卻不敢抱班長,他的心裡想的卻是;「面對優秀如你,誰敢說愛你啊……」

班長緊緊的抱著陳十一,哽咽道;「陳十一,你個傻瓜,你是個大傻瓜,哪有讓女生主動說喜歡你的道理啊,你個大傻瓜……陳十一,我喜歡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我要你做我的男朋友……」

陳十一的心裡不由得嘆了口氣,暗罵自己,真的是沒用,班長說的太對了,哪有讓女生反過來追男生的道理啊,況且她還是如天仙一般美麗,如荷花一般的純潔,如蘭花一般清新的班長呢。

他抬了兩次胳膊,天生的靦腆讓他竟然在這個時候還是不敢一下子就回抱住這個一顰一笑都牽動著他的心的少女,但是,他的心裡卻知道,他必須回抱,因為她都已那樣說了,如果他還是依舊的那樣膽小,那可能班長會傷心一輩子,這當然是他絕不能容忍的。

他終於還是抬起了胳膊,輕輕的抱住了班長,她的身體是那樣的柔軟,而感受到終於有那雙有力的胳膊環住了自己的班長,也是胳膊用了用力,將陳十一抱得更緊了。

「班長……」陳十一由衷的輕聲道;「我想一生都對你好,我想……想……想做你的男朋友。」

班長忽然哭出了聲,道;「我知道,我知道,可這卻不是你說給我聽的,我恨你……我恨你……」她說著恨陳十一,卻越發抱得緊了,那豐滿的胸緊緊的和陳十一貼在一起,這種觸感讓陳十一忽然有一些沉迷。

「對不起班長,」陳十一道;「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你別生氣。」

班長忽然放開陳十一,將臉伸到他的眼前,只見班長那粉嫩嫩的臉上還掛著淚痕,真如梨花帶雨一般的嬌艷,只見她輕輕的閉著眼,喃喃的道;「那你要吻我……」

「呃……」看著班長那嬌艷如紅寶石一般的唇,陳十一別說是吻了,都想含在嘴裡嘗一嘗什麼味道,開玩笑,他也是一個青春期的男孩子,正是春情萌動的年紀,這個年紀的男女生把持不住的太多太多了。

可是……陳十一還是太過靦腆,太不爽快了,他低了幾次頭,都沒有吻上去,其實那不過就是嘴唇碰一下而已,真正算起來,只能算是親,不能算是吻,也不過就是眼一閉就能完成了,可他卻就是下不去嘴。

班長等了一會兒,不見動靜,心裡頭這個氣啊,心說,我可也是堂堂的大校花啊,收到的情書都是論麻袋裝的,如果自己要是對哪個男生鬆了口,早就有男朋友了,還能便宜了你這個大傻瓜,榆木腦袋?

但是她又何嘗不知道陳十一的性格,更知道自己在陳十一心裡的位置,最重要的是,這麼長久以來,因為陳十一對她的好,對他的幫助,已使得她對其產生了深深的依賴,這種依賴讓她不但對陳十一更好,更喜歡,也讓她更想靠近他,越緊越好。

班長並不睜開眼睛,只是小聲的道;「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十秒鐘之內你還不吻我,我一定要恨你一輩子……十……九……八……七……」

「……」她正要數六,忽然一個火熱的唇就蓋在了她的唇上。

「六五四三二一」她的心裡默默的數著,那個唇並沒有離開,就那樣一直一直的挨著自己的唇,他們呼吸著彼此的呼吸,感受著彼此的心跳,一直到……班長忽然俏皮的張開嘴,伸出丁香小舌在他的唇上逗了一下。

古穿今:郡主一甩小皮鞭 陳十一連忙退了開來,臉紅得滴血一樣,卻見班長正笑顏如花的看著自己,未了悠悠的的問了一句;「甜嗎?」

「呃……是……甜……」陳十一點了點頭。 兩個人抱得正緊,忽然聽得「哧」的一聲輕笑,兩人嚇了一跳,連忙鬆開了對方,轉頭一看,只見對面床邊上,小可正坐在那裡。

「十一哥哥,嫂子,恭喜你們哦。」小可笑道;「我早就說過了,你們一定會走到一起的,怎麼樣,給我說對了吧?」

兩人讓小可說的臉紅似血,陳十一不好意思的道;「小可,不要亂說……」

小可道;「哎喲哎喲,都親嘴兒了,還讓我別亂說哩,嘻嘻,十一哥哥,你不羞。」

陳十一這一次讓她說得,真是哭笑不得了,班長抿著嘴偷笑,陳十一道;「呃——那個……小可,你不在你的陰沉木里呆著,出來幹嘛?」

小可笑道;「十一哥哥是怪我壞了你們的好事兒啊,呵呵,可是我實在是餓壞了,我都兩天沒吃東西了。」

陳十一道;「是了是了,我們這兩天太忙了,我現在就給你點上香……」他一邊說一邊取出一支線香,點著了插在小香爐里,小可一見,馬上就想過來,卻又停了下來道;「十一哥哥,嫂子,你們站開一點好嗎?你們身上的東西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哦,」陳十一連忙將掛在脖子上的沐陽珠取了下來,放到包里,;「對不起,小可,我將這件事兒忘了,你現在快吃飯吧。」

班長也趕快將那沐陽珠取了下來,揣了起來,小可才跑過去吃飯,只見她小嘴一吸,那線香一陣紅頭,往下燃了好多,沒幾口,一隻香就完了,小可道;「哎呀,舒服多了,好吧,我回去了,不打擾你們了。」

小可說完,閃身進了自己的家――那塊陰沉木之中,小可這一走,兩個人反倒覺得有一些不好意思起來,陳十一咳了一下道;「班長,對不起,剛才讓你傷心了。」

班長道;「那你以後都不要再讓我傷心了哦。」

「嗯」陳十一點了點頭,道;「我一定會做到的。」

班長抱住他的胳膊道;「那我現在是你的女朋友,你就不要叫我班長了吧。」

陳十一想了一下道;「叫班長……也挺好的啊,很順口。」